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空书天涯名博

生活,感情,养生,艺术,诗和评论。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23561
  • 开博时间:2004-05-02
  • 博客排名:第7527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告“网络傻逼”之感化书》

《告“网络傻逼”之感化书》

我的《新世纪诗歌的精神困境》的纲要在扬子鳄贴出来以后马上有人化名攻击,说我的文章论证有问题,有问题就有问题嘛,可此人随即对我进行了人身攻击,在我反击的过程里有人指认化名者就是那个叫李磊的。
原来在诗江湖也有人一直化名攻击我,说我向伊沙献媚,也是他。李对伊沙的仇恨转化为对所有肯定过伊沙的人的仇恨了。以前凡是和垃圾派沾上边的,除了一些连翅膀也根本不可能长出来的,几乎都遭到这个变态狂的化名攻击,直指别人的“人格”和“道德”,和这些东西有关的大帽子就往你脑袋上扣。一则吹嘘他自己照镜子想象出来的所谓“正直”的道德品性,二则打击网络上的混子(这种网络混子也的确有恶心人的),而另外的想黑吃黑的混子,如李磊之流品到点炒作的玄机,借人怀孩子喂自己的卵。
这些网络傻逼和混子根本不用化时间去写诗和研究问题,一则他们没有这点本事,都是一些路边一棵树两个大丫杈的主,但是他们也是人,也是需要一点虚幻的荣誉,想趁机抄个仨瓜俩枣的,于是他们皆是摆出一副为民请命,批斗腐朽的悲壮样。找肩膀拍,找脸爬,找话头,好接茬收谷子。您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1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象一个孩子》

《想象一个孩子》
  
  想象一个孩子,一个没有的孩子。
  给他填补血肉、面孔和思想。
  他是我的一部分,和我一样
  从宇宙的深处的母体中分化出来
  偶然地
  成为一个自我意识。
  
  我给孩子赋予各种能力和思维。
  让他学会稍息、立正、齐步走,大路朝天,看清方向。
  在他身体左右,有两种可能。
  一边是聪明过人、内心险恶。
  另一边,博学沉静,素衣素面。
  
  不过他得先学习语言。
  众多棱角分明的词语出现了。
  它们混在一起,善良与邪恶,美貌与智慧,忠厚与奸诈,无私与自私,宽广与狭隘……
  随机接受哪一样,
  都能塑造出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  这些词肩负使命,
  帮你看到世界的复杂,看到人的多样,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8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个原子》


        
我不能抑止住
想见到物种断绝的渴望
河流干枯
布满了泥浆和裂缝
灰尘遮天蔽日久久不落
海洋和陆地上没有任何生命存在过的痕迹
一切都是那么单调,真实
没有任何微生物
而我见证着这些

窗外的街道亮着灯
远处有人说话
更远处是黑暗
黑暗里有车辆行驶着
再远一点的地方是曲折的海岸线
海鸟发出尖利的鸣叫
特别遥远的地方是一个清晨
餐馆里坐满了等待咖啡的人
有人身穿运动服
跑过了公园的草地
一群孩子欢笑着走在上学的路上

我想我作为原子
看见了没有看见的事物
正在重合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8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土路

《土路》 秋天的土路边 有火堆熄灭的痕迹 夏天的蚂蚱都不见了 只有变凉的石头和上面的霜 还有深深的车辙,驴粪蛋 这个早晨,丘陵和田野那么寂寞 只有一个陌生人 很远地蹲在玉米垛后面 好像在拉屎 我很想喊他一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5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我的童年,哈哈。


大概是三岁吧,我开始瘦了,长得竟然像女孩子了,哈哈。那是个夏天的日子,妈妈给我戴上小太阳帽,就更像女孩子了是不是?那年头照相最时髦的就是手捧红宝书立定站稳看前方,你瞧,我学着大人的模样,还蛮有模有样的呢。


这张是1974年,我五岁。随爷爷奶奶到了贵州安顺的矿区,也算是支援三线的小一辈吧。那时候每天在贵州的山岭跟那里的瑶家孩子野跑,整个快成瑶家人了。但那时爷爷他们单位生活还不错较好,供应足,我便长胖了。那天我想跟孩子们去河边有用,但奶奶不许,我硬要去,于是被奶奶打了。我正闷闷不乐坐在院子,听到有人说照相的来了,我奶奶也跟着出去看。人们纷纷牵着孩子去照相,奶奶也回来拉我照。我不照,但奶奶硬拽我去,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见过两次的孩子》等四个

《我见过两次的孩子》



一个孩子是怎样长大的啊?

