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公子

博文除注明外皆为原创,虽貌丑而顽劣,也是自己的孩子,如有转载请通知一声并请注明。
博主:翩然一公子

过去一年

一 

   一个愣愣的家伙说,“春风十里不如你”,其实春风哪能和你比.....

   2015夏天的北方有点拧巴,少雨却也清凉。

   年年秋凉,今又秋凉,忘提醒谁,谁忘提醒,也添衣裳。

   大雪从小雪开始。今夜,月亮才是赏雪人。

 

二 

   于人,生活是讲些道义的劫匪,管杀,也管埋。

   尤其善良的是,有时,不杀也埋了。

   人多有好奇心,尤其面对陌生世界。老崔曾在歌中唱到:"朋友给你一个机会,试试第一 

 次办事,就像你十八岁的时候,给你一个姑娘。"也许慌乱,也许雀跃,也许颤栗,在跃

 跃欲试的天性冲动下,未知待解。可

分类:寸心知浏览:288评论:19收藏查看全文>>

流年啊

 -----流年啊,你奈我何?

 

       当汪歌手满含坚强与倔强的文艺哭腔逗笑了耳朵里最倔强的那块耳垢,

我知道,流年此刻正哭笑不得。

 

       不喜欢汪的歌,一直都不,尽管他是那么多人心中的人文战士。或许

人文二字真的已廉价如香菜,可随手撒向一碗仅仅明显滚烫的励志浓汤。

和一个80后女孩儿聊,意见雷同:连嗓音都那么学院,标准化的音乐教育是

摇滚乐的砒霜。

 

       所以在《逞心而歌》那章字里,没他的影儿。

 

       他没有许巍的理想,

分类:寸心知浏览:284评论:18收藏查看全文>>

去年 今年

  

去年我说,被打动是件幸福的事,无论文字还是歌声。怎样才是个有故事的人?

听听周三的心灵哼唱,疲惫忧伤,带你一起,在这寒冷的季节与世道里,用最后的爱情取暖。

歌声包围,在每一个你心甘沦陷的夜。

今年,我说,很久没有一首歌能撞到我了。很久没有一场雪能打动冬天了。

 

去年我说,夜总是善意劝你,用睡眠刻度时间。你充耳不闻,反劝她,无言不欢。

你是最后的胜者,因为你们已无话不谈。

今年,我说,一不留神,夏天就没了 ,它走的匆忙,是在一个被冻醒的夜深处才体会到的。

起身拉了条长巾盖在身上,寒意没了,睡意也没了。那晚月亮很白,仿若悬于高天的一只冷眼,

分类:寸心知浏览:439评论:33收藏查看全文>>

打扫房间

  

“若是让你一年只洗两次澡,你待如何?”

散人兄一个幽默的类比让我大笑的同时,顺便伸了一下懒腰。这个懒腰的意义非同小可,它让我从肉体到精神都用自己的懒轻易地验证了朋友论断的客观。

2014年可怜的两次更新确是让博里生满了蛛网和尘埃。我备了锄头和扫帚,以“一博不扫何以扫天下”的勃勃雄心,决意洗洗澡治治懒出出汗,在盛世的光芒万丈里奋发有为。

可天涯的“以万变应不变”着实让我头大。微博摇身一变成了随记,地块拉长到了五百字,功能却瘦成了枯骨——我再也不能把喜欢的歌贴上与朋友分享,而且随记的文字也经常不能显示。当玩的选择多样而多情时,我知道某些最终的结局也最糟糕,那就是不陪你玩了。

窗外更是有激情洋溢的诸公,金刚怒目辣手摧腐意欲标本兼治,祝他们成功。

在这伟大的中国梦面前,天涯之梦貌似微不足道,可我还是更愿意在自己寒酸的梦里笑醒。

虽然对冰

分类:寸心知浏览:970评论:33收藏查看全文>>

我猜

我常把自己的刻薄不厚道说与人听:我猜,马伊琍或太过偏于理科,没见如此一篇小文章,她都摆弄不了。我猜,黄海波常怀一颗仁爱之心,最见不得一弱女子,沦落风尘。

 

善良的月光以为是我的宽容,谢谢她,看得出她对老黄的好印象。而猜想中的那弱女子似乎并不弱,风传有一米八几的彪悍。

 

对马伊琍的猜想是我一篇文字的头一句,确切说是半篇,那题目还记得,《名马恨题小文章》,写了一半,扔在硬盘里,却再也找不到了。原本想考验一下记忆,想想还是算了,就像那年写“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元诗人,也是有始无终。我不是个强求怎样的人,总是任思绪四散如纸上的水渍

