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公子

博文除注明外皆为原创,虽貌丑而顽劣,也是自己的孩子,如有转载请通知一声并请注明。
博主:翩然一公子

替罪的拉菲

  

在一博友的博客里,看到转帖的一篇文,作者是木耳小纯洁,很有意思,贴在此。

 

                             剪刀、公知与肥皂泡

 

       武大化学院原来有个工程院院士,是研究洗衣粉与肥皂的。他的一个学生跟我们上表面化学课的时候教导我们说:洗衣粉的去污能力和有没有肥皂泡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他们当年开发出了一款无泡洗衣粉,结果没泡的洗衣粉老百姓不认账,就是卖不掉,没办法,他们只能专门往洗衣粉里加毫无作用的起

分类:寸心知浏览:526评论:23收藏查看全文>>

寻找一本书

  

 

为一本书,我驾车找遍了沧城每个角落的大小书店。

那天一个网上结识的作家朋友说,送我本书吧,你送我才配得上这书的才情,再写封信。

那是李敖的一本书《上山上山爱》,没读过,以前读过他的《传统下的独白》,很傲气的一个老头儿,自诩“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还不时为某D唱唱赞歌。

朋友把我架得如此之高,自然不能辜负这份信任与褒扬,于是化虚荣为澎湃动力,纵横穿梭于小城的街巷,结果却是怅然而归。

当当网上似乎也没有。

但我还会找,为了朋友之托,也为了能写封信,写信在当下近乎行为艺术,我兴趣来了。

只是希望在找到书之前,那朋友还没有意兴阑珊。

 

 

分类:寸心知浏览:558评论:25收藏查看全文>>

留影

  

一年前,把一些情绪写在岁尾,断言新的一年还会是毫无新意的翻版。不幸言中的一年后的今天,我依旧把悲观顺延。

盲人如鱼终于撞破了天网,境外敌对势力张开了其腐朽却温暖的怀抱,谁知又让几人尴尬几人羞恼,

可那不知为谁的维稳依然是第一要义,“不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而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是一年来最锋利的言语。

一位经济学明星开方——以新政为界搞特赦算新帐,可知面对一具腐尸,纵想刮骨你已无从下刀。

陪都的中心地位凸显有夺京师光芒之嫌,日薄西山之后当然是红霞凄艳,老天也乐得顺其自然。

紫衣卿相扬州梦醒无声隐退黯然神伤,天朝儒林有名无实不见儒道只闻林鸟。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现实做不到。

 

分类:寸心知浏览:906评论:27收藏查看全文>>

今天,雪

  几日不写字是种煎熬,就像久拖无雪冬也会老。
  虽季节不便多言,是雪花,还是该开在冬天。
  
  冬与雪,该是前世的情缘,
  都愿将咄咄寒意凝于自身,希望对方能暖。
  
  可我们还是看多了一冬无雪,或是雪搭春肩。
  简嫃说,薄缘难以深耕。
  如一份依于虚拟的友情,
  可以瞬间转身而去,瘦成一张背影。
  
  还好今晨醒来,漫天洁白盛开。
  
分类:寸心知浏览:707评论:38收藏查看全文>>

苹果一夜

  人的酒后,总是听不进人言只听任酒的摆布,所以喝了还要喝——是得意失意人的意犹未尽,是肝胆一照再照还要照,是酒壮了英雄和怂人的胆,是杯盏之中之侧青梅红袖的多彩迷幻。
  苹果酒吧,一朵妖冶苹果花的逆子,夜深时才芬芳诱人,汁液四溢成酒,引来各路神鬼,醉上加醉。
  音乐横冲直撞,冲撞脑浆心房,妖娆身段扭曲,醉眼迷离,催化这只熟透而烂的苹果,在清醒之后忘记。
  一个颓然而坐的男人,把头深埋在围起的两臂里,一堆啤酒瓶在一旁无精打采。此时此刻,他与音乐无关,与灯光无关,与歌女深蓝的长发无关,甚至与酒也无关,他只颓废在自己的世界里。
  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飘忽在几个男人的身旁,高举的酒杯,谈笑风生,指甲和酒相映红,她是天地间游刃有余的人。
  一群后生突然滚到了一起,拳脚有眼无眼,随着音乐的狂暴,成了高潮,瞬间涌到门外,门里若无其事,音乐照旧,灯光照旧,颓废与风情继续。
  我对兄弟说,你的苹果比这只少一口。
  兄弟笑着说,这就是我爱来这儿的理由。
  
