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殇江南天涯名博

本人文学专用博客,有作品刊载于《雨花》、《散文百家》、《华夏散文》、《当代散文》、《人民代表报》、《稻河》及靖江本地报刊杂志。电话:15722800952QQ:462240913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5
  • 总访问量:247061
  • 开博时间:2011-07-02
  • 博客排名:第461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羊伸向草地的那一刻

羊伸向草地的那一刻

(此图片来自网络)

 

 

羊是上帝的宠儿,因为它的白,因为它的温顺。

上帝如何宠爱羊?上帝给羊的是一身洁净的皮毛,一双清澄的眼睛。只要你是一个善良的人,有良知的人,看了羊的毛,对视了羊的眼睛,你的心里就会有所触动:如此无瑕,多行善事吧!灵魂的对照就是如此,是自觉的省察,不是强制的执行。

上帝叫羊吃草。草是地里长出来的,干净,不沾荤气,不沾浊气。地是上帝的兄弟,上帝把羊托付给他的兄弟,作为兄弟的地怎么会辜负他的哥哥呢?

“世间多恶魔。”上帝当然知道。世间的恶魔包括色魔、凶魔等诸多化身。但上帝不能把羊揽在自己身边,他要让羊经历世间的风雨,直面有恶魔的世界。

上帝慧眼观世,世间恶魔蠢蠢欲动,那些恶魔觊觎羊,色魔觊觎羊的美色,凶魔觊觎羊的温顺。

然而,羊却全然不知。它以为世间太平,岁月静好。

羊的头伸向草地。它闻到了青草的气息,青草在羊的眼里,有水份的丰润,有阳光的暖意。其实,青草蕴藏的是上帝通过大地透出的慈爱。羊放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十六:屠宰场的音乐

 

生活里的场景,细细想来,有的是很有幽默意味的。

农贸市场有个屠宰场,每天都进行着屠宰活动,杀鸡、杀鸭,鸡鸭悲鸣,鲜血淋淋,惨不忍睹。依照人类的观念,这里就是一个刑场,是十分恐怖的地方。而买东西的人,付了款,提了鸡鸭,?笑着走了。

世事万物还是有别的,人对人,动物对动物 ,人对动物,生命的体验不同,对待生死的态度也不同。同样是死亡,人对人的怀念可以持续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动物对动物的同情,可能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人对动物,则是无动于衷,或者认为动物是该被杀该被吃,当然人类豢养的宠物另当别论。

屠宰场里并不因为随时发生的杀戮而有所异样,照样是生机勃勃。里面有一个音响,播放的是邓丽君甜美的歌声,《又见炊烟升起》、《甜蜜蜜》、《月亮代表我的心》、《夜来香》。“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甜蜜蜜,笑得多甜蜜”、“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爱这夜色苍茫,也爱这夜莺歌唱”,邓丽君地下有知,她是在为即将走向屠宰场的鸡鸭演唱,为淡化它们死别的伤感,为减轻它们临刑的痛苦。而此时的鸡鸭恰象是走向刑场的革命志士,视死如归,慷慨而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与动物几无不同。

若是说到珍惜生命,每一个生命都不应该被杀被宰,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然而,流血死亡的事件,几乎覆盖着整个人类与动物界的进程。其间支撑的理论就是主义、信念、理想、道德、法律、爱情、事业、种族、进化。每一个分支实施的“杀死”,都在各自的领域内进行,独立严格,外人无权也无能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搭 脉

 

小李是一家私立医院的坐堂医生,年纪尚轻,二十四岁,未婚。他学的是中医,他给人看病,不做CT,不做血常规,只需把手搭在你的脉搏上,无需你说一句话,就能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然后,开出药方,准确无误,堪称一绝。懂医的人说,人体各部位的状况,都会通过脉搏跳动的变化有所反映,小李就是根据脉象来判断人的疾病。

有一天,来了一个女人,面如桃花,眼含秋波。她坐在小李面前的凳子上,伸出手臂。小李搭上女人的脉搏,“怎么回事?”女人的脉搏狂跳不已,且毫无规律,有时快,有时慢,有时似有,有时似无。小李慌了神,这样的脉象,超出了他的经验范畴。他不敢妄下结论,女人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女人用眼神问小李,我得了什么病?

