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殇江南天涯名博

本人文学专用博客,有作品刊载于《雨花》、《散文百家》、《当代散文》、《人民代表报》、《稻河》及靖江本地报刊杂志。电话:13775769224QQ:462240913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6
  • 总访问量:231006
  • 开博时间:2011-07-02
  • 博客排名:第665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避暑四物

 避暑四物

(此图片来自网络)

 

人生之苦,忍寒耐热便是一苦。先不提忍寒,单说耐热,便是不易。从前达官贵人每到夏天便至山顶海滨避暑消夏,普通民众只能望洋兴叹。不过,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逍遥,以下四物便是真实观照。无论穷富,活着的欢欣总是贯穿于漫长的时日,声声不息。

 

 

“热来寻扇子,冷去对佳人。”说到夏天之用物,扇子必定是首先。之前在乡下,天气一转暖,家家户户都要把久置不用的扇子翻拣出来,用清水洗去上面的灰尘与霉斑,然后放到太阳底下晾晒。乡村人用的是蒲扇,据说那种扇子是用粽树叶子制成。村里一户人家房前有一棵粽树,树叶墨绿,如手掌般张开,与扇子形似,直觉他家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呼 吸

呼 吸 

(此图片来自网络)

 

佛陀开示:生命只在呼吸之间。

佛说的生命,大概主要是指人的生命。因为唯有人最关心生命,或者更透彻地说,是关心自己的生命。人的自私就充分暴露在这里,论及自己的生命,一点不敢马虎,“我寿限几何?”、“我的病能熬多长时间?”谁真正在意别人的生命?草菅人命也是草菅别人的命,历史的长河里,假如都视人命为天命,会少了多少的血腥与杀戮?

其实,生命还应该包换一切动物的生命,一切植物的生命,自然万物都有生命。只是自然万物不象人那般计较自己的生命近乎疯狂,帝皇将相以权延命,富贵金身以钱买命,平民百姓以诚乞命。强悍如秦始皇,英武如汉武帝都出过信道服丹的昏招;有钱人一点不豁达,一旦患病,不惜万金,只图还复康健;只是苦了无钱无势之人,日日点香,求神护佑。你见过一只猫或一棵草问过自己能活多长嘛?他们是真正的应自然而生,顺自然而死。

维系生命的通道确实只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枣树,在穷人家的院子里生长

枣树,在穷人家的院子里生长

(此图片来自网络)

 

我有一个直觉,枣树是在穷人家院子里生长的。鲁迅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上面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鲁迅的心里是清冷寂寞的,曾经威势显赫的鲁家,此时已经衰弱败落了。

穷人家的院子里都长着一棵或几棵枣树。

枣树的花一点都不好看,腊黄的,象营养不良的农家人的菜黄脸色。它根本不能与桃花、梨花相提,更不要说与牡丹花、玫瑰花媲美。枣树的结果,大概都是风为媒吧,好象蜜蜂也不会去采蜜传播花种。枣树的叶子,也极为丑陋,细小笨拙的模样,只能惹起人的反感。诗人歌咏,谁有兴趣去写枣叶?目定柳叶,便是:“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意指荷叶,即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还有更为可恶的,枣树的枝叶,长满了刺。这刺如针,触及皮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玉米,岁月终究归于养

玉米,岁月终究归于养

(此图片来自网络)

 

在所有的主流或非主流食物中,玉米是最懂得养生的。放眼田野,环视小院,没有一样象玉米那样,把自己包裹得那么紧,那么密。水稻、小麦、大豆、黄瓜、茄子、丝瓜、桃子、梨子、枇杷、红枣,都只有一层薄薄的皮,再看玉米,它穿了几层的衣服?真是里三层,外三层。玉米穿衣服,还特别讲究,外面的外套是绿衣,里面的衬衣是白衣。外套厚一点,衬衣薄一些。你不能不叹服自然界的鬼斧神功,如此繁复的服饰,是谁为它设计的?它是怎么穿上去的?你想得通吗?反正我想不通。

玉米是女儿身嘛?应该是吧。玉米的“玉”字,是冰清玉洁的“玉”,是温润如玉的“玉”,是美玉如瑕的“玉”。玉米是这样一个女子,她肌肤白如凝脂,她有姣好的容貌,她让人想入非非,但她家的家风很好,父母管教甚严,对她的言谈举止,时常耳提面命,“女孩子,要矜持,要端庄,切勿轻浮,让男人近亵……”她的衣衫总是齐整的,从不袒胸露腹。她行走在外,收获的是人敬羡的神情:好女人!其实,她的父母、她是深谙女人“养”的艺术与必要的。女人是一件艺术品,真而珍的艺术品,不是让人把玩的,玩即易被污,玩就易受辱,女人要藏、要养,在高阁里藏,在深闺里养。隐去她的锋芒,积蓄她的能量,读诗书,明事理,悟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日葵,走出太阳的光辉