分类:寸心知浏览:893评论:41收藏查看全文>>

听民谣《世事无常》

  冬夜的暖,有时只是一首歌的陪伴,
  我不走笔,它不停弦。
  
  心漾微澜何须百鸟齐欢,两把吉他足矣。
  张开全身毛孔,任它低回流连肆意婉转。
  
  柔软是欲言又止的凝望,深情是化骨的月光。
  音乐面前人总弱不禁风,
  只得俯首敛眉,寸断却心甘。
  
  世界怎能任人猜透,无常因为有话要讲。
  
  世事无常是细微处风吹草动,
  世事无常是天地间沧桑过眼。
  世事无常是昨日情牵今夜恩断,
  世事无常是方才市喧转瞬枯寒。
  
  无常事常惹平常心,谁还是与世无关又无争的人?
  
分类:寸心知浏览:672评论:27收藏查看全文>>

明天到来之前

  我现在开始写,希望能在12点以前停笔。
  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能写多少,写什么?
  
  虽然仓促,还是决定和时间跑一跑。
  
  刚和一朋友话不投机,虽然彼此也是虚拟世界的隔空对谈,但一屏险过万重关山。
  
  都貌似强大敞开心扉,可以很自信甚而自负地谈天说地,开着确认对方可以接受的玩笑,但这确认不过自以为是,薄如蝉翼脆似青瓷的内心,其实不堪一击。
  
  对虚拟的性质判断,有时只是不想再面对又一个现实,生活已经让人神伤。忘了感觉却真实如尖刺亲吻了身体,实屏映虚生,可感觉从不做镜像。疼就是疼了,不分表里。
  
  语言有障碍,文字有局限,以文字作嘴巴更是冒险。词不达意言不由衷似是而非横生枝节,你再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也难免一失足成数天恨。
  
  可人还是要说,还是要写,还是要以写来说,还是要以说代写。
  
  因为人,还是难咽孤独,这酒,太苦。
  疼只在肌肤,苦却直呛灵魂。
分类:寸心知浏览:906评论:41收藏查看全文>>

片刻出神

  时与空也可以长成孪生模样,比如午后和丽江。
  
  迷情丽江,是美可以拴住你的脚踝,是悠然可以让你停摆。
  而午后的慵懒,像是丽江失散半晌的兄弟。
  一到慢条斯理处,它们团聚相依,时空一体。
  
  茶汤里,阳光染成了晕黄,不问来路归途,可是酣茗醉饮?
  眯起的眼前,日子若有所思。回不去了,也不想走。
  
  弥漫的昏暗是离开丽江的机票,午后就此作别。
  
分类:寸心知浏览:748评论:47收藏查看全文>>

字里妖风

  朋友说我的字里行间有股妖气而我自己没有丁点感觉。
  
  我的一个前辈老乡在《阅微草堂笔记》里写过很多妖,似乎翻开册页就能窜出几只狐狸。那些泛黄的描写里,散落着很多令人眼睛一热的小城村镇的名字,熟悉而温润,青花瓷器般传承有序,如时光的门环触手可及,轻叩两三声推门而入,轻易便走近了故园的旧年。
  
  狐妖没能随这些名字而来,也许她们更贪恋老去的岁月荒烟。在儿时的老宅里,只是在老人们的故事里听过。我猜,那位铁齿铜牙的老乡也是听他的老人们说起过。如此想来,那些妖也算口口相传到了今天。妖也是恋家的。
  