小李搓着手,一时无语。

女人退出。稍顷,小李的手机铃响,一条信息跳出,是好友小周:“傻蛋,刚才是不是有一个女人来找过你?你交上桃花运了,那个女人早就看上你了!”

小李的脑子快速运转,立马会意。此时,他的心狂跳不已,且毫无规律,有时快,有时慢,有时似有,有时似无。如此心跳在脉象上,医生是无法捕捉、把握的。

后来,女人成了小李的老婆。

分类: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书记的“对不对”

 

高书记口才极好,人称“铁嘴”。口才真是微妙,乡下人对口才好的人的推崇,远胜过勤于做事的人,大概动动嘴皮子就能把事情做成,轻松省事,一点不吃力。花言巧语,巧舌如簧,能做总不如会说者讨巧。“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话是不错,而实干干出来的业绩,到最后还是要由“巧舌者”来评价,历史如此。

我遍览口才好的人,他们在体型上有一个共同特点,嘴唇大都扁而薄。高书记自然也属于这种类型。高书记是村支书,拿现在的话说是村官。村支书官不大,但都是与种地为生的农民打交道。与农民打交道,和与工人与商人与城市知识份子打交道是有很大区别的。农民的文化程度普遍比较低,朴素务实,不喜虚而空。这样一个群体,好管理,也不好管理。好管理是因为农民的务实,不好管理也是因为农民的务实。当现实合乎实相时,农民是高兴的;当现实以虚相呈现时,农民的心理是有抵触的。

作为一个村支书,他就要尽量顺着农民,让农民高兴;要尽量不让现实有违农民的心理。这是有难度的。现实毕竟不受高书记掌控,这是高书记的无奈,也是高书记的期盼。

高书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乡间在诗人的眼里,当然是美景,有色彩斑斓的田野,有环绕村庄的树木,有盘旋屋顶的炊烟,有滴落叶间的露珠,有舒缓流淌的河流,有遍地弥散的夕阳。美景之所以成为美景,是因为美景属闲暇的美景,诗人不稼不穑,自然有赏美的心境。在高书记眼里,他关注天气的雨晴,关注田地的耕作,关注庄稼的旱涝,关注村民的矛盾,关注干群的关系。农民无大事,但农民的芝麻小事都是大事;农民无大利,而农民的蝇头小利都是大利。农民的事,千头万绪;农民的事,变幻莫测;农民的事,心急火燎;农民的事,焦头烦额。高书记是考虑村民大事的,高书记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娘娘

 

娘娘,在这里读nang nang”,是爸爸的姐姐或妹妹的称呼。三娘娘,是我妻子的三娘娘,我当然也跟着叫三娘娘。

三娘娘,与我同住一个村,就在我们埭前的一个埭。我上小学,每天都要经过她家的门口。那时三娘娘家的房子是茅草屋,茅草屋也不显破败,修葺得整洁齐刷。她家门前有一块面积很大的菜园,四季菜蔬,随时令更新。菜园里总有一个妇人在忙碌着,那时不知她就是我后来唤作的三娘娘。

三娘娘有一个女儿,是我的同学。我对她没有特别的印象,她学习成绩一般。但我们的数学老师似乎对她很有好感,老师常拿她开玩笑“你让姐姐来找我。”原来,她的姐姐与老师是同学。也是后来才知道,同学姊妹五个,被村里人戏称为“五朵金花”。同学长得有点胖,但梳理得很清爽。她对我的评点,就是不爱说话,读书特别用功,这几乎是所有熟识我的人共同观感。

我对三娘娘的了解,是在与妻子结亲后的几年间的事情。那一阵,妻子借住在三娘娘家。我去三娘娘家,必定躲不过三娘娘的目光。说真的,我去三娘娘家,包括见三娘娘,是有点怯的。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是我年轻尚轻,涉世较浅,对于爱情婚姻,心存懵懂,感觉恍惚;二是我的家境不好,三娘娘家那时的房子高敞亮堂,儿女成群,事业兴旺。三娘娘看出了我的不适与尴尬。我每次去,她都停下手里的忙活,与我说话。其实,我们之间也没有太多的话题,三娘娘也是没话找话,她是想缓解我的紧张,营造一种轻松的气氛。她与人讲起我,人是好人,但太嫩生了。我自然不能称老练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句粗话的杀伤力

