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514
  • 开博时间:2011-06-1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怀念父亲

       去年的今天,我父亲永远离开了爱他的儿女们 。我一直想,父亲是和母亲相聚去了。也只有这样来减轻心里的痛楚,可眼泪却忍不住掉下来:父亲,我想你了。

       父亲一向身体较好,母亲去世后他独自居住。一楼依旧是小镇上老老幼幼娱乐的场所 :自制的象棋盘,父亲自己订阅的健康报、参考消息,儿女们拿回去的旧报纸、杂志。这些,让父亲的家一直是小镇的文化娱乐中心。父亲不寂寞,他可以看别人下棋而忘记吃饭。有时也会亲自上阵杀几盘。他也可以一整天看报纸。

  小镇上有个单篮球场,父亲每天清早都去投篮。常有年轻人不服气而跟他过招投3分球,却往往败下阵来。

       父亲自幼习得一手好字,在一只鹅的干部年代,无法养家,就弃干回乡了。从此,方圆几十里,不分姓氏,只要需要写写画画的,都离不开父亲。随着父亲日渐衰老,他收徒了,不多,仅收两个,拜师仪式完全按照老风俗:选个好日子,徒弟挑上鸡、米、茶叶、红包,在几个长辈陪同下来家。

分类:情感 | 评论:16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是何种模样

故乡在何方?故乡是何种模样?不忍去想这些问题,但又时而想起。每每想起,心中都一阵阵酸楚。

父亲是养子,不知是爷爷奶奶在世时不许父亲寻亲还是别的原因,我一点都不知道父亲原来的家在哪里。记得十三岁左右,父亲骑了八十多公里的自行车去学校接我,他并没告诉我要接我到哪里去,我也不敢问,因为看到父亲的袋子里放着香烛纸炮,我隐约感到是去参加一些不好的事情。从学校走了三四十公里的样子,我们来到一户正在办丧事的人家,从父亲与那些人简单的对话中,我知道逝去的是我应该叫为二伯的人,二伯也是这户人家的养子。我不敢问也不敢说。后来回到家里也没跟谁提起过这个事情。可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父亲到底来自何方?我到底有几个伯伯叔叔姑姑?他们长得什么样?说的什么口音?生活过得怎么样?

成家以后,生活比小时候好多了。真的想去寻亲,特别是我母亲去世后,父辈的仅有父亲一人了。父亲已八十出头,他总让我想起那夕阳,我无力把它托住,我无时不在担心它坠落山谷。几次想跟父亲提出寻亲,但终究把话咽下。想起了大白菜,一层层的叶子bai下。现在,就要轮到我辈顶在最外层了,多少有点伤感。

分类:情感 | 评论:14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色迷离

夜色迷离 

 夜,来了!

在电脑桌前,累了,于是站起来走向窗,向窗外看看,看路灯投影在窗上婆娑的树影……久久的,我想着什么?

今夜异常沉闷,犹如我的心情,万家灯火,哪家哀愁?哪家温馨?

隐约有音乐响起,是英文歌,我听不出是什么,但我喜欢那旋律。于是,我在电脑上查,一首一首的听那英文歌,终于,我找到了竟是这首《夜色迷离》。其实,我根本不知道KateSt.John是谁,也听不懂其中任何一句。但就是那样的旋律,那样的声音,一下子让喧闹的世界退得很远,无边的夜色,提早泊下来,四周安谧得让人想流泪。浅淡的花朵,在她的歌声里,一朵一朵幽幽开了,轻轻一个舒展,藏不住的馨香,就四溢开来。

这是一种很知己的感觉。凡尘中走得很累的心,这个时候,突然想躺下来,哪儿也不去,什么也不想。

“蒙住我眼睛的面纱已消失,我心中的伤痕也慢慢抚平,你把你浩瀚无际展示给了我,你无尽的微笑在闪耀……”

浑圆的嗓音,像老照片里绽放的花朵,无论艳红,还是鹅黄,统统都是黑白的,蓄进无限风光。只需

分类:情感 | 评论:2 | 浏览: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仰脸独对苍穹笑

                 仰脸独对苍穹笑
    
                  文/伴梅
    
  悠悠寂静里,遥看夜空,繁星点点,月圆之下,多少人儿在享天伦之乐,多少人儿在演绎着无奈的期待。这些天来,放任自己在群里疯聊,屏前嬉戏的我,快乐吗?不快乐!那过往的点点滴滴,如影相随,往日写下的清瘦的字,如针刺着我的心尖。以为,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忘记伤痛,无奈,日子的堆砌成了浅浅的忧伤,沁入每一寸肌肤。
      
