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殇江南天涯名博

本人文学专用博客,有作品刊载于《雨花》、《散文百家》、《华夏散文》、《当代散文》、《人民代表报》、《稻河》及靖江本地报刊杂志。电话:15722800952QQ:462240913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19
  • 总访问量:246051
  • 开博时间:2011-07-02
  • 博客排名:第465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小镇影剧院

小镇影剧院

(此图片来自网络)

 

 

在我的心目中,影剧院是以殿堂般的建筑物存在的,它宏伟、神圣,并包含情感的指向。

影剧院在镇上。我的家离镇上有三公里的路程,空间上的距离,给我一个模糊的印象,去影剧院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我基本不去影剧院看电影,尤其不自己花钱买票看电影。我看电影,大都是广场上的露天电影,不然就是单位上发票,才上影剧院。我上班的单位,就在影剧院的东面,每天都要经过,但它大都偏居在我的视线之外,与那些风格各异的民房、工业气息味浓重的厂房、色彩缤纷的百货商店,混为一体,不扬不显。

影剧院,很多时间有着很强烈的政治倾向。影剧院又被叫做大会堂。我记得第一次在大会堂开会,是在镇上的一个老影剧院。那时我上小学六年级,我作为学校推荐的代表登上了主席台。我获得了一个什么奖,与其它学校的同学一起,排成一排集体合影。大会堂的灯,象城市老弄堂的光,桔黄、伤感,台下黑压压的人群,给我排山倒海的压力,我的腿直打抖擞。我的这一反应,似乎是附着在我身上的魔咒,注定了以后我不能做抛头露面的工作,特别是登上高高的舞台为众人表演。然而,那张在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尘埃拉拉家常

 

产生与尘埃拉家常的念头,不是我一时的冲动。虽然我平时大都以沉默的姿态行世,那是我没有遇着对的人。哲学家说,孤独是人的天性。人间看似热闹,其实掩盖的都是清寂。尘埃与人不同,它既有历史的沧桑感,也有现实的新鲜感。它无时不在,又无处不达;它看似微弱,实际又有很强的穿透力;它可于空中舞蹈,又可于大地旅行;它有存在的虚无,又有当下的真实。

我正想着尘埃,尘埃就来到了我眼前。其实,我不想着尘埃,尘埃也一直在我眼前。尘埃是最具人性化的,它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它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对你现身;尘埃是最善解人意的,在你眼里最无物的时候,不来打扰你。我想对尘埃说,我要感谢你,我要致歉你,这么多年,让你受委屈了!尘埃似听非听,或许它根本不需要我的感谢、我的致敬,在它那里,它的本相就是如此,不会因为我而有所改变。

尘埃对历史与现实的兼具,是我敬重的。在它身上,有时间的印记,有王朝的背影,有季节的更替。我想对尘埃说,你就是一面镜子,透过你,看见了消逝的风流云散、悲恨荣辱。尘埃是见证者,是记录者。然而,人是易健忘的,不愿意以史为鉴,所谓的镜子在他们面前是失去功效的。不要对人类抱太大的希望,欺骗与谎言还在进行,战争与杀戮尚未绝迹。正义、善良在哪里?在人的期盼间,在人的幻想里。正义与善良会来吗?我的回答是,正义与善良永远在来的路上。

我又想揭示一个秘密,尘埃是最有平等意识的,它可以俯视大地,又可以仰望苍天;它可以盘旋皇家的宫殿,也可以探访贫民的陋室。它不理会权贵的讨厌,却在意百姓的心声。富丽堂皇的屋宇,积满灰尘,也暗露颓势与凄凉;矮小寒伧的房子,洒扫庭除,仍可见进取与生气。它在岁月的角落里饮泣,也在日光的光柱里舞蹈;它在车轿的后面跟随,也在寒舍的门前徘徊。如果要说效仿,尘埃不卑不亢、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面瘫者

面瘫者

(此图片来自网络)

 

前天遇到老朱,问起他近况。他略有些难言之隐,而后还是吐露了真言,这一个月住院了,是面瘫,不然,我为什么戴口罩?是呀,我这才注意到他脸上的口罩。如今爱美的女人,走在路上,都以口罩蒙面,只露两只眼睛看世界。之前的影视里,印度女人的面部覆黑面纱,引以为奇观,一时不解。

老朱拿掉口罩,我仔细看了他的脸,确实有些变形。我试探地说,要当心呢,面瘫是否就是中风的前兆?他说正是。中风的人我倒是常见的。有时我去公园散步,见有行动不便者,便是中风患者。有一个三十几岁的年轻人,由他年迈的妈妈搀扶着,吃力地向前走着。那老妈妈头发白了,个子矮小,她中风儿子的身高压过她好多。正常的情形是小树靠山,现在倒过来了,是山靠小树,危险!