 

我自忖是一个文明的人,乡下人说,就是“文样”。此处的文明,应该作一个说明,不是如典章般的解释:文明,是有史以来沉淀下来的,有益增强人类对客观世界的适应和认知,符合人类精神追求,能被绝大多数认可和接受的人文精神、文明创造以及公序良知的总和。

我理解的文明很简单,在语言上的表现就是,不说粗话。这里的粗话,自然包括脏话、野话以及所有骂人的话。我印象中最深的一件事,上中学时,一次语文课,老师让我读一篇课文,课文中有一个词“屁股”,我卡在那里,读不下去。我脸红着,心里翻滚,屁股是一个不雅的词,怎么可以从嘴里说出来呢?老师看出了我的窘样,嘴里轻声说,这有什么?同学中有人窃笑。

骂人的话,诸如“放屁,要死,蠢驴,婊子”,我也难以说出口。与人发生争吵,我都居于下风,别人粗话脏话一齐上,火力强劲,我却笨嘴拙舌,说不出话来,因为吵架用文明语言,几乎是一个笑话。大概我的性格是温顺所致,不善争,厌于吵。之后,读到一句诗“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翻地覆。”我疑惑,“放屁”粗俗不堪,也可入诗?

粗话是值得研究的。我们那里有一人,没有文化,但她很有骂人的天赋。她骂起人来,噼哩拍拉,呜呜哇哇,唾沫四溅,可以说是入木三分,见血见骨;她骂人不重复,可以一口气骂上几个小时。归根结蒂就是她是一个粗人,你说不出口的话,她说得出。听了她的话,你会目瞪口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观鱼,观渔

观鱼,观渔

 

(此图片来自网络)

 

鱼隐于水。

鱼是真正的隐士。鱼在动物之中,是有风骨的。“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鹰是张扬的,鱼是低调的。因为三观不同,生存状态也不同。鹰是以广博的天空为自由,鱼则是以深沉的水域为自由。就我个人的喜好而言,我还是选择鱼。有人说鹰有高度,但鱼有深度,两者只是向度有异,却都是大境界。

鱼以水为遮蔽。鱼离不开水。为什么说鱼是真隐?判断的依据就是鱼与水的关系。中国文人是有“隐”的传统的,至于是真隐还是假隐,衡量的标准,即是那个隐者与山林田园的关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以陶渊明为代表的真隐,在短暂涉足官场并厌恶黑幕腐弊之后,感觉到田园的清新并与田园紧密相依,日渐不离;而以南朝齐梁时的陶弘景为代表的假隐,虽口称隐居,却身在山林,心在朝廷,眼盯官府,“翩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 逢

重 逢 

(此图片来自网络)

 

他和他。

是同学,小学同学。

两人同龄。算下来,已经有六十多年。

六十多年,在他们身上,当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他去当了兵,他去上了中专学校。他当兵后,做了军官,去了一个大山沟;他上了中专学校后,学了中医。他当兵复原,在政府做了领导;他学校毕业,在一家医院做了医生。再后来,他退休了,回家养老;他退休了,开了一家私人诊所。

六十多年,时间很长,六十多年,时间好象又不长。他和他之前,基本不见,而现在,只要愿意,他和他随即可见。

他的诊所开在街头的拐弯处,他的家就在他诊所后的一个村庄。出了诊所,向北就可以看到他住的树木掩映的村庄;他站在家门口,同样可以看到他诊所所在的街头,那里高楼耸立入云,红绿灯下人流穿梭似幻。

人与人的相距是令人玩味的,比如他们,六十年,天各一方,遥不可及;六十年后,相守相望,伸手能触。大概是因为有了前者,才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亮走得很慢

月亮走得很慢

(此图片来自网络)

 

 

那一阵,他经常趁着月色出去。

月亮象一艘船,慢慢地摇,摇着天庭的水。

水无声。

他带着手电筒。我问过他,有月亮的夜晚,为什么还要带手电筒?他的回答出乎我意料之外,有了手电筒才安全,总有月光照不到的地方?