  身之发肤,受之父母。不敢忘,不能忘。月下万家团聚,惟我独倚窗前,思老父,念慈母:家中的老父是否安好?消失在拐角处的慈母是否不再受病魔困扰?遥看故土,尽是遗憾,从呀呀学语,到年少不更事,求学,工作,曲指算算,在懂事的时候能侍奉父母身旁的日子历历可数。慈母陈年的唠叨如今只能缕缕叠起,让它停息在心的深处,潮湿自己的梦,憔悴自己的脸。
      
  总以为,文字可以寄托自己的心情。可敲打键盘的时候,删除键的使用频率竟是如此之高。是我愚钝了吗?是文字离我远去了吗
分类:情感 | 评论:14 | 浏览:5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幼童受到长期、公然的猥亵,谁在纵容色狼老师?

  幼童受到长期、公然的猥亵,谁在纵容色狼老师?
  
      
       资料来源/报纸.杂志  整理.编辑/伴梅
  
  2011年5月中旬,河南省驻马店汝南一小学爆出惊天丑闻:一群只有六、七岁的一年级小女生,竟然在本该最安全、最圣洁的课堂之上,遭到她们59岁的语文老师吴海有长期、公然的猥亵!
  且看事件缩影回放:
  2011年5月10日,在河南省驻马店汝南一小学一年级读书的连白羽在妈妈张小妮给她洗澡时,让妈妈别碰外阴,说疼。看着有些红肿的外阴,妈妈只能给她抹些药膏。经过妈妈的再三询问,孩子低弱蚊哼的声音彻底把当母亲的擂倒了:语文老师可烦人了,上自习课,用手指抠我的屁屁。。。。。。
  关于孩子提到的语文老师吴海有,张小妮早听说他作风不正的言论,但万万想不到他竟把下流的肮手伸向稚气的6、7岁孩童!“小羽,老师还摸了其他同学吗?都有谁?”
  “还有崔怡,还有许多女同学。”
  张小妮的头嗡的一声响:得找其他家长商量去,要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啊?不找不知
分类:杂文 | 评论:3 | 浏览:4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会选一个人造的美女或帅哥吗?

  整形外科分为整形再造外科和整形美容外科。前者主要对先天缺损或后天被破坏的体表器官或部位进行再造,使其达到或接近正常的形态和功能。后者则是通过手术使正常的器官或部位变得比正常更好、更美。整形美容外科包括毛发的移植、文刺、上下眼睑整形、胸部整形、面部除皱、鼻部整形、腹壁整形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特别是女性更追求容貌和身材的完美。曾认识一个叫阿霞的潮州女孩,一个非常阳光,非常漂亮的女孩。但她还是在我面前狠狠的说:等我攒够了钱我一定要给这个鼻子整一下,还要给下巴整一下。普通的漂亮女孩子如此,女明星更是给自己整这整那了。现在男明星整形的也很多。在这个人造美女,人造帅哥的时代,整形美容已经不再神秘,已经进入普通百姓家庭了。
  21岁的辽宁鞍山女孩王宁做整容手术后,因整容前后长相差别较大,身份证被视为无效。又因她并非在正规医院进行整容手术,无法出具手术证明,被公安局告知无法办理新身份证。没有身份证的王宁怎么办呢?你对整形美容怎样看?你能接受自己的亲人整容吗?如果你还没结婚,你会选择一个人造的美女或人造的帅哥吗?
  
分类:杂文 | 评论:2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胶乱象:“食”在太恐怖

  明胶乱象:“食”在太恐怖
  资料/网络 整理/伴梅
  温馨提醒:饭前别看本帖,饭后半小时内也别看本帖。
  
  
  医药界的很多业内人士服用胶囊药时,都是直接服用里面的颗粒,而把外面的胶囊扔垃圾桶了。难道他们不知道直接服用颗粒会刺激消化粘膜,甚至还得冒药物过量导致中毒等危险吗?原来他们清楚得很,但相对拒服胶囊外壳的原因来说,药物颗粒的潜在危害又算什么呢?
  事实上,空心胶囊只是常见的药用辅料。它并不具疗效,却要伴同里面的药用颗粒一同口服进入人体消化系统,并最终为人所吸收。医药界的很多业内人士就是担心胶囊外壳原料医用明胶不合格,里面的工业明胶成分让人“伤不起啊”。
  空心胶囊的加工并不复杂,把一些药用明胶和食用色素等按比例配成原料,再经压塑即可。但国家对空心胶囊的质量,工艺和卫生状况并没有严格的规范,这就滋生了一些黑心的明胶作坊。这些黑心的明胶作坊用收购来的鞣质皮革废料和垃圾提炼明胶,生产廉价的空心胶囊。虽然不断抽查出某些空心胶囊产品中铬含量超标,但由于现行药典没有规定明胶铬限量指标而查处
分类:杂文 | 评论:0 | 浏览:7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舞导致截瘫?我女儿还要继续学吗?

