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黄裳

翠墨银鱼两惊鸿,前尘足迹锦帆空,珠还海上负暄中。来燕榭里谈旧戏,梦雨斋边数落红。妆台归去小楼东。——《浣溪沙·集黄裳先生著作名》长安吕浩记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371234
  • 开博时间:2006-03-11
  • 博客排名:第1087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黄迷”吕浩

  

感謝崢華姐為我賜文 本文刊發于10月21日《深圳特區報》。作者姚崢華十幾年前在天涯閒閒書話就很有名,現在是《深圳晚報》閱讀周刊主編,出版有著作《書人:書事》頗受讀者好評。

 

“黄迷”吕浩 

 

◎ 姚 言

 

2006年陈子善教授在上海以华东师大中国现代文学资料与研究中心名义,举办“黄裳散文与中国文化”研讨会。会议筹备时,他问黄裳,希望哪些年轻朋友与会,黄裳提到了一个名字:吕浩。吕浩小字辈,1977年出生,陕西长安人氏,字浣溪,自称爱纸敬书斋主人。与黄裳先生的年龄足足相距一个甲子。

 

能入黄老先生法眼的,当非寻常之人。吕浩欣然与会,提交了他所编订的《黄裳著作系年录》,会议组将其整理为《黄裳著译书目》,与其他论文装订一起印了50册,发与会者。陈子善说,如今这份书目已成了黄裳研究中一份难得的资料了。

 

提起吕浩,书界称之为“黄

分类:黄迷交流区 | 评论:5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可畏亦复可爱”:黄裳95纪念

  

“可畏亦复可爱”:黄裳95纪念

 

朱航满 

文汇笔会 2014-6-23

 

黄裳先生今年诞辰九十五周年,朱航满先生这篇文章帮助我们忆起这位离去不久的、“可畏亦复可爱”的海上文化人。“笔挟风霜,可畏亦复可爱”,是钱锺书先生的评语,而朱航满的文章,则细细讲出了这可畏之处,和可爱之处。

 

黄裳的文字多以随笔、游记、评论、序跋、书话等文章为主,其文章常常能够借古喻今,从历史的故纸堆中阐发新见。他曾自述从大学时代起,就对于旧书和版本发生了兴趣,从此之后用心搜求,积累了深厚的经验。可以说,愈到晚境,黄裳对于版本和文史的研读愈见火候,特别是对于明清历史及版本知识的研究,在当代少有匹敌。他曾对于周作人的笔记资料就有过不甚认同的论述,对于史学大家陈寅恪的《柳如是别传》中有关资料的采集也有过非议,由此可见黄裳对于这一领域的研究多能游刃有余,发他人所不能发之妙论。

 

这一方面,显示出在文

分类:黄裳风采录 | 评论:1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papa 新書

papa 新書

 

papa 新書

分类:黄裳风采录 | 评论:3 | 浏览:4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诗二首

旧诗二首

 

黄裳

 

一九五一年 八月

 

游平山堂阻雨, 用喬鹤侨题壁原韵, 成二绝。

 

绿扬水木最清华,

雨湿银藤噪晚鸦。

一枕清凉新睡觉,

平山堂作美人家。

 

毕竟邗江多绿扬,

闲庭经雨漾微香。

白鹇过处鹧鸪唤,

不是离人也断肠。

分类:黄裳风采录 | 评论:1 | 浏览:8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款款而行的风流【文 朱晓剑】

    听到黄裳先生去世的消息时,我并没太多的惊讶。在此之前,深圳的朋友过成都,还谈起黄先生摔倒,他专门去医院看望,身体大不如前,“但愿能度过此劫”。我虽算不上是正宗“黄迷”,也藏了一些黄先生的著作。

    周围有不少喜欢找名人索取签名本的朋友,我虽也曾动心过,但从未干过,对老人而言,这种刻意的拜访似乎有那么一些“残忍”。

    黄裳先生以游记、读书随笔著名,文笔古朴、厚重,同时却又不失轻松、自然,洗练而透彻。这不知迷死了多少读者。不管是早期的《金陵五记》《音尘集》,还是近几年出的《来燕榭书跋》《书之归去来》《珠还记幸》,都很见个性,也有耐人寻味的篇章让人记忆犹新。

    他对书的版本见解,在今天看来依然是有着独到之处,《清代版刻一隅》里有不少的记录。

    藏书、爱书,才有不断的文字记录这些书事掌故,这让我们无缘见识线装书的后辈羡

分类:黄裳印象录 | 评论:0 | 浏览:11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裳和他的《故人书简》【文 梁由之】

我最初接触黄裳的文字,早在20世纪80年代前半段,一见就很对胃口。垂30年,迄今不曾厌倦,算是一个难得的异数。8年前,开始尝试从网上购书,随后渐成习惯。试水的前两单,便是黄裳的《来燕榭读书记》与孙犁的《耕堂劫后十种》。

 

