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殇江南天涯名博

本人文学专用博客,有作品刊载于《雨花》、《散文百家》、《当代散文》、《人民代表报》、《稻河》及靖江本地报刊杂志。电话:13775769224QQ:462240913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28895
  • 开博时间:2011-07-02
  • 博客排名:第684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先生”趣谈

 

还在上中学的时候,我的一位老师在课堂上,涉及到“先生”一词,打了个比方,指着我说:“某某先生。”全堂大笑。

老师当然是打趣,我却也并无恼意。

今日读书,忽又想起“先生”来,便戏作此文。

大概凡称为先生的,泛有以下几个因素。

衣着服装上的讲究。先生似应穿着长衫或中山装。旧时,长衫是知识份子才可以穿的衣服。体力劳动者,穿了长衫,做事不方便。穿衣打扮,是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职业行当的,就象现在,白领和蓝领的区分。长衫就相当于现在的白领。当然也有强自以穿长衫为荣的,鲁迅先生在小说里就塑造了一个落魄书生的形象,虽然连饭都吃不饱,却整天穿着长衫,在众人的嬉笑中站着喝赊来的酒。此为特例,不足为训。

到了近代,知识份子以穿中山装为时尚。如果说长衫衬托出了知识份子的飘逸、悠闲,中山装则显出了知识份子的沉稳、庄重。两种不同款式的服装相比,中山装更加有型,更见风骨。假如在中山装的上衣口袋里插两支钢笔,就活脱是一个知识份子的形象广告。即便是再放荡不羁的人,穿上中山装,给人的印象都是一本正经的,好象他与人间风情绝了缘,就应该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坐怀不乱。看民国时期的老照片,那些身着中山装的人士,岁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 境

 

每次看到旧小说里写到的一句话,现在已进入某某地界,心里就有一些紧张、新奇、欣喜。

这句话里有仪式的庄严,象长者对晚辈的殷殷叮咛,前路漫漫,未来的命运是好是坏,只有靠你自己了。

我经常把目光投向那些挂着鄂或豫之类外地牌照的车辆,还有那些操着天南地北口音的人们,他们在进入本地地界的时候,有没有谁告诉他那句古典意味很浓的话:现在已进入某某地界。

或许是有,或许没有。

但此刻的他们,确实正在这一块地界,在与他们家乡迥然有异的地界上行走。有异是指什么呢?一方水土又是指什么呢?大概就是说的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气脉,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生息。气脉和生息,合起来就构成气息。有异的是气息, 一方水土说的就是一个地方的气息。

 四川人有四川人的气息,山东人有山东人的气息,广西人有广西人的气息,安徽人有安徽人的气息,气息的属地性,注定它在离开它的属地之后,气息即伴随距离的渐远而渐弱,乡愁也就此产生。值得关注的是,那离乡的气息,在与本地气息的碰撞中,将会如何运行?是被吞没?还是被融合?是被裏挟?还是被提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变形记

 

 

在十二楼看风景,感慨系之。

向下看,应为俯视。

俯视之下,一切皆小,小得可怜,小得渺茫,当然也小得不真切。房子、行人、汽车,都被做成了微缩版。

俯视能给人安慰的,或者说是一种幻觉。自以为是,不可一世,睥睨万物,这种姿态或情绪的产生可能就是因为俯视。

先说房子。平地看房子,是庞然大物。年前,妻子看中一幢别墅,房价三百多万元,对于做小营生的我们来说,不啻为天文数字。我去看了,只说了两个字:不买。实际是买不起。别墅当然是好,假如我勉强借贷买之,住进去也是自入牢笼,几十年的房奴生涯必将我压得抬不起头来。

我曾经说过,我不喜欢上海、北京、深圳这样的大城市。原因就是由高楼支撑起来的都市繁华,不堪重负,居大不易。我并不迷恋于表面风光,却追问有多少人住得起那里的房子呢?高楼背后隐藏着多少人的辛酸和无奈呢?一次看关于香港的新闻,声色盛极、风华无限的香港,那些暗无天日的窄巷里艰难度日的人们,那老贫无依的凄惨,催人泪下——这也是香港?!

