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殇江南天涯名博

本人文学专用博客,有作品刊载于《雨花》、《散文百家》、《当代散文》、《人民代表报》、《稻河》及靖江本地报刊杂志。电话:13775769224QQ:462240913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231835
  • 开博时间:2011-07-02
  • 博客排名:第660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人间至爱是清新

 

混沌常有,清新难得。

混沌与清新是有分界的。古老的传说里,盘古开天辟地,创造世界。盘古开天辟地之前,是混沌的,之后是清新。混沌的世界,天地不分,气流窒息,空间压抑。盘古一斧,从此乾坤朗朗,风轻云淡,水自流,花自开,鸟自鸣,山自高,海自远。

之所以说混沌常有,清新难得,意指近代工业文明,商品经济开启之后,人与自然,人与人也进入了混沌状态。这种混沌状态,又是一言难尽的,人人有体验,个个话下无,恰是“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

当然,也不绝对,混沌不是全是,清新也不是绝无。

只是清新难得。

小时候,最喜家里有裁缝来。裁缝是我的表哥,年龄长我二十来岁,差一代人的距离。表哥看上去忠厚老实,见人满脸憨笑,几十载的手艺资历,给人稳重踏实的感觉,把制衣的任务交给他,尽可以放心。他带着他的缝纫机来,缝纫机擦得锃亮,真使我们低矮灰暗的堂屋增辉。表哥支起长案桌,将新买的布料摊开,开始裁衣。布料虽不是好料,但新布料的气味很好闻,那裁衣用的白色划粉、剪刀的气味,也很好闻。我们做的衣服,都是普通的粗布衣服,款式也土气,穿在身上,凸显的是乡下贫困人家的寒酸,招人低看。我是唯一的制衣之喜胜过穿衣之忧的人。所以,我就常盼着母亲请来裁缝为我做新衣,不过,那时的我家是很少做新衣的,即使有了计划,也要盘旋好些时日,一方面是因为经济拮据,一方面是因为表哥很忙,要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惊恐与喜悦

 

我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见过那么大的火,那喷吐的火焰,那腾空的烟雾。现场情势危急,消防车呼啸着火警疾驰而至,冲天的水柱扑向火场,经过一个小时的施救,终于烟消火灭。

象一场战争,其惨烈程度在战争结束之后才得以呈现。火灾过后,满眼狼藉,烧焦的器物,破碎的玻璃,熏黑的墙壁。主人是我的亲戚欲哭无泪,仍然强颜欢笑,迎来送往。前来的人中,有的是出于好奇探询消息,有的是表示友好关切同情,有的是隐含宿怨幸灾乐祸。所有的探询、关切、乐祸,都集中于几个问题:怎么起火的,烧得厉害吗?

一遍又一遍地问,一遍又一遍地答。

人们对火灾的关注,似乎是超过了火灾的本身。在我很小的时候,听闻过一场火灾。那次火灾是我表姐家。她家开设了一家眼镜厂,眼镜厂的材料大都是塑料制品,那年冬天,失火了。失火当然不幸,而更为不幸的,似乎又有些黑色幽默。表姐是救火心切,请村里的一位小伙飞车十里路,赶至表姐的娘家,我的姑妈那里,来不及多说,带上我姑母趋往她女儿家。老人家经不起一路颠簸,从车上摔下来,手臂骨折,随即转向去医院治疗。表姐是愁上加愁,忧心如焚。表姐犯了一个错误,请妈妈除了精神上能得到支持,在实际救火中不起任何作用。事实是姑妈帮了女儿的倒忙,啼笑皆非!