  只是不知它们怎么会走进我的字里。我对那朋友一笑,表示不认。
  
  看一样东西向来是错开几步才准。就像一个当红花旦,她满心满眼都是与自己的奋斗相关的、心安坐享的荣光。而在敬业到讨厌的名记眼里,却是客观全面一针见血——玉颈皓腕如花美艳夹杂时常翻新的生活混乱。当然,在喜揽嫱施之袂的风人眼里,她还是有着别样的娇媚。
  
  对文字也多是旁观者清,不过要比对明星复
分类:寸心知浏览:1043评论:52收藏查看全文>>

夜. 人. 酒.

  一,夜
  
  雨停了,夜色继续。雨有点长,夜稍短。
  
  午夜时分,最晚睡与最早起的,是一个人。
  
  分明已被谁推进了今晨,还误以为身处昨夜,错觉错在夜的光滑,错不在我。
  
  言语不知所云,只知道夜浅时对人,夜深时对己。
  
  天涯静止了,夜色却不停。如同时间背上的一个没了知觉的醉鬼,虽然明早它还会醒来。时间是匀速的生命,空间却在生而又死和死而复生间颠来倒去。所以时间远比空间严肃,而且热爱生活。
  
  细雨飘飞,城市的夜泛着油亮的光。车里没开空调,却透着寒意。细雨与城市亲近,城市与季节拥吻,我是那个事不关己的冷眼人。
  
  夜可以让人安静,也可以让人亢奋——阵阵刺耳的刹车声,从窗外撞了进来。定是哪个哥们,趁了夜深路宽人稀,在勤奋地操练着漂移,希望他能安全回家。
  
  二,人
  
  意中有影下笔无踪,文字给人时有不快时有无奈甚而绝望
分类:寸心知浏览:1209评论:51收藏查看全文>>

有感

  我闲的时候,更愿意写点高兴的事,精彩的人,明亮的心。
  可我知道,这只是人生与人性的一面,
  就像夜色柔媚,也遮掩了龌龊,虽然夜色无心无过。
  
  两全其美终不过是一厢情愿。
  
  凡有人的地方,便会有心机与危机,伏于四围,伺机搏杀,
  以求沦肌浃骨的通透快意。
  如在本已很深的伤处,执意要多划几刀,雕一朵皮肉外翻的鲜花,
  看血色如花色,才酣畅淋漓。
  
  剔除了人性,生活无暗角。

ps:人性的恶,才是人生的深刻。
  
分类:寸心知浏览:1063评论:55收藏查看全文>>

试新

  虽然只是个小的改变,却依然心生欢喜。
  变是种态度,能透出些生气,不该整天枯在那儿,一脸空茫。
  就像我们不能整年只面对一个干瘪无趣的季节。
  好在上苍也厌烦单调,安排了四季轮回。
  
  新模板不多,可还是兴趣盎然地挑拣了一会儿。
  忽而念起当年,在两三件玩具中间,认真取舍。
  牛仔裤不错,平整干净,蓝色,有伸手触摸的冲动。
 
  就它吧。


PS: 经过几天测试,总体感觉是弊大于利,不便多于欣喜,权衡再三,决心重走老路,
虽然这条裤子是如此诱人。一个朋友说,时尚是需要代价的,呵呵,有道理,就
象你喜欢车带给你的刺激,你就得按捺住体重骤增惹起你的坏脾气。
我还是愿意舍时尚而求便利,可如果还有更多漂亮的新模板陆续添加呢?
哎,诱惑无处不在!