面瘫,医学上的解释是一种常见的脑神经疾病,常发生于脑卒中、吉兰巴雷综合症、脑肿瘤、面神经炎等多种疾病。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十二 鸡鸭鹅之肆

 

《后汉书》里有一句很有名的话: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人是很容易被同化的,民间俗语,跟好人学好人,跟坏人学坏人,并且其本人还不知不觉。

古人在写这句话时,是对生活进行了深刻的洞察,然后提炼加工而成。必定是进入了芝兰之室,必定是相邻于鲍鱼之肆,体验至深。芝兰之室我暂且不谈,香总是好闻令人喜欢的。就说鲍鱼之肆,鲍鱼的臭,特别是夏天,会把人熏晕,恶心呕吐,谁都不愿接近。

我们店隔壁就是一家店,不是鲍鱼之肆,是鸡鸭鹅店。老板开业之初,跑来问我店名,我给他冠名“家禽店”。我问他,臭吗?他笑笑,有一点,不能一点也没有。我没有怀疑,对一个人的言语,我通常是以信任为始,在没有事实证明的前提下,我不能无来由地表示不信任。

鸡鸭鹅都有声有色地进场后,我才知道那位老板搞了一个善意的谎言,那是臭的,而且臭得有深度、浓度。之所以如此,是我忽略了一个原因,鸡鸭鹅是规模较大的群养,几十只鸡鸭鹅集结在一起,是生命就免不了要吃喝拉撒睡,它们产生的垃圾物,免不了有气味的排泄。人也是如此,几十个人在一起,不可能没有同样的生理现象。不然,什么叫生生不息?

我们难得接触,那些鸡呀鸭呀鹅呀,好象是故意欺生,它们把那种气味一阵阵地通过风送过来。“好臭呀!”“你闻到了吗?怎么这么臭!”旁边一个话有些唠叨的女人问。我们都讨厌她的碎语,这话还要你说?我们故意唱反调,没有闻到啊!不臭啊,任凭胃里翻江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十一 近晚,她跳起了舞

 

近晚,她跳起了舞。

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长头发,花裙子。

和着音乐的节奏,小女孩的手和脚都动起来,很柔软的身姿,博得一个赞誉:她会跳舞!小女孩边跳,眼睛偷偷地朝着我们看,她是在看我们有没有注意到她。

这个细节被店里的一位女员工捕捉到了。凭着女人的细腻,她觉察到了这个女孩的虚荣性很强。虚荣,每个人都有点,虚荣心太强,就不是好事。虚荣还有一个类似的名词,就是自尊。它们的区别大概就在于,虚荣是向外的,自尊是向内的,或者说,虚荣是在意别人的眼光,自尊是注重自己的内心。虚荣心太强易浮夸,自尊心太强极脆弱。

几个人汇聚在一起谈论,小女孩的跳舞是否是经过专门的培训,不然怎么会跳得那么有模有样?小城的跳舞培训机构不在少数,一些家长把课业负担已经很重的孩子,送去训练,全因一个“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理念。我不知这个小女孩的具体情况,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小女孩身体内没有储备跳舞的因子,即便送去培训,也是无济于事的。

那么什么是跳舞因子?据我的观察,就是跃跃欲试的表演欲,翩翩起舞的节奏感。这是与生俱来的,所谓的培训,只是把身体里已有的“记忆”激活起来,然后它就会欢快地生长,自由地发展。我原来的单位,每年都要组织文娱晚会,在准备节目的过程当中,请了单位里的女工排练舞蹈节目。有的女工一经点拨,就跳得很象回事,有的女工,无论怎么手把手地教,都是生硬呆板,极不自然。这里就有一个有没有跳舞因子的差别,有就杂花生树,生机盎然,没有就是一潭死水,波澜不兴。

想起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诗一首:山在山洞外

  小诗一首:山在山洞外

(此图片来自网络)

 

我在山洞行走

想象着山的高度

山洞压抑了我的呼吸

我弯着腰象个驼背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十:赏中秋月

  

