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晒场天涯名博

本博改制,采用实名制。    E-mail:guoqianghan@21cn.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794397
  • 开博时间:2004-05-03
  • 博客排名:第47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无题

  
  风中破碎的旗帜,只能点作火把,
  在这异教徒的荒原,你们已经远行太久,
  肉体所剩无几,无所寄托。
  
  曾经的十万马匹,十万诗歌和酒具,
  更像是一场师出无名的易怒的战争。
  
  这些梦中人,再也看不见黎明,
  他们开进了最后的城池,
  每一户门窗背后,都站着一名弓箭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46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湮灭

  
  眼看此博渐成废墟,友邻人士莫名惊诧。
  第一财经的老同事陈志刚先生就在新浪微博上提醒我:长此以往,博将不博了。
  事实上,繁华不过一掬沙,我个人,就喜欢把死亡视作大场面,如红楼中所说的: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既然人均GDP乃为中国4.5倍的利/比亚都可以内战不止。
  既然坚韧如穆/巴拉克者都可以18天内消失。
  这远距离的毁灭是如此璀璨。我很愿意拿些近距离的毁灭呼应之,所以暂停这个博客。
  
  文字是反物质,遭遇物质世界即刻湮灭。
  有些湮灭波澜壮阔、巨大炽烈,也有些如小小磷火,空留一地的碎纸,就像这里的文字,看上去很像个坟场。
  让我们暂时沉默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18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虚度

  
  所有往年都是重复。
  我们朝发夕至,行色匆匆;我们左右踌躇,年华虚度。
  
  由参与者渐而旁观者,由忍让渐而礼让。
  这记忆不详,这华发早生。都在一年间。
  
  祝大家新年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默者


每年的这一段总是凌乱。
太多的节日,太多的年会,不幸本人生日也挤在这密密麻麻的一月,反复提示我时间已到、时间已过。
作为人生的赖床者,我讨厌闹钟。

在这千年极寒,在这全球的鸟类和鱼类纷纷自杀的冬日,我们紧闭门窗,一旦睡去,就不愿醒来。
我们在睡眠中长久沉默。

朋友给我测命,说我意属南方。
当然,南方有嘉木,苍山洱海,随风开阖的风声,正纷纷跳过篱笆。
那是怎样的一种沉默呢?

我不是末世论者,但很乐意成为地球上的最后一批人类。
以此态度,对未来就不应抱有太多的期许。
以此态度,你既已见识了最高的物质成就,还将接着目击人们彼此敌对,大厦瞬间倾颓。

 沉默得太久,他似乎已经不再是用语言,
而是用某种更原始、更可怕的东西在思考和感受。
他的眼中时而射出骇人的怒火,
时而又像一头将死的公牛那样,
眼底含着无限的悲哀与顺服。
   
——摘自小七《沉默者》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度解读

  
  对于晦涩一些的片子,比如《穆赫兰道》、《记忆碎片》之类,评论都指向两个极端,要么是经典、要么是烂片。
  诺兰兄弟随后识相,拍商业片《盗梦空间》,先在前面三分之一时间做科普。
  
  商业电影的前提之一是尊重观众,要认认真真烧钱。
  大师电影的前提则是尊重评论家,特别在你堆砌了大量模棱两可的隐喻之后,总会引来各路的人马予以解读,大家都有饭吃。
  《让子弹飞》的尴尬是姜大师准备让老百姓和评论家都有一口饭吃,并且,他几乎就要成功了。
  比如,开场中的马拉列车,就被老百姓成功地解读为“马列来了”。又比如,“谁赢,他们跟谁”,被评论家成功地解读为“精英主义”,价值观存在严重问题。地方也有地方的解读,比如说它隐喻官匪一家,煽动仇富,这还了得?部分地区已遭禁映。
  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姜大师支离破碎。
  
