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公子

博文除注明外皆为原创,虽貌丑而顽劣,也是自己的孩子,如有转载请通知一声并请注明。
博主:翩然一公子

小时代的大道理

  

       人小不算毛病,除了女友可以指摘一二说三道四,外人最好守住瓶口。小人物照样可以有大胸怀大智慧。可既然扯上了时代,那就是不拿大伙当外人,如果你再沉默是金,那未免太见外了,况且,没见金价都跌碎了多少大妈的心!

 

       小四的小,大概就是比照其身量来定的,君不见人前人后,小家伙都是一样骨骼清奇袖珍、谈吐温婉可人的做派,当然也或许比照的是眼界,可眼界不免还要受身高所限,假想一下都会让人泄气——即便穿了内增高再踮起脚尖,你还指望他能看多远!株连着,自慰者眼里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在其扁平的视线里,也象练就了缩骨神功一样,成了小时代。

 

       东北坏小子张发财坏就坏在鸡飞狗跳的发散思维,字儿写着写着,抽不冷子就冒坏。他在《书厄》一文里提及小四时也忒没谱了点:毕业卖书这事好像上过大学的都干过,除

分类:寸心知浏览:939评论:28收藏查看全文>>

两岁啦

  

今天俺博客两周岁啦!!

昨日幸亏天涯好友一散人兄细心提醒,否则真就把这生日错过了。

好友百媚千红也在博里留言说该庆祝下。

这样,晒晒俺丑陋的字吧,作为博客两周年纪念。

感谢天涯诸位兄弟姐妹两年来的厚爱!

 

两岁啦

分类:寸心知浏览:416评论:31收藏查看全文>>

这个夏天

  

 

一、细雨飘飞

 

气温骤增,世界变得浑圆起来,一扫春之恹恹,像一个厌食者,突然间萌发了对食物的渴望,短而剧烈的一番狼吞虎咽过后,消化不良。春夏的交接,是环肥对燕瘦的暗自得意。男子开始赤膊上街旁若无人,女子也终于等到了大秀身段的开场时间。

 

夏夜,有雨造访——或许是从隔壁的春天飘来。几个不打伞的孩子,踩着单车如风,一路欢歌飘过,雨打湿了他们的头发,也湿润了少年的心。

 

我看夏夜多妩媚!——如把体温降些,蚊虫也撵走,那就更美了。

 

把师姐送回家,然后独自穿行在这油亮且不安分的城市胸腔。骤雨渐歇,只剩零星的点滴,飘在前挡风玻璃上,非赖你捎上一程。喧闹声又起,酒桌上

分类:寸心知浏览:850评论:46收藏查看全文>>

宿命

  

门分左右,上黑红色,

红的一扇用血,黑的用墨。

 

钢钉钉进门板,

注定只能开合,

就像谁一脚插入这世界,

就得看时间的脸色。

 

门板无权嘲笑棺板。

门板死守阳间,棺板活埋九泉。

 

永恒的意义就是一起朽烂。

 

 

                          &n

分类:寸心知浏览:724评论:36收藏查看全文>>

书厄——张发财

  

  翩按:昨夜好奇心畸形膨胀,非用手机亲密天涯,误删一文后叫苦不迭,向天涯编辑寻助,久也不见回声,看来好奇比冲动更像魔鬼,菜鸟如我者当引以为鉴。今再贴发财活宝一文,以谢众亲。

 

 

 

家对面一所高中,每年六月都漫天飞雪白茫茫茫然一片,准准的。以为窦娥被校长拉操场砍了头,不是。毕业生撕书泄愤。高三毁书俨然成为一种当代艺术,更吊诡的是这行为几乎成了中国少年成人礼。毕业扔课本,好像识字的人都干过,除了韩寒。

 

 

这国家有个奇怪的风俗,终结或告别一个时代,总是以毁书来助兴。理由是“没‘输’才能赢,没‘输’就是赢,从胜利走向胜利!”始皇帝腆着小肚皮举着打火机理直气壮地阐述。对,你最有资格说这话。嬴政嘛。

 

 

嬴政焚书罄竹难书,所以不书了。书一书几次不太出名的毁书。

 

 

分类:寸心知浏览:459评论:25收藏查看全文>>

我爱我姐

 

“鲤鱼姐”是我对天涯一位朋友的爱称,这样昵称她的,不光我,喜欢她的人,大有人在。她这“里予君”的网名,想来是她真名或家人的真名里,许有个“野”字,只是猜,没问,就像一直以来,总是惊奇于她何以如此饱读诗书,且能融会贯通,却也没问过她的职业,只是从她博文的字里行间,约略得知她是冰城某大学的老师,或教授。

 