火是最能摄人魂魄的。目睹火灾的惨状后,我们也加强了防范。一些平时不怎么在意的细节,我们也提高了警惕。我们规定,凡是进到我们店的,不准吸烟。亲戚家的火灾,就是因小孩玩一根烟而起。控烟是我们采取的一个必要措施。第二个措施是控电,每天离店前,我们都拉下总电闸刀。我们的房东也敲响了警钟,他花费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未深,铃声轻曼入耳来

 

冬夜,夜未深。

夜就象一杯酒,有浓有淡,浓酒醉人,淡酒醒脑;夜又象一条河,有深有浅,深水难涉,浅水易戏。

酒与河有相通之处,都有水。

夜如水。

清冽的水,浑厚的水,轻盈的水,沉重的水,水的风格各异。未深的夜,应是清冽的、浑厚的,就时间的积淀而言,它还来不及浑厚、沉重。

夜未深,与之相映衬的还有,灯未昏,月未寒,霜未冷,花未眠。

恰在此时,有铃声轻轻而来。

铃声,穿过浅笑低语,越过薄雾轻烟,掠过白露暗叶,入得耳来,似有似无,似隐似现。我在室内,窗外是深阔的夜。相对于夜,我是微不足道的。深阔的夜,极有可能把我淹没。

黑夜之黑,即是无望的想,绝望的埋。

我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铃声,如金属坠地的细微的声音,不细听是听不出来的。当它再次响起时,我被惊醒了。我停下看着的书本,向着窗外看去,我的思绪确已是散漫开了。

铃声是不是就是一种救赎?我想是的。有一次在浙江一个古老的寺庙,我专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色,一道佛光自头顶

金色,一道佛光自头顶

(此图片来自网络)

 

弄子有点僻,走的人不多,居民楼静掩在花木丛后面,悄无声息。有几条早起的狗,在路上踅回。一辆卡车,似乎是跑了一夜的路,累趴在那里。

阳光从楼宇缝隙间穿越过来,在一幢别墅的围墙上打下光圈,影影绰绰。好象一台大戏的开幕,光照处万物生长,生机勃勃。有光的地方,总是温暖,即便是在冬天寒意袭身的早晨。

我从一间房子面前经过。

这是一间不起眼的民房,房檐不高,台阶有青苔痕,房子应该有年代了。这房子似乎在哪里见过,里面住着的人,似乎就是我的父亲母亲,或者是我的乡亲。他们的年龄都大了,一辈子就住在低矮的房子里,哪儿都不去,直至最后离开,百老归天。他们粗茶淡饭,衣着朴素,拖儿带女,勤俭迟重,如果说有希望,那就是无病无灾,度过一生。

“好天!”天气晴好的时候,他们常眯着眼睛看天,天光自上而下把他们紧紧包围,犹如雕像。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言自语五十句

 

  1. 1. 书:你不看书,书不看你;你高看书,书不会低看你;你天天看书,书天天看你;你以书相陪,书与你为伴,一日是一日,一月是一月,一年是一年,不欺不让。
  2. 2. 桌面积尘厚,屋子离人久;尘埃无处积,屋子不见了;要尘还是屋,人人有分别。
  3. 3. 茶,水与叶的美丽相遇。一朝相遇,便相交相融;一朝相融,便难舍难分;一朝相分,便永不相遇。
  4. 4. 树枝震颤的那一刻,天空也有了动感。
  5. 5. 如果没有太阳,大地将是黑暗一片;如果只有太阳,地球将是一片火海。
  6. 6. 人生如车站,一些人进站,乘车远行;一些人出站,兴尽返家。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7. 7. 你是谁?我是我;你从哪里来?我从这里来;你要去哪里?我要去那里。千百次的问,千百次的答,如是而已。
  8. 8. 破镜照千人。
  9. 9. 衰败的花都不好看,人与花同。
  10. 10. 檐下雨最冷,雪中炭最暖;墓前花最香,袖里箭最毒;山顶云最白,湖畔柳最青;欢合笑最甜,离散泪最苦。
  11. 11. 水加水还是水,水加酒终是酒。
  12. 12. 贝壳里的沙子可育成珍珠,眼睛里的沙子能酿成仇恨。
  13. 13. 墙头草知强弱,江上帆识风向。
  14. 14. 有眼望前世,放眼瞻来世,不如用眼观现世。前世已逝,来世未至,现世恰在当时。
  15. 15. 云在天上,水在地上,人在心上,万物各得其所。
  16. 16. 心仪的人常在画中,难得难得!反感的人却在身边,难舍难舍。
  17. 17.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以此类推,象嘴里也吐不出狗牙。
  18. 18. 诺大世界,在某一刻,总有一人与你想着同样的问题,说着同样的话语,做着同样的事情——你不是唯一的你!
  19. 19. 鬼比人多,人怕鬼;人比鬼多,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息一则:散文《瓷白》上稿

   http://sz.tznews.cn/tzrb/html/2016-04/24/content_1640961.htm?div=-1

 

