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公子

博文除注明外皆为原创,虽貌丑而顽劣,也是自己的孩子,如有转载请通知一声并请注明。
博主:翩然一公子

幸存的字《三》

  
  如果爱,寻也不见,等也不来,不妨对命运轻声说句,哦乖。
  
  旧日沉沦。还触摸不到,新年的新。无雪的冬,一如无花的春。温一杯浊酒,读一页文,想想,与谁共饮?
  
  张爱玲拥有众多的读者,只是源于三点:文字、爱情以及文字里的爱情。
  
  用“如影随形”来描摹痴情男女似乎是个不错的比喻,却忘了当“形”欲更贴近“影”时,影子却始终保持着距离,爱的苦楚只是这种游移不定的撕扯。何以人总是钟情无边的夜色?因为只有在无光的时候,形与影才是一体。
  
  男对女说,也许命里注定,我们是平行线。女看着男,眼里没有幽怨,只盛满深情:没关系,就算两条线相交了,然后呢?无非是朝自己的方向,越飞越远,我宁可两条线平行,起码你不会离我更远。我永远能看到你的痕迹。男抓住了女的手说,我是说两条线会因为相互吸引而融成一条,我们的未来,都是交点。
  
  爱的因果不难解,怕只怕陷入循环论证,那将是一场旷日之殇。
  
  匿迹,不语,悄无声息
分类:寸心知浏览:751评论:35收藏查看全文>>

幸存的字《二》

  
  
  《北京日报》以“甄言、晓刚”的匿名方式,发表评论员文章,痛陈微博的危害,要求微博实名制。并宣称与传统媒体“白纸黑字”,有着严格的信息发布、责任落实和追究机制不同,网络媒体在这方面的建设远远缺失和滞后云云。——用匿名的评论员发文要求网络实名,你不如让天上人间的头牌花魁去向有关部门申请块贞洁牌坊。
  
  一经济学家去市场买菜,见两小贩聊天。小贩A:听说美国又量化宽松了,啥意思?小贩B:就是他奶奶的印钞机飞转。小贩A:那怎么不见美国钱毛呢?小贩B:有中国垫背呀。经济学家凑上前说:你们说的叫通货膨胀,很难很复杂,与中国汇率以及--。小贩B:你别说了,多进口少出口物价就下来了,跟倒腾土豆差不多
  
  教授与妓女因彼此蔑视,相互攻讦。妓女:教授卖文。教授:妓女卖身。妓女:文章干瘪空洞。教授:美色祸水倾城。后教授显绅士风度,说:休战吧,把精力用在应付扫黄上岂不更好?妓女反唇相讥:知道焚书坑儒吗?不过现在教授素质低,你恐怕真不知道。教授说:交个朋友如何?妓女不屑道:羞与教授为友。
  
分类:寸心知浏览:462评论:3收藏查看全文>>

幸存的字《一》

  
翩按:微博即将删除完毕,水墨清空姐提醒,别删,可以放到博客里。
所幸,还剩些许,整理后贴在这里,算是一年来的记忆。
起名叫《幸存的字》。

  “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 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清乾隆年文人永忠,作诗凭吊曹雪芹。字里行间,满是景仰与遗憾。本已走在同一时代,该是多大的幸运机缘,那可是写出红楼的曹雪芹哦!却不得晤言,失之交臂,只得掩卷掩面长叹息。人生的诡谲,不在来没来,而在来了却不知,或知了也无可奈何。
  
  土家野夫:凤凰台上忆吹箫 . 白帝城怀古。 风卷高唐,水回涪万,峡山环抱危楼。看雾横重嶂,浪送孤舟。何处能寻帝子?千载后,徒见荒丘。依门望,萧萧落木,染碧沙洲。 悠悠,后来我辈,乘兴往登临,暗自生愁。叹六朝兴废,空为王侯。如念苍生忧乐,天下事,何必归刘。犹堪慰,托孤人杳,未废江流。——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还在,江流还在。
  