向日葵,走出太阳的光辉

(此图片来自网络)

 

向日葵始终向着太阳的方向。

这个经典的构图里,有两个基本的元素,向日葵和太阳。太阳似乎永远热量无限、光芒万丈,向日葵似乎永远向太阳表示着忠诚、敬仰,此间最为人称道的当然是向日葵的忠诚。18884月,荷兰画家文森特·威廉·梵高来到法国南部小城,用他的画笔,留下了传世名作《向日葵》。梵高画笔下的向日葵,橙黄、纯净,如燃烧的火焰。实际上,梵高是把太阳移植在了向日葵身上,此时的向日葵与太阳是合而为一的。

不仅仅是画家注意到了向日葵,我对向日葵也是没有忽略的。在乡村的日子,向日葵是熟悉的身影。它的个子很高,比稻麦等一般庄稼要高出许多。它应该是很自信的,站在那里,便是一道风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巍巍蚂蚁

 

巍巍蚂蚁 

(此图片来自网络) 

                   

蚂蚁很小。

小到什么程度?常有人用它来打比方,“我弄死你象踩死一只蚂蚁!”显然,蚂蚁在某些人眼里,是不屑一顾的。每当这个时候,我除了向说话的人表示一点愤慨外,势强就可以肆意妄为吗?力大就可以欺凌称霸吗?更多的是对蚂蚁的命运怀着深深的忧虑,在人的脚下,它该如何存活?

蚂蚁的体量是很小,这也是它被一些人藐视的根本原因。蚂蚁几乎不能与任何一种动物相比,不要说大象、老虎、狮子,这些庞然大物,就是鸡、鸭、羊,最不济的老鼠、蜘蛛、甲虫,都可以把它踩在脚下。从海拔上来说,蚂蚁的海拔是最低的,它是真正的贴地而行,没有哪一种动物象蚂蚁那样,身体的各个部位都与地面紧紧相依。蚂蚁能准确预知大雨之期,大概与它对大地敏锐的洞察有关吧。

与一些人的观念相反,我对蚂蚁是无半点轻视之心的,甚至于有相当的敬畏。蚂蚁不是简单的,就象论及一个人的伟大,单从相貌体格上来作衡量判断是肤浅的、有误的,历史的印迹显示,很多伟人,常常都是个子矮小,心胸博大。这让人匪夷所思,但事实就是这样,比如拿破仑的身高是1.68米,列宁的身高是1.64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气温、血液与男女尊卑的关系

 气温、血液与男女尊卑的关系

(此图片来自网络)

 

这大概是一个奇怪的逻辑,气温、血液与男女尊卑有什么关系呢?

然而,一个确凿发生的事实,足足证明了,它们之间是有千丝万缕、不可否定的关系的。先叙述一下这个确凿发生的事实:

不久前,也就是时令已进入盛夏,一对夫妻发生了家庭范围内的争吵。为什么说是家庭范围内的争吵?其原因就是夫妻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有矛盾,有分歧,是在所难免的,但必须限定在家庭范围之内。这是夫妻生活的准则,也是艺术处理的必然。

说起来,这对夫妻争吵所为的事情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很小,就为了275元归谁所有。当然,事情或大或小,也是可变的。在外人眼里,或者说是在有钱人看来,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彩虹,印证人心的共鸣

彩虹,印证人心的共鸣

(此图片来自网络)

 

还是在几年前,小城的天空出现了颇为壮观的彩虹,很多人用手机的照相功能拍下了难得的景观。很可惜,那次我窝在家里,没有经历那般盛况,深为遗憾。自那以后,我就暗暗和自己较劲,以后再也不能错失良机了。

天空现彩虹的时候还是有的。有时抬头望天,见晴好的天幕下,有一道亮色,颜色也不是很深,我想那应是彩虹。然而我没有出声,我是为自己的发现而惊喜,怕人掠我之美。事实上,大概除我一人之外,并无人注意到天上的彩虹。人们还是做着该做的事,或许那根本不是彩虹,只是在我眼里,它有了我臆想中彩虹的一些特征,成就了我的错觉。

