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单的草垛

陈小玲,网名丁香花开,湖南省作协会员。诗作发表于《诗刊》、《中国诗歌》、《诗选刊》、等报头刊尾300余首。个人诗集《孤单的草垛》今年即将出版。新浪:http://blog.sina.com.cn/dxhk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601
  • 开博时间:2011-07-3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如果悲伤可以泪流满面地诉说》入选《2012年中国

《如果悲伤可以泪流满面地诉说》入选《2012年中国 

◎  如果悲伤还可以泪流满面地诉说

 

 

 

还是那条幽深潮湿的小巷

 

一位女人,差点撞到神情有些恍惚的我

 

女人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拎着方格子韩式包

 

春风扬起她的长发,遮住她大半边脸

 

我还是清楚地看见,她眼里溢出的泪水成行

 

听见她对着电话那头,&nbs

分类:丁香雨巷 | 评论:1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垛边》(外一首)入选《2012中国年度诗歌》

 
 

《草垛边》(外一首)入选《2012中国年度诗歌》 

  2012中国年度诗歌

        

        漓江出版社出版

 

《诗探索》编辑委员会

分类:丁香雨巷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刊》2012年第9期下半月

  我忽略了生活太多的细节(组诗)
  
   陈小玲
  
  
  
   ◎ 良药
  
  
  
  从明天起,在这座城市里,隐名埋姓
  
  我将一手握着镰刀,一手拎着马灯
  
  在人群中低头疾走 ,在市井里埋头劳作
  
  我要用我的镰刀,撩开这座城市厚厚的灰尘
  
  我要看清万劫不复的薄命里,到底哪些是随风而逝的浮云
  
  哪些是沉积的泥沙,泥沙里究竟隐藏了多少致命的暗器
  
  无论如何,我都要用我的马灯,洞穿无边的黑暗
  
  在黑暗更深处,找到那微弱的光芒
  
  我要握住它!那是世间唯一可以救我的良药
  
  
  
  
  
   ◎ 沅水之爱
分类:丁香雨巷 | 评论:1 | 浏览: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节的背后

  
   诗人节已结束三天,我一直困在疲惫与浑沌里不能抽身。头疼老毛病又犯了,今天下午仍然昏睡不已,这会儿借助一杯咖啡,才得以清醒。这也难怪,一直疲于社交习惯安静的我,整整三天,不对,是四天,放下工作与一切事务, 全身心投入为这场诗人节无疑是一项无比艰巨的任务。8号与9号连续两次为诗人节聚合开会,10号开始联系各自负责的各地诗人。最恼的事情是11日凌晨3点,小区一位老人去世,鞭炮声与哭声惊醒我,就再也无法入睡,满脑子充斥着生命脆弱人生如梦的悲哀,悲着悲着天就亮了,这就直接导致我直到今天都如此疲惫不已。
   
   本次诗人节,我负责联络接待青海的马钧,深圳的太阿,长沙的吴昕孺、欧阳白与刘起伦。这五位诗人中没有一位我曾见过。网上有过交流的是诗人吴昕孺,他曾多次在博客和罗鹿鸣主席面前表扬我的诗歌,主席见我一次说一次,理所当然,当地朋友都知道了这一事。在此,我再次感谢吴昕孺老师,对我诗歌的理解与认同,尘世浩渺,人世苍茫,能有人知你懂你的诗,是何等幸事。
  
  
   青海诗人马钧凌晨2点到了长沙,主席告诉我他1
分类:丁香雨巷 | 评论:2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六届中国•;常德诗人节

  第六届中国•常德诗人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eb0950102dwqo.html

 6月12日,诗歌高峰论坛现场.参会嘉宾主要是《诗刊》编辑,鲁奖诗人,各地诗人,本地作者。《诗刊》社有高洪波、商震、韩作荣、周所同、冯秋子、谢建平、蓝野、杨志学、唐力、赵四等。各地诗人代表有雷平阳、娜夜、傅天琳、田禾、荣荣、杨晓民、马新朝、龚道国、吴昕孺、欧阳白、起伦、马钧、太阿、阿华、李志高、谭克修、熊国华、胡的清、唐朝晖、孙方杰、尤克利、李南、远人、冯明德等等。(排名不分先后)




分类:丁香雨巷 | 评论:3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草垛里跳着孤独的舞蹈

  博主按:一个偶然的因素,我的诗集《孤单的草垛》由出版社寄给了一位远在甘肃的朋友,这位朋友得到我的诗集后,通过网络找到了我,而且一口气写了4000多字的评论。就在他写完这篇评论的时候,我才问起他的真名,到现在为止,仍不知这位朋友在从事什么工作,只知道是甘肃平凉人。去年12月,《孤单的草垛》出版后,为此写过评论的除长沙的吴昕儒教授外(同样是未曾谋面的陌生朋友),这位朋友是第二位,这已足够。当今社会,能安静读诗的人已不多,能如此用心解读一个陌生人的诗歌的人更是不可多得,感谢诗歌!感谢诗歌给我带来的感动与珍贵!感谢这位陌生的朋友!我想,这将是我生命的财富与日后诗歌路上的光芒。(陈小玲)
  