  日子像个莽撞的骑士,总是打马不停,溅起九月的痕渍,染了我的衣襟。两侧青山,斟满寂寞的藤黄,用冰
分类:寸心知浏览:532评论:18收藏查看全文>>

夜色为谁不眠

  
  
  
  
   夜色为谁?无眠的人,有情的人,寂寞的人,孤独的人,雀跃的人,忧伤的人,喜静的人,怕光的人,还有,爱和灵魂攀谈的人。
  
   城市的灯火通明象是无良的城管,将夜色推搡到角落,然后轻佻一笑,以为代表了文明。他自大而粗糙的智商根本无从知晓,有灯火之前,夜已然亿载万年。
  
   夜的存在不是对光的敌意,而是悲悯,提醒你休息。
  
   当黑夜安抚了躯体,灵魂才回归原意。如果非要给灵魂披件外衣,那一定会是黑色,否则何以在夜深人静时才趁势而起。她象极了一位多情的女子,端庄秀美,敏感空灵,周身绣满了忧伤。夜色,也是这样。
  
   文字是夜的书童,秉烛伴读。灯火微残,墨未干,文章憎命达,却喜黑衫。可万事万物怎能周全?夜色成全了青衫,也惹恼了红颜。里予师博文里记了袁子才两首诗,一首《寒夜》:“寒夜读书忘却眠,锦衾香尽炉无烟。美人含怒夺灯去,问郎知是几更天!”一首《题何兰庭〈红袖添香图〉》:“匡床八尺夜横陈,久坐浑
分类:风言浏览:1341评论:52收藏查看全文>>

六月天,雪掩褒姒

  
  
   未等雪花融冰凉于脖颈,褒国那姒姓女子的冤屈已随长发盈空。
   雪本洁白,惹人怜爱,只是错了时节,成了哀哭。
   错生雄性跋扈的世界,一个弱女子还能怎样?出身可以丑化至离奇荒诞,且堂而皇之地踱入文直事核的千秋正史。无意去招惹世间哪怕一叶纤草,却背负了覆灭赫赫宗周的千古骂名,泱泱大族的诗文源头,已经圆熟地将推脱刻骨——刻入文明的椎骨。
   无中生有天马行空更是小说家的拿手好戏:清水河畔百鸟佑护,年甫及笄倾国倾城,裂缯举烽以博一笑。故事似事先排演,流于俗套按部就班。结论当然是红颜祸水的陈旧腔调。于是诗家史家小说家,隔岁月风烟而会心一笑,漂亮的合围竟是如此心有灵犀。
   有时不免迷惑,“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不是也盛开在那时?或只是流星倏忽昙花一现。一袭青衫扰乱芳心,褒姒也断会有那怦然心动的片刻。未必是于城阙念君盼君,或可在褒河岸边留依稀足迹两三青丝。雪浪拍岩珠玉颗颗散落,夹岸嫩草鹅黄桃花绽放,须眉魏武尚知临河意兴湍飞挥毫“衮雪”,妙龄女子怎能忘却轻启朱唇召唤春天?
   春天未到,等来
分类:寸心知浏览:1074评论:48收藏查看全文>>

读书

  
   读书可以引领你高尚而读书本身并不高尚,当然也不卑微。事实简单明了却并不容易被人接受。之所以出言便大煞风景而没有与题目相关的纸香墨飞,实在是看多了网上或身旁太多不堪的嘴脸——读了几本书便头晃尾摇,轻佻卖弄溢于言表,恨不得把发黄翻烂的小人书挂到脸上。
  
   读书只是惠及自己而与别人关系不大,心明眼亮与颤栗性的欣喜感应是它本真的意义,所以更该做的是心存感激而非洋洋自得。可读什么却要费些思量,每每行至架前才会有遴选之苦。从心所欲似乎是个简单而不错的交待,这也更印证了其私密特质。幼时多是喜欢的不许读,不喜欢的却非读不可。及长大成人有了自作主张的空间,却又难寻了读书的欲望。抛却那功利性的阅读,自然而然的诗书翻卷也许真得依赖自小及大的文字惯性。
  
