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心杂记

无书不活,爱书如命.心比天高,才比纸薄.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雨过青天冷。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33240
  • 开博时间:2006-03-1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路

 

      面对自己 一动不动 

          站成一快岩石么? 

       &nb

分类:闲话 | 评论:1 | 浏览: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厘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民诉法修正案对执行工作的影响

  

分类:法言 | 评论:0 | 浏览:1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间酒

  

花间酒

 

 

闲  来  无  事  不  从  容,

 

三  十  一  局  道  匆  匆。

 

神  游  江  湖  惊  梦  起,

 

醉  看  西  厢  万  里  红。

分类:闲话 | 评论:1 | 浏览:5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而立

  而立
  
  
  小时候一直想着长大,长大后就可以变成无所不能的他。其实,所谓的无所不能,不过是能够随意地奔波于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不再受限于某个偏僻的角落。那时候,看看外面的世界就是最大的能耐,在身边的人们很多时候基本没有走出过超出县城的距离。长大后,发现最可怕的就是长大,这是一个不受控制的恐怖事物,一天天的长大,不可后退不可停留的长大,日子在青春的放纵和案牍的辛劳中悄悄滑过,时光一翻,明日而立。
  
  子曰,吾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今五十一方知造化为何物矣。二货少时懵懂,愚钝不堪,尝有师斥曰榆木脑袋。长大之后经常觉得在自己的少年时代是不是有另外一个灵魂活在自己的身体里,而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糊涂的旁观者,直到有一天那个灵魂与现在的自己合二为一,二货才渐渐清晰地看到这个世界。
  
  就像一部部小说里猪脚的成长那样,总是饥渴地吸收着这个世界里二货不明白的知识,不断地冲击看到的世界的边缘,总是希望逃到世界更远端。总是希望看到成熟的世界里运行的规则,莫名其妙的狂热着猜测着人心,在初步获得了判断
分类:杂语 | 评论:0 | 浏览: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生

  浮生
  
  
  身处喧闹人群之中,而心却未与之一同起舞。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的感受,也是最近几个月的强烈感受。一直以为新年会有新气象,只是在反复间终于耗尽了所有的耐心和理性。给自己一点舒缓的空间就成为了心灵的鸡汤,只是这个鸡汤来的如此艰难,从四月开始,不停的有各种无法逃避的工作阻止休假,直至7月下旬。积压了太久的洪水,并不是一次休假能够宣泄的,但是久处高原之上的困顿,却因此成就了一丝明悟。或许,这也是一种修行。
  
  大约骨子里十分怠惰的缘故,因此特别不能忍受非人的疲惫;然而出于一种天然的平衡,闲置久了会更加的空虚。人生,有时不过是荡秋千,时高时低,终会平静。工作的人生,只有深度,失去了广度,因此很多时候显得不够丰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算是丰富人生的最重要路径,看到强大的人,自然会升起与之比肩的雄心壮志。这种感慨激励着人去体悟自己的处境,站在更高的舞台上,才能看的更远。
  
  一直想去厦门,拖到了八月,却是不合适的时节,只是还是坚持了原本的意愿,毕竟暴晒的太阳对于我来说算不上什么恐怖
分类:随言 | 评论:2 | 浏览:4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雨?

  大雨?
  
  
  
  对于北京来说,下雨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连着三四个月不下一场雨的事情经常发生,若是连续下了两周雨,那绝对是大家烧高香了。北京,是缺雨的,不管多大的雨,都缺。
  
  这两天不停的有亲朋好友关心我这边雨势如何了,感谢大家的关心,真的很感谢!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铺天盖地的六十年一遇的大雨的宣传,真的会使大家产生错觉,好像北京城已经快要变成古泗州城了。
  
  21日中午开始下的雨,雨势时急时缓,大约至22日凌晨2点,部分地区大概是21日深夜就停止了。新闻中所谓的六十年一遇,个人以为着实比不上去年6月23日的那层雷阵雨,三四个小时门口就成小湖泊了。不用拿数据来说话,这场雨,在淮河流域的汛期什么都算不上,基本上是每天必下的那种雨势。至于立交桥下被淹的车辆,只能说你们真的是运气不好,谁让你在帝都开的呢?这里是小雨小淹,大雨大淹,凡下必淹。这次,老天爷真的很无辜。
  
