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178
  • 开博时间:2011-08-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才情李叔同

  

   曾有一次看重庆卫视“品读”节目,“品”李叔同的《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扶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介绍了该首歌曲旋律源于美国,由李叔同修改并填词,歌曲情景交融,舞台元素具备,脍炙人口,传诵百年不衰。昨日晚间看中央一套主题电视剧《辛亥革命》,有孙中山与苏曼殊和尚的交往,想苏曼殊当时是与李叔同同时代人,并且也是出家做了僧人,才华横溢,只是更加放浪形骸一些,与李叔同亦有不同,所以就有了单研看一下李叔同的念头。


  

    脑海里只是知道李叔同即是有名的弘一大师,才情过人,是中国近现代艺术先驱、佛门高僧。于是查阅有关书籍,以阅读笔记形式了解这位才高八斗、即是性情中人却又超然世外,特定历史时期作出特殊事情的特别的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的味道

  

  向来不怎么喜欢说哪个季节怎么样,甚至于不屑去看那些关于四季的八卦文字描述,这次,自己却忍不住要写秋天。因为感觉到秋天的安静、恬然、滋实和独有的味道,看路旁的椿树、槐树和玉兰树总这样一动不动,任由清晨的阳光扑撒上金黄,任由鸟儿在其间啼啾喧闹,空气的密度加大,甚至有点稠,吸一口甜丝丝的,又是凉爽的沁入心脾,正是秋天特有的味道。


  

  忙忙碌碌中,秋天一下子就来到了,街两边人家院墙外面堆满了半干成捆的玉米秸,干白的青绿色,一簇簇,新鲜和很精神的站着,散发着青青地、甜甜的、淡淡的香味。三轮车、拖拉机装满了玉米棒子,走过去,尘土扬起来,在街道间飘着,慢慢隐进路边的花里、隐进草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是馊主意

  

   百度消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量化分级管理指南》征求意见稿。根据征求意见稿,所有餐馆、快餐店、小吃店等餐饮服务单位均将根据食品安全检查结果悬挂卡通标识:“笑脸”为优秀;“平脸”为良好; “哭脸”为一般。据此,消费者可以轻松判断一个餐饮单位的食品安全等级。冷不丁看见这个消息,心里又是老大不舒服,怎么咂摸,看起来也是和很多部门近几年的某些决策一样,属于同一个性质的不切合实际最终会不了了之的馊主意。



   食品药品管理局食品问题管不了,药品问题也管不了,天长日久的事了。三聚氰胺还在用,瘦肉精、添加剂、勾兑酱油勾兑醋、防腐剂、农药残留,噢,农药残留问题据说是归农业部门管,天,那农业部门也真敢揽,不怕烫手吗,还有地沟油已经是多少年的事了,北京公安给找到一些证据,还不知道结果有没有效果。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扶与不扶

  

    近来有一篇帖子,网络上,报纸上,到处乱飞,内容大体是说有那么一个老年人,在街上走路时候忽然跌倒了,过路人都不去扶,因为担心会像前段时间网上爆帖被救者反而诬赖的例子,于是谁也不敢出手扶起来。这次事情网上一出现,大家都为这事感到悲哀,心想人这都是怎么了,社会怎么是这个样子了呢。可没过一天,就又有新帖出现,冠以国家卫生部的名头,算是郑重警告,还是专业教导呢,二者兼有之,大意是说,老人街上跌倒,不要急于救援,然后解释属于什么情况该怎么办等。


  

     看起来,作为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的最具权威的国家卫生部,在此时有这个及时的指导是有必要的,并且非常专业,非常符合事件发生和解决的具体条件,总之反正是比之前所有国家或部门出台的政策和表达言语都更加贴近人民生活实际,更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需要。卫生部在此时专门发布这样一个合乎专业逻辑的说明,各舆论渠道开始跟风宣传,结果是什么呢,原来那帖被无形的掩盖了,老人跌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佛不避世