多年后,我才知道,他的这句话确是经验的总结,是恋爱经验的总结。爱情是属于月光的,准确地说,是属于不完全月光的,即是那种朦胧的、若明若暗的月光的。总有月光照不到的地方,他要找的就是适宜于他们约会的没有月光的地方。他的智商是远高于我的。

他很聪明。他学习成绩好,初中时,我们就是同学,他学习一点不吃力。考高中时,他的志向根本不在本市的学校,填报了一所省里的重点中学,没想到,那一次决定他命运的考试,他发挥失常,档案退下来,无奈之中,才上了我所在的学校。

一流的智力,用于三流的学校,他游刃有余,如鱼得水。他的大部份心思不在课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十五:好象是无求

 

在电梯口,我遇见了她,她是出电梯,我是进电梯。

“你好!”她问候我,晶亮的眼镜下,透出笑意。

前天晚上,我在底楼的超市门前又见到她,这次离得稍微远了点,我一开始没有在意是她,她是认出我的。她与我打招呼。她在超市的廊檐下,好象在观望什么,其时已是黄昏,路灯的光晕把她包裏成一个亲和的剪影。

我以为她是这幢楼的住户,不几天,我才得知,她只是在这里做义工,为底楼的超市收银打杂。我对她的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她不在哪个单位上班。她信佛,平时做的工作就是吃素、上香、打檀、念经、放生、做功德。书上说,现今的中产阶级,就是以此为生活模式。世道是会变的,从前有钱人,吃菜以大鱼大肉为主,现在则饮食清淡。穷人总是玩不过富人,富人对世风是有引导能力的。穷人看着富人的脸色,纠正着自己的价值取向。    

她确实是富有之人,至少是富人的后代。她的爸爸开着一个企业,她不用为生计发愁。“她不要生活吗?”看来别人的担心是多余的。她信佛,他们为有缘之人做事,人家会捐给他们一些功德钱。她有师傅,她的师傅会发过他们生活费。大概与她一起的人,大都是富有之人,也不在乎那一点生活费,只是辛苦之余的酬劳。  

她已三十有余,至今未婚。未婚女子自然会吸引人的注意,然而,对别人的好心媒介,她好象并不感兴趣。这也是有违常理,人有七情六欲,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自古如此。她好象也看出了别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设成立的几个命题 之三 时光倒流

 

时光是一辆没有安装倒车装置的汽车,只是轰轰地向前。前面是地雷阵,它也是向前;前面是万丈深渊,它也是向前;前面是山重水复,它也是向前;前面是柳暗花明,它也是向前。时光令人振奋,时光令人惆怅,时光令人伤感,时光有时又令人忧虑。

我曾感叹,无论做什么,在时光面前,都是在回忆,好象失忆不仅在于器官功能衰竭的老年人,年纪很轻的人,也存在失忆。早晨,大家在寻找一把钥匙,这把钥匙,昨天晚上我内侄是放在办公桌上的,今天早晨小王拿了要去开门。可是百寻不着,于是动用高科技手段,翻看视频,确定钥匙的位置。此时,小王无意摸了摸口袋,发现钥匙是他自己拿了,可是他已经忘了。

这么短的时间,三十岁的小王怎么会忘了呢?其实也没什么稀奇,失忆与记忆都是时光在人脑中的两种状态。失忆便是人脑对时光的空白。就象那把钥匙,小王暂时地失去了对它的记忆,而那把钥匙却还是在那个地方。

过去了的时光,或远或近,或古或今,我们的回忆,都是在追寻那个时光段中的那个人、那个物,无论我们是失忆还是记忆,那个人,那个物,以及那个人所做的事情都是在的。令我们感兴趣的是,那些人,那些物,是什么样的?他们的辉煌,他们的黯淡,他们的光荣,他们的屈辱,他们的威武,他们的懦弱,他们的激昂,他们的沉静。

时光倒流,是时光开启了倒车功能。这是激动人心的,具有非常意义的重大事件。唯有如此,人类才真正进入了自由王国。我们可以很方便地回到过去了的时光区域,又畅通无阻地进入到现在所处的时光区域。我们是过去时光的客人,又是今天时光的主人。历史的悬案可以得以破解,事实的真相得以大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设成立的几个命题 之二 女人不结婚

 