我的发现还不止这些。有很多时候,天空是寂寞的。地上的人们与天空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尽管天空其实并不空,晚上有月亮,有星星,白天有太阳,有云彩,还有飞过的鸟儿,但若无异常之处,人们并不关心天上的事情。谁会整天盯着天看呢?除非他神经不正常,人都是贴地而行,眼睛向下或是平视的。

个中原因即是,日月星辰,云彩飞鸟,都是遥不可及,与已无关。太阳你能靠近吗?月亮你能上去吗?星星你能触摸吗?云彩你能骑乘吗?飞鸟你能追赶吗?没有哪一样与你关联!人还是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本份,就象伟大人物,平常百姓只能感叹他的丰功伟绩,超群魅力,但你是不能望其项背的,更不用说与其交友谈心

分类:散文 | 评论:4 | 浏览:7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桥以及桥后的家

 桥以及桥后的家 

(此图片来自网络)

 

一日回家。我的家当然首先是物质意义上的家,虽然我与这物质意义上的家不是很契合,但我也不得不承认,离开家我确实不知何去何从。我有过很多次离家的欲念,但最终只是很短暂的离开,而后又回得家来。尽管如此,我有一个意识是很清晰的,那就是我还有一个精神意义上的家。

我的精神意义上的家,与物质意义上的家,并不重叠。这就是为什么我有的时候有无家可归的感觉,有的时候又觉得我不是没有家。或者说,我物质意义上的家是可见的,而精神意义上的家,却在很远的地方。这个远方的精神意义上的家,是我一直想要去的,它通常呈现两种状态,一是它很容易就能抵达,一是它只可无限地趋近却不能真正地登堂入室。它是无形的有,却有着无形的美感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骨头

 

每天我都能见到老太,她到我们店里来收购废纸。如今的生意不好做,即便是不起眼的废纸收购也是竞争得厉害,至少有几个人经常来店里转悠,一个山东人,一个兴化人,一个安徽人。那个兴化人的父亲是做废纸收购生意的,人长得一脸厚道相,我们都放心地把包装拆卸下来的纸品交给他打理,后来那人得病死了。他算是子承父业,接过父亲传给他的行当。他的长相,象是他父亲一个模子里脱下来的,绝不走样。他与他父亲一样,从不在秤上做手脚。好长一段时间,不见他。传闻他转行做了别的生意,我还有些微微的失落。

废纸当然是要处理的,也不担心没人来。山东人和安徽人都来过,但店里细心的小工,校过他们的秤,发现他们秤称得有猫腻,十斤要少掉一斤左右,讲给我听后,便拒绝了他们的热心收购。她穿插于他们之间,经过一段时间的考验,我们最终接受了她。

老太到达我们店里后,并不惊扰我们,默不作声地把散落在地上的废纸张捡拾、分类、捆扎,然后称起,提着秤给我看。我告诉她,我是不会看她的秤的,因为我相信,如果她真要作假,哪里是我能看得出来的?如果她心实不虚,更没有必要盯着她的秤了。我不看她的秤,还有一个考虑,觉得一个大男人,象有的家庭主妇,买菜时眼睛亮亮地看秤,太小家子气了。

我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她的秤准不准的。秤只是一个表面,人心才是关键。久在生意场上的人都懂的,市场行情是不会一成不变的,变化有时在月月之间,有时是在日日之间。但这是说的市场总的规律,至于各行之内,那是千变万化,就不是行外的人所能了解的。我们只对我们从事的领域有所关注,至于废纸这一行,就不知之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 鸟

听 鸟

(此图片来自网络)

 

晨卧。

天欲明未明之时,人似醒非醒之际。这一刻,最适宜做什么?不是冥想,冥想常与苦思相连。不单是晨时不宜冥想,就是一日中的其它时候最好也不要做冥想。冥想伤神损脑,无益。有鸟鸣进得耳来,其情至深,其义至切,很是悦人。

不如听鸟。

鸟鸣大概也分早中晚。早晨的鸟鸣,不粗野,有礼节。或许是有一宿的休养,声自清新,又似经隔夜的分别,有些不舍。象人,晨起人相见,总要打个招呼。即便动怒,也要稍等片刻,一早就骂人,不好。中午或晚上的鸟鸣,应已疲累。为生计奔波的人,是顾不上雅兴与风情的。

