诗人与鞋匠

不管时代的潮流和社会的风尚怎样,人总可以凭着高贵的品质,超脱时代和社会,走自己正确的道路。(爱因斯坦)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97226
  • 开博时间:2006-03-17
  • 博客排名:第8385位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07

叶小琛挪

2018-10-30

流丽年华昧

2018-10-29

深海悬崖

2018-10-17

九州神国阜

2018-10-17

jfsvwn1746..

2018-10-14

夜凝苍穹

2018-10-13

mejojo01

2018-10-01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现实原则和莎朗斯通


  毕业论文的事暂时尘埃落定,心里长嘘一气,有点像武侠小说中刚从走火入魔边缘逃离出来的味道。趁着今晚等着看凌晨三点西甲的足球转播,重新翻了翻书架上那本马尔库塞的《爱欲与文明》。以前有阵子时间,极度迷恋桑塔格新感受力的思想,因为马尔库塞有“新感性”理论,总觉得和新感受力能扯上一点儿皮毛关系,于是便把这本书买过来读了读。版本是1987年上海译文的,找遍南宁全市书店也无功而返,最后在孔夫子旧书网花了不少银子才淘过来。
  马尔库塞在讨论弗洛伊德元心理学思想时,曾提到“本能”和文明的对峙关系。“本能”指向的是一种“快乐原则”,而文明对应的则是所谓的“现实原则”。马尔库塞如此认为:“本能之所以有破坏力量,是因为它们无时不在追求一种为文化所不能给予的满足”。而人的首要目标是各种需要的完全满足,现实原则下的文明却是以彻底抛弃这个目标为出发点的。
  以前看莎朗斯通的电影,总是多少带着点意淫的味道。我有一个朋友,经常一边看着电影“本能”中的激情镜头,一边自着慰。这种事估计经过正常生理发育期的男生都干过,只不过意淫的对象不同而已,所以也没什么好隐晦的。后来莎朗斯通对咱
分类:闲时聊笔 | 评论:0 | 浏览:6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性与理性


近来奇忙,每天被一些无稽的琐事捣鼓得疲惫不堪,于是就有了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尤其是当自我与它类在思想里发生激烈冲突的时候,这种不自在的感觉便显得尤为强烈了。伊格尔顿曾在《美学意识形态》这本书里探讨过类似的哲学命题,他说:“我们之所以在社会里生存得自在,既不是由于责任也不是由于功利,而是由于愉快地实现了天性。”
天性是一个好东西,尤其是对于那些性格较为感性的人,这种天性类似于弗洛伊德思想体系里的“本我”,它不受社会规范和道德教条的束缚。电影《美丽心灵》的男主人公就是一个崇尚天性的人,比如他在酒会上对一个素昧平生的女生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才能让你和我性交。”这种在日常生活中被视为神经病典型症状的行为,在我看来,却是一种天性的表现。
伊格尔顿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提到:“假如自我快乐的冲动是由理性造成的,追循这些冲动就会不知不觉地提高普遍的善。”这里“普遍的善”你可以理解为社会素养,也可以理解为机械主义般的道德。无论如何,至少现在的我每每想到这里,总有一种说不上的苦味。

分类:闲时聊笔 | 评论:0 | 浏览:6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尚塔尔·托马:被遮蔽的痛苦


晚上继续读“巴黎丛书”系列,从科克托、马特、古耶到克洛岱尔,再到现在的托马。断断续续的阅读,像波德莱尔诗句中隐射出的谶语,它似乎暗示着某一时刻我将会恋上法兰西知识分子的思想。
托马著述的初衷在于她那句:“必须区分无奈的受苦和令我们快乐的受苦”。《被遮蔽的痛苦》,书名便蕴含着无可言说的重量感。我一直认为,以诸如“痛苦”、“受难”、“艺术”、“爱情”等语词给书籍命名的行为具有很大的危险,文本与形式的割裂便是其主要病症之一。但是托马的著述完全颠覆了我以往所努力构建起来的阅读经验,我还从未看到过一个女作家能如此娴熟地用几乎是随笔性的文字对“痛苦”侃侃而谈。感性的叙述,甚至超过了几年前我阅读德波顿那本《爱情笔记》时的感觉。
托马提出了一个很有意义的命题:现今,我们的痛苦不再有仪式,也不再有典型。比如我们在欣赏一副描绘文革批斗的绘画,我们不再感同身受地再去为那个年代感到痛苦,绘画的线条和色彩使真正的痛苦从此被遮蔽了。我们看到的,不过只是一个象征,或是以象征为主题的美学多样性中的一中而已。
托马的文字令我突然想起了刘小枫先生,于是
分类:学人说文 | 评论:0 | 浏览:5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散文:暗涌