 

  第A02版:文苑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风 物

 屐 痕

 心 香

 无标题

 尚 齿

 歌 吟

 电影往事

 

  

   

   

首页 上一期  下一期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2016年04月24日 星期日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风 物

    ■田福民

 

    瓷 白

 

    要经过怎样的砺历,瓷才能有那般白?无人知晓。最好还是不知晓,砺历应是痛苦的过程,胚胎经由火的烧灼,色泽一点点地变化,最终捧出的,才是惊艳的美。所以女人的闺房是绝密的禁区,非经允许,不要擅自闯入。那里是她美的加工地,人前的光彩与人后的黯淡不可同日而语。

 

    用手指轻轻触碰瓷体,手指透过丝丝清凉,这种

分类:消息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叶正黄

叶正黄 

(此图片来自网络)

 

一抬头,一片黄叶映入我眼帘。我这才发现我是落后于季节的节拍的。我大概还滞留在春天或夏天,与初秋仍保持着一段距离。象一群人登山,很多人快登顶了,而我还留恋着山脚或山腰的景致。

秋正浓。

叶黄了。叶早已黄了,叶黄,应是秋天最为触目惊心的。两个久违的朋友,再见时,猛然发现对方已是满头霜花,直叹岁月不饶人。叶是什么时候黄的?叶是怎样黄的?我意象中的叶黄,不是鲸吞,应是蚕食。蚕食是不经意的漫延,一点点地渗透着季节的意志。绿色的叶,旺盛了许久的叶,对不速之黄的侵入,是如何排斥的呢?都说衰老是自然规律,但自然规律的衰老攀援上具体的人的身体时,人多少还是心有不甘的。太多的已届中年的女人,紧紧地拽住青春的尾巴,惟恐“老之将至”。她们紧拒第一条皱纹、第一个黑斑的粘附,使劲的抹啊,涂啊,拉啊,挤啊,不遗余力。我叹服她们的虔诚,又叹惜她们的悲壮——所有为青春与美丽的付出终将都是徒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座城的庄严

 

我对庄严的意会,就是不简单。“存在即是合理。”意蕴深刻,于万事万物而言,所谓存在的合理,是因果关联的必然。庄严的存在,也即不简单。细想真是如此——一个村庄,它是从哪里来的?最初落户于此的是谁?有过怎样的悲苦与欢欣?一棵庄稼,它顶破过泥土多重的压力?吸纳过日月多深的光华?包蘊过农人多沉的汗水?一个人,他掩饰着怎样的秘密?怀藏着怎样的忧愁与求索?将如何度过他的一生?所有的问题,应是一言难尽,不能名状,其中的曲折,其中的幽深,其中的繁复,其中的绵密。

在这里,一座城的庄严——

新世纪开元,我的方向作出了重大调整,我离开故乡,过江向北。我的目标并没有放逐得太远,就象渡海的人,出现在视野里的哪怕是一个黑点,在他看来,便是惊喜的发现、最好的归宿。是的,江边的这座叫“靖江”的小城,就是我的“新大陆”。

“新大陆”最初对我造成心灵冲击的,是那匹奔腾跳跃的雕像白马。之所以有这种效果,或许是作为初进城的我,寻找“城”的意象的使然,有如去乡村,把田野作为一种表征。后来了解到,白马是从遥远的历史深处走来,有神话的成份,还有现实的寓意。

《大学》里说: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在靖江的十几年,所见之处,正应验了这句古话,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日新”里见速度,见时间,两者共同的作用,便是可观可感可知的具体空间。其间,速度越快,时间越长,“新”的空间越大;反之,空间越大,又催促“新”的速度加快,时间伸长。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新是一种思维方式,是对原有传统的颠覆,是对固有秩序的重组,是对本来面目的覆盖。它的创造能力,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是惊人的。“时间开始了!”,时代的潮流,汹涌翻滚,势不可挡;“城下路,凄风露,今人犁田古人墓。”往昔已逝,历史或辉煌或黯淡,都将化作尘埃的堆积。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卡,隐匿与彰显