赏中秋月,月很圆,很亮,象一个历经世事沧桑的老太太,它的仪态,它的华贵,它的风韵,它的性情。月的身影,月的光华,拂照过秦朝的长城,拂照过汉朝的边关,拂照过唐朝的宫殿,拂照过宋朝的街道,拂照过元朝的草原,拂照过明朝的舟楫,拂照过清朝的骑射。 月华千古。

赏中秋月,竟有罪恶之感。此感有感于月的纯净。人间之罪恶,在月里还原、显形,无处隐遁。人类之罪恶,一方面是原罪,一方面是人的无耻。对于原罪,人类是无觉;至于无耻,即是尽力的掩饰,与变本加历的再犯。若是有觉,若是知耻,近乎圣人;若无觉,若无耻,人类无救。

赏中秋月,习惯对月抒怀,喝酒、吟诗、抚琴、歌咏。这酒喝了千百年,这诗吟了千百年,这琴抚了千百年,这歌咏了千百年。好似喝酒吟诗抚琴歌咏成为了中秋节的必须。其实不必。中秋更多是悲鸣、怨叹,“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世道不缺的是艰辛,人间最多的是离愁。“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见不出一点欢乐!

赏中秋月,夜深,欲眠。月高、天阔,行于月下,树间隐月,河水浮月。听树摇摆有声,河水流淌有声。窸窸叮叮,似月调拔之声,似月弹奏之声。是树的月,还是月的树,是水的月,还是月的水。树与月,水与月,交汇融合,一时难辨。还可以看作,是树与水升入了月中,发生了奇幻之变。天地之月,奇美无比。

赏中秋月,入梦,无声。还是那个月亮,在梦里,高高地挂在天上,很圆,很亮,照着千古,照着天地,照着人生,照着你我。

    &n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九:不听老人言

 

在邮局寄信,听一位老人讲述他年轻时候的过去。他的进述是苍老的、缓慢的、迟重的“我六十岁的时候,从厂里退休……”他讲了不到三句话,就有人笑着打断他,不要讲了,难听。

老人也自觉无趣,停止了讲述,不过他嘴里还是喃喃自语。老年人就是这样,积压了太多的话语,苦于找不到倾诉的人,往往是不择对象的讲述,引来吃力不讨好的嫌弃。那位老人讲述的对象,并不认识。与陌生人说话做事,是要高度警惕,且是有一定难度的,因为你们互不了解,人性的向背,决定了你们很有可能不能取得一致的方向。

老年人还是讲了,可见听讲的对象并不重要,要紧的是他要给他的话语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象关在笼子里的猫或狗,因为闷得久了,急于要释放出来,至于放出来之后,能否存活,是他不关心的。老年人的可怜,几乎没人在意得到。年轻的人们,是任性的,他们只顾及到他们自己的爱好,一味地不掩饰对老年人的不满,不要讲了,烦不烦!

老年人如果能找到好的听众,则是老年人的幸运。我在乡下的时候,喜欢听村里的老年人讲“老话”。所谓老话,就是老年人经历过的人和事。象说书讲故事,在老年人讲来,是娓娓道来,声情并茂。这里有老年人独有的天地,独有的山河,独有的风雨,独有的霜雪,独有的日月,独有的草木,独有的春秋,独有的风流。此时的老年人,目光如炬,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有一年,我在长江里打到一条鱼,鱼有一个小孩那么大,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拉上岸,弄得满身是水”。

“天快要夜时,西天的光通红,我们坐在船头喝酒,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八:封门事件

 

封门事件似乎是常有发生的。

封门事件的表现形式通常是将大门关闭,拉上一个白底黑字的横幅,然后坐在门口,以示抗议。值得一提的是那白底黑字的横幅,“白”在中国人的心理是指向丧葬之事的,黑字写在白布上无疑就是极其悲愤的控诉了。

有一回,我路过一家倒闭的厂子,只见锈迹斑斑的铁门上拉着一个横幅,上写“还我血汗钱!”我了解了一下,这个厂子倒闭了,工人的工资发不出,而老板却卷款逃往了美国。我一时惊诧,忙将这个事件告诉了一个朋友,朋友回复说,不要多管闲事。朋友的意思是,此类事件很多,无须少见多怪。我最易犯的毛病就是嫉恶如仇,气血上涌,却于事无补。厂子倒闭,老板不顾工人死活,工人得不到应有的报酬,实际是人性的暴露,是私欲的肆虐。人性谁人没有,私欲如何杜绝?我确实是少见多怪了!