不结婚的女人是有,但不是多数,多数女人还是要步入婚姻殿堂的。不结婚的女人,要么是太强,找不到与之相匹配的男人;要么是太弱,也是找不到与之相匹配的男人。女人不结婚,非常态,是变态。变态的女人,当然是她的选择,别人不好干涉。星云大师在一次讲课间隙,有一位女教师向他发难,因为在她看来,一个好端端的男人为什么要出家做和尚呢?星云大师很机智地打了一个比喻,他问,你在什么学校教书,女老师如实回答。星云大师话锋一转说道,你所在的学校是名校,如果都去名校,那普通学校不都要关门?那位老师一时语塞。

人是靠精神支柱生活着的,精神支柱一倒塌,人就失去了继续活着的意义与价值。我们外人看着外表光鲜的名人,之所以走上了自尽的道路,就是因为我们不知他内心世界的痛苦,他的精神支柱已经出了问题。女人不结婚的精神支柱是宁缺勿滥,她始终相信,有一个最好的男人存在着,只是他没有出现。这根精神支柱,支撑着她一年一年老去的容颜,支撑着她一年一年漫长的岁月。

我不赞成女人不结婚,但我还是对不结婚的女人表示同情。女人的意识是独立的,但她的身体与思想都是孤绝的。乡村人最忌讳一个“绝”字,哪家无男性继承家业,就被骂为“绝”。绝是无以为继,绝是将会断绝。我们村里有一个老婆婆,她没有生儿子,唯一的女儿,招了一个上门女婿,她把对儿子的渴望转变成对上门女婿的恨,好象她没有儿子就是因为这个上门女婿招来的祸端。

女人不结婚,把这个绝字演变得更绝。她不单绝了儿子,也绝了女儿。我总觉得她对这个世界和世界上的人是发生了信仰危机。她大概是谁也不相信的,而最可信的是她自己。她又能得到什么呢?是更为孤绝的漠视。好象人是没有绝对的信任的,所有的信任只是存在于适量的交易之中,也就是我对你信一点,你对我还以一点信,互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设成立的几个命题 之一 覆水能收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覆水难收的故事,有两个版本,一说与姜太公有关,一说与朱买臣有关。姜太公在渭水边直钩钓鱼时,他的妻子嫌弃他贫穷,决意离去。后姜太公取得了周文王的信任,帮助周武王打败了商纣王,建立了西周王朝。他的妻子很后悔,要求复合,姜太公用一盆水倾倒在地上,对那个女人说,你把倒在地上的水重新收到盆里,我们就复合;朱买臣是汉代人物,他的故事与姜太公类似,一开始朱买臣只是一个穷书生,他上山打柴,他的妻子看他没有前途,就离他而去。后来朱买臣进京考试,汉武帝赏识他的才能,封其官职。朱买臣的妻子离开朱买臣后,嫁给了一个木匠,木匠性格粗野,经常打骂老婆,女人日子不好过,后悔当初的选择。朱买臣一次外出巡视中,遇前妻,女人要求与朱重归于好,朱买臣同样覆水让其收归盆中。结果当然可以预知。

覆水难收的寓意是很明显的,它有强烈的劝世功能:为人不要嫌贫爱富;做事不要目光短浅。然而,嫌贫爱富、目光短浅正是人性最普遍的弱点。嫌贫爱富是对物质生活的高要求,对于绝大多数人,追求物质生活的享受是人生唯一的目标,而精神生活象深埋于地底下的矿藏,根本不会触及;目光短浅则是现实主义的表征,同样是绝大多数人,视理想主义是虚无的、不可捉摸的、遥遥无期的。只有极少数人,才会奉理想主义为圭臬。理想主义就意味着牺牲,最世俗的责难就是:傻愣!

