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169407
  • 开博时间:2004-05-05
  • 博客排名:第87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被遗忘的

  

北方操办喜事时有个习俗,除了家人亲戚之外,邻里朋友间,喜欢找“全乎人”做帮手,据说也是沾点福气。

 

所谓“全乎人”,是要人在婚内,双方父母健在,膝下儿女双全。所以在我印象里,不管是当年在地质队还是后来随父亲回乡,妈妈都是常被请去做帮手的人。不仅因为她一向热情人缘好,也因为她是个有福气的“全乎人”。

 

今天,她在电话里跟我说:“从今天起,我再也不是‘全乎人’了……”随后泣不成声。

 

她的爸爸、我的姥爷今天凌晨在北京去世,享年93岁。此前,他确诊老年痴呆症近十年,陷入深度昏迷整一年。

 

中学时,我看过一些妈妈写的回忆文章,在零散记录中,姥爷是典型的党的干部,严肃又严苛的父亲。而在我的记忆中,他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是我姥爷了,是那个有着长寿眉、呼噜打得山响、特别凶的姥爷。

 

今年,该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认真想他,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在拼凑关于他的记忆。

&nb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20 | 浏览:1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坏的结局

  

似乎每天都更接近绝望一些,失眠的夜晚绝没有心悸着醒来的清晨可怕。但又没有办法。

 

看到有人说,事情如期望,很好,不如期望,也很好。总之,没有坏的结局。总之,有结局就是好的结局。

 

也有人说,想一想时间解决一切,一切都会过去,这么想或许会欣慰一些。

 

但没有什么抵得上此刻。为什么我们要在欢乐时强调“活在当下”,却又在痛苦时寄望于未来呢?未来尚未来,此刻的疼痛却如影随形。

 

据说,刚刚失去肢体的人会在一段时间内仍然感觉肢体的存在,并且疼痛。曾经有过类似经历,而当肉体疼痛逝去之后,还有些痛楚间或出现,你明知道那里本应空荡荡的,但就是疼。时至今日,依然。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7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是自言自语

  

各种方式里面,博客变成最后的阵地,因为无人问津了,于是又可以自言自语了。像是回到最初。

 

愈发觉得,没可能换一种活法,也没可能换一种方法折腾。回首从前,总结出的道理都在那儿放着,然后冷冷对自己笑,还是埋头向前。

 

所谓成熟,至多是各种复杂心情不再宣泄,留在心里自己消化,过得去就过,过不去也得过得去。

 

年轻时候觉得,错过是最大的过错。现在看来,凡最终错过了的,只说明真的不是对的,却也并非谁的错。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结局又正好是对了吧。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3 | 浏览: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光

有一扇窗,坐在那里看天光渐亮,又一直看着,到灯光一点点亮起。觉得人生真的可以就这样了。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1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决定多一个方式扯淡

在不写字的日子里,说说话。

 

整了个微信公众号:水在说。如果这里还有人路过,欢迎去关注玩玩。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0 | 浏览:9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辈子

  

夏末秋初,北京会有很好的几天,微风暖阳,一切正好。比如今天。

 

午后出门,见了朋友逛了街吃了爱吃的饭菜,一切也都很好。

 

回家路上接到哥哥的讯息:赵阳今天没了。

 

其实我们已经二十年没有见过。记忆里他仍然是不驯的小痞子,有歪才的孩子王,打架惹事勾引女生,一辈子都不安分。

 

果真就这么一辈子。

 

他比我大六岁,据说我骑在他脖子上撒过尿。我们应该算发小儿吧。那会儿的大院里,我是他们那拨男孩儿的跟屁虫、娇气包,但他们都对我好。他父亲和我母亲都是北京来的,所以多了些共同话题。母亲常说,生我的前一天正是他们全家来到这里工作,母亲挺着大肚子还在帮他们搬家安顿。我只记得父母出差在外的日子里,常常把我寄养在他家,他家饭菜比我家香。他们家三个小孩,他是小儿子,上面是一对双胞胎姐姐。

 

地质队长大的小孩没别的,就是野,还有着跟正宗当地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0 | 浏览:8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神胎记

  

离开一个行业是自己的选择。而离开后其实不太愿意总是“想当年”。新闻行业同任何一个行业都没有区别,都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明白个中甘苦,多说无益。就这样渐渐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不再神经质地关注新闻动态,甚至不再看报纸。

 

但真的只是“我以为”。

 

这次去纽约,订好了三场演出票,没有一个是百老汇,只想着到了挑一个随便看看。有一天和朋友们分开行动,却记错了要去的地址门牌,走错了路。打几通电话之后匆匆赶路,路过百老汇的一家剧院,看到了汤姆汉克斯在此地演出话剧《LUCKY GUY》的广告招牌。

