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公子

博文除注明外皆为原创,虽貌丑而顽劣,也是自己的孩子,如有转载请通知一声并请注明。
博主:翩然一公子

念双卿

  窗泛鱼白,晓寒如水。农人习惯早起。
  农家女子双卿起得也早——怎敢贪一枕小窗浓睡?本该晨起对镜梳妆,却扛起了锄头。下地劳作塞满生活,委身乡野病虐交加,在怒早嗔迟的吆来喝去里,细数日长。
  不经腰肢酸透,怎知田园并非全是榆柳荫檐桃李堂前,还有巷陌泥泞和漫天毒烈日光,以及家人的狠虐心肠!
  红笺象管虽是奢念,黄绢幼妇也非无处可书,看花瓣芦叶遍布林野,片片锦思可托。恰遂双卿心之所愿,叶枯字烂早生早死,情起风散不留只语片言,不也正是廿年命若烟花的一抹伏笔!
  遍寻双卿词,多情少恨有泪无酒。写病,写苦,写“他生未卜,此生已休”的绝望,虽偶露“牧童斜插嫩花枝”的片刻舒展,也是才下眉间又上心头。没有易安“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的慵懒,也不似淑真“娇痴不怕人猜”般泼辣,双卿词,只是山野一缕悲凉清风。
  
   春从天上来•饷耕 (贺双卿)
  
  紫陌春晴,慢额裹春纱,自饷春耕。
  小梅春瘦,细草春明,春田步步春生。
  记那年春好,向春燕,说破春情。
分类:寸心知浏览:1376评论:51收藏查看全文>>

集结

   一
  
  袁子才说,文似看山不喜平,林语堂补充发言,文章无波澜,如女子无曲线。自然与人,此岸说尽,又不得语怪力乱神,后生可怜!
  
  满纸飞腾墨彩新,谁知作者性情真。寻常字亦饶生气,忠孝诗难索解人。一代风骚多寄托,十分沉实见精神。随园毕竟耽游戏,不及东川老史臣。(朱少仟)——哈,袁先生,您太不严肃了。
  
  “喻至道于水月,乃叹其玄妙,喻浮世于水月,则斥其虚妄”(钱钟书)——水月镜花,原本影像模糊,惟潜入人心,才生动鲜活。
  
  一个午后,野夫向壁虚构一女子:“想象中的她,生于江南某个小镇,中等人家。在临水照影的温软日子里长大,吟得诗词,鼓得丝弦,还懂得书画。笑是轻浅的,像茶,却不常有。多数的时候只静静的成长,落花般散去一冬一夏。”野夫给她起名叫漱玉,以为此种女子已走失在民国。也许他对世界过于悲观。
  
  看到一个军阀的《咏雪》诗:什么东西天上飞,东一堆来西一堆;莫非玉皇盖金殿,筛石灰呀筛石灰。——这还不如“撒盐空中差可拟”呢。
分类:寸心知浏览:741评论:31收藏查看全文>>

大胆质疑,无需求证

  曾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韩寒见马英九,马英九:久仰久仰。韩寒:给我签个名吧。马英九:行,你带笔了吗?韩寒:嗯 带笔了。马英九:派人去通知方舟子,韩寒承认他代笔了。
  方君舟子最怕的是无人理会,哪怕只是讥诮而不闻喝彩,他都会欣欣然若有喜色。这种存在感才是重要的,他要时刻保持东一口西一口的生命状态,虽然略显饥不择食。他的饥饿感并非源于饥饿,所以这一口一口并不是吃,而是咬,咬牙切齿的咬。如果你能暂且放下手中的活计,抽一点闲暇时光,怀揣一点娱乐精神,稍稍打量一下此人便不难发现,现在他嘴里叼的并非虚假,原来人家咬的是难耐的寂寞。
  这不,刚消停没几天,就又跳将出来,大有将怀疑一切的宏图伟业进行到底的偏执风范,而对于“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人生大道,看来早已融会贯通。这几日方君又发微博,公开质疑蒋方舟作品《白字先生》为其母亲、作家尚爱兰代笔。方舟子微博表示“她在连受精卵都不是的时候就在写字了。”我们的打假英雄方大博士笔下竟是如此鲜活的语言!难怪在耳光乐队的说唱歌词里有一句:小韩寒真的就不是神,方舟子真的就不是人。刚听到这句词,我笑了,第一感觉是有些过分,可看到他对蒋方
分类:寸心知浏览:610评论:22收藏查看全文>>

