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爱日未

我曾经想割舍,但割舍不下。我没有世事洞明,我没有人情练达。我闭上眼睛,决定全不饶恕,包括自己。如引用本博文字或谈理想、谈人生,请联系作者。电子信箱:shizhinb@126.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452015
  • 开博时间:2004-01-03
  • 博客排名:第2953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发裁两周年

  坦白讲,在我年轻一些的时候,比如青春期,有过很多愿望。比如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上一所自己喜欢的大学,把某个看不顺眼的孩子暴扁一顿,比如说,留一头飘逸长发。
  
  非常心酸的说,我的这些愿望只实现了一个,留长发,而且是在不怎么青春了以后才实现的。2004年,我都23岁了,毅然决定留一次长发。这件事情的整个过程是这样的:我决定了,我留了,我剪了。相对于凯撒大帝的“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来说,这件事情更让我心酸万分。
  
  关于为什么留头发,其实没有什么具体的原因。我自己也解释不透。假如很牵强的去说,我想应该属于关于自由向往一类的抽象东西。有人说留头发事关反叛和对抗,可是这种反叛和对抗何尝不是关于自由呢?不管怎么说,我的头发快速的生长起来。2005年,我成为济南东部某写字楼里面,唯一一个留长发和不穿袜子的人。
  
  通过留头发这个事情,我深刻的体会到,某种打破常规的事情所面临的偏见和压力。换句话说,我们的周围多得是那种拥有莫名其妙偏执观念和仇视打破规矩的人。扯远一点,通过这个事情,那些在社会变革方
分类:俺的胡说八道 | 评论:1 | 浏览:7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人是不能跑到天上去的》

我认为事情出在公共汽车上。我仔细看了看皮包,上面除了一道十几公分的割痕,与平时并无两样,可是包里的内容却与出门时有了变化:手机、钱包、数码相机都不见了。我清点着剩下的东西——其实也不用清点,里面只剩下一包烟了。哦,不对,在夹层里,还有一个安全套。狗 日的。我把那盒烟拿出来,顺手把包塞进了垃圾桶。

我盘算了一下,这次的损失差不多有五千块钱。整整五千块,就这样消失不见。开始我想报警,可是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谁没有被偷过东西呢?何况,我报警应该怎么说呢?我没有办法说明我的包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被割开的,如果我执意报警的话,除了让那些警察觉得我很傻 逼,对于找回东西来说,丝毫没有什么作用,所以,还是算了,就让那带着一道口子的包在垃圾桶里安静的呆着吧,我不想再把它拿出来,对着警察激动的指指点点。现在的问题是这样的,我身无分文,而且没有了通讯工具,在城市里,失去这些,简直让人万分恐慌,狼狈不堪。而我,却失去了。

这次出来是去谈一笔业务的,和对方约好在这个城市南边的一个茶楼见。作为二十一世纪初的我们,业务是大家都非常明白的词
分类:俺编造的故事 | 评论:0 | 浏览:6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一下:我有一个梦想

2001年7月的一个晚上,我在地摊上喝啤酒,看电视。电视里一个叫萨马兰奇的老头用英语说了一句话,我只听懂了“北京”两字。然后,我听见四处就炸锅了,欢呼四起,竟然有人放鞭炮。我看见电视里当时的李副总理的脸硬是由粉皮变成了葵花。他雀跃着,像个孩子。我想我是真的感动了,感动于一个老人孩子似的激动。电视里说,2008年奥运会将在中国北京举办。那时候我想,好遥远啊,2008,还有7年。2008的时候,我应该差不多结婚了,因为我届时已经27岁了;2008我差不多该赚了些钱了,因为我届时应该上班6年多了……其他估计还想了一些,不过我都不记得了。

现在已经是2008年最后一个月了。该如何说说2008?是的,那个大party已经成功的举办过了。中国人终于全方位的show给世界看了。当然,给世界看的不仅仅是奥运,还有倍于往年的新闻若干。说实话,这些事情对于我自己的生活影响不大,除了捐过几次钱,也没啥。对于01年时对自己的两个想象,没有一个成真,这也没什么抱怨的——现在公司裁员暂时没有裁到自己,挺不错的。就这些么?很多事情都已经懒得去说。

分类:俺的胡思乱想 | 评论:0 | 浏览:5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你说的那些道理我都明白》梗概一