  女儿学跳舞完全是因为她喜欢。记得第一次去舞蹈学校报名时,她亲眼看见我从包里拿出一叠百元钞给了财务室的老师。出门后她第一句就说:谢谢妈咪,我一定好好学的。那时她还不满5岁。说实话,我不知道女儿在学校学的些什么,接送都是老爷老太太的事情。老爷老太太跟我说过好几次了,不要再让安琪去学跳舞了,会伤筋骨的。我一直认为那是无稽之谈,老人就是无端的溺爱孩子,练舞是辛苦,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更何况,是安琪自己喜欢的呢。每当看着孩子在家里表演时我就会很骄傲地说:爸妈,你看咱家安琪多有跳舞的天分啊。老爷老太太总是摇摇头:你没看见有多危险啊?
  直到昨天,看见一则报道:湖南永州市6岁女孩王阳靖,被父母送到当地一所舞蹈学校学舞。不料,几节课后突然变成了截瘫患者。在送孩子去各地求治时,家长又发现了多例因为学舞蹈导致截瘫的孩子。我大吃一惊,急忙上网查找相关信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全国每年有不少学跳舞的幼儿因“下腰”动作或者摔倒造成脊髓受伤!记得安琪是学跳舞的第2周就在家里表演“下腰”、“劈叉”动作的,看着孩子似模似样的动作,我还直拍手呢。谁知道就这“下腰” 动作竟暗藏着如
分类:杂文 | 评论:2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叶葬

  在青草流泻的春天,你顺着朋友的足迹来到了我的QQ空间,在留言板上写下了:来看才女啦!过了好些天,我才回复了一句俏皮的话:干嘛不说“来看美女啦”?于是,自然而然的我们加为了好友。
  我们在空间日记上互相欣赏着,难得的聊天不知道是兴趣的使然还是刻意而为之,我们几乎是诗的交流,词的探讨。或许,只有那清冷着的诗、词才能遮掩彼此的内心。
  走过春的浪漫,看夏尽蝉蛰,当肥厚的绿叶被灼热烤黄时,你说,希望能牵我的纤手,揽我轻盈而舞,看这满目的金黄。你说,这每一抹金黄,每一片落叶,都会因我们的欢笑沾染生气。每一段舞轻扬,都会因我们的相知永显空灵,让我们携手共荡学海。可是,可是我知道,我们不可能相厮守,因为,你早已有了一个她。本来,我以为,我们都不说出来,那我们还是很好的知己,我们还可以一起吟诗写词。既然你说穿了,那正如这秋意阑珊的满目金黄,纵然华丽得淋漓尽致,终究随风飘落最后也只剩满树凄凉。渐渐的少上了你的空间,对你的来访也慢慢地变得漠然了。
  今天,今天我独自走进这谧静的漫天金黄,看叶枝的恋恋不舍别离。我想,我的诗情词心也应该葬在这里。看片片黄叶飞舞,多
分类:情感 | 评论:8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网络诚信,薄胎陶器

  在茫茫网络中穿梭频繁的我们,心底曾幻想每次相聚都是尊贵的凝聚,也曾希冀彼此心灵的依靠坚固、纯净。然而,网络人似乎注定要面临伤害的窘境。诚信:如脆弱的花瓶,美丽而单薄;如一件奢侈的易碎品,捧着忧心,放着担心。或许是审美产生了疲劳,也许原因的本身就是薄胎陶器。
      
  我们该怎样呵护脆弱的诚信?探索的脚步迈入迷茫阵线,心灵的天空晦涩、无语。一切驾轻就熟的模式都被颠覆,曾经在握的温情、熟悉的笑容变得不堪一击。骤然出现似乎就得瞬间毁灭---可悲的网络定律。
    
  虚拟中的世界裹着美丽神奇的面纱,畅游其中会感受距离和美的玄妙关系。不妨在征程前设定下长度和宽度,好让诚信的曙光覆盖感伤的心路。那样也好,以免过多对网友的期待。
      
  其实,骗骗自己也是心理调节中的平衡木,我们所期盼的诚信、诺言都不过是网络沙漠里的海市蜃楼。拥有短暂的美景也是铭心的记忆。不奢求,不祈求,不追求,或许是在网络世界的立身之本吧。
  
分类:情感 | 评论:2 | 浏览:2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