  22日,帝都晴空万里;23日,帝都蓝天白云。事实上,21日18
分类:闲话 | 评论:1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歧路

  歧路
  
  
  一
  
  每个人的人生轨迹是不是都可以视为一条路呢?这条路的终点是何方?应该往什么方向走呢?似乎这是一个形而上的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三大问题之一。然而,芸芸众生里当真会有几人去思考着个大问题?其实,至少有一个肯定的答案,死亡是每个人的最终归宿。然而,这个问题显然不是这么回答的。至少,不是我们想要的答案。
  
  我们可以以出生为圆心,在三维的角度里可以任意选择一个角度前行,没有限制,没有方向。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不走也行。每种路上的风景各不相同,有树木,有河流,有大海,有高山,有丘陵,有沙漠,有冰川,有沼泽,有平原。你喜欢走什么路?也许攀登就是一个人的方向。也许徜徉就是一个人的方向。也许迷路才是一个人的方向。
  
  我们走向哪里?没有定论。只是自己想往哪里走?究竟是自己想走的,还是别人眼里想走的,还是容易走的,还是必须走的?其实,我们只是随便走走。我们以为的方向,不过是随波逐流的方向;我们以为自己能把握的方向,不过是风吹的方向。
分类:乱弹 | 评论:0 | 浏览:4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Pride & Prejudice

  Pride & Prejudice
  
  
  也许,从前的想法还是比较单薄的。仅仅活在书本和小说的世界里,固然单纯,然而总是不可避免的都有个人主观臆断的色彩。人世就是修行,懂得禅机锋锐者,多数是红尘跌宕半生的人,不悟透人生道理,活的总是艰难。大凡人要出家,不管是和尚还是道士,都是堪破了某些执迷不悟的东西,也就是在花花世界里受到了刺激而放下了某些执迷。芸芸众生里,随波逐流、浑浑噩噩的还是居多,我等又有几人能看透?带着自己的妄念活着,或求心安,或求腾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都有自己的思维,自己的眼光,这或许是不同的个体存在于世的最大依恃,然而就大略而言,似乎国人活出来的都是一个味道,弥漫着腐烂的气息。并非是骂人很痛快,鲁迅骂国人,入骨三分——麻木,柏杨骂国人,明心见性——丑陋,实在是不骂不行,其实骂了也不行。
  
  明清之前,儒家教化总是还有着一点独立的风骨,除掉君臣尊卑观念之外,读书人还能从书经之中寻得一些精神慰藉,作为自己的脊梁。所谓安贫乐道,非圣人不能为也,天下人众
分类:杂语 | 评论:0 | 浏览:5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暗伤

  暗伤
  
  
  曾几何时,我们的那些理想、热情、纯洁、爱情、友谊都随着青春的逝去而渐行渐远。摆脱不掉的世俗生活,终于不可逆转地变成了生命中的主体,不管不顾的时代终将要随着青春一起被埋葬。
  
  有时候,某些哲学命题是无法逃避的,除非你甘愿此生只做一头猪。吃货、玩货们是有着极为现实也切合实际的追求的,因此,活着的目的也是显而易见、不需要思考和论证的结论。然而,世界之所以如此复杂就在于人的想法并非如此单一,每个人的脑瓜里转悠着的虽然无外乎名和利,但是这也并不是活着的全部目的。在庸俗的世界里,每个人似乎都有一些不甘心的事情隐藏在心底,从来没有想过放在阳光下滋养、成长,并渐渐地让它枯萎,彻底地遗忘它。
  
  不管多么现实的社会里,个体的存在都是一个逐步接受庸俗的过程,毕竟一张白纸也很难一下子就写满字。有时候难的是即使写满了字也看起来充满美感。没有人从小天生就会追逐名利,或许那时我们也有自己的梦想和热血,在单纯的脑袋里对于美丽、真实和善良还有一种原始的追求和敬畏,毕竟,生活并不是赤裸裸的残酷,我
分类:杂语 | 评论:0 | 浏览:6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1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