不知是晨光唤起了鸟鸣,还是鸟鸣激发了晨光,总之,鸟鸣是被晨光包裹着的。鸟鸣在晨光里,这是一个怎样的场景?记忆里幼儿园的小天使们,红扑扑的脸,纯净的眼睛,穿戴整齐了,围坐在老师的周围。亲而有力的女老师,呵护着每一个孩子。女老师,象是刚从学校毕业出来,带着对未来无限的憧憬,周身充溢着青春的活力。孩子们是有福的,那活力散发出万道光芒,给他们输送蓬勃、持续的温热与祥和。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缺席,不在场的诠释

                                                                         一                                                                                                                                                                                                                                                                      

历史从来不乏与现实的映照,“缺席”即是如此。

先用一则历史事件说明缺席的裨益:

东晋诗人陶渊明,是一个在文学史上光耀千秋的人物,清末学者王国维断言:“三代以下之诗人,无过于屈子、渊明、子美、子瞻者。”把陶渊明与屈原、杜甫、苏东坡相提并论,可见其诗才之盛。

说起陶渊明,其实他是世家子弟,外祖父、祖父、父亲都官职不小,他本人也先后担任过江州祭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晚来一黑鸟

晚来一黑鸟 

(此图片来自网络)

             

 

黄昏,有鸟栖于楼梯间。

是一只黑色的鸟。

鸟在黄昏这个时间来,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一只归家还巢的鸟。它的家在哪里?为什么把我们这个楼梯间当家?难道它的家就建在一个楼梯口?或者我们的楼梯间具备了它对于家需求和想象的一切特征?

鸟黑色的羽毛,使得窗外的夜愈黑,也使得楼梯间的灯愈亮。我于其间的情感是矛盾的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指间花几许?

指间花几许?

(此图片来自网络)

 

他坐在那里,公园便是他一个人的背景。公园为他提供的背景不是单一的,有静态的背景,如各种有名无名的花草;有动态的背景,如那些随着音乐跳舞的大叔大妈。

静态的背景与动态的背景,在他看来,似乎虚无。每天上午,只要天不下雨,他就准时来到那里,打开一张可以折叠的凳子,然后,从一个缺了拉链的黑皮包里掏出一本书,戴起眼镜看着。书已经翻烂了,封面破损了,几乎看不出上面的字迹。书应是有关他专业的,讲命理的书,在外人看来,无异于天书。

这本书,他看了不知多少遍,总是百看不厌。书里所述,蕴含的奥秘太深了,他研究了几十年,还是看不透,大概够他花一辈子的时间去破解了——同样是吃五谷杂粮,同样是血肉之躯,同样是长于天地间,为什么有人富贵荣耀,有人穷困潦倒;为什么有人身体健康,有人疾病缠身;为什么有人爱情美满,有人孤身只影;为什么有人事业兴旺,有人一事无成?

有人来找他,他便放下书,然后给他们看相算命。他的招牌上写的就是看相算命,这是有讲究的,相在前,命在后,也就是说,命由相定,各人有各相,各相出各命,其间变幻莫测,难有定数。他为许多人看过相算过命,仿间对他的传言也不少,有人说他算得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 机

生 机 

(此图片来自网络)

 

一滴水

 

世界在一滴水里寻找着它的影子。

一滴水里倒影憧憧,是高原的倒影,是草地的倒影,是沙漠的倒影;是山峰的倒影,是森林的倒影,是城池的倒影;是丹顶鹤的倒影,是南飞雁的倒影,是子规鸟的倒影;是松鼠的倒影,是狐狸的倒影,是大象的倒影;是猫的倒影,是狗的倒影,是羊的倒影;是麦穗的倒影,是稻谷的倒影,是油菜花的倒影;是农人的倒影,是渔翁的倒影,是樵夫的倒影;是炊烟的倒影,是夕阳的倒影,是朝霞的倒影。

一滴水的眼眸。水似眼眸,眼里景致万千,四季分明,如一江春水,如天阶夜色,如长亭送晚,如秋水长天,如千径覆雪。水的眼眸,结构繁复,内涵深邃。可以想见少女的眼眸,灵动期盼;可以想见少妇的眼眸,幽暗哀怨;可以想见母亲的眼眸,爱怜情深;可以想见导师的眼眸,严而有慈;可以想见情人的眼眸,风情万种。人间万般情,微妙玄奥,仅在眼眸之间,心念之际。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1页/13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一心先生

2017-08-13

昨夜残风

2017-08-10

觉中

2017-07-31

郎中问世

2017-07-22

qqwweeasd

2017-07-17

红石玉

2017-07-15

文锦书屋

2017-07-14

ty_1305822..

2017-07-14

山水清澈

2017-07-14

若松月影

2017-07-13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