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有你

悠然的淡泊,是岁月历练的释怀。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64320
  • 开博时间:2006-03-14
  • 博客排名:第2013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毛豆豆同学的情感变迁史

  1、
    和所有无知的小屁孩一样,豆豆小时候唯一的心愿就是长大了要和豆妈结婚。但凡有人打趣他:豆豆,幼儿园那个漂亮的小女孩,长大了给你当老婆好不好?豆豆就一言不发地抡起小拳头,气极败坏地扑向那个挑逗他的坏蛋,然后嘴巴一瘪,冲到豆妈怀里好一通撕心裂肺的痛哭,豆妈的心生生地被他哭成了肝肠寸断。
    生儿如此,妈复何求?
    
    2、
    豆豆低年级的时候,和一个女同学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缘。
    有天豆妈接到老师告状电话,说豆豆上课不专心,和女同桌讲悄悄话。老师说原来觉得豆豆内向乖巧,才给他安排一个活泼开朗的同桌,这样两人的性格都可以中和一下。谁曾想两人见面竟然成了知己,颇有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意,于是连上课时间都被他俩用来了唠嗑。
    老师说,再观察一段时间,实在不行,就给他俩换开。
    事情没过多久,豆妈又接到老师电话。称女同桌的手被豆豆扭出了好几块乌青。
    事态恶化了,豆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回家命令豆豆立在墙角,一五一十地把事件经
分类:帅哥趣事 | 评论:1 | 浏览:3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半是地狱,半是天堂





半是地狱,半是天堂
----到南麂列岛去看海

  我们在鳌江码头坐快艇去南麂列岛。
  去之前,在网上看过几个人的攻略,均提到去岛上的快艇很颠跛,晕船很厉害。有个网友甚至夸张地写,船到南麂列岛时,已全无游玩的兴致,到达宾馆倒头就睡,一觉睡醒已是华灯初上。
  我做足了心理准备。作为一个从未有过晕车和晕船历史的人来说,我从心底里是不太相信此行晕船的严重性的。快艇开出有十分钟了,很平稳。船上莺歌燕舞,一片祥和。同行者疑惑地问我:“你不是说船很晃悠吗?哪有!”仿佛之前所做的晕船的准备没派上用场,就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失落似的。
  渐渐地,船左右摇晃起来,有点像那种坡度很和缓的过山车,感觉不晕,心脏跟随着船身慢慢起伏,一会儿
分类:偶得随想 | 评论:3 | 浏览:3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愿做你的知心姐姐

  


  
  我一用手机上QQ,她的头像立刻一闪一闪跳了起来。奇怪,我明明设置隐身的,她怎么知道我上线了?
  她又在叫我:小艾姐姐。
  这一回她的名字是“℡︶ ̄沋傷女孩丶 尒爽 ”,说实话,其中有个字我不认识。
  保险起见,我还是问她,你是上次拍照的那个女孩吗?
  
  上月,我去城区的公园拍照,遇到一群孩子,看穿着打扮,应该是附近乡下的学生。其中一个女孩,看到我拿着相机,走过来大胆地对我说:姐姐,你可以帮我们拍张合影吗?
  我说可以啊,他们就兴奋地迅速站成一排,每个人都摆出“剪刀党”的手势,我咔嚓咔嚓帮他们拍了十
分类:淡蓝心情 | 评论:7 | 浏览:3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下车库的琴声

怎么又一个月没更了呢,时光不知不觉就这么溜走了么?
  
    
  地下车库的琴声
  
  这是我第二次在地下车库听到琴声。
  第一次是上个月,为了赶一份报表,晚上我在公司加班。好不容易忙完活,心急火燎跑出公司大门。当白天人满为患的电梯载着我一个人,寂寞地停在地下一层时,恐惧才慢慢袭上心头。此时的地下室空空荡荡,灯光灰暗迷离,空气里散发着阴森森的味道,我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就在我犹豫是不是迅速乘电梯返回,再打电话叫老公来接我时,传来了一阵琴声,琴声并不悠扬,甚至可以用生涩来形容,时断时续。恐惧消散了些,壮起胆我往停车方向走。琴声依然继续,我寻找着琴声的来源。保安值班室的灯亮着,琴声应该就是从那里传来的。我好奇地朝里面张望了一下,只见一个男人的背影,正歪着头在拉小提琴。我松了一口气。
  就在我快忘了此事的时候,有天早上,我又听见琴声了。
  那天我因处理一封重要的邮件,七点钟就来公司了。就在我停好车往电梯方向走的时候,琴声又飘然传到我的耳朵。
分类:偶得随想 | 评论:2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情也有先来后到?

  一个月没更新了,更一个,让这个月不空白:)
  
  爱情也有先来后到?
  