燃烧的精彩

  柴静曾经这样介绍自己:我叫柴静,火柴的柴,安静的静。
  这符合我在媒体上第一次看到她时的印象,单薄,安静,干净。
  媒体人尤其是采访记者有个通病,一进入工作状态便莫名亢奋,两眼光芒激射,令受访者或茫然无措或不寒而栗。从不认为这属于媒体惯例,貌似鸡血作用下的用力过猛绝非关于职业精神的深情代言。
  不过柴静还好。她似乎在有意识地寻找一些东西,平静,平和,平等的身姿。这种不高不矮不卑不亢的态度,不会易如反掌,需要修为。
  未必单薄安静里面,便是一颗随遇而安的心,柴静就是个绝佳的佐证。
  仰慕顾准先生的自由思想,沉迷崔健的批判性音乐,倾心张宏杰剥皮见骨的史学刀笔,当这些集中到一个弱女子身上,让你如何想象。
  只能说,态度可以平和,灵魂却需要燃烧,就像那根梗如净白骨头的火柴,细瘦却挺直,且可以点亮生命。
  在一篇新的文字里,柴静写了野夫。对于这些精彩的人,柴静怎能错过。
  柴静叫他野哥,圈里朋友都知道,野夫喜欢朋友如此称呼。
  如果对野夫的身世稍作了解,你应该明白,写
分类:寸心知浏览:756评论:29收藏查看全文>>

多情总无情

  心生一个有些八卦的猜想,才女林颀很可能是元稹的粉丝,因为她“爱君笔底有烟霞,自拔金钗付酒家”的情浓意浓似有借鉴,元稹曾作诗“谢公最小偏怜女,嫁与黔娄百事乖。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看来金钗沽酒古有先例,只是略有分别,佩环是爱君意切心甘情愿,元稹却属馋酒馋到没心没肺,这泥,有点腻。
  早慧的元稹就像他家乡洛阳的牡丹,开到盛极炫美,直至有了些颓败。李唐的百芳园里,乱花迷人眼,可人们还是能注意到他这一朵。他是白居易最要好的兄弟,辛文房在《唐才子传》里有热情洋溢的描述:“微之与白乐天最密,虽骨肉未至,爱慕之情,可欺金石,千里神交,若合符契,唱和之多,无逾二公者。”基本上是彼此惺惺相惜形同金兰。他是《西厢记》的原创编剧,最初叫《莺莺传》,王实甫只是个不错的改编。而且,薛涛一生中只为此人动过真情,不知浣花溪边珠泪晕湿了几多红笺。
  哪一件不值得后人频回首?
  公元809年,唐元和四年,元稹31岁。原本一年光景在万载长河里只是一滴水,但在元稹总长五十三年的人生风景中,却定会留下深深地刻痕。这一年,跟自己恩爱执手七年的发妻韦丛病亡,这让他有些黯然
分类:寸心知浏览:902评论:20收藏查看全文>>

雨夜,颓废与谁?

  雨夜,颓废与谁?
  
  “外面下雨,颓废一晚。”子夜时分,木子说。
  木子是个诗人,诗写得好,虽然职业与诗无关。
  印象里,这是我们是第二次说起诗,音乐,死亡。
  一个对诗没有丝毫经验的人,与诗人谈诗歌,并没带给我尴尬,反而是放松。
  因为胡说,是可以不作数的。
  
  喜欢上了微博交谈,但显然这不是个应手的工具,比QQ慢,让人起急。却适合打字慢的我,
  不是名伶唱念的慢条斯理,或午后阳光的漫不经心,它只是给你足够的从容思考,调遣文字,
  然后交锋。
  
  木子说,读懂你的泪水,胜过只懂你的笑容。
  我说,所以,悲剧比喜剧更具有生命的慈悲。
  “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拔一切众生苦。”
  这基本是个强颜欢笑的时代,苦则痛彻骨髓挥之不去。
  木子说到了海子: 诗歌而言从海子开始已注重现实,海子写粮食与土地。当今诗歌把现实发挥到了极致,其实这也是与社会紧密联系的。但诗歌
分类:寸心知浏览:987评论:40收藏查看全文>>

夜窗同梦笔生花

  才女林颀对才子张船山的爱纯粹而美,只爱其“倚天拔地之才”:
  