  
  作者:吴红涛
  
   鄱余公路在我的偏头疼和汽车里四处充溢的湿腻中渐渐延展,妇女的呕吐、婴儿的啼哭,以及男人慵懒的鼾声,像左右声道不间断地失衡着,伴随而来的还有我神经质的耳鸣和眼酸。零落散乱的村庄被陆续丢在身后,而一对中年男女正在我眼前调着情。我看到那个女人脸上无处不在的粉刺,被透过车窗玻璃的阳光渲染得无比光鲜。
   一阵刺耳的尖叫声让汽车停止了前行,乘客争先恐后地往外看着,玻璃窗边簇动的人群使我想到了家乡沟渠里游动的蝌蚪。调情的男女站了起来,女人脸上的那些粉刺顿时成为了一个个情态动词,在那个场景里显得尤为夸张和显眼。我和司机一道下了车,出现在我眼里的分别是一辆车头破损的大卡车、一辆被掀翻的桑塔纳、一滩暗红的鲜血和一条被划损的路道。我努力往前凑了凑,陆续看到的还有一个脑袋被撞开的男人和一个被车体压到变形的女人。那是一个异常沉闷的现场,我的耳根似乎被狠狠地蛰了一下,下车围观的几个乘客也已经开始了呕吐。鄱余公路因为这场车祸而被割伤,那道伤口显得生硬而忧郁。
   与此同时,两个浅绿色包装的避孕套突然莫名奇妙地出现在
分类:浮生小札 | 评论:0 | 浏览: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布告


本人将于2008年8月8日和余婷姑娘正式登记结婚,为期两年的爱情慢跑顺利抵达终点。本着无赖原则,酒席与婚礼将适时延后两年左右,但温州著名地痞林志将在八号当天到场助威。
因中华妙龄女子皆有看海情结,经本人与“地痞林”仔细研讨,若天气许可,九号将携余婷姑娘前往温州南麂列岛赏玩海景。如有友人有意同往,请尽快与“地痞林”联系,以便提前预订船票。南麂游玩后,应温师院传奇男高音吴星星诚邀,三人将奔赴乐清雁荡与“吴高音”会师。期间在温州市区将停留两天左右,可与部分友人小聚。
最后,感谢为本人婚姻事业作出卓越贡献的“地痞林”、王义领大哥、宇哥、吴高音等人,感谢从始至终、巨牛无私地关注我和余婷爱情事业的凯风老师、子寓、小瓯、小哲、美珍、何海燕、张蕾、宁曦等人,感谢所有曾祝福我们以及即将祝福我们的朋友师长。当然,最应该感谢的是美丽善良、不嫌贫爱富、一直支持鼓励我的余婷姑娘。因篇幅有限,谨在此做简单致谢。

分类:浮生小札 | 评论:13 | 浏览:15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现代学人与小混混


近日翻了些现代学术史料,枯坐终日的感觉总算是摆脱掉一些了。先前读过平原君的《触摸历史与进入五四》,对五四前后的学术事件也略知皮毛。不过让平原君津津乐道的,主要还是以北京大学和新青年为核心的同人阵营。而近日翻阅史料后使我有此感触:几乎所有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期间的学人,无论是论战笔伐,还是格调雅俗,对中国现代大学的学科建设都可谓做到了用心颇深。
以国学院为例,除北京大学研究院和清华研究院,二十年代办有国学院的还有燕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大学)、厦门大学等。而与这些大学国学院相关联的人物更是蔚为可观,比如王国维、顾颉刚、沈兼士、陈寅恪、鲁迅、林语堂、容庚等等。并且,这些学人还努力探究办学方法和治学之道,诸如“输入学理”、“整理国故”、“再造文明”都是那个时候搞出来的,而这一点恰恰是现在大学环境所不具备的。当年梁启超受聘于清华研究院时,一鼓作气发表了一篇叫《学问独立与清华第二期事业》的演讲,演讲内容很振奋人心,对于当时倾心于大学建设的人来说更是激动不已。平原君甚至在某篇文章里将梁启超的这次演讲看成是中国学术走向独立的标志。
诚然,怀念归怀
分类:学人说文 | 评论:0 | 浏览:7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远方的眼睛