分类:寸心知浏览:827评论:53收藏查看全文>>

无动于衷也是春

除夕如洞房,新年似新娘,不过一夜的事。

新年无新意,枉披新衣。只一朵水仙的新年,是真的。

屋瓦上残雪斑斑。几只喝空的酒瓶,歪在院子一角,怀旧几天之前。

 

一只鸟儿,隔着窗子与屋内的盆花商谈,由谁来一语道破春天。

只在春天才想起春天,只看到你才想起你,不是想,只是想起。

你不愤然,春天也不埋怨。因为想才是牵肠,想起已是忘记。

 

春的寂静,诗人一样惊悚——它原本该像诗的。

四时数春最具城府。我可以和秋推杯换盏,和春不能。

春天当然是万物生,可我还想起诗人,眼神,送殡。

 

春总这样

分类:寸心知浏览:977评论:52收藏查看全文>>

遭遇

  立冬。晋国古都一家宾馆。一只蚊子跟我。

 

 

  时间地点人物齐全,事件是场遭遇战。

 

 

  晋国不国了,晋名还在。以征伐闻名的古老土地上,一只蚊子,悍然挑起战火。

 

 

  依着不破不立的故习,冬立了,一些东西该破的,比如悲秋的泪,蚊子的嘴。可盛世的得意之处,就是不按常理出牌。

 

 

  秋天已在隔壁,本该随秋风而去的蚊虫,竟然精于穿墙之术——或它对红尘依依难舍?

 

 

  我讨厌它的雕虫小技,它渴望我的血。

 

 

  不过是沉默庸常的大多数,尸肉行走不辨左右,无治平之志,也鲜有悲悯之心。每日里与兄弟们斗斗小酒,与江天的不良少年耍耍贫嘴,随遇而安不想添乱。可这

分类:寸心知浏览:1257评论:78收藏查看全文>>

浮光掠影

季节的更替是温和的改朝换代,容许别人复辟,也是为自己留有余地。

 

夏不恨秋,因为知道春也不恨自己。

 

人谁也不恨,说"这鬼季节",说说而已。真少了哪一季,才恨呢。

 

不干活的时候,不豪饮不远游,不念天凉好个秋。

 

潜身时光的水里,沉默如鱼。

 

水没有留下鱼游过的痕迹,但水知道,鱼还在自己心里。

 

想去田野里,寻找一株漏网的玉米,可我只捎了目的,忘带了兴趣。秋收是场预谋已久的打劫,劫财劫色。最后我只找到了挑在枝头的一颗柿子

分类:寸心知浏览:2580评论:46收藏查看全文>>

醉话

  

秋来了,我在哪?

 

乡村的秋天,丰收一样雍容,它让城市的秋色有些汗颜。

燕子要走没走的时候,雨丝带凉提醒我体会秋意。

玉米是田野与季节的主人,它的骄傲,人在古老的光阴里,早就知道。

 

有人说,美酒兰章醉人。我手里有酒,身旁有文,还斜仰在这秋夜的深处,只能醉得更深。

我醒来的时候会问,谁在秋天那时与我推杯换盏?

我羡秋高,它笑我量小。

 

秋夜听我醉话不烦,它讨厌的,是我清醒时的拿腔作调。

枕着秋夜不睡,它也心事重重。

兄弟一样的四季里,秋的隐秘最多,可它独不对我保守。

我们都是饶舌的倾诉人,也是彼此的耐心倾听者。

推心置腹一如推杯换盏,是我与秋的默契。

 

我把深情醉意说与秋听,它回我一夜秋浓。

 

     

分类:寸心知浏览:669评论:16收藏查看全文>>

半途江湖

说半途只是强调而废,其实只透过门缝偷瞄了几眼,如果习武就算投身江湖。时至今日还是不明这江湖水深几许,武林童话的虚张声势,该是妆点了几代人的青春梦境,多少年里都挥之不去。

 

  说起武林,不能不提我一前辈老乡,宫白羽。白羽先生的出生地马场,离我家很近,不过二三里,可抬眼望去,却是正隔了那个烟水迷离的江湖。他是武侠小说家,打造江湖的人。所有自命武林中人的侠士,是都该为先生焚香跪拜的,因为“武林”一词成为各门派的栖息地,成为剑血染花红的舞台,是白羽先生首创,这之前,武林与武无关,如同招呼美女,有时只是强调性别。好像梁羽生的名字由来,就是仰慕宮白羽呢。

 