   1、
   萧萧和陈隽第一次见面,是在学校为我安排的单人公寓里。
   那时我和陈隽刚确定关系没多久,有一回萧萧在MSN上问我近况,我就坦白招了。萧萧速令我安排她和陈隽见一次面,她要考察考察顺便替我把把关。
    萧萧到的时候,陈隽正穿着我的围裙在只有两平米的厨房里和螃蟹作殊死的斗争,我对着厨房喊:陈隽,萧萧来啦……,陈隽刚一回头,只听“哎哟”一声,他的手被螃蟹爪子给钳住了。
    萧萧哈哈大笑,对我挑了挑眉,说:不错么?找了个会下厨房的好男人。
    我让陈隽去洗把脸,把萧萧隆重推出:这是萧萧,我最爱的女人。然后又指着陈隽,对萧萧说:这是陈隽,我最爱的男人。萧萧嘻皮笑脸地盯着陈隽片刻,把陈隽搞了个大红脸,借口要去拿酒杯,在他转身的当儿,萧萧对我眨眨眼,凑到我耳边轻语:哇,超帅的帅哥啊,你从哪儿挖到的?一句话,说得我耳根都红了。
    吃饭的时候,气氛相当好,萧萧时不时妙
分类:小说 | 评论:5 | 浏览:4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得那时年纪小

    

读小学的时候,我是个人人宠爱的公主。
    
    我长得清秀可人,又乖巧听话,学习成绩不是拔尖,但也总在前五之内。重要的是,我妈是那所学校的教导主任。不知道确确实实是因为我的“优秀”,还是因为妈妈的“头衔”。反正,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我一直都担任着班长这个了不起的“官位”;“六一”文艺汇演上,报幕的那个主持人永远都是我;五年级的时候,我被音乐老师请去教一年级的弟弟妹妹唱歌,这让成人后甚至不敢在KTV一展歌喉的我一度产生过无比的困惑;即使上了初一,我还被母校请回来以曾经的“大队长”身份给刚加入少先队的弟弟妹妹们致辞。
    
    在旁人看来,那真是一段“呼风唤雨”的日子,但谁也不知道渐谙人事的我内心常常涌起的不安,抑或是自卑?五年级的我,已经能敏感地察觉到我能成为“重要人物”的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妈,不然,为什么成绩比我好,长得比我健康,穿着也比我得体的琴却只沦落到当一个“小组长”的命运呢?
    
    但琴却是真心喜欢我的,她叫我“蓝蓝”,就像叫她的妹妹一样。琴
分类:偶得随想 | 评论:0 | 浏览:4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不过情人节就老了

  小丫这两天在家一直板着脸装不痛快,和女儿一样贴心的儿子看她神色不对,拼命地逗她,她也不像寻常一样配合,相反气不打一处来,厌恶地推儿子一把:一边去一边去!老公李松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干脆无视着她的不痛快,放下碗筷就躲到书房玩他的蜘蛛纸牌去了。
  哼!他以为她的不痛快,就像桌上的那层灰,吹吹就飘散在空中了?他以为她的不痛快,和平时的小性子一样,只要不惹恼她就会自生自灭了吗?他也太不把老婆当回事了吧?小丫在厨房越想越气,噼里啪啦洗着碗,可能是故意的,也可能是真不小心,只听得“啪啪”两声脆响,地砖上就全是四分五裂的碎片了,伴随着破碎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小丫的尖叫。
  小丫的不痛快当然是有原因的。
  过几天就是情人节了,情人节对小丫来说,那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她和李松结婚十年了,只有在结婚第一年的时候两人一起过过情人节。那也只不过是一起在外面吃了个饭,饭后两人一起逛街,然后手拉手去看了场电影。至于玫瑰花,虽然是小丫喜欢的。但结婚那天起,小丫就警告过李松:以后你的钱就是我的钱,不经我的允许不得随便买东西,更何况鲜花这种华而不实的呢。
分类:小说 | 评论:4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午场





  别误会,下午场看的不是《那些年》,是阿汤歌的《碟中碟4》。
  两天后就开学了,想看电影也就这几天了。决定陪小马同学去看电影,听说有《碟中碟4》,应该是小男孩比较感兴趣的片。打电话到新影院银都,60元一张的票价,20分钟一场次。再打电话到音乐厅,还在春节搞活动期间,半价票仅25元。顿时有赚到的感觉,怂恿小马同学用他的压岁钱拿出来请客,告诫他“男孩子不能太葛朗台”。
  去影院的路上,突然想起最近流行的“生活体”,不由得嘴角上扬,咱也来一段吧:
  我有时闲着闷了,会临时中午开车去逛街,随便开到哪里就是哪里,比如到了升华音乐厅,下来买张票进去看场电影,不发一语
分类:帅哥趣事 | 评论:2 | 浏览: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年回家“拆猪头”

  回婆家过年,最值得期待的就是拆猪头,吃猪头了。
  
  在小镇上长大的我可从未有过这种经历。结婚第一年就回婆家去过年,拎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走到村子口,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婆婆满脸笑容地将我们迎了上去,接过大大小小的包,挽着我的手臂,开心地说:回去我们“拆猪头”了!
  