黄裳的文章,好看,耐看。他的著译我大抵都有,有的读过多遍。同辈作家,汪曾祺不如他博学,孙犁有点偏狭,张中行太过枯槁,金克木略嫌虚飘。尤为难得的是,居然未见此翁老来才退,当得上一句宝刀不老。特别偏爱他的书话和游记。这类篇什,事关历史、人物和山川,时空跨度大,知识含量高,信息丰富,现场感强。时而典雅飘逸,生动传神;时而雄浑苍凉,凌厉劲拔。笔端常带感情,又每每节制有度,感染力很强,读之齿颊生香。

 

2011年,我受邀主持《海豚文存》,想到的首批作者,便有黄裳。那年,恰好沈昌文、钟叔河、朱正年届八秩,我和俞晓群商定,第一辑出“三老集”,为这三位身世坎坷事功非凡的前辈庆寿。一度想拉黄裳加盟,但他是1919年生

分类:黄裳风采录 | 评论:5 | 浏览:5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经风经雨又经年

  

经风经雨又经年

 

昔年漫读黄裳先生著作,每感其中部分专题或系列文章散分于诸书之中,心想:这些文字若能集为专辑而另出单行本,想必更有益于感兴趣的读者吧。此一念想,搁置多年后竟然成真。值此《绛云书卷美人图——关于柳如是》出版之际,略述成书因缘。

二〇一一年秋,与我同样痴迷黄裳先生文字的朋友默当兄,费时年余录入先生著作百余万字,

分类:黄裳书话集 | 评论:3 | 浏览:5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来燕榭藏《过去的生命》—— 陈子善

 陈子善

 

  8月24日 多云。理书检出知堂新诗集《过去的生命》。这是他生前出版的唯一诗集,列为“苦雨斋小书之五”。书的封面图选用库普加(FrankKupka)神秘主义的画《生命》,与书名相呼应;扉页上丛书名、书名、作者名三行字配以长方红框,煞是好看;版式疏朗,诗题另出单页,更是惹人喜爱。这本可爱的小书1930年1月由上海北新书局初版,我检出的为1933年11月三版本。

 

  虽然不是初版本,却是来燕榭主人黄裳先生的旧藏。该书前环衬左下角有他的钢笔签名:“鼎昌一九四二年五月卅日”。鼎昌者,容鼎昌,黄先生原名也。当时他正致力于“访求”新文学名著,尤其是“初版的毛边本”,不过,这册《过去的生命》三版本是光边的。

 

  1987年1月,由我介绍并辑入“外编”的郑子瑜先生藏《知堂杂诗钞》由岳麓书社推出

分类:谈黄裳文录 | 评论:0 | 浏览:7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裳也走了

黄裳也走了

 

胡洪侠

 

钱锺书先生走的时候,我安慰自己说,幸好还有季羡林先生。季先生走的时候,我安慰自己说,幸好黄裳先生还在。前两天,黄裳先生也走了……他这一走,我们这块土地上的星空中,那些星辰一般的读书种子,那些堪称大师的文化标志人物,那些一提起他们的名字,我们立刻赞叹不已,不由心生高山仰止之情的世纪作家,好像真没剩下几个了。思至此,心中竟然有惊慌莫名之感。

当今爱书、读书、藏书、写书的人,有几个不知道黄裳先生的呢?能和他生活在同一片土地,读他早年的集子和新写的文章,听他讲藏书聚散得失的故事,甚至看他老而弥坚地和别人打笔墨官司,我们都觉得幸运。他经历过那么多动荡岁月,挨了那么多折腾,终能与书相伴,以文言志,得享高寿,多么不容易。他这一走,因他而来的许多幸运立刻变成了我们的不幸。

 

在这样的时刻,我们能说什么呢?又一块天空黯淡下来,说什么也无济于事。我倒是替好友姜威感觉庆幸。他走了也快一年了。生前他常常和黄裳先生通信,一老一少谈书谈人

分类:黄裳风采录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恭送黄裳先生

恭送黄裳先生归道山

 

刘徙

 

 仅凭写散文而成大家的,除了周作人便是黄裳了。现在在这个乍寒还暖的时节,黄裳先生以93岁高龄归道山。我们再也无法读到先生的新文章了,我不免在哀思之外又增添许多愁绪。

 

       黄裳散文是文化散文,谈书有趣、谈史有识、谈戏有道。

 

       黄裳散文是记者散文,视角独特、观察细腻、表述明了。

 

       黄裳散文是“黄体散文”,文笔得张岱、苦雨真传,又形成自己的风格,“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概黄体散文之谓也。

 

       黄裳

分类:黄裳风采录 | 评论:0 | 浏览:3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会消失的歌——忆黄裳先生

不会消失的歌——忆黄裳先生

 

顾村言  

 

“很多歌消失了。”

 

  这是黄裳的好友汪曾祺在其小说《徙》开篇所写的第一句话,意料之外的是,在汪曾祺走了15年后,黄裳也成了那支“消失的歌”——(9月5日)晚六点多,听到同事说“黄裳6点走了”,惊愕之余,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直念念叨叨地去再去看一下老人,一直没有实现,怎么老人就走了呢?

 

  电话给一位喜爱黄裳多年的老友,那边正在喝酒,告诉了老人去世的消息,电话里一阵沉默,终于叹一声,说:“老人真不简单,春节期间还写万字长文,怎么就走了呢?”