   近来在看清人写的《绿野仙踪》,第十五回,说冷于冰修得一定道行,顺途回乡探视妻儿的情节。十七年前离家抛却红尘,历尽千辛万苦,得以渐进仙境,此刻却回家再续前缘,按说,岂不是又返回红尘了么。其实不是。 当年的冷于冰因为奸臣当道,被剥夺了状元名分,从此对仕途既无奈,又心灰意冷,决意抛弃俗世烦恼,决然出家,遍寻仙道,孑然于山川河谷,终于在杭州西湖遇得火龙真人,才能步入仙门。从此专心向道,无有丝毫懈怠和人世纠葛。那么,在此时,借了土遁回家探视,在看见一家欣喜的热闹场面里,也是不可避免的问当年至亲好友,倾听短长和居家日月,问询曾经珍爱的妻子,嘱托已获功名的儿子,蔚然于骨骼清奇有进士貌的两个孙子,对管家的恩宠等等,无不表现出一个长者,一个俗人一般的细致的心情表达。 是的,作为神仙,冷于冰已经超然世外。但是,神仙也不是无情无义,冷若冰霜的,应该说,神仙的境界,是更加崇高的,无我的,至上的。神仙作为自身,要端正和威严,对待尘间黎民却要宽柔体恤,众生普度。神仙之所以为神仙,就是经历的苦难多,体察世事深刻,知常人所不达,站得高看得远。有句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鲁智深

  水浒人物描述了一百多,其实重点的让人耳熟能详的就那么几个,武松、林冲、李逵和宋江还有鲁智深孙二娘等,在我认为,鲁智深最具特色,也最具人格魅力,或者说超然脱俗更恰当。
 鲁智深是姓鲁法号智深,按曾经官职也叫鲁提辖,提辖是多大官职说不上,反正是正经武将,那时候靠真本事,能当上提辖也就算独当一面了,这个在水浒各次较量中可看出来,鲁提辖确不是吃素的。再就是因为纹身的缘故,鲁智深被唤作花和尚。
   水浒中人物一出现时候都有些突兀,也就是没有前因,比方鲁智深,出面便是渭州小种经略相公帐前提辖,是延安府老经略相公处拨来的得力人员。为了弱者翠莲父女出手相助,并三拳打死镇关西,虽没有想着就三拳打死人,但也确实没有计较后果,打了就打了,死了也就死了,一个合当该出手,一个合当该死。其实按照现在说法,鲁智深当时火注着,脑子进水了一般,脾气一上来,哪里还管其他。这就是鲁智深。
  随后就跑,然后遇见金家父女,再就是被安排到五台山出家,反正犯了杀人案子,一头闯一头能活着就好,随他去了,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自然的声音

  

    秋雨连绵,“咝咝”下个不停。正好又是周末,可以在浅浅的困顿里享受这样的时光。雨滴打在窗玻璃上,落在地上,阴云不厚也不薄,均匀的淡青色罩住整个天空,远处的蝉声一阵阵传来,虽不连贯,但却情意宛然。大自然就像在演绎一首美妙的交响乐,此时,是如此的舒缓曼妙,薄雾浣纱,清歌淡舞,和着万物的脉搏,相惺相惜,丝丝连连。


  

   雨下得大些才好,很是喜欢那种白亮的雨柱纷纷砸在树上和地上的爽快样子,很尽情和释放,如果再有了风,乌云翻滚的,再有了雷电,那可就更美妙了。人在严实的屋子里,隔着玻璃看飓风飞沙走石呼啸着把小树催弯,把大树催折,看乌云盖过来,闪电像腾龙像幽灵撕裂在天际,翻滚在云间,好比人世间要经历沧桑变化,要推翻一切,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雀巢的高度