再说行人。应该说,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占主体地位的,也即是世界的生机是主要由人创造出来的。换言之,没有人,野生的原始的生物就会统治一切。在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词条里的革命

之七:暂作井底蛙,不为东海鳖

 

“坎井之蛙谓东海之鳖曰:“吾乐与!出跳梁乎井干之上,入休乎缺甃之崖;赴水则接腋持颐,蹶泥则没足灭跗。还(视)虷、蟹与蝌蚪,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埳井之乐,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时来入观乎?”东海之鳖左足未入,而右膝已絷矣。于是逡巡而却,告之海曰:“夫海,千里之远不足以举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极其深。禹之时,十年九潦,而水弗为加益;汤之时,八年七旱,而崖不为加损。夫不为顷久推移,不以多少进退者,此亦东海之大乐也!”于是埳井之蛙闻之,适适然惊,规规然自失也。  (井底之蛙:《庄子·秋水》)

 

人的见识、眼光、胸襟以及成事的大小,都与他的生长环境有关,井底之蛙与东海之鳖,就是典型的例证。

蛙的生长环境是一口狭窄的井,它的见识少、眼光浅、胸襟小是必然的;鳖的生长环境是东海,它的见识广、眼光高、胸襟大也是必然的。

井底之蛙与东海之鳖,其实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把它们放在一起比,抑蛙扬鳖,对蛙极不公平,有如把一个农家贫困孩子与城里富商孩子相比,也是有失公允的。这里无关乎两者之间的智商与禀赋。假以等同的环境,很可能就是井底之鳖与东海之蛙。

分类:散文 | 评论:4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词条里的革命

 

之一:南之辕,北之辙

 

魏王欲攻邯郸,季梁闻之,中道而反,衣焦不申,头尘不去,往见王曰:“今者臣来,见人于大行,方北面而持其驾,告臣曰:‘我欲之楚。’臣曰:‘君之楚,将奚为北面?’曰:‘吾马良。’臣曰:‘马虽良,此非楚之路也。’曰:‘吾用多。’臣曰:‘用虽多,此非楚之路也。’曰:‘吾御者善。’此数者愈善,而离楚愈远耳。今王动欲成霸王,举欲信于天下。恃王国之大,兵之精锐,而攻邯郸,以广尊名。王之动愈数,而离王愈远耳。犹至楚而北行也。”此所谓南其辕而北其辙也。 (南辕北辙:《战国策·魏策四》)

 

南辕北辙的故事见于《战国策· 魏策四》,说的是一个魏国人要乘车去楚国,楚国在南方,而他的车却向北方开。这个人列出的理由有三条,一条是他有充足的盘缠,一条是他的车况好,马儿壮,一条是他的马夫驾车技术高超。

很显然,三个客观条件对他去楚国的主观愿望是起了相反作用的,他只会离楚国越来越远。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工具史

 

 

文人一支笔。

一语有双关。一关是文人的定义。以笔为生的才是文人。有人说我是文人,我不敢当。不是谦虚,是因为我不是靠笔作营生的;一关是笔的功能。笔唯有专属于文人,才真正发挥出了它的本性。笔有本性,称为笔性,象兽有兽性,人有人性。笔性不单纯指向文字的堆积,它是具有了情感倾向与品味甄别的人文书写,

情感倾向,无非是两大类,一类是阳,诸如正义、光明、善良;一类是阴,诸如邪恶、黑暗、凶狠;品味甄别,也即是优质与低劣之鉴,高尚与卑鄙之分。

笔下有春秋,因而,文人之笔,笔笔千钧。所谓人世间,就是各色人等情感之交错,品味之混杂。阳与阳相交,则乾坤朗朗,风清气正;阴与阴相错,则天地昏昏,气浊神污。品味之间,见珠联璧合,天造地设,见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笔,流出的是墨,墨凝成字,字结成章。文章之命,关系文人之运。当墨变成血,文人之命是堪忧的。历来为文所累者,惨状万千,或被膑足,或被腰斩,或被剖心,或被杀头。我的做私塾先生的外公,一次为人代笔,被人冤其别有心用,差点以自尽证清白。悲哀!