人就是如此,一个人的处位决定了他的思维。当老板,有的是老板的思维,当工人,有的是工人的思维。所谓的换位思考,真正做起来有很大的难度。老板与工人,是管理与被管理的矛盾,他们的位置不同,视角不同,思维的方向不同,利益的着力点不同,他们如何换位思考?只有当事情发生之后,才知之前都是在自欺欺人,不敢正视事物的本相。

     老板卷款潜逃,是老板的权力与私欲;工人血泪自流,是工人的卑微与无奈。老板当然是可恨的,工人当然是可怜的。然而,当工人坐在老板的位置上,一样的状况会发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们表面控诉的是“还我血汗钱”,而隐藏的问题是,为什么他是老板,我是工人?为什么我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之七:让老实人过得好

                                                                                                                                                  

 

昨晚与一人闲聊,说到现在的剩男剩女多,归结为爱难。那人突然发问,你那么老实,为什么不单身?这个问题,可以延伸出诸多问题:为什么老实人就要单身?与这个问题相连的是,为什么老实人就不能获得幸福?为什么老实人就不能过得好?按理说,老实人心底善良、为人真诚、做事踏实、不会使坏,应该得到好的回报,为什么自古以来,老实人就那么不被待见?

《浮生六记》里写沈复与芸娘。沈复是一个不谙世事的书生,却得到了知书达礼、通晓风情的美貌女子芸娘的相知相伴,两人琴瑟和谐,朝夕恩爱,如胶似漆。而芸娘青春早逝,沈复也失魂落魄。沈复甚至说过一句话,夫妻不应感情太好,否则一方离去,另一方会痛苦不堪。沈复的想法当然有失偏颇,这是个人遭遇的不同,也是个人性格的不同。沈复与芸娘,两人也是因为过于善良,过于老实,不知人心之险恶、世道之艰辛,受尽了人的白眼与欺凌。

有一位母亲,她的教育理念也是有些特别。一般人教育子女,要懂礼节,要有教养,为人要谦虚,要谨慎。而这位母亲对女儿却是要把她的女儿教成有点强悍,有点霸道,不要相信眼泪,该争的就要争,该抢的就要抢。一句话,为人就不要老实,不要温顺,不要善良。这位母亲对世事是看得很透的,人与动物一样,是遵循丛林优胜劣汰的原则的。强吃弱,大吃小,人类社会千百年来的历史就证明这一点,天道如此!这位母亲错了吗?没错,她说的是实情。

老实人过得似乎都不怎么好,所以才有那人“为什么没单身”的问题。在他看来,老实人就应该单身,老实人就应该不幸福,老实人就应该过得不好。举目之处,很多人都在表现他的不老实,表现他的活动能力,表现他的应变能力,表现他的表达能力,表现他的掌控能力,表现他的纵横能力。酒席上穿梭的身影,职场上奔突的身影,娱乐场上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六:过眼之物

 

夜间散步,前方路上闪过一物,只是一闪,便倏忽不见。是猫?是鼠?是狐?暗哑的灯光下,眼见昏沉。是猫是鼠是狐都不重要,要紧的是它在我面前显了一下形,可能它也看见了我,两者相见,即是缘份。所谓缘份,遇见便是;即便我们不是同类,也不能不算是缘份。我一直偏爱《聊斋》,《聊斋》赋予异类与人同样的情感思想,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呼之欲出。

我想它就是猫神,是鼠精,是狐仙。把动物人格化,就会给自己增加勇气与信念。原来我不敢走夜路,我是有点恐惧症的。我怕黑夜里窜出异类来,把我抓去。尽管书上说,异类并不存在,却在我的心里活着。异类长相恐怖,但力大无穷。而把异类当人看,就显出了异类的可爱与温暖。我记得我在乡下的时候,晚上一个人住在西厢房,就很希望有一个女异类破窗而入,陪我共度良宵。这是我青春期的幻想。

它要去哪里?去赴好友的宴请,还是恋人的约会,是去找仇人打斗,还是去还恩人情义?我想一切都有可能。我关心的是,它是如何与它的朋友交往的,它的朋友是怎么样的?它是如何与恋人相识相爱的,它在它恋人的眼里又是怎样的?它是如何与仇人结上仇的,它将怎样对待它的仇人?它的恩人呢,它命中的贵人是在什么样的情况给予了它资助?我相信,一切所有都是缘份,是萍水相逢,还是老友故交,若非无缘,应是陌路。