  这让我想起二十年前,我的学长、诗人刘原朗诵自己的诗歌“帽沿上的一匹马”,他自我解读说:“哦,这里的‘一匹马’是指马克思”。
  ——什么叫过度解读。
  众所周知:解读要适度。轻度解读出烂片;过度解读,也容易出烂片。
  
  其实我还是希望商业片,认认真真烧钱算鸟。相信我,烧它个几亿美金,老百姓还是买帐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6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几年以后

  
  年轻时,总觉得老年人谨小慎微,蚁行如雷。
  现在,我们自己已渐渐老去,又觉得年轻人势利,所谓理想也仅限于青草地和单反机。
  其实,相比之前面几代人刚从政治压迫中出来,后面几代人又沦陷到经济压迫中去,我们感受着前后两头,是一部历史大电影的旁观者和叙事者。对我们而言,那些巨大事件,无非是电影中迎面而来的一道白光,然后轰鸣消失,喧嚣皆成过去。字幕给出:几年以后。
  
  几年以后,也不过转瞬间的事。
  现实太过纠结,导演无能阐述,观众昏昏欲睡。至于看多了历史片的我们,则早已猜到了结局。
  如何让混帐们全部淡出,恶行终得报应?
  如张小波所说,还是电影好啊,只需字幕给出:几年以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2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鲜花

  
  悲剧每天都在发生。
  面对那些无妄牺牲的脆弱个体,我们几乎都要淡漠了。
  在这片被称作“拆哪”的土地上,有网友留言,“感谢老天,我一觉醒来还能有如常的生活”。
  
  谁也无力改变什么。
  人们手中只有鲜花。
  鲜花作为一个符号,总让我想起四十年前肯特大学那位历史系女大学生,她把鲜花插进国民警卫队一位士兵的枪管,然后说:“鲜花总比子弹好”。
  数小时之后暴力过去,人们在尘烟之中找到了她的尸体。
  
  秦朔在纪念蔡定剑先生的文章《我们时代的尺子和镜子》中引用了爱因斯坦的看法:政治问题,“在较广泛的意义上来说就是人类事务”,在给朋友的信中,爱因斯坦问,“要是乔尔达诺·布鲁诺、斯宾诺莎、伏尔泰和洪堡也都是这样想,这样行事,那么我们的处境会怎样呢?”在另一封信中,他说,“我从来没有作过系统努力去改善人类的命运……我所做的仅仅是:在长时期内,我对社会上那些我认为是非常恶劣的和不幸的情况公开发表了意见,对它们表示沉默就会使我觉得是在犯同谋罪。”
  
  我们公开发表意见的场合不多,大多数人选择沉默。
  或者选择鲜花,即便它是无力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学习材料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是媒体人的必修课。我以为,还是要从基础抓起,从原著抓起,千万不要走过场。
  
  ——你们赞美大自然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
  
  ——当你能够想你愿意想的东西,并且能够把你所想的东西说出来的时候,这是非常幸福的时候。
  
  ——在实行书报检查制度的国家里,任何一篇被禁止的,即未经检查而刊印的著作都是一个事件。它被看作殉道者,而殉道者不可能没有灵光和信徒。
  
  ——自由报刊是人民在自己面前的毫无顾虑的忏悔,大家知道,坦白的力量是可以使人得救的。自由报刊是人民用来观察自己的一面精神上的镜子,而自我审视是智慧的首要条件。
  
  ——自由报刊是国家精神,它可以推销到每一间茅屋,比物质的煤气还便宜。它无所不及,无处不在,无所不知。
  
  ——由于人民不得不把具有自由思想的作品看作违法的,因而他们就习惯于把违法的东西当作自由的东西,把自由当作非法,而把合法的东西当作不自由的东西。书报检查制度就这样扼杀着国家精神。
  
  ——这些人怀疑整个人类,却把个别人物尊为圣者。他们描绘出人类本性的可怕形象,同时却要求我们拜倒在个别特权人物的神圣形象面前。我们知道个人是弱小的,但是同时我们也知道整体是强大的。
  
  以上摘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第一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9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体制