文人似乎永远学不会聪明,总在前人的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隐 纹

 

隐纹是否是一道密码?镶嵌在日常所见的事物之中。

我相信任何事物都有密码,就象人类生生不息延续传承的遗传基因。这些密码,信息量丰富。它不仅是有关生命的奥秘,同时也连带着情感的脉络。

那张写字台,每次坐在它前面,我就有一种与做其它事不一样的状态出现。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我写的文字,别人写的文字,是一种生命气息的存在。这不难理解,我的文字,不管写得好不好,毕竟倾注了我的心血,是我经历的另一种表述;别人的文字,更是他智慧的结晶,是他对世界的另样解读。而见证这种表述和解读的,就是这张写字台。油光可鉴的写字台,文字在其间映照。

写字台也是一种生命的存在。写字台的生命气息是有些遥远的,它的前生是木材,木材加工成写字台,必须要经由一个人的手,那就是木匠。不难看出,写字台的每一眼,每一榫,都贯穿着木匠的“匠心”;而木材的前身是木头。木头源自森林,森林里有百兽灵动与花草生长,木头变为木材,还少不了了伐木工人的斧锯。

写字台有一种看不见,但能隐现的纹理,也是两种气息的融合、交错,激荡。在此,仿佛有金戈铁马,有山河飘摇,有春闺日暖,有巴山夜雨,有长亭送晚,有大漠孤烟,还有万类霜天,还有层林尽染,还有奇峰峥嵘,还有明月清风,还有寒江独钓,还有孤云野鹤。

最佳的文字,似乎就是能够见出自然之灵,万物之气。现在提倡的所谓接地气,也意即在此。好的文字,有生命的律动,是树的苍翠,是虎的威猛,是狐的魅惑,是雀的妖冶,是蛇的阴鸷,是狗的忠诚,是象的坚实,是羊的温顺,是马的奔腾。写作者,也因为它,如春草,岁岁复生,年年勃发。

门的功能,似乎是众所周知的,遮风挡雨是一,隔音蔽尘是二,还有一个功能,是不为人在意的。门是家声的彰显,所谓门第便是。帝王家的门彰显的是皇家的庄严与神圣,民间大户人家的门彰显的是势力与霸气,而贫寒人家的门则透出辛酸与悲哀。“天子门高。”帝王家的门是我这样的人不能进入的,就是民间大户人家的门,我也是仰之弥高,止步不前。我进出的是寒门,于寒门我深有体验。

我家的门是两扇对开的木门,父亲用清漆漆过,手摸上去,也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暗 香

暗 香 

(此图片来自网络)

 

李清照大概也是会借酒浇愁的,看她饮酒赏菊在词里的小女人情态,“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上层社会的女子,过的是优裕的生活,想来她喝的酒也是高档的红酒,酒香加上菊香,那种不是很刺激的香味,优雅有度,深浅适宜,其香令人沉醉。

“暗香”或者专属于女子。我最初见到这个词,就是在李清照的词里,不禁佩服词人对生活敏锐的洞察力与高度的艺术凝聚力。暗香,一个暗字,一个香字,对女人的人世境遇和个人素养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暗香,首先要有香。香是女人的价值,所谓香女人,女人香。这一点,几乎天下女人都懂。女人凭什么与男人争一席之地,就在一个香字。男人不能香,男人一香,就变得娘娘腔,娘娘腔的男人,男人排斥,女人反感。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性、杨花实是美

 

 

水性杨花,千百年来为人诟病,谁沾上它,总是洗脱不了的罪名。《红楼梦》里有一回说到:大凡女人都是水性杨花。啊哟喂,曹雪芹这个老头,他这么抹黑女人,难道不怕天下女人都记恨它吗?