   史官文化的文明特质总以史书的面目示人,书籍便无可选择地承载了文化中可以承受之重,这是命定且欣然承担的。无奈有时人却不堪其累无力担当。删繁就简择其所好并非讨巧,而是食书而化后的自知之明。儒道墨法经史子集楚汉辞赋唐宋诗词春秋笔法微言大义秉笔直书快刀破竹,一路汤汤而来浩如烟海
分类:寸心知浏览:1360评论:54收藏查看全文>>

零敲碎打

  
   一、生活的刺
  
   一名人发微博,仅一句话,五六字,不过几分钟,跟帖者蜂拥而至,数千之多。虽不羡慕,却觉有趣。几千之后的跟帖,除了淹没于众声嘈杂之中,还会怎样?曾作一比喻:如将一滴水丢入大海。细想来其实有些微妙,仿佛跟了贴,便与名人说了话,贴了身,其实只是错觉,彼此的距离并未改变,
  
   五毛是个应运而生的新鲜事物,初来乍到真不知此东东为何物。其特点是荒谬性和奴才脸,矛头直指网媒的尖锐和正义,算是下有政策,上有对策的一例写照——哈,他们何时何曾对底层百姓如此看重??
  
   无论谁,哪怕是条狗,叼个坛子摆那,立马就会有人焚香叩首,念念有词。愚夫愚妇与别有用心者一来一往,顷刻便会电闪雷鸣,阴风四起。假若歌坛没了坛而只剩音乐,假若文坛没了坛而只剩文章,假若政坛没了坛而只剩服务生,这个世界将会干净许多。
  
   一片落叶的独白——我原本习惯低首枝头而不是愤怒朝天,我原本期盼藏身书海而不是点燃荒原,我原本喜欢春风轻挽而不是秋扫林野,我原本钟情天涯海角而不是
分类:只言片语浏览:709评论:42收藏查看全文>>

写在尾巴上

  
  
   当然是一年的尾巴。
   年终岁尾总弥漫情绪,无论网上还是身旁。虽无世纪末的庄重肃穆,也没有本质的两样。都在忙着感谢,总结,展望,道别。但各自都心领神会,大多还是那个翻版,所以也无须强加自己都怀疑的武断,说你几乎触手可及了,那个并无新意的,新年。
   一年来带给了我们太多的伤感。偶有浮现的欣喜似乎想来冲淡,最后却无奈投诚,和伤感一起感伤。这并非文字纠结,只是心的不甘,以此来印证良知未死。期待的结论迟迟未结,心明目盲者依然受困,房价油价仍旧高高在上睥睨苍生,尊严与良知却一次又一次跌入泥潭。一年来人们还是匆匆忙忙,忙着争抢,忙着遗忘。好一幅巨型山水人物实景演出《印象-中国》,张艺谋无力担纲。
   总是想找某个恰当的理由来劝慰自己,一切总是徒劳。曾答应朋友写些风花雪月,也总是思忖再三欲言又止。深知每次直面阴暗都是对心灵的戗伤,如同看多了惊悚片会有抑郁性的无眠痛楚。但何以才能视而不见旁若无人?蒙难蒙冤的乡亲,蒙羞的家国,无时不在戳痛着柔弱的心房。一管秃笔一袭布衣一副弱骨,依然无阻我对生身故园的深情凝望。
分类:悲悯浏览:647评论:22收藏查看全文>>

散文狼烟

  
  散文狼烟未散,杏眼圆翻。
  
  张弩拔剑,一较长短。
  
  文字无力无辜,无奈无助,旁观。
  
  花儿虽艳,刺为衫,不耐微寒。
  
  曾经姐妹情暖,徒留利嘴牙尖。
  
  心门尽掩,背影绝尘烟。
  
  斯文散落一地,此情何堪?
  