  
  为什么举国体制生产了这么多的金牌,却与足球无缘?
  为什么所有报社都自办了网站,新媒体的成功却永远都不属于传统媒体?
  很遗憾这两者,前者需要自由,后者需要智商。
  
  而我们的体制,一向与自由为敌,与智商为敌。
  他们紧紧团结在封闭、弱智等等关键词的周围,犹如那些七彩的盛会,由泡沫堆积而成,给人以坚不可摧的巨大的幻像。
  
  作为原教旨主义者,著名左愤烂人飞一门心思钻研马恩,钻研革命。
  最近开始走火入魔:他反对封闭,继而反对所有版权收费平台,继而反对苹果——他挥舞着iphone山寨机并将之视作革命的符号——反对Jobs以及所有的工作,反对apple以及所有的水果。
  等他说完,我很含蓄地表示沙发。他却看出了我内在的动摇性:“你这种人,最多是投机革命。”原因自然是:我是体制内的人。
  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哀

  
  火灾就发生在同乐坊一百米外胶州路。
  因为赶着开会,三点左右我只是路过现场。好在视频组的同事已经抗着摄像机,录下了很多宝贵的资料,当天有同行朋友希望调用现场视频,我的意见是:给。如此大灾,应该让更多朋友看到和听到。
  
  这几天中午下楼,都会走过去看看,我看见人群川流,鲜花越来越多,已经铺满大楼的周围。
  除了家属,更多的是远处赶来吊唁的普通的市民。
  献花,鞠躬,然后离开。
  
  有朋友来同乐坊谈事,我会建议他们去临近的现场吊唁一下。
  最近事情太多,但是晓跃是要接待的,听他说要从长沙过来献花,他一直想来上海,对这座城市也有感情了吧。
  
  广州肯定恨上海:自家的世博欢乐完,立马要把广州的欢乐给抢走。
  所以他们不让南都有表现,也不让邓华德赛前默哀。
  国人真无奈,需要同时向两座城市致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主旋律


我周围有一半以上的朋友,还没有去世博看过,世博就结束了。
身在上海往往如此,特别是我,从来没有去过东方明珠,从来没有踏上过新外滩,从来没有登上过新地标:共计101层的上海环球国际金融中心。
前几年贩子来上海,我带着他跑到东外滩,居然不得其入。贩子说:还是我带你逛吧,我来过。

其实我和世博还是有一点瓜葛的:
因为本报Dida的牵线,我为世博写过主旋律。当然世博是大投入,所以从日本采购了主旋律,这是后话。
说起来,我和主旋律勾肩搭背很久了,最早1994年写过原始版“18岁成人誓词”。后来还写过抗非典之歌。昨天有大学同学问我:汶川大地震你写过没有?我连连摆手说没有没有,怎么都感觉自己像个灾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6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4444

  
靠,一打开博文框,验证码4444。
大凶。
这篇博客我不写了。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5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保护车书记

  
车书记不忙于官场应酬,吟诗作赋,好雅兴,很文艺,是个好现象。
并且从较低门槛的白话诗入手,也很得体,小写怡情,大写伤身。事实上,我与车书记有同感的,他是回车键里出诗人,我是回车键里弄博客。

接受采访时,我就说:一个干部,爱好文艺,不仅没有错,还很可喜,要好好保护起来。车书记2005年开始业余诗歌创作,小荷才露尖尖角,要鼓励他积极创作,最后弄出一些风格和名目,什么后现代的现代,现代的后现代,后现代的后现代。等等。
错就错在某某文学奖,居心叵测,急欲捧杀车小荷。

我于是居心叵测地揣度:作协是否在效仿足协?他颁奖公安,我就颁奖纪委。
或者想借车书记炒作,大搞反向营销,这个就比较下流了。
他们居然借鲁迅之手狂抽车书记嘴巴!我觉得车书记应该自我保护,什么羊羔体,什么官体诗,料是中国作协雇佣公关公司之炒作稿,请车书记擦干脸上的唾沫,捡回自尊,抡起老拳,奋起回抽丫的。