中国的文字,奇妙至极,水性杨花合在一起,声誉不佳,似一个家庭中的姊妹两个,在一起时,龃龉不断,而一旦分开,却念着对方的好,正应了一句俗语,亲眷远里香。水性杨花,拆分开来,就是一个美。

 

水 性

 

其一,透亮。用什么来形容水的亮呢?水的亮,是可以让照水之物,见其性,显其质。“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射来。”、“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地上人,天上云,若无水,只能在地上,在天上,有了水,则进入了另一种境界,重重然,幽幽然,恍恍然,是水中的人,是水中的云。他对思维的拓展是无限宽广的,古老的神话里,水晶宫,其实是把地上的房子搬到了水里,美轮美奂,如梦如影。

水照物,或者物入水,毕竟还是虚拟的影子。如果人潜入水中,虽是生硬,笨拙得与水亲密接触,但还是有一份美感蕴含在其中。隔着人工的设施,在水中观鱼,观植物,观山峦,有与之同生共长的幻觉。水的亮,那种亮,是透亮,透过人或物的表

分类:散文 | 评论:4 | 浏览: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野性的血

 

 

野性的血

(此图片来自网络)

                        

 

血是有野性的。

象水。

水也是有野性的。水的野性就表现在它的柔弱、低卑、包容,所谓上善若水。但这仅仅是表面,水是不容小看的,谁小看水,只能说明他的浅薄。一回在长江边,江里的水,好象波澜不惊,同行人说,静水流深,原来我也浅薄了一回。

再看那水,水真是深不可测,不可测的还有水下的黑暗,水下的山石,水下的争斗,水下的漩涡。水的柔弱,水的低卑,水的包容,是一种形式,水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则是令人恐惧的。那个无数次渡我过江的码头,我再去看它,已消失得茫无踪影,唯见长江天际流。据闻,码头已被一次大水削掉了。我的脑海里瞬间巨浪滔天,劈头盖脸地冲刷着我的记忆,我记得那码头旁有一间小屋,小屋旁有一棵大树……

血很多时候,是以柔弱、低卑、包容的形态示人的,这也是血的表面。血在血管里流淌,穿梭,抵达至身体的每个角落。血循环往复,不问始终。血从未宣示它的存在,人把血置于何地,倒是值得一问的。每看功夫片,那些争强好斗的练武之人,用棍棒猛烈击打身体,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帽,经典里的时尚品味

草帽,经典里的时尚品味 

(此图片来自网络)

                                                                            

 

时尚,不仅限于现代社会,旧式时光里也有。草帽就是旧式时光里的时尚,今天回首,它的独特品味,使得它已成为一个令人怀念的经典。

相对于乡村的印象,草帽是我挥之不去的一个影迹。我的父母亲,我的乡邻,每人都有一顶草帽,去田地,在日下,上集市,他们都少不了戴着它。草帽似乎已成为乡村区别于城市的物件。挡风雨,避尘埃,在乡村人的眼里,草帽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而在旧式时光里,一些特殊人士,还开发出草帽的别样功能。他们与乡村单纯以种地为生的人有着本质差异,他们的思想意识,他们的精神境界,自然要高出许多。在他们看来,草帽是草帽,但草帽又不是草帽,当然,草帽最终还是草帽。

比如隐士。中国有很发达的隐士文化,历朝历代都有。中国的知识份子,有一个很强烈的济世意识,通俗地说,就是通过自己的才能,为天下苍生服务,同时壮大家族与个人的声势。这是一个高大上的理想。这一理想的实现,唯有走出仕这一条路。然而,仕途是坎坷的,存有风险的。一些知识份子,他们的骨子里又是忧郁的、软弱的,一碰到挫折,就容易退缩。就象民间俗语所说:我惹不起你,躲得起你!“天地闭,贤人隐。”、”遁世无闷,高尚其事。”、“皆用宇宙而成心,借风气以为气。”可以说,隐士不是普通人士可比,他们是世外高人,个个身怀绝技,情操不凡。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字架

十字架

(此图片来自网络)

 

 

巴比伦的太阳神,在天空挂起十字架,升起光明之光,降落黑暗之黑,天地从此有了良心——天地良心啊!