  拆猪头?好恐怖啊!先生看我皱着眉头,迷惑不解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城里”人没听说过“拆猪头”吧,好吃得不得了呢!等下你就知道啦。
  
  还没进家门,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香味,那香味扑鼻而来,口水就不争气地在嘴里滋生。婆婆把我领到厨房,掀开大锅盖,吹散迅速升腾起的雾气,天哪,真的是一个大大的猪头在锅子里,我在心里小声嘀咕:这,能吃吗?
  
  婆婆让我们先去把手好好洗干净,就撸起衣袖,用筷和铲从锅中取出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咸猪头,放在早已准备好了的大盆中。猪头应该是炖得非常非常烂的了,因为婆婆轻轻松松就撕下一块纯精肉递给我,我试探着小小咬上一口,烂而不糜,还真不错!先生更是亲自上阵,双手并用,又拆了一块带一丝
分类:淡蓝心情 | 评论:2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从一段跨国友谊开始

  和哉亨拥抱道别之后,我回到车上,好奇地打开分手的时候他快速塞到我手里,并且阻止我当场打开的那个小本子,不由得惊呆了,脑海里出现的是前一个晚上他坐在儿子的床头写东西的情景。原来,那个时候,他竟然是在给儿子写信。我一字一句地读完他留下的全部文字,感动和遗憾在心里交织……
  
  2012年的元旦,为了迎接将要住在我家一晚上的韩国交流学生,全家四口人忙得人仰马翻。
  老公负责擦玻璃窗,我负责清理平时忽视的卫生死角,婆婆负责晾晒床单被子,儿子负责上网查阅将要到来的韩国交流生所在学校的基本状况,并要求他学会几句简单的日常对话。三天假期,演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劳动节”,可谓“累,并期待着”。
  
  4日下午,接到了和儿子结对子的韩国交流学生,事先已通过名单知道了他叫“金哉亨”。他是一个戴眼镜的小男孩,个子比儿子略高一些,长得白白净净,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单反相机。儿子向他介绍了我,我赶紧显摆了唯一会的一句韩语:an niang ha se yo!在学校门口众多家长的目视下,既激动又骄傲地把男孩子带上了车。
  
分类:帅哥趣事 | 评论:3 | 浏览:3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韩国学生住我家

  3、
  终于接到老师电话。
  我用最通俗的四个字向老师表明了我们一家的态度:热烈欢迎!老师笑了,又说了一句让我继续忐忑不安的话:我会推荐上去,但还要上报审批。
  我懂,毕竟这涉及到学校面貌、国际友谊、人身安全等一系列重要问题。
  孩子他爸把这事到单位一说,同事说:这肯定是要选家庭条件好的那些人家,因为不能丢了咱中国人的脸啊。
  我听了心里凉了半截:那不是没戏了吗?就咱们家,连小康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是“不愁温饱”。
  我虚弱地辩解:也不一定。咱们家虽说没权没钱的,但咱们家代表的是中国最最真实、普遍的平常百姓人家。套用欢的说法,咱家跟“钱权”的确靠不上边,但“素质是相当高的”。
  ……
  反反复复地讨论来讨论去,两人最后达成一个共识:即不管咱家是怎样的,可以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是,既然老师选了咱儿子,起码说明,咱儿子即使“学”上算不得优秀,但在“品”上肯定是无可厚非的。这才是最关键的,其它神马的,全是浮云!
  这样一想,老俩口就如同掉进了蜜罐里,陶醉在完全由自己
分类:帅哥趣事 | 评论:2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韩国学生住我家?

  1、
  那天,是我的生日。
  小时候,想要的生日礼物是一颗糖;
  再大一点,想要的是一条漂亮的花裙子;
  恋爱时,只想要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
  再后来,多鲜艳的玫瑰也不要了,玫瑰变成了一张一张的老人头……
  现在呢,最想要的生日礼物,
  是一朵报喜小红花 ~
  可是,那一朵红花,我等到下班它都没有到来。
  于是乎,一整天的心情和那天的天气一样,显得格外黯淡无光。
  我几乎是以“煎熬”的心情捱到下班去接儿子的。
  