不久之前,新华网上还留有若干回击某某奖的上好标题,我抄来呈上,供车书记参考:
《某某文学奖授予车书记是“选择性失聪”》;《让车书记获“某某文学奖”说明了什么?》;《车书记获某某文学奖是对鲁讯的亵渎》;《授予车书记某某文学奖的反思》。
嗯,作家暂可不当,诺奖暂可不想,此仇不可不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4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志安美国媒体考察报告之学习体会

  
即便共认在传统媒体领域,美国领先中国上百年,一涉及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转型,全球同此凉热——美国人和中国人一样无知,一样无为:只能在收费免费上来来回回,纠结不清。
复旦张志安去美国转了一圈回来后,谈到美国传媒人的无奈:如果我们知道怎么做,我们早就发大财了。

问题出在路径依赖。
先看我背后有哪些资源,然后去设计新媒体,美其名曰利用资源优势,最后全部做成官网或者传统媒体电子版。没人根据常识顺着来:完全以新媒体视角,先看市场需要什么,用户需要什么,以此设计商业模式,然后再回头看看自己背后还站着哪些资源。

传统媒体很难放弃路径依赖,很难摒弃这种以我为主的思维。如果说美国传媒积上百年之沉淀,这么做还情有可原。本来就是穷鬼一枚的中国传媒,也这么跟风就很难让人理解。
当然,如果仅把网络当作渠道,那么传媒只做单纯CP也无不可。毕竟机构内容与个人内容相比,还是有其价值的,特别吾国还有采访资质及资源的垄断性。
如果非要自建新媒体平台,在这个完全竞争市场,你只能顺从它的游戏规则。

事实上中国的传统媒体,早已习惯性地把网络当作主渠道,他们主动培育了门户,现又依赖于门户。
至于自建网站,只是政绩和摆设。即不考虑商业模式,更不会像facebook或者twitter那样,费尽脑力去设计一个全新的游戏规则。

相比美国,我们这一头,发自网站的所谓公民新闻更加的势大力沉,随着首发权向新媒体转移,传统媒体的权威属性变得可疑起来——他们通过自我阉割只能是越来越充当网络跟风的角色。
新生代已经可以完全离开报纸了,报纸读者已经退化为隔夜旧闻的追随者。

看看今年国庆,即便再固守传统的书香子弟,再口是心非的千年潜水艇,都已纷纷地,被炸出了水面。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3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英语

  
复旦哲学系出来的,英文大多很差。
我尤其差。所以很是羡慕那些外文专业的,可以跑到跨国公司拿高薪。
若干年后,甲同学有求于正混迹于某外企的乙同学,回来后怒不可遏:当年的赤膊兄弟,现在居然开口闭口“Anyway”、“So what”、“It's fine”。
甲同学说:我只会一句英文,“F*ck!”当时为了应急,就用了,也不知道用得对不对。

我很羡慕北京,万邦来朝,完全是盛唐长安的范儿,老外们大多一口流利的中文,没人迁就老外。
而在上海,中国人都在热火朝天地说着英文,没人迁就我。
其实朋友中,英文最好的是Bob。作为著名翻译家、大学英文教材主编翟象俊先生的儿子,Bob谙熟英文俚语、古英语,他甚至可以仔细斟别西撒克逊语和北恩布瑞安语之间发音的细微差异。
我这么夸他,是因为只有他在默默地迁就我,并且经常纠正我中英文转换时理解上的错误,比如树新风不能译成吹牛逼(tree new bee);不折腾完全可以译作no z turn。等等。

关于英文说了这么多,完全是因为我在新浪微博关注了Bill Gates。
我怀着绝望的心情浏览了他的微博,怀着树新风的愿望又默默拉黑了世界首富。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20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8页/10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永新娘子88

2017-10-20

空池

2017-08-18

我是卧底

2017-08-08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