出于向来我对教授不恭之虑,先前在那篇《夜色为谁不眠》字里,提到鱼姐时称里予师,而以她古典与现代文学之学养,教授的职称,自然是当之无愧的。怎奈我对教授这个词过敏,提到时总要联想到那二位教授异种:一位对无辜老人拳脚相加,一位对纳税人口诛笔伐。

 

为此还专门向我另一天涯好友做过申明:对教授往往出语不恭,兄不在此列。他是上海某大学的经济学教授,硕士生导师。他的回复是,理解。呵呵。

 

分类:寸心知浏览:855评论:41收藏查看全文>>

且傍厕门勤浇花

  

无意间进入一个博里的一段文字,眼睛瞬间瞪大,象是走近了一段传奇。

 

博主闲逛琉璃厂时,买了本民国版的《先秦诸子系年考辩》。如获至宝之后一般需要有人分享,这是个双赢的过程,既愉悦别人,更是要满足自己,通常那份冲动是难耐的。可办公室同仁都忙,没得选,无奈之下只能去找一位退休返聘的老太太。老人在单位厕所旁的资料室里,负责浇花剪草,还有文件复印,事不多,也就有大把的闲暇时光来成全博主的喜形于色。虽然跟老太太不熟,但不熟的人不妨碍扮演一个听众的角色。

 

只是这样的一个老太太,会知道钱穆吗?会对先秦诸子感兴趣吗?

 

“买了本好书。这可是民国二十四年初版,精装本,保存得也好。”

“什么书?”

分类:寸心知浏览:520评论:29收藏查看全文>>

小城清晨

  

小城清晨

 

保持队形!!

 

 

 

小城清晨

 

想什么呢,小黑?别站着,动起来!

 

 

 

分类:寸心知浏览:530评论:24收藏查看全文>>

凝望春天

  
  • 网的本质是诗与小说,尽可以沉陷其绝妙好辞和精彩构思,只是,人总有意无意,把它解读为散文。
  • 谁说天涯水深缘浅?不过一屏隔断!莺莺燕燕轻俊娇软寻寻觅觅蜂忙蝶乱,剪红刻翠醉醒柳岸英铺香砌愁锁眉间。多情人的世界,总是缠绵于虚实与希望失望间的兜转,所以才有悲欢。
  • 一阕词美,也让人误会,以为春生来是要伤的,秋也自然悲从中来。连累着,花与果也心事重重,不知该是在时光里悄然生死,还是在斑管下无尽幽怨?
  • 花果飘零是对文化式微的叹惋,嫁接于情感的枝上,也是瞬间凄艳。
  • 异口同无声——不约而同。安静是不在,或是在而假作不在,就像我在南方之北,你在北方之南。
  • 沉溺虚拟被人讥刺为逃避,沉溺现实却是热爱生活,论断的隐含意见显然是虚拟不算生活,顶多算个插曲。却忘了生活放在天地间,有时连个插曲都不算,所以生活也不过是别样的虚拟。找寻真切要到虚无中间,这才是人耽于网络
分类:寸心知浏览:1099评论:66收藏查看全文>>

读书札记一:信仰

一本《文学回忆录》摆在眼前,感觉就像与当年陈丹青一群年轻后生有了同窗之谊。先生对我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弟子反倒更是疼爱有加,因为在纽约的文学史讲席,是按课时收学费的。先生言道:“学费,古代是送肉干。孔孟。。。。现在一人一小时十元,夫妇算一人收,离婚者不算。”而对我,他分文不取。

 

每个喜欢读些书籍的人,大概都会有自己的文学记忆,这是一个人该有的精神生活。对物质生活也许无益,但能使生命更加丰满润泽。但和先贤相比,我们是该为贫乏而真诚地脸红的。木心先生说陈丹青“你们是这样的呀?原来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我也是。沐浴在先贤温暖的目光里,我们学着思索。

 

一 、信仰。

 

“宗教事小,信仰事大。”人总要抓住根稻草,抓住不放。为什么?百姓惦念身体,怕死,怕生不如死;天才顾怜灵魂,怕无系无依。

 

木心抓住了艺术,心仪音乐绘画的宗教情操,说以此情操治国建邦、待人接物该多美好。

总觉是先生一心向善向美的一厢情

分类:寸心知浏览:606评论:36收藏查看全文>>

四月眼神

  

用“无辜”来描摹眼神真是神来之笔——不经意将心思走漏,不过是这层玻璃生来便被谁擦得太亮。太亮易泄密,也容易看穿,进进出出光滑无碍。神秘不再了,这“谁”怎能不火冒三丈?