我逆着世人正常的行路规则,去设定覆水能收的一个场景。假如覆水能收,首先是物理意义上的突破。如何做到回收倾覆于地上的水?就要使水倾覆于地面之后,不被吸收。水和地面须符合相当高的要求,要么水是特殊的水,能遇地不化;要么地是异样的地,能见水不吸。这又是一个神话,《西游记》里唐僧师徒到了五庄观,五庄观的人参果是仙果,敲打人参果不用特殊的器具,人参果落地之后,便会被地吞掉。常理,人参果遇地是不会消失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小镇”系列散文 之五:小镇粮管所

 

粮管所在水边,与集镇有一段路程。

将粮管所设在水边,在以船运为主要运输方式的年代,体现的是最具人性化的理念,似乎所有的与粮有关的店都在水边。有一年,我去北面的一个古镇,那个明清时代就有的粮店就在水边。几百年后,我依然能看到粮店内外嘈杂喧嚣的场景——船靠码头,水波微漾。肩上搭着毛巾的码头搬运工将船上的米粮运往粮店,上上下下,人影僮僮,栈板晃动,老板笑脸相迎。“哔哔叭叭”,米入珠响,粮店内堆积的是老板的舒心,百姓的安心。

粮管所的后面是长满庄稼的田野。粮管所以田野为背景,好象有了十足的底气。麦子上场,或秋收之后,农人们将麦子和稻谷肩挑车载送到粮管所。这个时候的农人,也是有底气的,是一年之中,心里最踏实,最有信心的。他们对于将粮变换成钞票当然是有希望的,更为主要的还是,经过他们几个月的耕种劳作,创造出来的成果,是值得骄傲的。在蜿蜒的卖粮队伍中,我也是其中的一人。我好象看到了,我的父母,我的祖父母,我的乡亲,和千千万万的人们,一辈一辈,一代一代,走在这条路上。

粮管所一直就在那里。

粮管所内的库房是高大而空旷的,我好象特别钟情于这样的高大而空旷。库房因存粮之需而设计,但它也成全了另一种需要,一种情感寄放的需要。粮管所的天棚,将阳光挡在了天外,将雨水挡在了天外,将风挡在了天外,粮管所被隔绝为一个隐秘之所。站在天棚底下,我有点异想天开,这里似乎发生过什么,这里应该发生过什么。

粮管所自然要放粮。农人的粮进来后,经一个输送带,直接送入库房内。库房内的粮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小镇”系列散文 之四:小镇图书馆

 

进入图书馆,是一个走廊,走廊的墙上挂有一幅民俗画,画上裙袂飘逸、彩袖灵动的仙女,似刚从洞天福地出来,要赶赴王母的邀约。这幅画使我想起了敦煌莫高窟的壁画,沉睡千年的宝藏,一朝曝光,举世皆惊。

民俗画最显小镇图书馆气象。画的作者,是我邻居的一个战友,与我也有几面之缘。他个子高而瘦,却精神独具。他很有天赋,是自学成才。他有一幅画,是画老虎的,就贴在我邻居卧室的房门上,月挂山头,老虎侧头,虎口张开,虎齿如锯,老虎的威风尽露。据他说,这是一幅画失败了的作品,而在外行的我看来,画已经很好了。乡村多莽夫,少有文艺人才。能结识一个画家也是有幸。

图书馆当真一个小字,没有显著的标牌,如果不经专人指点,外人根本找不到它在哪里。图书馆隐藏在一幢房子的二楼,就两间屋子,一间藏书,一间办公。图书馆的藏书也是有限,仅三排架子,架上的书稀稀落落,品相陈旧,摆放也不是整齐。如此规模,还不如一个学校的藏书量。图书馆好象不是服务于读者的,也少有人来这里借书。它的底楼是一个印刷厂,机器的声响,进出的人员,与图书馆没有关系。

图书馆有一个女管理员,相貌清秀。她工作的清闲,我为她担心她的领导会不会因此解除了她的职务。她眼神空茫,可能是看外面的街景所致。雨滴声碎,日照影斜,时间好象是蝉壳,蝉已飞,空留壳。我有一篇文章,要引用到一句古诗,那时没有电脑可以很方便地查询,几经周折,找到了图书馆。我就是在那时认识了图书馆的管理员。在与她的交谈中,我得知她是我同学的嫂嫂,她的老公就在银行工作。感觉世界好小,转身之间,便是故人。

过了几天,我去还书,二次见面,已非陌人。我问她,但又不能直言,怕伤了她的自尊,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图书馆的工作是不是有点无聊?有没有改变现状的设想?她以笑作答。这个问题大概是很难直接回复的。如果说不想,那不合人之常情;如果说想,每个人都是身不由已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5页/156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