  习惯把自己或别人的文字叫文字,而不叫文章。原因呢,意识里除了大家还都够不上称作文章的高度,重要的,是文字流露了写作者的心灵轨迹,文章,却只是某个篇章的笼统概念而已。文字最难的是开头,任由时间慢慢滑过,思想和心灵配合默契,文字的闸门才能叩开,娓娓的,汩汩的晕湿这个空间。就如今天这个夜晚,台灯发出来明亮的光,电脑的主机滋滋作响,一天劳作的艰辛开始慢慢沉静下来,外面自有一弯新月相伴,心沉寂而悠然,随着思绪走向深夜,走向未来的黎明。
  
   对于做人,自己难以把握是多愁善感忧国忧民的样子好些,还是把一切当做浮云都释怀了更好,于是就一边享受艰难的跋涉,一边劝慰自己不急,不急,一切都在自然运化着。同是恣意地表达文字,随笔和散文是不同的。随笔是混迹于滚滚红尘中的百般体会,苦乐甘甜了然笔端,说尽人间悲欢离合,自然是酒酣耳热,坦畅痛快。散文则是站在一级台阶上看芸芸众生相,于野渡无人处鹄起鸥落,是寒春山脚下轻点的一抹淡绿,又如斜阳里少女脖颈绒毛的纯净。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所写出来的是随笔还是散文,反正就是涂抹一些文字放这里吧。
  
  人在世上,你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天等于一生

   这本不怎么厚的书在办公室抽屉放了近两年,才看完,是海明威的《战地钟声》。起先是枯燥的叙述,只有实在闲下来的时候才看。书里有一个小纸卡片,是买来衣服上撕下的商标,看到哪一页,就放到里面,再看时候,往往就忘了原来的情节,但是有了这卡片制约,就机械的看下去。可是到最后,越来越深刻的受了故事的感染,心情深入其中并渐渐沉重起来。
  
   其实这故事情节仅限于三天之内,按照历史的严肃性来说,是一九三七年五月底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到星期二上午。故事叙述也可以用一句冠冕堂皇的话来概述,那就是一个美国大学讲师为了西班牙的共和革命事业被委派到敌后深山与游击队配合炸毁一座铁桥。故事的主人公叫罗伯特·乔丹。
  
   故事里还有沉沦的游击队头头巴勃罗、热爱生活热爱共和嫉恶如仇能看手相知灾祸的吉普赛老女人比拉尔、对革命忠心耿耿的“聋子”圣地亚哥、老向导安塞尔莫,还有若干个性格各异但都一心革命的游击队员,再就是生性温柔天真无邪的美丽姑娘玛利亚。
  
   玛利亚,亲眼看到她的父亲喊着“共和国万岁”被枪杀,她母亲接着高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剿飞记

   夜,漫长而惬意,很久不做这么精致的梦了,忽然,“嘤---嘤---”的声音从头顶上方越过,虽然细小,但是一听见这动静我就神经质,结果是把我从梦里拽出来,仿佛从懵懂洪荒一下子悠忽来到此时此景。NND,你来就来吧,还吹着个口哨来,学不正经小青年逛街啊,不行,必须要起来剿灭,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我的地盘我做主。这年头,我不敢说你摸黑来是为了偷窥的,但是却不敢肯定既然来了,你不会不捎带干点别的勾当。
   伸手打开床头灯,睁开腥松的眼睛,然后起来打开大灯,亮如赤昼。嚯,我还赤条着身子呢,裸睡习惯了,坚持干干净净做人,赤赤条条睡觉原则不变。裸就裸吧,反正也不会为了这么个飞去来兮的主专门洗涮打扮了。左手揉揉强光刺疼的眼睛,右手提了电拍,我找,火眼金睛找遍八部天龙,窗帘,墙壁,橱柜,连同整个空间,如果说听见动静时候启动预警,那么此时就是雷达扫描了。我的个怪怪,藏哪了呢,怎么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呢,咋还躲这么严实,怪神道的躲啥,有本事你接着飞啊,口哨照吹呀。
  
   哇靠,找到了,就在橱柜脚头卧着呢,看样子是在和我瞪眼,装不认识呢。伸过电拍,迅速罩上,“啪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