它走得匆忙,目不斜视,一心向着目的地走去。我想叫住它,却留不住它的身影。我心有不舍,送它很远。它去了以后会怎样呢?它会在宴会上喝酒吗?它会喝酒喝醉了吗?它会与恋人产生矛盾吗?它将怎样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呢?它的仇人会怎样对它呢?假如打斗,会是怎样的结果呢?会有死伤吗?它如何感谢它的恩人呢?它的恩人是婉拒它呢还是接受它呢?

我想对它说,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五:启蒙的伟大

 

在所有的行业之中,老师最伟大;在所有的老师之中,启蒙老师最伟大。我学历不高,只至高中,也经历了不下几十位老师。我的启蒙老师是小学一年级老师,一个微胖的、说话很大声的老师。她姓曹,与我住同一个村。曹老师上课声音有多大?方圆几里的村民,都能免费听到她的讲课。

我最初就是她的学生。我那时很怕生,怕见同学,也怕见老师。曹老师有一个特点,遇到调皮的、成绩又不好的学生,她会毫不留情的大骂,她的骂词很特别,与屎有关联,可见她心头的恨铁不成钢有多强烈。有一天,下大雨,她让学生站起来读书,读完了就可以回家。教室外面等着接孩子的大人。轮到我,我就是读不出声来。等了好久,曹老师没有骂,只是说,回去吧!当我走到妈妈身边时,她轻声说,他太忠厚了!曹老师是有底的,她的骂人也是有分寸的,象我这样性格的人,她不忍心骂。后来,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当然有所改观。我在她先生的手里,还获得了学校的奖励。曹老师看了很高兴。

做老师是有难度的,难就难在因人施教。每个人的出身不同,性格不同,智商不同,体格不同,诸多情况,如何甄别,如何把握,其间都有很大的讲究。每一次适当的鼓励对学生都是一次进取的推动,每一次错误的惩罚对学生都是一次奋发的掣肘。我上中学后,就经由了老师的误判,那位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我骂哭了。我当时对那位老师是很不满的,他没有经过仔细调查,就对我下了结论。后来,那位老师也发现冤枉了我,有所补救,但只是缓解,它在我心头造成的伤害是难以弥补的。

引发我对启蒙老师感慨的是今天来了一位老师,她是幼儿园的老师。我说幼儿园的老师是很难做的,因为孩子还处于完全的懵懂期,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需要老师细心地教,耐心地育。我觉得小孩子真是一朵花,经不起狂风暴雨摧残的。所以,作为启蒙老师,尤其要有特别的爱,只有满身的爱,才能面对小孩子稚嫩的心灵,单纯的眼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四:早餐吃什么

 

有好多年,我是不吃早餐的,早上起床,洗脸刷牙后,直接出门去做事。我甚至想建议,一天吃两顿就好了,为什么要吃三顿呢?多麻烦!后来,有人劝说,早餐还是要吃的,不然胃子吃不消。然而,早餐吃什么呢?又是有讲究的。

我一度以蛋糕加开水为主,因为蛋糕只需在超市购买,开水更为简单,一个快速水壶一插电就可以了。这样的早餐,当然很容易打发我--其实,我还是怕麻烦。我隔几天就去超市购买蛋糕,以至于超市老板娘对我印象特别深刻,每次见到我去,便知我来意,为我准备好了塑料袋装蛋糕。她应该知道我这样打发早餐不是一个好习惯,但她为了做生意,不会傻到阻止我不要去买蛋糕。

纠正我习惯的是前一阵的胆囊结石腹痛住院。经医生一检查,才知我的身体出了问题,诊断单上发出了几个警告,有血糖偏高,有胆结石。医生正言嘱咐,饮食要清淡,不能吃油腻,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我在网上又查了,我的饮食清单上有很多的禁忌,比如不能吃鸡蛋,不能吃豆制品,不能吃马铃薯,不能吃酸性饮料,不能吃高糖份食物,不能吃牛奶,不能喝浓茶。目前的状况,也是我一手造成,正应了一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原来我不吃早餐的,现在就必须要吃早餐;原来我喜欢吃蛋糕,现在就不能吃蛋糕。吃早餐,重新回到了我生活的正轨,成了一日三餐中必不可少的一餐,它几乎拥有仪式的正规与庄重--上苍的安排,并非随意而为,必定是合乎天道的。生活是一部内容深而广的典藏,顺之则兴,逆之则衰。我这次是交了学费,不可不记。