卡,隐匿与彰显

(此图片来自网络)

 

卡的明堂越来越多了。

象我不喜繁复的人,也有三张卡。一张医保卡。我原本对保险是很有看法的,以为做保险业务的,就是巧言令色,虚情假意,凭着一张利嘴,骗取人家信任。家人是有医疗保险的,2012年一场大病,花掉几十万,幸亏有保险,可以贴补一点,避免了一场家庭经济危机的爆发。躲过此劫,始知医保的重要,随即就办了医保卡。

另一张卡与医保卡也有点关系。我去药店取药,年轻的女营业员问我,有购物卡吗?我说没有。她建议我办一个,并且免费。我便办了一张。后来,有几次去药店,营业员又问我,有卡吗?我说有。我这才想起我没有带卡。有卡不带,等于没有,但不影响取药。

第三张卡是在图书馆任领导职的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疼痛的另一种方式

 

身体是自己的,因而,对来自于外界的疼痛身体有本能的拒绝。

有一句话说:痛并快乐着。我对此表示怀疑,两种状态的矛盾,不可能调和,它们的并呈是不会和谐的,疼痛必定不允许快乐的存在,快乐也必定不认可疼痛的依附。

一般说来,身体都是无奈地承受疼痛的侵入。

也有意料不到的情况,我非亲眼所见,不敢相信,疼痛是有另一种方式的。

那是一次朋友聚会。大家依约而来,巨形吊灯下,笑语寒喧,气氛热烈,尽显人性之温和。快要开席时,众人都把目光投向张先生。张先生刹时止住了笑容,敏感地意识到大家对他的提醒,他忘了一件事,他要做的这件事,成了朋友圈中的众所周知,可见是得到人的共同关注的:他的糖尿病……

他从随身带的挎包里,不慌不忙地掏出一根针筒、一小瓶药水。他将针筒对着药水瓶抽吸,然后,猛一低头,撩起松开的衣裤,向着裸露着的肚皮刺下去。三五秒钟之后,他扔掉空了的药瓶,收起针筒,放入挎包,入席坐定,与人谈笑如常。整个过程,他做起来流畅自然,一点不生涩,象一个修炼很深的武林高手,一套功夫运作下来,吞吐吸纳,收放自如。看来,他是熟能生巧,他做得太多、太久了。

疼痛是自己的,别人无法替代。我作为旁观者,只是看着惊颤。我是属于比较胆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 岸

 

对 岸

                        (此图片来自网络)

 

 

对岸离我不远。

仅一河之隔。

农田就在对岸。从我记事起,农田就变幻着两种颜色,由绿变黄,由黄变绿,当然颜色的变幻是渐变的一个过程。参预变幻的就是两种植物,一种是麦,一种是稻。春夏秋冬,年复一年,农田象《诗经》一样,回环复沓地作着色彩与品类的演绎。虽然不免单调,却承载着养育生命的重大使命。  

河上有一座桥,桥不宽,仅可走三人,桥无栏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午夜的红酒

午夜的红酒

(此图片来自网络)

 

午夜。

光,似微弱的声;声,似昏黄的光。

一瓶红酒,在午夜的光里幽暗,在午夜的声里沉寂。红酒是专属于午夜的,这句话引申开来,即红酒是不适宜于白天的。每种酒都有它的性格特征,红酒是内敛的、温情的、柔软的,白酒是外露的、激越的、强硬的。白酒归于白天。白酒之于午夜,有如红酒之于白天,方枘圆凿,两不相容。

还有一种观念,红酒是专属于女人的,是那种洵美且都的女人,强悍粗野的女人喝不来红酒。女人与红酒一起,在午夜的光里幽暗,在午夜的声里沉寂。

女人向着红酒走去,那瓶镶嵌在红木木格架上的红酒。此时的红酒从白天的睡梦中醒来,似乎就在等着与女人的相遇。她的手与红酒相触的一瞬间,恰似一束亮光穿透久闭的暗室,一股电流激活麻木的知觉,豁然开朗,醍醐灌顶,大概在她情定终生的时刻才有。

她左手持玻璃杯,右手拿着红酒瓶。玻璃杯与红酒瓶相碰,发出轻微的金属声,午夜的光随之颤抖。声音使她想起宴席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以为这个时代变坏了吗?