仰望天空,仰望太阳,眼里金光闪烁,无数的十字架喧嚣、沉寂。

心里安装了十字架,与天空相通,与大地相连。

与天空相通,是否就是接天气?与大地相连,是否就是接地气?

接天气有灵气,接地气有底气。

所有的灵气、底气,最终都归结为有天地给予人的良心。

良心,至善至美之心!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稿备忘

散文《四海人》发泰州《稻河》杂志(2016年第5期)

http://img.tznews.cn/material/news/img/640x/2016/12/20161222111928eW3G.jpg?h8qh

 

上稿备忘

策划·深度

009  “里下河文学流派”:传统再造和文学空间的生产  何平

本土·实力

014  孟国平作品

策划·话题

042  泰州市河说  俞扬

视觉·艺界

分类:消息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线”的诱惑

“线”的诱惑

(此图片来自网络)

 

线,不是面,也不是立体的空间,更不是虚拟的四维时空;它是可见的,只是似见非见,不甚清晰;它是一种事实的存在,因不明朗,不确定而诱惑非常。

线的诱惑,与岁月相伴,随时日变易。

年少时候,诱惑来自于地平线。晴好天气,读书余暇,牧羊于野外,此时春草青青,河水潺潺,心境是格外的好。所谓无忧无虑,大概也不尽然,只是为年长者所不能理解。小孩子的忧是忧功课没有做好,忧考试不能获得好成绩,忧老师的呵斥与父母的责骂。当然这一切会被暂时的搁置在一边,暂且不去多想。

目光所及,远近之景,皆是悦人。近处有庄稼,有农舍,有河流,有树林,有坟茔,象过电影一般,到了远处,所有的景物都变成一条线,那里是最令人怀想的。那里有什么呢?好象有人影在摇晃,又好象有云彩在飘忽;好象有烟雾升腾,又好象有骏马疾驰;好象有人在吟唱,又好象有琴弦轻拂。

再细看,那里好象什么景物都没有,细听,好象什么声音也没有。继而不甘心,再看,先前看到的景物又显现了,再听,先前听到的声音又出现了,于是兴奋,为了证明那景物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一条鱼

我是一条鱼

(此图片来自网络)

 

我的前世不是猫,真的,我反复看了我的手指,我的手指太笨拙,不尖利,我又仔细看了我的走路,我走路的姿态太拖沓,不轻盈。我的前世是一条鱼。都说猫是鱼的天敌,没有不吃鱼的猫,这是站在猫的立场来说,那么从鱼的角度来看呢?鱼确是猫的衣食父母。世间少了鱼,猫活着是否也没意思呢?

做鱼也有做鱼的好,我从不为我前世是一条鱼而后悔。

从前世来到今生,我完成的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演绎。这种演绎是必要的,因为所谓的前世,说一万遍,也没人相信。世间的人,相信的是亲眼所见,所以今生是前世的印证,象照镜子,你只有站在镜前,镜中才能显像。

我在母亲的身体里,就是一条鱼,只不过,这条鱼很小,小似蝌蚪。可不要轻视这小蝌蚪,将来就会变成大鱼。当然我说的大,是相对于小而言。想想也真是奇妙,那么小的东西,怎么会长到那么大呢?这里,我要盛赞一下母亲的伟大。母亲拥有的身体,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宫殿。它的温度,它的湿度,它的柔软度,无与伦比。通常所说的幸福,在母亲的身体里,才是真正的幸福,离开了母体,就是离开了幸福,或者获得的所谓幸福,只是虚幻的,短暂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0页/134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