  
  
  草垛里跳着孤独的舞蹈
  
   ——诗集《孤单的草垛》赏析
  
  
  
   甘肃于凌鹏
  
  
  
   坐在河边,对面是蓊郁的青山,桃花已经夭折,树无风自摇。我突然想起了晋代陶渊明,和他笔下的桃
分类:丁香雨巷 | 评论:1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明天起,隐姓埋名

  
  
  从明天起,在这座城市里,隐名埋姓
  
  我将一手握着镰刀,一手提着马灯
  
  在人群中低头疾走 ,在市井里埋头劳作
  
  我要用我的镰刀,撩开这座城市厚厚的灰尘
  
  我要看清万劫不复的薄命里,到底哪些是随风而逝的浮云
  
  哪些是沉积千年的泥沙,泥沙里究竟隐藏了多少致命的暗器
  
  我要用我的马灯,洞穿无边的黑暗
  
  在黑暗更深处,找到那微弱的光芒
  
  我要握住它!那是世间唯一可以救我的良药
  
  
  
  
  
  
  
分类:丁香雨巷 | 评论:1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首诗的诞生

  这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午后,暖暖的风轻轻吹动着蕾丝窗帘飘飞,吹拂着我的脸。终于,我可以安静地坐下来,正视自己,正视内心最深处的痛,终于可以把一直封存心底不敢触及的悲痛往事,翻出来,在这个午后的阳光下一一打开。
  
  清楚地记得,2009年元宵节的那个夜晚,开小车的,骑摩托的,抱小孩的,那么多的芸芸众生,一齐涌向沅江。沅水河岸人山人海,他们的到来,只为一场盛大的烟花。所有的人们都沉浸在热闹与幸福中,我也是人潮中的一个。只是我,不是来看烟火,而是手中攥着一纸父亲肝癌晚期的诊断书,不敢回家。我站在沅水北岸,望着空中次第开放的烟火,觉得那不是美丽的花朵,分明是一个又一个灿烂即逝的生命,又多么像苍生的眼泪,漫天坠落无声的江水。然而,我的泪里没有泪水,胸口被巨大的悲痛压着,呼吸着冷气,说不出话。难怪古人说,大哀默默,小哀戚戚。父亲身体一直很好,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不幸,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接受。那些日子,晚上经常被恶梦惊醒,一次次梦见自己抱着奄奄一息的父亲,孤苦无助,痛不欲生。接下来的日子,一边忍着悲痛为父亲四处求医,照顾父亲,一边对父亲和亲人们隐瞒父亲的病情,只想父亲对生命心
分类:丁香雨巷 | 评论:1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陈小玲:孤单的草垛

  作者:吴昕孺 2012-04-18 09:05 星期三 晴
    
  
   诗人罗鹿鸣去常德工作后,在那里创办《桃花源诗季》,树立“桃花源诗派”,将本来基础就很不错的常德诗歌弄得旌旗猎猎,热火朝天。我在历期《桃花源诗季》中发现了一位之前并不甚出名,却很有才华的女诗人,她叫陈小玲。
    
   看上去,现在不是一个属于诗歌的时代,政治经济的冲撞与割裂使得文学早已“无可奈何花落去”,感时伤逝,为数不多的诗人和诗歌爱好者只好独自抱成团,办办刊,聚聚会,出出书,苟全诗的性命于“乱世”。其实,对于真正爱好诗歌的人而言,这远不是令人悲观的时代。21世纪的中国诗歌,已开始进入“魏晋风流”的局面,高压之下暗流涌动,对自由的渴望正在孱弱的新诗躯体内锤炼自己的气度与风骨,一些才华出众、气质超群的诗人将渐渐脱颖而出,成为这个时代被压抑的、被漠视的、被损害的代言人。 
  
   小玲的诗歌曾让我眼睛一亮,几天前收到她的诗集《孤单的草垛》,系统读了她一些作品,于是,一个潜伏在民间草根浅吟低唱的小女子形象便跃入我的
分类:丁香雨巷 | 评论:3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单的草垛》出版销售宣传广告清样

  


  
   放到售书现场的宣传清样
  
  
  
  
  诗集每本35元,(异地邮购40元)。
  想要诗集的朋友,纸条写下通联地址,请打款到(收到诗集后请反馈信息我)
  
  
  
  中国建设银行常德人民西路支行
  
  6227 0030 0004
  
  0309 122 陈小玲
  
  联系电话:13549611782
  
  
分类:丁香雨巷 | 评论:0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2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