  
分类:寸心知浏览:1118评论:56收藏查看全文>>

赶在冬天来临之前

  人如其名的猜想是对望文生义的鼎力践行,它的不靠谱绝不亚于向一个失聪的拾荒老人进行幸福与否的锥心质问。爱玲先生也以为除小说人物之外,很少有人是名符其实的。这或许正是她聪明的自负,因为张爱玲这个大众化的名字在她自己眼里简直就是恶俗不堪,而其“实”却是如此惊艳。
  香菱疯魔成活,终于梦中得句“影自娟娟魄自寒”才勉强过关。清寒如水倩影妩媚恰是娴雅安静的明月娇容,如此的美名却未必就能与人相互印证,或许彻底颠覆了你的梦想联想空想幻想也未可知。
  话说一日夜阑人静,正百无聊赖之时,一缕月色飘然而至,径直走入《这个秋天》房内,高门大嗓言道:“再不更新,就“这个冬天”了......嘻嘻,我好像催租的哦。”
  依稀记得胡元任《苕溪渔隐丛话》里有“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皆废”的断言,可见“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的明月印象深入人心。而这缕如水月光,却将柔缓的凌波微步转瞬走成了水起风生。
  如若将名字改为“鲜活如鱼”似乎才是名至实归,因为其文字总是活蹦乱跳,新鲜灵动恰到好处。如果非要冥顽坚持如水,不如改叫如露水,似月下叶尖上滴溜乱滚的露珠
分类:寸心知浏览:1078评论:44收藏查看全文>>

这个秋天

  2012这个秋天,很多事。
  年份特殊,季节应景。
  玛雅人的先知先觉行将破灭,经验老道的群类似乎也没谁杞人忧天。
  藉秋风之肃杀以兴刀兵,“多事之秋”的解读才真正让人心绪烦乱。
  天地好生,人却难料。激情与智慧不相匹配,是人最大的悲哀。
  多年前巨祸滔天奇耻大辱,是整个族种脊背上和心灵里难以愈合的伤。一粒星火,可瞬间点燃万亿根隐隐作痛的血管。“汉奸”和“爱国贼”是互掷的荆冠,谩骂和打砸声中,理性渐行渐远。
  燃烧能唤醒,也易焚毁。“曾因向日鞭葵花”,和车成了难兄难弟,花与车也会悲伤。
  轻言兵戎是对智慧的粗鲁冒犯和自轻自贱,人当然会有更好的方法。
  巴掌声起,无论政客,还是叫兽的,都无阻有人誓将麻木冥顽进行到底的决绝。进化之途,山高水远。
  历史似无法假设,哪怕新鲜如昨。王都头的颠覆性作用,终有一天会被人们领悟——卑微莽撞人突遭掌掴后的血撞顶梁,历史为之改道。如果他没有挂冠出走------------。若谁妙笔书写,当会精彩纷呈,题目代为拟之《一个愣头青的
分类:寸心知浏览:807评论:50收藏查看全文>>

嗨,吃了吗?

  

刚回来,许是饿疯了,微博里写了一锅吃。
  有朋友来催博文该更新了,最近也忙,拿这些吃言痴语凑数,希望不会挨板砖。
  
  
  刚回来还没用膳,有请客的吗?——是否厚颜?
  
  孟尝君跟前有一帮吃货,他也不烦。——或许他早知鸡鸣狗盗的价值。
  
  吃什么怎么吃是生物学问题,和谁吃是社会学问题,为什么吃则属于哲学范畴了。——关于吃的歪理邪说。
  
  好吃者多数是善良的人,因为对食物的痴好,已让他无心诡诈。——贪官污吏不在此列,因为他们虽好吃但不算人。
  
  有人将和谐解读为“有禾入口,人皆能言”,吃饱了争权利,这就是和谐社会。——梦想何日照进现实?
  
  为稻粱谋,城乡有别。锄禾日当午,阳光下当然是阳谋;楼宇摩天蔽日的城,阴影里处处是焦躁饥饿找食的人,多属阴谋。阴阳有多远,城乡就有多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一言难尽舌尖风光。


  一直以来,人们深信“食

分类:寸心知浏览:671评论:30收藏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