 

又是有一天起床后商量行程,公路要给乐队成员找新出的录音设备,我没有目标。索性走到剧院订了当晚的演出票。

 

拿到节目册才知道与新闻有关。八十年代的美国报业,有些像我入行时候的情境,大报们很严肃,小报们抢市场,记者们追新闻追到只有新闻。剧院不大,我坐在二楼第一排,角度略为俯视,仿佛回到无数次梦中,在半空看曾经的自己。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0 | 浏览:9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果真重返

  

时常在想,是小时候语文课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了吗?似乎凡事都不由自主要去总结个中心思想,发掘个内在意义。

 

还是说,总被人贴标签做总结,自己虽抗拒却也免不了惯性思维?

 

宅在家里和拔腿就走其实不矛盾,心里的不安分也不代表是安分不下来的人。有些东西,比如抽烟,比如出走,其实更像是习惯,不代表太多。

 

四月的出行就是说走就走的举动。从动了念头到办签证订机票,也就不到一个月时间。研究不了什么攻略和性价比了,十天的行程有三晚都是看演出。

 

人心还是有趣的东西。换个地方或许未必这么干脆利落就订了行程。四年前初次到纽约,说这是还没离开就想要重来的城市。这一次,果真就是重返。

 

当年袁越挤兑我,说只去纽约才不算去了美国,虽然不去纽约也不算去过美国。本以为再办美签该是要去别的城市,比如西西弗在的芝加哥或者斯域大哥在的洛杉矶,没想到一哆嗦又是纽约。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0 | 浏览:10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十年,再爱一场

  

前些天和同龄朋友聊天,在国外长大的他现在还会买《滚石》杂志,还会慢慢读。在我长大的地方,是基本没机会接触西方音乐的,真正的记忆开始于1993年的北京,大学新鲜人在师哥师姐们摆的地摊上发现那个叫《音乐天堂》的杂志。

很多年以后才知道,《音乐天堂》创刊于1992年,庆幸在自己朝气蓬勃的年代也遇见了她的朝气蓬勃。多年奔波迁徙,当年的卡带与杂志早已不知所终,但每看到听到任何一场非中文的演唱,都会有她的影子在脑海飘过。谁的第一次不是难忘的呢?

其实最初接触到的一些名字和音乐已经不是我现在所爱,就好像没多少人真的能回到初恋身边厮守到老。《音乐天堂》于我最大的意义,在于打开了一扇门。而我冲进去后,就基本是自己横冲直撞,无暇回首。

所以在听闻《音乐天堂》“重生”的消息后,犹豫了很久才去下载。有个词叫“近乡情怯”,真的是类似心情,怕见到面目全非的曾经,也怕见到面目全非的自己。

哪怕二十年来一直有着隐隐牵系。

世界是个有趣的圈子,这些年来陆续认识一些朋友,竟包括《音乐天堂》的创始人、编者与作者……有的在一起不醉不归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0 | 浏览:1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继续前进

  

多年前,教会我做新闻编辑的那位总编,开完会的时候总爱说四个字:继续前进。

他是个能给人很多动力的人,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受用至今。

今晚身体仍然不好,饭局上有好酒也喝不得,看一班年轻人推杯换盏,多少年时光真的就匆匆眼前过。

席间有一个姑娘,其实见面不多,不过是这两年跟《读库》相关的活动上吃过喝过,甚至没有深聊过。他们起初都是读者,聚着聚着就交起了朋友,叫自己的这一群作“大食堂”,很像十多年前我们的“饭局通知”。

这姑娘是个医生,刚辞了职,加入无国界医生组织,很快就要去阿富汗治病救人。白白净净的高个子姑娘,话不算多,笑起来眯眯眼,喝酒很爽利。今晚的饭局本来是其他几个双鱼的生日局,到后来也算半个给她的送行局。

想起前两天跟人聊天,说其实这世上没那么多“没办法”,各种结局都是自己选的,而万事祸福相依,自己选了,就自己认。

而拥有放开所有说走就走的勇气,无疑是万种选择里,困难却洒脱的那一个。

许多人教导我说人近中年,不要再那么张扬随性,说这样下去谁敢娶你。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1 | 浏览:1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片刻

  

一辈子,总有那么一天,稍纵即逝,但念念不忘。

 

有一部喜欢的美剧,追看了许多年,CSI系列。其中纽约那部,法医很宅,做了许多年,专心研究“死尸一般的睡眠”,开发出一种枕头得了专利成了富翁,却又千金散尽送给需要的人。

 

我喜欢的价值观其实与国家种族无关,只是遵从于人性中善良美丽的一面。

 