几年前,她还

只能哭和用眼睛看

她要吃东西了就哭

拉屎撒尿了也哭

哭完就用眼睛看

上帝啊

可现在,她和我说话

她告诉我

妈妈是个民主的人

她是妈妈的妹妹

然后她才用眼睛看着我



《世界的细节》



一陀,它在那儿

而细节好像是

准许我们

知道它在那儿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7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紧张》

《紧张》 我曾经抚摩 一头猪的后背 它微微地一抖 然后走开了 走得离我很远很远 小心地 回头看我 它活得多么老实 我突然想 爬过去 求得它的原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83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03年诗歌(2)

  《木偶》
  
  木偶在开会
  已经开了很久了
  可没有人张嘴讲话
  因为他们是木偶
  开会时不许讲话
  他们的脖子很硬
  没有任何感想地领会着
  寂静的精神
  
  
  《哲学对话》
  
  和一个唯物主义者进行交流是令人沮丧的
  因为他总是把我想象成一个唯心主义者
  他会竖起符合逻辑的耳朵
  用科学的警觉和认真
  往我的裤裆里嗅着
  
  
  《无边的海洋在周围转动》
  
  在大街上的人流里
  一个孤独的女人对着电话哭泣
  她消瘦的双肩在颤栗
  四十岁是不顾旁人想法的年龄了
  我想把自己的一只手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03年诗歌

  《蓝墨水》
  
  我写这简单的蓝
  还有夏天的雨
  用蓝色的笔和蓝色的句子
  
  一封发给未知的
  蓝色书信
  一滴蓝色的墨水滴在
  大海里
  
  在上帝的眼里
  我的脸也应该是蓝色的
  被蓝天覆盖着
  
  《死者》
  
  死者会回来找我们
  在春节联欢晚会上
  在路边的公共汽车站
  在证卷交易市场
  
  死者来找我们的时候
  我们正忙着别的事
  忙着去上班
  忙着去医院拔牙
  忙着去约会别的人
  
  他们和我们打招呼
  象脸熟的邻居
  想不起来的小学同学
  陌生的人
  
  在刮大风的时候
  他们哭着来了
  亲吻我们沉睡的额头
  他们常常梦见我们
  
  
  《夜行列车》
  
  夜色笼罩着大地
  这低度日光灯闪动的
  硬座车厢
  塞满了困倦的人和行李
  已经是半夜三点一刻
  现在
  除了火车的声音
  一切都那么
  安静
  我看书
  抽烟
  吃瓜子
  挣扎着不睡觉
  我想象
  开车的火车司机的模样
  我甚至高兴地感到他极有可能是个独眼龙
  或者
  是我对面那个傻乎乎的女人的表哥
  而她正仰着头
  丑陋地
  张大着嘴巴熟睡
  所有熟睡的人
  都这样
  微微仰着脸
  大张着
  嘴
  不久以后我也睡着了
  在睡着以前
  我想着睡着以后
  我也会张开
  惊恐的嘴
  