  何日相逢一笑,烹茶煮酒,再聚欢颜。
  
  
  
  
  ps:近日散文天下硝烟四起,直觉只是言路不畅,并非阴险布局,小人当道。曾写道:又看到了纷争。梦想可以照进现实,原来现实还可以照进虚拟。现实中可以风干成一架算盘,左右拨弄,上下翻飞。虚拟中还不该留些湿润?也曾对艾敏说,这里肯定有误解,不排除有事外之人敲边鼓扇阴风,但狼烟不该从散文点燃。话赶话不知赶到哪,这是语言的局限,文字也并非光滑无阻,会有淤塞,却不应溃决。亲痛仇快也许正中阴暗人的下怀。难道文字真的在沟通上面力不从心束手就
分类:寸心知浏览:646评论:22收藏查看全文>>

厚薄

  
  
   厚 薄
  
   我没说脸皮或被子,也非是书卷和风尘,我是说对人。
  
   厚薄似乎与亲疏私交甚密,总是勾肩搭背谈笑风生,白居易就有“厚薄亲疏心总知”的诗句。厚谁薄谁有标准吗?这个可以有,在人。当然可以从心而欲,心是稀缺的自己地盘。因文字音乐丹青,或容颜气宇风骨,选择是个私人事件。
  
   厚此不薄彼有时只是一厢情愿,当你专注钟情于一地一人一花一叶,已是对其他的短暂失忆。也许将目光放远你可兼顾,但左环右抱游移暧昧似是而非却又扰乱了你的目之所及。只有相对于大的群类,不厚不薄众生平等才是正道。身处岁月悠长的国度,最为国民所熟知的当属厚男薄女。千年而来,性别的轻重认知传承有序,思维惯性竟是如此刻骨镂心。文明的奏凯行进会剥落这附骨之疽,但也是如此之难。
  
   不过时代的诡谲和转逆也常会令你猝不及防而一脸错愕,关于厚女薄男的例外,近乎闹剧般的展演不时地灼痛着人们日渐麻木的神经。当干露露将除了本人之外的东西一脱再脱,而将轻佻和无耻层层包裹,在新
分类:生活的刺浏览:681评论:13收藏查看全文>>

深入他乡

  
  
   野夫:深入他乡
  发布时间:2011-11-02 14:00 作者:野夫
  
    变迁的时代,多数人没有了故乡——或者将家山遗忘在道路的起点。于是,所谓盛世的浮华,往往暌隔了我们对乡土中国的转顾。城市虽然不断扩张其边界,农村一点点被吞噬进其现代化的矽肺般的胸腔。但是,至今农村依旧是广大的存在,像是这个飞扬跋扈时代的一道硬伤。仿佛为了逃避那种隐痛,无数人背井离乡,将村野百姓父老乡亲漠视在近乎中古的时光深处。
  
    而我,依稀是一个怀旧的浪人;在黄昏的余晖下,在那些日渐消逝的古老风景中,似乎看见旧日乡村浮现出来,还荡漾着灾荒岁月的冷火秋烟。似乎正是这样一些突然的哀伤,搅起了一点埋名江湖的豪兴,遂因之走进了地震劫后的罗江。
  
    乡村建设或者乡村改造运动,本质上说,是无数先贤筚路蓝缕开创且至今远远未竟的事业。甚至说中国传统乡村原有的治理结构和道统,在被当代损毁严重之后,眼前更加积弊沉重。我曾经研习过民国年间阎锡山治下的山西村治条例,厚重如山,
分类:他人之美浏览:596评论:20收藏查看全文>>

自然与人之殇

  自然与人之殇
  
   木心先生是可以信手翻检染透风烟而泛黄的岁月、且能自由侧身出入的,虽然王朔语出不恭——“陈丹青瞎吹他,在纽约混的一个老头子”。也许王朔并非有口无心,但绝对的有口无眼——他眼里是连自己也没有的。幸好木心先生心胸足够开阔,不会和他理会。
  