今天看到一段视频,艺术家Marina Abramovic 在2010年的一次行为艺术现场,坐在长桌一端,面对各种来客。某一天,二十多年未见的昔日恋人坐在对面,她笑了哭了,他们十指相扣,然后他起身离开。我不知道在这一瞬间之外,还有什么是对“重逢”与“爱过”的最佳解释。

 

不喜欢定义感情,深与浅,短与长,其实都没那么重要。有些人有些时刻,记得住的总挥之不去,记不住的拼了命也了无痕迹。

 

有些事情,一辈子做不了几次,比如面对一个陌生人,说我愿与你同行。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0 | 浏览:10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场缘分

  

前些天看了《一代宗师》,被许多人推崇的隐忍与民国感,在感情那一块,让我恨得牙根疼。叶问说出我们之间没有恩怨只有一段缘分,我在心里直接说一句:“操”。

 

是的我不喜欢无休止的暧昧,不喜欢想爱不能爱。在一起是另一回事,但爱应该就是爱。

 

感情里,每一步就是每一步,喜欢就是喜欢,不舍就让你知道。至少我珍惜过,你清楚。

 

仔细想想,这些年大概都是这样吧,不懂得欲擒故纵,不晓得矜持。有一次朋友聚会赶上所谓“末日”前夕,人人掏心窝子,我说我这三十多年来,真的是随心所欲,所以你说后悔么?不,每一天都是自己选择。

 

狷狂么,或许。

 

最近过年,有开心也有低落,慢慢学习跟家人相处的本领,也纵容自己享受陌生的邂逅。每一次遇见我都珍惜,不管未来在哪里。

 

很多人教育我,如果想嫁该怎样。但我还真是记得有一次跟我哥聊天,他说其实我们这么大岁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1 | 浏览:13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一年,关于爱

  

还是习惯年终盘点,坐下来回忆一下,哪怕乏善可陈。

 

微博时代把时光都打碎了,有些东西无迹可寻。往年打开博客看看自己一年来的絮叨,喜怒哀乐就都在眼前。现在已经没勇气翻微博查证,当然,记得的始终记得。

 

半年来因为工作关系,常常南下。双城生活锻造出一种假象,好像某个双面薇若妮卡,住两个房间,过两种生活,各自精彩。而关于爱情,在哪里都是求不得。

 

前些天有老友打电话来,说自从与他分开后,你是不是还没走出来,要往前走啊姑娘。

 

啊当然不是,只是爱过的人永远是爱过的人,可以变得陌生,但无法装作不熟悉。也曾在某些夜晚想起耳边有过的细语,但也只是想起。昨天和朋友聊天,说到失恋难捱。我还记得难捱,却已经想不起当时当地自己是怎么熬过来。呵呵这说明真的过去了,都过得去。

 

而这一年,也不是没有动过心,只可惜,没能走下去。

 

还是坚持要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0 | 浏览:14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男人们

  

年底发疯,末日乱爱,跑去香港看了两个老男人,又顺势看了另一个。

 

先说最后看的,爵士庄,大红色闪闪的衣服坐在钢琴前,露天的演出场地,伴着歌声,能看见夜机飞过。但一切又都离得很远,进不到心里面。就好像你遇见一个男人,你知道他很好,但是。嗯世事怕的就是一个但是。

 

Sting,一整场都觉得心情舒畅。旁边坐了一对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中年男女,女士很开心,和我一样常常站起来,摆动手臂,跟着起舞,大喊。男士大多时间都是坐着,但你能感觉到他的快乐。两个人都不年轻了,但年轻时可能都是玩过乐器的人,有时候甚至关注乐手多过主唱,会模仿他们的手势,探讨他们的节奏。男士起身去过一次卫生间,步履略有蹒跚。许多曲目我都说不出名字来,但熟悉感始终都在,伴随着自己生命很长时间的一段,旋律,与感受。仿佛遇见一个近乎理想的男人,然后,你就甘心情愿站在距离之外看着他笑了。

 

而陈升,这个撩起衣襟鼓起肚腩的老男人,这个只有喝起酒来才唱得带劲的老男人,这个转过身去扭着屁股骚到不行的浪子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0 | 浏览:1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何说起

  终究还是身处陌生城市。路边水果摊挑点吃的,阿姨称完重同我讲粤语,我打开钱包,用普通话再问一遍:一共多少钱?
  
  交流障碍是存在的吧,把自己扔进一个陌生的境地,说不说貌似都错。
  
  有时候,或许是自己不知满足。
分类:一些心事 | 评论:0 | 浏览:15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6页/157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kisns

2018-06-08

小奋青滤pe

2018-04-02

若芊我芊n

2018-03-25

西界哀技

2018-03-25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