  《无法投递的信件》
  
  主啊,你还好吗
  我每天太忙了
  早晨六点起来解手
  洗脸和刷牙
  还得吃早餐
  去见那些我厌恶的人
  然后工作
  教育比我聪明的孩子
  让他们象我一样变的蠢笨
  和胆怯,我用邪恶吓唬那些眼睛
  我什么也不懂
  象根绳子
  去捆绑他们的想法
  主啊,我吃的
  都变成了屎
  愉快其实是恶臭
  美丽也是骷髅
  我心里想着
  可不敢说出来
  还有我的家庭
  妻子儿女对我抱有希望
  我坚强地吃了午饭
  下午去开会
  面无表情
  偷偷地放屁
  主啊,我觉得自己不配讲话
  我满脑子是刘小燕的脖子
  还有另外一个漂亮的女家长
  直到晚饭的时间
  和新闻联播一起到来
  我吃了猪的肾脏
  苦瓜,一条死鱼
  我打了嗝
  泛起一点酸水
  把我的空虚和不满
  发泄在老婆的身体上
  主啊,我不愁吃穿
  可我已经被判了死缓
  主啊,明天还是这样
  后天还是这样
  感谢你给我的幸福
  和审判,我喜欢你
  创造了一切痛苦,快乐
  和荣耀,在天堂给我留个
  职位吧,我老实规矩
  会习惯单调的永恒
  和莫名其妙的笑容
  
  
  《声音》
  
  我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
  象是所有声音的混合
  来自近处,来自树叶的落地,也来自大气的运动
  来自冰山上的冰块的滑行,崩塌
  来自地球的自转
  来自地幔深处岩浆的涌动
  
  象婴儿的啼哭
  那些婴儿直接从土里被拔出
  在各种思想和方言里列着长队走向晚景
  奇形怪状的甲虫
  在灰色的树枝上秘密地爬行
  而风正在掀开十亿片树叶
  把对时光的纪念撒向天穹
  
  我听见八十万吨的阳光
  倾倒在苦熬的房顶上
  一名少女成熟了,恋爱了,在不易察觉的忧愁中
  她们度过的一天是五千个日子
  五千支芦苇正要飞向空中
  
  云朵消亡和重现着
  大地
  在海洋上缓缓地漂动
  
  一千对男人和女人在夜色里起身
  一千辆汽车同时发动
  一千座教堂倒塌着
  几万名无头的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雄赳赳地走过北京
  
  巨浪升起在太平洋
  某种声音来自深不可测的太空
  亿万颗恒星
  围绕一个核心拼成旋涡状的图形
  
  我听见冷酷的空虚
  永恒的静谧
  隐藏着的狂野的热能
  
  我听见无数种声音是一种声音
  一个漫漫长夜,孤独,惶恐
  伫立着的人
  一个聋子,一个瞎子,一个哑巴,一个苍老的孩童
  听见了
  自己心脏的跳动
  
  
  《闹钟》
  
  一只闹钟所粉碎的
  不仅是虚无和寂静
  闹钟有自己的年龄和疾病
  它一粒一粒数着沙子
  
  我是否能看清自己
  正和闹钟走在同一条路上
  我所看见的自己
  其实并不是那个说话的人
  闭上眼睛想象的,也不是
  
  很多人有心得地睡觉
  另外的认为自己醒着
  而闹钟
  正为某件事倒数着时间
  其实发生的事
  并不一定是那件事
  
  《十月三日的中午 》
  
  那天中午,我醒来
  不能像往常一样
  起来穿衣
  
  有一分多钟
  仿佛被踩住了
  眼睑无法睁开嘴巴突然不见了
  有人捏住了我的鼻子
  
  整个世界是块石头
  压在我的胸口
  只是孤立的大脑在黑水中
  绝望地打转
  
  
  《出事了》
  
  所有的头都伸了出来
  朝着一个方向
  从街两边的窗户和阳台上
  从停在马路当中的车窗里
  仿佛一场夏雨之后
  大森林里
  长满了小蘑菇
  所有的头都伸了出来
  有的一脸惶惑
  有的看不到脸
  我意识到出事了
  可我看不到
  到底出了什么事
  
  
  