 

  老人是不简单,生于1919年的黄裳或许算是上写作界的一个奇迹——几乎每隔一两个月,这位90多岁的老人便有长文刊发于《东方早报》及其他报刊,笔底矫健老辣,且不断有新著问世——这样的高龄与这样笔力的文章,在中国当代写作界几乎是绝无仅有的。

&n

分类:黄裳风采录 | 评论:0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裳 黄宗江著,陈子善编《南国梦》(编号077)出版

黄裳 黄宗江著,陈子善编《南国梦》(编号077)出版

 

海豚书馆《南国梦》(编号077),黄裳 黄宗江著, 陈子善编,本书为黄宗江和黄裳在民国时期合作的话剧剧本。讲述了南唐后主李煜的故事,在整部戏剧里,字里行间流露了作者对李煜才情的赞美,对文人治国的无奈,以及亡国后受辱的同情,读来令人叹息不已。

——摘抄自新浪微博  @海豚出版社-人文馆

分类:黄裳书影录 | 评论:2 | 浏览:19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忆黄裳先生

忆黄裳先生

 

《书屋》二〇一二年第十二期

秦 颖

 

    2012年9月5日晚饭桌上,接《东方早报》朋友的电话,说黄裳先生于六点钟去世,想做个采访,请我谈谈跟他交往中印象最深的琐事。这消息太突然,黄裳先生怎么突然就走了呢,一时无法接受。等稍稍缓过来,却又陷入深深的自责。

 

    几年前,我离开《随笔》时,曾写信给黄裳先生,感谢他近几年的支持,并告拟编一册《〈随笔〉影像》,希望他题个字。不久收到来信:“知将以摄影作品辑为一册,并征题词,命题作文,殊难下笔,辄记初晤时谈话种种如在目前,因作小记……前岁秦颖先生远道来访,畅谈移晷。就文坛报刊种种,畅言无忌,颇以为快。谈话间来宾出所携照相器材,为摄数影,颇得模糊之妙,遂得少掩其狂放故态,以为大幸。回忆往事,漫记。”而我却一拖经年。今年,开始整理当年所拍照片,补写摄影手记。一到黄裳先生这里,就打住了,总觉得要写的太多,而准备的太少。

分类:黄裳风采录 | 评论:1 | 浏览:9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裳成就梅兰芳传记

黄裳成就梅兰芳传记

 

沈鸿鑫

 

不久前辞世的黄裳是著名的记者和散文家,同时是一位造诣很深的戏曲评论家,因为我曾是《文汇报》的作者,与黄裳有一面之缘。黄裳撰有许多戏曲评论,并出过专集;然而我认为,他有一桩特别大的功劳,那就是策划、编辑了梅兰芳的《舞台生活四十年》,这是我国第一部戏曲艺术家写的传记作品,它开了艺术家传记文学的先河。

 

  黄裳作为戏曲评论家,他懂得戏曲艺术家传记的价值,他对梅兰芳的艺术和为人深有了解,他又是《文汇报》的编辑,于是萌生了搞一部梅兰芳回忆艺术生涯的长篇连载文章的想法。一九四九年八月,梅兰芳刚从北京参加第一次全国文代会回到上海,黄裳就到梅兰芳的寓所,他诚恳地约请梅兰芳写一部回忆舞台生活的长篇,在报纸上以连载的形式发表。梅兰芳告诉他,本来就有这个计划,但目前参加政治活动多,又要演出,比较繁忙,在这个时候,开始写这样长篇连载的回忆录,相当困难,恐怕力所不胜。黄裳对梅兰芳说:「现在你的工作忙,以后恐怕更忙,如果现在

分类:黄裳风采录 | 评论:0 | 浏览:3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裳先生琐事

  黄裳先生琐事
  躲斋
  
  九月六日报载,黄裳先生走了,甚觉意外。转而一想,九十四岁了,毕竟高龄,似亦自然。但又不禁忆起先生的琐事来。
  
    我与先生见过多次面,却从来没有讲过一句话,而且都在许姬传先生的家里。那是在五十年代初,去今已六十年。彼时黄裳不过三十多岁,在文汇报社工作,为了连载梅兰芳口述的《舞台生活四十年》,常去许姬传先生处,所谈皆为这部书稿。我那时年不足二十,属于小辈,只有在旁倾听的份,自然不容插话。有一次,我刚跨进重庆北路咸益里许家的门,黄裳先生正告辞出来,对我点了一下头,就匆匆地走了。等到我进入客堂坐定,许先生的长子国屏对我说:“今天黄裳是特地来致歉的,非常诚恳。”我颇惊讶,问,为什么?他说:“《舞台生活四十年》要腰斩了,所以来道歉,不过,似乎有点言不由衷。”所谓“腰斩”,是业内的行话,意思即是不再连载,中止了。这事让黄裳非常难堪,也十分尴尬,因为在《文汇报》上刊登《舞台生活四十年》,是他亲自向许先生约的,现在要中断,很对不起许。这中间有许多说不清的情弯理曲,黄裳曾力争,奈何上面的“决定”已下
分类:黄裳风采录 | 评论:3 | 浏览:5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页/40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