  和往常一样,儿子又是很晚出校门的,他当了一个芝麻绿豆点大的小官,必须检查完当天的卫生然后打分最后把评分表交给老师之后才可以回家。
  和往常一样,看到我,他就加快了脚步向我跑来。只是那天,我额外地在他的脸上读出了一点“激动”和“兴奋”的味道。
  果然,挽着我的胳臂,他就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妈妈,有一件大事……
  我顿时被他的故作神秘和欲言又止吊起了胃口:
分类:帅哥趣事 | 评论:5 | 浏览: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早晨的风景

  天蒙蒙亮,我去给儿子买早餐。
  
  晚上下过雨了,路上湿漉漉的,空气里有着新鲜的润湿,小区门口的杂货店铁闸门还紧闭着。
  拐过杂货店就是大马路,路上行人三三两两,有穿黄马甲的清洁工在清扫垃圾,垃圾车停在一端。偶而有几辆车闪着大灯疾驰而过,水花飞溅起来。
  
  除了连着几家卖早点的小吃店散发出氤氲朦胧的热气,路边的店铺大多还没开门。哦,那位修自行车电瓶车的大叔,已经把“修车补胎”的那块板挂在了门口,然后把店铺内永远有那么多留宿的车一辆辆搬出来,一天的营业就算正式开始了。
  
  我要去的那家早点铺,主打产品是粢米饭、炒米线和鸡蛋煎饼。虽然开张了才几个月,生意却旺得很,每次都要排队等候。有时候明明前面只有一个人,却也要等上好长时间。因为别看他一个人,却要买好多份呢。等得心焦,就不耐烦地催老板娘:快点快点,孩子上学要来不及了!忙着炒米线的老板娘脾气有些火爆,也可能是生意好得有些气盛吧,扯着嗓子嚷道:别急!我总要一盆一盆炒出来吧?
  
  没辙,谁让儿子偏爱他家那一口呢
分类:淡蓝心情 | 评论:6 | 浏览:3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英雄难过嗲女关

  我想嗲一定是有先天遗传的。同事敏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嗲女,有一回她把7岁的女儿佳佳带来公司,被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佳佳活泼可爱,俨然一个偶像剧中的小萝莉。我摸摸佳佳的花衣裳,用夸张的口吻逗她:佳佳,你怎么打扮得这么漂亮哦!小佳佳头微微一翘,用娇柔、带点哀怨、又充满童真的口吻说出了一句令我们都大跌眼镜的话:唉!女人么,不就这点爱好嘛!所有人顿时笑喷,感慨这么个小不点竟然都已经深谙了敏的“嗲术”,长大了还不得成为嗲女中的战斗机?
  
  想起高中时的英语老师,引领着我们那个年代的时尚先锋,每天换一套装扮,大冬天绝无仅有的穿着裙子,惹得我们女生艳羡不已,直接把她当作了自己的偶像。偶而有同学犯错时,她也不像其他老师板着一张臭脸,上来就是一通严厉的批评。她温言软语,声带传情,简直就是轻音乐“三生石上”的天籁,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诗意,是“精美的石头会唱歌”的美丽传说。她眼波流转,笑魇迷离,走起路来袅袅婷婷,身段摇曳出的曼妙韵致让青涩的我们看呆了,看傻了。二十年后老同学聚会时,众男生醉后不打自招:当年嗲嗲的英语老师,是他们男生集体的暗恋对象。
  
分类:偶得随想 | 评论:6 | 浏览:3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文章那点事

  1、 婆婆是我很多文章的主角。其中有一篇写婆婆的《母亲牌茶叶蛋》发表了,婆婆戴着老花镜看了半天,看后喜滋滋的。后来,婆婆每次到我家来,更是变本加厉地煮了很多茶叶蛋带来,全家人吃到倒胃口。后来我又写了一篇婆婆亲自为我种番薯做番薯干的文,可是再也不敢拿给婆婆看了。
  2、 母亲是我文章的忠实读者。十天半月没在报上读到我的文,就着急地打电话来:女儿呀,你最近很忙吗?没有写文章吗?怎么好久没有在报纸上读到你的文章了?敢情她老人家以为报社是为我一个人开的。
  3、 写了不少文章,博客里的粉丝日渐增多,说话也有底气了。有一回和老公为了一件小事斗嘴,大吵十个回合不分上下。我气急败坏,威胁恐吓:你再不服软我就把你挖鼻屎打呼噜没事就抠脚底板的恶习全部爆光到博客去,让认识你的不认识你的人都来瞧瞧你的真实面目。老公吓得屁滚尿流。
  4、 靠出卖儿子我发表了不少文章拿了一些稿费。小人儿见钱眼开,郑重声明:以后凡是写我的文章,稿费必须分我一半。为什么呀?没有我你哪来的灵感哪来的文章?
  5、 老公也很支持我的写作大业,时时替我操心。回乡下参加亲戚的葬礼
分类:偶得随想 | 评论:5 | 浏览: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4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