近来“闲赋”于妻子“门下”,气候不常,做事也不成规矩。除了偶尔读点闲书,其它时间也便是打盹拉撒等事罢了。前天致凯风老师一封邮件,谈了今后的打算。昨日得其回书,劝我还是潜心考博,并愿将我推荐给他在学界上的一些朋友。凯风老师对我的好意,总是如此真挚与无私。
因为天性愚笨,其它的事情我也做不太来,当官做生意什么的更是不敢妄想。唯有读书还挺适合我,好玩,又不用钩心斗角你死我活的。送礼、谄媚、尔虞我诈这些东西技术含量太高,我怕是学不会了。有不少好心人劝我别太理想主义,说这个社会玩的是现实。无奈我不太懂事,老是不听他们的话,年纪也二十有五了罢,还是个赤裸裸的理想主义者。被不少人忽悠过,心灵虽千疮百孔,但依然坚挺彪悍。若不发生意外,以后将步入标准穷光蛋的行列。
闯荡江湖多年,我时刻告诉自己,我的身后有一只“远方的眼睛”,它在巨大无边的心灵世界里默默注视着我。在我心里始终向往和热爱着的,是拥有一颗善良的心灵,以及一个健康的人格,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至于那只“远方的眼睛”,有很多种解释,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爱因斯坦和米兰昆德拉,也可以理解成像凯风老师
分类:浮生小札 | 评论:3 | 浏览:11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犬儒主义的偶像


在这个到处充溢着犬儒主义的社会里,知识趣味与知识信仰也很不幸地感染了犬儒的味道。前些日子在火车上和一个自称是某大学博士的人聊天,那人一说起熊十力、章太炎、李叔同时一脸崇拜,把这些人吹得一塌糊涂,好像熊十力这群学者不是人似的,你要说一点他们的不是,那就是你的不对,有点“你说便是你的错”的意思了。其实我心里对熊十力这帮子学人也很敬重,但不至于崇拜到敬畏的地步,毕竟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有优点,也有上不了台面的暗疮。关于这个你去看看近现代史料传记什么的,自然一清二楚了。
米兰·昆德拉有一篇小说,里面写主人公躺在床上做各种各样的梦,其中就有一个梦是关于海明威的。他在梦里解构了海明威的硬汉形象,说海明威一辈子没说过一句真话,而且还很早就丧失了性功能。这种对待偶像作家的意识(我说的是意识,不是态度),当代那些犬儒主义崇拜狂们应该学习学习。
至于那个和我一道坐火车的博士,后来吃饭的时候,他把鞋子脱掉,然后汗脚发出一阵彪悍的臭味,并在买盒饭的时候和火车售货员大吵了一架,说盒饭应该是十块钱,怎么变成十五块了。那个时候我就想,犬儒主义的偶像毕
分类:闲时聊笔 | 评论:0 | 浏览:6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落满一地的诗人


前天晚上等欧洲杯的时候,顺手理了理书桌,忙乱中一本读书札记掉在了地上。我捡起来翻了翻,才发现是本科期间记的一些关于俄罗斯诗歌的东西。于是干脆坐了下来,一页一页也便如此翻了下去。我对俄罗斯诗歌有着很深的感情,几年前有一段时间简直快读疯了。因为那个时候的我文学心理还比较单纯,总觉得只关注俄罗斯诗歌而不读俄罗斯其它的文学,良心上有点过意不去。于是一种异常奇怪且十分彪悍的阅读习惯产生了,上半夜我读俄罗斯诗歌,下半夜就读俄罗斯的小说。因为我们寝室除了我其他三个都是新好男人,每晚到了十点半基本就上床睡觉了,迫于阿德等人的淫威,为了不打扰他们睡觉,我只好跑到厕所里面去看书。有时候看完书出来,直感觉时空颤抖,常以为自己身在俄罗斯了。
正因为那时候的疯厥,俄罗斯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文学作品我基本上都读过了(需要声明的是,我不觉得伊凡·布宁、奥斯托洛夫斯基等人能代表俄罗斯文学的水平)。有时候觉得某部作品太震撼了,弄得我对某个作家都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于是包括索尔仁尼琴、曼德尔斯塔姆、陀思妥耶夫斯基、帕斯捷尔纳克等人的传记我都看了。不过话说回来,俄罗斯诗歌还是我
分类:浮生小札 | 评论:1 | 浏览:10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米兰·昆德拉与同情心