  林子大了,鸟就多,江湖不光有飘忽无踪的剑客,还挤满好勇斗狠的流氓,电影《功夫》是个缩影。貌似这两种人天生就是兄弟,都好动拳脚,都好拿义字当先,还都喜欢贴上替天行道扶危济困的标签,如再抹上两笔革命的颜色,那就更难分你我了。

 

 &nb

分类:寸心知浏览:738评论:51收藏查看全文>>

信笔走字——冷晰子

  

翩按:贴一章论坛上朋友的字,我给了四字评语:楚楚动人。

 

 

 昆  曲  (篇首语)

 

   昆曲,于我是一个梦。梦的起源,既无特定画面的感染,亦无曲声的熏陶萦绕。钱红丽曾写过昆曲,我记她其中一句:听昆曲,需要岁月的修为。

  

  看她字,在几年前。没什么感觉。对昆曲,也不感兴趣。领悟不到其间的无人间烟火气息的高雅脱俗,更不知其间百回千转的雨打芭蕉的美。反觉长声咿呀,属浪费时间。这个世界在飞速奔跑,昆曲的优雅缓慢,跟不上时代步伐。深知自己不够岁月的修为,也不想随意否定昆曲的美。索性,敬而远之。

  

  陈从周的《园林清议》,是我爱上昆曲的启蒙,也是梦的开端。园林古雅,曲径通幽,几声笛韵,几丝箫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赋予断壁残垣,辰美景

分类:寸心知浏览:683评论:13收藏查看全文>>

七夕捷报传来

  

刚刚喜讯传来,小文《坏人柳藏》斩获大奖,当然各个奖项皆由柳藏那厮一人评出,非论坛官方发布,不具权威性。

 

 

七夕捷报传来

 

 

于是作获奖感言如下:

 

  大家下午好。

我想说,能获此殊荣,我有些激动,可能会有些语无伦

分类:寸心知浏览:649评论:46收藏查看全文>>

坏人柳藏

  

翩按:柳藏是我在论坛结识的一个朋友,文字高手,江湖传为鬼才,且生性不羁超然脱俗,颇有俊男靓女追捧。

      正值论坛七夕征文,要求不低于八百字,受众友鼓惑,便写了如下文字,也为那些执迷者敲敲警钟。

      未料引来这厮疯狂的文字反扑,还扬言要来沧找我喝酒云云。难道他没听过燕赵自古多慷慨痛饮之士吗?哈哈。

 

 

在八百字内说清一个人的坏,于我是个大挑战。此言一出或先惹怒了版主:看清,是说不低于800字!可长篇大论还能令诸君不烦,则是挑战翻倍,这情形神似于前有乌江后有刘邦。两难之时,忽闻江天高层正研定奖项事宜,顿然如打了鲜红的鸡血,又象乔迁至新闻联播里,浑身满是正能量。

 

与此君素未谋面且无深交,只得凭其文字粗略勾描,如此臧否人物之草率不言而喻,希望下不为例。好人与坏人是孩童对影视人物的标本式评语,简洁有力一目了然。成人世界为彰显其老谋深算阅人无数,早已不屑于这样的简

分类:寸心知浏览:653评论:32收藏查看全文>>

50大洋的小得瑟

 

小文《小时代的大道理》于某论坛计酬,得银50大洋,小得瑟一下。一姐笑曰:可买本好书。

 

 

 

50大洋的小得瑟

分类:寸心知浏览:441评论:15收藏查看全文>>

小时代的大道理

  

       人小不算毛病,除了女友可以指摘一二说三道四,外人最好守住瓶口。小人物照样可以有大胸怀大智慧。可既然扯上了时代,那就是不拿大伙当外人,如果你再沉默是金,那未免太见外了,况且,没见金价都跌碎了多少大妈的心!

 

       小四的小,大概就是比照其身量来定的,君不见人前人后,小家伙都是一样骨骼清奇袖珍、谈吐温婉可人的做派,当然也或许比照的是眼界,可眼界不免还要受身高所限,假想一下都会让人泄气——即便穿了内增高再踮起脚尖,你还指望他能看多远!株连着,自慰者眼里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在其扁平的视线里,也象练就了缩骨神功一样,成了小时代。

 

       东北坏小子张发财坏就坏在鸡飞狗跳的发散思维,字儿写着写着,抽不冷子就冒坏。他在《书厄》一文里提及小四时也忒没谱了点:毕业卖书这事好像上过大学的都干过,除

分类:寸心知浏览:922评论:28收藏查看全文>>
共6页/8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