多次在书里或影视作品里,看到这样的场景,富贵人家,高大敞廊的客厅里,墙角摆放着盆景,屋外鸟语花香,清爽干练的女佣上楼招呼:太太,请用早餐了!餐桌上牛奶、蛋糕、鸡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三:悲怆调

 

在公园、在广场、在桥边,一个手脚残疾的人,唱着好听的歌,门前放一个瓷盆,瓷盆里散落着一些钱币。那歌的曲调是伤感的,甚至有些绝望的。歌透露出的情绪与残疾人的身份相契合,因而,歌因人更显歌的悲怆,人因歌更显人的可怜。

这个场景,我见过好多回了。一开始我是怀着同情心的,我还在瓷盆里放过几个硬币。后来,我有了转变。知情人说,那残疾人也不是简单的残疾,他们背后可能有一双黑手控制着他们。用时下流行的话说,残疾人的水很深!我好象也看过一个资料,一些人为了谋财,动用卑鄙手段,把人打残了,然后利用世人的同情心,逼迫残疾人卖唱乞讨,他们坐收暴利,过着灯红酒绿的放荡生活。

触目惊心,伤天害理。那些控制残疾人的幕后人,与旧社会嘴吊烟杆,手持文明棍的黑老大没什么两样。早些年,上海滩流行一首《舞女泪》的歌:“一步踏错终身错,下海伴舞为了生活,舞女也是人,心中的痛苦向谁说,为了生活的逼迫,颗颗泪水往肚吞落。”最初听到这首歌,深为舞女的悲惨遭遇愤愤不平,更对黑老大的心狠手辣深恶痛疾。舞女的泪水要流到哪一天,黑老大要到哪一天才能受到应有的惩罚?似乎是遥遥无期。

现在时代当然变了,然而不变的是人心、人性。所谓人之初,性本善,人之初,性本恶。性善、性恶都是因人而异。善者自善,恶者自恶,千年万代都改不了。残疾人在前世就是那舞女,幕后控制人的前世就是那黑老大。还有亘古不变的,是人的心境,舞女或残疾人的悲伤是不变的,黑老大或幕后控制人的凶狠是不变的。

幕后控制人的凶狠之处就在控制,残疾人的可怜之处就在被控制。在情况透明之时,一切都如梦初醒。残疾人的身体是被控制的,残疾人的歌曲是被控制的,残疾人的悲怆是被控制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书写 之二:透过树叶望天空

 

我在树底下仰望天空。

有一段时间,我的心境或许是很沉闷的,然而,我又寻不着解决的办法。我唯有四处走,走到有树的地方,停下来。我不把树当作风景,树就是树,就象人就是人。我自然地仰起头,向着天空看。我的仰望是穿越了树叶的间隙,然后抵达天空的某个点。

我愿意长久地保持这种姿势。

透过树叶望天空,与没有任何障碍地望天空,是有别的。我之前也喜欢望天空,在空旷的野外,向天空望出去,我的视线是开阔的,不,应该说是天空一览无余地呈现在我的视线之内。有点类似于永和九年暮春之初的那场聚会,王羲之和他的一帮文人朋友,在会稽山阴的兰亭,他们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彼时,天郎气清,惠风和畅。这种观感好是好,但总有无回味的遗憾与不足。

在一棵大树下,在或疏郎或繁密的树叶间,天空依然是那天空,而在我的眼里,却已是另一片天空。它是能给我浮想的天空,浮想的天空,是被美化的天空,是被增扩的天空。譬如我在一个带天窗的房子里,房子里光线幽暗,空间狭小,偶尔从天窗里飘过的云彩与飞鸟,搅动了我无尽的思绪。

我一度是有向高向上欲望的,又感觉到我的欲望受到了某种制约。少年时家园四周种了好多的树,我和村里的小伙伴爬树,几个小伙伴“噌噌”几下就爬到了树顶。我抱住树干,硬自向上爬,没爬几下就掉了下来,眼巴巴地看着伙伴在树顶向着我笑。在树下仰望与在树顶俯视,是不一样的。

树叶之上的天空,是无限的大,无限的深,对于树底的我,是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4页/15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