前些日子汶川发生的大地震,也给国人生活世界带来了一场大“地震”。更让我惊奇的是,竟然有那么多人借捐款来作秀,或者以捐款多少来衡量人格,这种明显有点“脑残”的行为使我对某些国人极为失望。所以我也就没写点这方面的评论,以免自己也成为那种跟风将捐款赈灾当作一种时尚作秀的“脑残”。
同情心其实本来是个很好的东西,但是一旦变味就要沦为二流感情了。以前看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时,里面说道要避免将“同情”变成“可怜”,因为那样就意味着身份优越的味道。拿到这个地震上来说,你捐款赈灾,不能建立在你这里没发生地震、你要同情他们的基点上,这是不可取的。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同情”呢?还是用米兰·昆德拉的话来阐述。他说真正的同情,意思就是不仅仅你能与那些苦难的人生活在一起,还要去体会他们的任何情感——欢乐,焦急,幸福,痛楚。于是,这种同情表明了一种最强烈的感情想象力和心灵感应力,在感情的等级上,它至高无上。
所以当很多人含着眼泪,或者在QQ、MSN上叫嚣“同情灾区百姓”的时候,我总是怀疑那种“同情”里
分类:闲时聊笔 | 评论:1 | 浏览:1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A片作为一种隐喻

  
  在一些十分冠冕堂皇的大学课堂上,当以知识分子身份自居的教师们对当代青年浸淫于流行音乐、网络游戏以及快餐爱情而大放厥词的时候,我总是暗自为当今学术的诸多盲点而感慨不已。由此而推想出一个逻辑比较混乱的二元悖论:学术也具有反智性。比如文化研究在探讨现代青年和流行文化的时候,却忽略了现代青年群体中一个极其普遍却始终没有人研究的现象:爱看A片。而之所以至今学术界仍未有人关注到A片文化,是因为学术对A片这个语词的本能抗拒。更让人拍案叫绝的是,仍有相当一部分学术心理狭隘不已的“滋事分子”对A片文化抱以轻蔑甚至侮辱的态度。
  我之所以如此激动,是因为大部分人将A片和A片文化概念等同了。当有人提到A片文化时,他们便条件反射性地想到肮脏、梅毒、艾滋、淫荡、下流等词语,更严重的也会想到犯罪。我个人对以犯罪为诱因的A片元素也毫无保留地保持批判态度,这一点是没有任何疑问的。但是,谁都无法否认看A片这个行为在当今时代的流行性和广泛性,尤其是草根民间更为盛行。我曾在一个叫芦田的乡镇网吧上网的时候,就看到一堆初中生在同一台电脑前围观A片的场面。那个时候我就感慨文艺学科上的文化研究离
分类:哲学笔记 | 评论:0 | 浏览:9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族广场




 
  民族广场终日人声鼎沸,这里聚集着南宁城里最为典型的市民。当我进入到这个场景中后,我突然想到的是公共空间这个语词。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潜心思索着关于公共空间和公共领域在当前语境的存在问题。从亚里士多德的“尼可马可伦理”到海德格尔的四元空间,再到后来的哈贝马斯和阿伦特,虽然他们的著述给了我很多的理论支撑,但是反观到当代中国的具体语境,又会出现很多我原本意想不到的问题。而国内学者对公共空间的讨论,尚耽于大众文化、圣物消费和时代传媒的意义层,对市民社会公共空间细致入微的考察还比较匮乏。
  我习惯从“公共空间”的角度去反观中国的市民社会,是因为“公共领域”可能蕴含了很多关于政治和意识形态分类的东西。而真正的政治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在市民社会中消解了,比如现在的火炬传递和汶川大地震后的募捐活动,它只是市民社会公共空间
分类:摄影笔记 | 评论:1 | 浏览:7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米沃什,想里尔克


因为王家新的介绍,最近很是认真地阅读了米沃什的诗作。这是一个能够给让我内心感到温暖的诗人,和显克维奇与辛波斯卡等波兰作家不同,米沃什的诗歌蕴含了更多的重量。我说的是‘重量’,不可否认的是,当代诗人能够轻而易举地在文字与修辞中,将诗歌抒写的无比飘逸乃至诡异,但是我所认同的‘重量感’却是少之又少。
因为一个诗人的思维跳跃性十分突出,所以我在阅读诗歌的时候,尽量也使用一种跳跃性的思维而避免学院式的习惯。读米沃什的作品,让我不自觉地想到了一个我无比推崇的诗人:里尔克。比如米沃什的一首叫《礼物》的作品,诗人如此写到:

在这世界上我不想占有任何东西。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嫉妒。
不管我曾遭受过什么样的苦难,我都忘了。
想到我曾是那同样的人并不使我难受。
我身体上没感到疼。
挺起身来,我看见蓝色的大海和帆。

我第一次读到这首诗时正值午夜凌晨,记得读完后,自己愣是做在凳子上半天没回过神。我想不到哪一句话能形容这首诗带
分类:浮生小札 | 评论:0 | 浏览:10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4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