你以为这个时代变坏了吗?

(此图片来自网络)

 

  1. 1. 愤青是一个词。有没有愤老?有的,我的一位亲戚就是。他今年七十五岁,是典型的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他骂现在人真坏,风气不好,干部腐败。“还是过去好!”我问他,过去有什么好?他支吾着象嘴里含着糖,说不出所以然。他在企业工作时因病提前办了退休,现在每月工资拿到三千多元。每次领工资是他开心的日子,他边喝酒边听戏。我又问他:是现在好还是过去好?他语塞,象正常播放的磁带卡了壳。有消息传来,政府要为退休人员加工资了,他放下筷子说,那我要去跟政府说说,为我多加一点。他的脸上明显红了,不知是因为喝酒还是兴奋所致?
  2. 2. 救护车从我面前鸣笛而过,车内隐现穿着白大褂的女护士焦虑的面容。之前我听人说过,救护车一路畅通,遇红灯是不需停的。我注意看了一下,果然红灯亮起,它一冲而过。在救护生命面前,享有某种特权,公众是认可的。但是有特权被某些人用来谋私利,当然会引来口诛笔伐。民众对公权车辆是保持敬畏感的,比如救护车、消防车、警务车、执法车。我听说过一件事,一位警务车驾驶员开着车拉着警笛回家——好威风啊!然后,他就被开除了。我觉得他一点不冤枉。
  3. 3. 早上去银行办事,看到四个身着迷彩服的男子手持冲锋机机警地站成雕塑。我用眼睛远远地看了一下,然后迅速移开。那些迷彩服警戒的是一辆运钞车。我对迷彩服们表示敬意,同时,我对钞票也表示敬意。钞票,英文叫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渔父鼓枻而去

渔父鼓枻而去

(此图片来自网络)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这是渔父对着屈原唱的一首歌,之后,就离开了屈原,鼓枻而去。

只见水天茫茫,江风浩荡。

此情此景有点象孙悟空当年被他的师傅菩提祖师“劝离”时说的一句话“以后不许说我是你师傅,我也不会再见你。”

后来的事,就众所周知了,屈原怀石投江,成就了千古美谈,悲壮雄浑。

渔父这个人,在屈原整个命运里,是起着不可小觑的作用的。不错,屈原是政治家,且是一个上解君王之忧,下济苍生之难的政治家。但他的耿介刚直、宁屈不弯的个性,和他洁身自好、孤芳自赏的品质,使得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郊 外

 

 郊 外

                       (此图片来自网络)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

树叶也不再沙沙地响

夜色多么美好

令人心神往

小河静静流,微微泛波浪

明月照水面,银晃晃

依稀听得到

有人轻声唱

多么幽静的晚上……”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风靡全世界,雄浑的曲调,明丽的风景,深沉的爱情,为人迷恋。歌曲把美好的一切设定在郊外这样的场地。相对于城市,郊外似乎是更为广阔、更为舒展的空间。

我关注郊外,是到了城市之后。说起来,我本是农村人,也就是通常说的“乡下人”。中国很多词汇,单个字并没有什么,但一经组合,褒贬立现。比如“乡下人”就是如此,它透露出的卑劣、粗俗、困厄好象就藏在这三个字的每一笔每一画里。乡下人与城里人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对立人群。城里人显然是高尚的、精致的、激扬的。

而郊外,是作为一个中间地带的存在,它即不是城里,也不是乡下,或者说,它是城市与乡下的杂糅,有着城市的某些因素,又不失乡村的一些特点。郊外不褒不贬,它象一个久历世事的人,对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3页/13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changyh081..

2017-11-13

清清淡淡ABC

2017-11-13

qqwweeasd

2017-11-13

文锦书屋

2017-11-12

昨夜残风

2017-11-11

一心先生

2017-11-07

心语存储

2017-10-25

觉中

2017-10-23

罗锡文

2017-10-17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