 

陈丹青。胡河清。张国荣。顾城。画家,作家,艺人,诗人。名字宿命般叶韵,一样干净的眼神。四人中,三人自主了生死。眼神也宿命般事关了去留。

 

陈丹青还在,想来或是木心当年纽约的讲席之功——承继了师尊的轻盈通脱,在艺术的自在舞蹈中,他寻得了安妥。一位女性毫不掩饰对陈丹青的喜欢,说他的眼神像孩子般纯净。也许这就是赤子的目光,优雅,率真,也偶露犀利,不揉沙尘。

 

胡河清甘心做文学的守灵人,可灵地从不知体恤。灵地太大生命个体太小,它无暇顾及。在《钱钟书论》里,胡河清以为,“苦求乐土向尘寰”乃是王国维身上伏着的最大的悲剧根子。较之王国维持论甚高终于自沉,钱钟书有种化丑恶缺憾为审美的特殊本领。胡河清心明眼亮,却依旧苦不堪言。在四月一个满天风雨的夜晚,走了王国维的旧途。

&nbs

分类:寸心知浏览:864评论:38收藏查看全文>>

睡不着的时候,我说

  

坐在今晨的屏前,打量昨晚。

 

亢奋是对咖啡的谄媚,对夜爱答不理。

 

时间本没有晨昏,是人好事,给雕了花纹。

 

 

孤独的花朵,常开在晨昏交接的时刻。好吧,我是来浇水的。

 

毫无睡意的夜深处,你只得把孤独叫醒,陪你。你得到了一丝抚慰,可孤独失眠了。

 

北岛说,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已是夜深,酒与杯子都在,

想听听梦碎的声音,只是缺了碰杯人。

分类:寸心知浏览:1136评论:55收藏查看全文>>

为非作歹的爱情

  

在网上和一朋友闲聊,我说,等你那《爱情叛徒》出版了,送我一本。

是歹徒,不是叛徒,你真能编——她及时纠偏。我猜,网络的那头,定是杏眼瞪圆了。

书名是我在她博客里看过,没记太清。朋友以前出版过玄幻小说,我知道书名但没找来看,以为玄幻和生活无关,和智慧和美更不相干。不过也或许玄幻无错,错在我无力欣赏。

而这本《爱情歹徒》,朋友告诉我,她写了四年。

主角林黑不是很倒霉,是相当倒霉。小说的开始,就是林黑挣扎的开始。工作不稳收入微薄,生活如同喘息。这不奇怪,不光文学作品,现实中不也到处都是无助无望的年轻人。一个普遍信仰溃败的国度,原罪的感觉却刺痛着年轻人的神经。当下房子就是人的原罪,你一出生就给父母上了枷锁。一个兄弟苦笑着说,可以想见,房子会是我一生最大的坎坷。

你生不姓李、生不逢时,怪谁呢?

林黑姓林不姓李,所以她也罪孽深重。她得挣命,象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但她比别人似乎更倒霉,前男友把她囚禁在室内毒打,然后又遭前男友的现任女友的毒打。

最痛苦的是,她不能与现任男友有任何肌

分类:寸心知浏览:662评论:34收藏查看全文>>

点滴

  一,
  
  我爱顾准,也爱木心——两个伤心人。
  
  木心华美,肖庄生梦蝶;顾准纯粹,似韩子孤愤。
  
  顾准看来,老子清虚苦想;木心眼里,李聃遍体鳞伤
  
  木心家破人亡,断子绝孙;顾准妻离子散,后继乏人。
  
  顾准以家国立命,木心为艺术而生。
  
  木心流草泛舟,风行水上;顾准摸石过河,水落石出。
  
  顾准引千江流,消愚氓虚妄之火;木心掬一捧水,解后生望梅之渴。
  
  木心想信仰却难信,持无神论又于心不忍;顾准毁天国而无依,借极权者再秣马厉兵。
  
  
  二,
  
  日月行天,众生集散。来的来去的去。不是该来不该来,该去不该去——没有该。世界或许因此而不同,但谁来谁去没有两样不分你我。好事者总想偷听谁会留风中一声轻轻叹息,可风从来只听风语不信流言。
  
分类:寸心知浏览:718评论:27收藏查看全文>>

脚印

  

一.

 

生活爱好者痴迷生活,总想撕开表皮探究细理。一尾鱼要明智得多,它只悠然于游来游去,不问与水的关系。

 

看了篇文字,一段陈年旧事。一家人为些鸡毛蒜皮,纠缠咬嚼不停,专注投入倾心卖力。推算来,到今天这些人应是都已成了碑文。念及此悲凉漫涌。人头如嫩韭,一茬接一茬,齐刷刷割了去。不同只在刀斧手,人割韭时光割人。韭割了,颈项处还能延出新芽,人却只能交由后代儿孙,代领那与己无关的月白风清了。

 

她九月来到世间,又在九月离去。也许是对季节钟情,或是喜欢生命完整。可她不知,完整却短促,还是会让人唏嘘不已。二十六年弹指一挥,却是挥去了她整个的人生。——想起石评梅。

 

分类:寸心知浏览:620评论:38收藏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