作为一个从业十几年的老记者,赵继岩进入了惶恐不安的中年危机。
危机的感觉首先来自夫妻生活。家庭健康类的杂志上一再说,数量没有关系,质量才是最重要的。赵继岩每月三次的数量,还可以勉强拿这个说法聊以自慰,可是质量,关键是质量,让他沮丧。具体来说,他质量方面的问题并不复杂,仅仅用某个堕胎广告就能形容:开始了么?!已经结束了!
来自生理方面的明显征兆是头发。每次洗头,赵继岩都对着盆子里漂着的一层头发发呆。那些头发浮浮荡荡,像某个抽象画家梦游时的铅笔速写,让他陷入深沉状态。他用过好几个品牌的生发产品,结果都收效甚微。这更加重了他的恐慌。
当然,失眠健忘是避免不了的。刚开始失眠的时候,赵继岩还采取一些措施。他所工作的报纸生活版上有针对失眠的一些措施,比如说睡前喝牛奶。赵继岩喝了几天,感觉似乎管用,但是效果不明显,所以他决定继续喝下去。正当这时候,他所工作的报纸上出现了关于奶粉里有化学物质的报道。根据多年的新闻敏感,他感觉到鲜牛奶也不保险。果然,没几天他工作的报纸头条上,就出现了市场份额占有最大的鲜奶产品也含有化学物质。赵继岩在验
分类:俺编造的故事 | 评论:0 | 浏览:6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唐诗中的R&B

没事找乐府诗读着玩。我们看到的乐府诗,大部分应该是古代歌词,所以会很口语,很好玩,很屌。下面这首,我觉得应该属于唐诗中的R&B,而且比方文山写得强多了。



【君莫非】 唐 元稹


鸟不解走,兽不解飞,两不相解,那得相讥。

犬不饮露,蝉不啖肥,以蝉易犬,蝉死犬饥。

燕在梁栋,鼠在阶基,各自窠窟,不能改移。

妇好针缕,夫读书诗。男翁女嫁,卒不相知。

惧聋摘耳,效痛嚬眉,我不非尔,尔无我非。

分类:俺的胡说八道 | 评论:0 | 浏览:6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几个问题,先记下

讲故事是中国小说的传统。作为说书艺人传人的中国小说家们几乎把故事都讲完了。可是,我不能说,故事死了。这是古老的“写什么”的问题。

米兰•昆德拉关于小说的“复调“理论——这是一个关于要不要颠覆叙述的问题。另外一个问题是:“怎么写”绝对不是几个技术主义者的COPY,永远都不是。

杨黎说:长是小说的宿命,细节是小说的全部,真实就是一切。
还是回到讲故事——线性叙述——概述与场景。我现在的想法是,仅有一个时间的问题。也就是说,时间是唯一的维度,但其可以变幻为无限维。

问题是如何把“小说”搞成“大说”。

我对小说中“元小说”等技术的怀疑,犹如我对诗歌中“元修辞”的怀疑。不是说不好,不是说不对,而是我怀疑。

分类:俺的胡思乱想 | 评论:0 | 浏览:6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部分叶子落于初冬

a.
立场。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立场。人是多么难以走进另外一个人的内心啊。有些误解是多么的难以消融啊。
在很多时候我看一些东西,都发现立场这个东西非常有意思,这种立场不仅仅是个人。有时候这种立场会消灭其对立立场。

b. 08年我只买了一本书,《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激情》。买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我发现翻译者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我只喜欢这本书的原作者和这本诗集的名字。所以,我没有怎么看,我把书放在书架里,供着。
08年我只写了一个小说,一种宣泄式的射击。当在某地一个活动上,一个哥哥提起的时候,我竟然没有想起来。他说的是:就像你写的小说:人不可能跑到天上去。人不可能跑到天上去,多么好的一个名字,我却用了一种很拙劣的方式来讲这个故事。另外一个更拙劣的方式是一个未完成的。名字叫《盼望六叔早日发财》。这个我写了几千字放下很久,有一天,我打开来看,我发现我竟然用了多么拙劣的方式和语言来讲一个故事。
我还曾经构想过另外两个故事。一个是关于男人的中年危机。一个是关于逃离。
我
分类:俺今儿个心情 | 评论:0 | 浏览:6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衰老是铁锈蚀荷叶,死亡是风吹荻花散

《夜修辞:秋日》

愈阳光愈清冷。远山更远
满街落叶舞
行人安全,温暖,无毒害
新陈代谢放缓以便秋伤

入夜冷风起,远闻有歌声
异乡人的口音隐隐飘来:
“那些无助的夜……”
然后,泯入夜色中

诗人正在书写,他血管中
没有豹子奔突——
此刻他是植物的。他在
纸上写下:
衰老是铁锈蚀荷叶
死亡是风吹荻花散

《拿自己当根葱》

拿自己当根葱
插进猪鼻子里,装象

拿自己当棵树,站在旷野
等倒霉的兔子来撞

拿自己当个圈,好好修补
防止羊儿再次丢失

拿自己当个肉包子
狠狠的砸向狗,孤注一掷
分类:俺的诗歌练习 | 评论:0 | 浏览:6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36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