   近读先生散文《九月初九》,论及人与自然,以为从诗经起,历楚汉辞赋,唐宋诗词,几乎无草木虫鱼山川日月不成诗文——“到唐代,花溅泪鸟惊心,“人”和“自然”相看两不厌,非到蜡炬成灰不可-------宋词是唐诗的‘兴尽悲来’,梳剔精致,吐属尖新,----吹气若兰,”.然后另剖切面,论述儒释道与自然——儒家的推诿,释家的凌驾(始于慈悲为本而止于无边的傲慢),道家的乖觉。三言两语轻点,一览无余。斑管微摇,已是落英缤纷。
  
   当然木心先生不忘例外。以为人对自然的狡黠作狎源自“中国人既温暾又酷烈,有不可思议的耐性,能与任何祸福作无尽之周旋。在心上,不在话下,十年如此,百年不过是十个十年,忽然已是千年了。苦闷逼使‘人’有所象征”,并举了培育扭曲金鱼和菊花作
分类:寸心知浏览:837评论:23收藏查看全文>>

花儿还未开放,已然凋谢

  
  
  
   悦悦
  
   娇小的身子怎耐冰冷?
  
   你躺在地上,
  
   任由轮子碾过,
  
   任由十八个影子漠然飘过,
  
   任由冰冷的土地吸干你身体的余温,
  
   花儿已然凋谢却还未曾开放,
  
   可是孩子,你来去如此匆忙,
  
   也许,
  
   只是想给这个卑污的世界一记耳光!
  
   孩子,天堂里,你要好好的,
  
   除了那个拾荒的阿婆,
  
   你不用想起任何人。
  
  
   (2011年10月21日零点32分,悦悦走出了这个她不必留恋的世界)
  
  
分类:悲悯浏览:520评论:10收藏查看全文>>

辛亥百年话民生 何清涟

   (转载两篇何清涟女士的文章。她是中国很少数的以良心书写的的经济学者之一。)
  
  
  
  辛亥百年话民生 何清涟
  
  2011-10-07 10:22:20
   今年适逢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国内学界及参与讨论者对这个问题的解读又让人想起克罗齐的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中国是否应该告别革命、革命与改革的关系等饱含现实焦虑的议题,与辛亥革命的各种话题一道成为讨论焦点。但辛亥革命正当性的标志物,即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中的民生主义在这百年间落实的状态,反而缺位。
  
   因此,我想来谈谈辛亥百年以来的民生。因为无论是民族主义还是民权主义,都不是社会运动的目的,而是保证“民生”即人民安宁幸福生活的手段。无论是“革命”抑或“改良”,最后都得通向改善民生这条道路上去,否则就失去了目标。回首百年,被认为是阻碍中国进步的帝国主义外部势力的压迫,早在60多年前就已告结束,以解决农民问题为目标的社会改造之路更是走过多条:从温和的辛亥革命到“掉了几千万人头”的共产革命,从毛
分类:他人之美浏览:1366评论:9收藏查看全文>>

男女

  
  
  男女两字如此简单,却演绎了华彩纷繁的人间事。
  
  爱恨的主角。红尘的情节。生命的起点。时光的印痕。
  
  它们是彼此的依据,正如一枚硬币的两面,失去一方,另一方则无从谈起。
  
  它们是世间的绝配,超越身外一切搭档——比如黑白,比如悲喜,比如离合,比如生死。
  
  它们如此深情,相互轻挽,注视着,欣赏着,眷恋着,从时间的深处,款款而来。
  
  鲜花因而摇曳多姿,百鸟因而婉转啼鸣,日月因而多情流转,季节因而绽放红颜。
  
  一切皆成背景,只为成全这对世间尤物的翩然身形。
  
  当然不负众望,它们的惊艳足令那些背景不虚此行。
  
  不信请君静心倾耳,重温那沉鱼落雁的尘世恋歌: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投以木桃,报以琼瑶。——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分类:未分类浏览:544评论:3收藏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