   爱君笔底有烟霞,自拔金钗付酒家。
   修到人间才子妇,不辞清瘦似梅花。
  
  她感慨能与如意夫君执手偕老,是自己修来的福分,寒苦何妨,清瘦何妨。
  
  两人牵手,正值张船山最落魄之时,发妻幼儿相继离世,乡试落第,只剩寒微与悲苦。此时对落难书生皓腕轻舒,要有勇气,更需慧眼。当下俗粉女子谁会如此傻,躲在宝马车里哀怨到梨花带雨泪眼婆娑,多有情调。
  
  张船山诗书画三绝冠冕当时,粉丝蜂拥。袁子才便是超级铁杆,曾自言所以老而未死,只是还未读到他的诗。袁枚何许人也,如此翘首而盼如此激情高标,真是可爱。自负地认为“叶公超太懒,吴宓太笨,陈福田太俗”的钱钟书先生,也在《谈艺录》里坦言,只有张船山,才能与袁子才、赵翼鼎足而三。在眼高于顶的高士眼里,好,才是真的好。
  
  天赋才思妙笔最需相互欣赏激扬,璧人缺失一方都会黯然失色。所以当梁启超先生痛失爱妻时,才会有“我德有阙
分类:寸心知浏览:737评论:22收藏查看全文>>

写字

  

读书可以杂食,也可以挑拣,成化为文,却须细雕。


杂食是博采,而挑食可以风味独具,洋槐花儿,枣花儿,紫云英,字儿如蜜,染透花香。麦家就是个挑食的人,他说至今没看过四大名著,不敢看,怕受它们影响,影响后出来的东西和大多数作家都差不多。文字的独特腔调如此金贵,看来“必读书目录”的倡议,你大可不必认真。


写字有时轻易就暴露了读书的痕迹,润物无声处潜移默化间。曾看过一个段子,一绑架杀人案久拖未破,最后竟是那绑匪的纸条泄露了天机。纸条只十几个字:过桥,顺墙根,向右,见一亭,亭边一倒凳,其下有信。寥寥数语简洁而准,绝非常人能写,警察断定此人肯定受过诗文的系统训练。最后案破,嫌犯是某大学教师。那时此君断不会有闲卖弄文采,只能是行文的惯性。哎,文字从来害人不浅。


分类:寸心知浏览:744评论:22收藏查看全文>>

陪都异乡人

  曾说季节只知道应时而至,不会看你汗流浃背而心生恻隐,其实城市也是如此漠然。
  
  街道因季节造访热浪灼人,时与空常有默契。对生命却是视而不见,分明体会的,还是城市的冰冷,象一个偶感风热的异乡人,皮肤滚烫而内心枯寒。因为,爱已走远。
  
  你对这个城市已不陌生但无好感,它亦是对你不闻不问。这种疏离让人无依,彼此间还需要相互审视,但尽量不用冷眼。何时能相看两不厌?这交由时间。
  
  谁谁挂冠出走谁谁日薄西山谁谁蛇蝎妇心谁谁异邦黄泉,不过是城市一个脆响的喷嚏,甚至连感冒都不算。苍生早慧灵根自植,真真练就了不坏金身,无须谁来代言而依旧熙来攘往灯火摇曳,照常晨起方便夜阑梦深。
  
  太阳远不如爱温暖,就像喷嚏远不及爱锋利。
  
  孤独如海水漫漶,你说你只能在文字里蜗居。爱,养人,伤人,你错觉文字亦然。可文字只是随你目光与心绪 适时应景,待你愁丝剪尽,它也一派澄明。
  
  爱已伤人再不可自伤,聪慧如你定会了然于心。
分类:寸心知浏览:628评论:24收藏查看全文>>

寓言

  一个小孩子对世界充满了好奇,问奶奶:“河里的鱼可以吃吗?”
  奶奶笑了:“当然可以啦,这还用问。”
  “那天上的星星能看到吗?”孩子眼睛很清亮,象泉水。
  奶奶摸了摸孩子的头,有点疑惑:“不烧啊,怎么净说胡话。星星当然能看到,只要不阴天。”
  孩子指了指桌子上的报纸:“奶奶你看。”
  
  


  
  奶奶一脸无奈:“哎,什么天经地义的事,搁在这世道,都是奇迹。”
  孩子眼睛有些暗淡,一脸茫然。
  
分类:寸心知浏览:524评论:21收藏查看全文>>

一念

  旧时的评书话本和当今的侠义小说,里面总能找到类似情节:这一大英雄胸藏济世情怀而常年行走江湖。一日天色将晚,行至一偏僻处,前无村落后无客栈。而这时,总还能看到前面有一屋舍,久叩无应,推门而入发现锅碗瓢勺俱全却灰尘厚积蛛网遍布,明显久已无人居住。大英雄也不在意,暂歇一宿明早登程,继续那宏大而微茫的济世理想。每读到此处,我不免疑惑,门也不锁,这家人去哪了?
  
  网络里也会有这样的场景。误打误撞进入一博客,不禁被秀美的文字吸引一读再读,进而会对博主好奇,暗自揣度该是怎样一位有故事的人。看博主上次登录时间才发现,虽文字如碗碟还在,却也是久无打理,就象那常年无人理会偶有生客造访的荒屋。这博主去哪了?
  
  而且,那门铃音乐,那箫管,居然依然怨慕泣诉着过往。
  
  尝闻秦帝女,传得凤凰声。是日逢仙子,当时别有情。
  人吹彩箫去,天借绿云迎。曲在身不返,空馀弄玉名。(李白)
  
  走时,门铃音乐一定要关吗?
  
分类:寸心知浏览:682评论:39收藏查看全文>>

谁言罗衣掩诗文

  
  
  众生流连于虚拟江湖,最纠结的,似乎还是救世和爱恨。
  民主不美吗?卿本佳人,却被污得形如鬼魅,稍加提及立马惊心,继而念起的,非是顾准先生所剖析的,“目的还是方法?”,却直接想到封杀,或者竟然是某某号牌的多事编辑。这感觉有些怪异,如同我听到教授两字会瞬间恶心。这都缺乏客观依据近乎直觉成见,可究竟是什么让世界如此神经过敏?
  我们都有改过自新的必要和空间。
  还好,今天不想触碰哪位小编辑紧绷的脆弱神经,你完全可以长舒口气。
  那就避轻就重,换一话题,比如爱情。
  此刻终于见你逐渐舒展的笑容。
  可爱恨的敏感,绝不逊于民主,只是无须你来生杀予夺。
  爱情的敏感在心,纤如发丝,只眷顾多情的人。而你已然麻木,再无力多此一举。
  
  想起非洲草原马拉河畔数以百万纵身跃起的角马,明知危机四伏还是奋不顾身,冥冥中似有召唤,或是在夏夜燃一堆篝火,看那些翅膀挥动纵情欢舞——你可是那只焚身不吝的赴火飞蛾?
  江湖流传的很多人和事
分类:寸心知浏览:768评论:32收藏查看全文>>

变脸

  
  重庆日报{2012年04月12日}:党中央的正确决定,得到了3300万重庆人民的一致拥护。
  
  却原来,中国变化最快的,不是飞涨的物价,而是重庆人民的脸!!川剧绝活??
  说白了,纸媒,其实就是一张纸。不在写什么,而要看谁有权写。
  又一个关于“与时俱进”践行的范本。
  
  今天,你变了吗?


分类:寸心知浏览:604评论:29收藏查看全文>>

心的歌唱

  
  
  在林珊贴的照片上,见过猫猫。
  点玉姐说,俩孩子都很美!
  小丫头十一二岁,乖巧如猫,跟春天撒娇,比春天还好。
  给谁做女儿,都是骄傲。
  长椅上捧读,健身器下奔跑,
  还调皮地双手遮住面颊,眼神儿已然溜出了指缝,悄悄。
  
  小丫头如此小,歌唱得却如此好!
  
  
  在一个他乡的夜的深处,听一只小猫的心灵歌谣。
分类:寸心知浏览:571评论:24收藏查看全文>>

记得那年春色美

  春是美丽而不乖巧,季节都是如此脾气。
  你可以敞开胸襟,拥春光满怀。
  你可以掐一朵野花,向她打听春的秘密。
  你可以用美而动情的文字,绣朵朵心思于春的裙裾。
  
  春却只顾了顽皮,将春光漫天满地抛洒,
  然后躲进花丛深处,偷瞄着荼蘼。
  季节只对季节缱绻,疼惜。

  人却在顾盼人时,不忘亲近柳飞轻絮,榆落小钱。
  只待春意阑珊,才敢我亦阑珊。






  
分类:寸心知浏览:557评论:26收藏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