  《最终的事物 》
  
  他曾是个十二岁的男孩
  快乐的象个猴子
  
  十五岁他就恋爱了
  二十岁变成一台马达
  因找不到工作而每夜手淫
  三十岁感到匮乏
  
  
  四十岁象只拉磨的长痔疮的驴
  出现婚姻危机
  五十岁
  焦虑的嗓子接近狗叫
  六十岁
  觉得自己已经不被需要
  
  
  七十岁,如果
  能活到七十岁的话
  他应该
  得了糖尿病
  夜里,被童年的噩梦惊醒
  
  最终的事物
  是不是最初的事物
  象一块发光的石头
  埋在尘埃里
  
  
  
  
  
   《 回忆夏天》
  
  在夏天,我整天听见流水
  在草茎里涌动
  西江河水在城市的喧闹中
  静静地转弯向东
  
  我的爱情,女人的缺点
  和过去的想象睡在一起
  我恋爱了,吞下了许多沙子
  用我不停呼喊的喉咙
  
  一轮满月在西天下沉
  晨辉摘下闪耀的金星
  那时候小鸟从叶子后面醒来
  当最早的航班划过天空
  
  那时候,我恋爱着
  一个瞎了眼的疯子
  抱着一棵激动的柳树
  听着大地在体内轰轰地移动
  
  《妹妹木子美》
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7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梦

---我的梦本来是完整的。我就在里面醒来。
《想》

一

我想到了一个
深爱的女人
她就马上要主动
向我表白了
还没表白呢
她就已经
嫁给了我
我们刚要生孩子
就已经在给他
起名字了
刚起好名字
儿子就向我叫爸爸了
叫完了爸爸
他已经长得和我
一样高大和强壮
而孙子
这时候已经开始
到处乱爬
我抱起孙子
他就在我怀里
撒了一泡尿
一撒完
他已经大学毕业
可我自己
还是那么年轻
那么有活力
豁达开朗地笑着

二

我一想钱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6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布鲁姆《政治哲学与诗》摘抄

布鲁姆《政治哲学与诗》摘抄
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
--------------------------------------------------------------------------------
……那些民族之书的教化与整合功能正在迅速消亡……对一本伟大著作或一个伟大作者的反复阅读与信赖已经消失,这不仅导致生活基调的庸俗化,也导致社会的原子化。因为,有教养的民族集合在一起,是基于对德行与恶行,高贵与卑鄙的共同理解。(“本真”并不指向高贵、善良、美好,而是指向任性,现时代对“本真”的宣传使教育变得不可能--读者注)
根据现代的观点,诗的东西是超越于基本的公共政治关切的;艺术家更接近于反政治的波西米亚而不是政客。只要一说到诗的政治理解,就会被怀疑成试图将诗作为意识形态的工具。(汉语文学中同样如此,当代的诗即便谈及政治,也仅仅是表面的政治,谈的方式也只是简单对立和消解)

哲学家并不能感动多数人
分类:文摘 | 评论:3 | 浏览:7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和杨瑾兄探讨:

南昌杨瑾:1,人说以气为剑.
我说气还不是至境.气者,物质也.是物质就有形体.有形体就有速度和时间.
以气击人不如以意击人.意者,非物质也.
故而我说诗到意为止.

蔡俊:就对最后一句有商榷之意:或许老兄所说本意并非讲诗的边界问题吧,这也让人想到韩东的那句名言:“诗到语言为止。”我觉得如果就这两句的朴实含意来看,问题多多。似乎你们很喜欢给诗歌画一个边界,让我很吃惊。我更喜欢从一个消解的语境里来理解韩东的话,它像个宣言,而不像诗的形而上学,除非我们重新对语言做出一个叫人更为吃惊的解释。
而“诗到意为止”这样的话面临同样的问题。因为诗歌,按照我的理解来看,是没有边界的。我认为诗歌能够涉及的的形而上学肯定超越了语言,甚至也超越了“意”。它可以越过我们在思维和语言的疆域里可以做出记号的任何边界。故而“为止”的说法是一种插路标的登山技术,问题是,根本就没有我们可以用目前的人类肉眼看见的山顶。它根本就不会是三维的存在,就像是宇宙永远延伸着它的所谓的“空间”和“时间”一样。
从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你大爷的》

为什么是去你大爷的,而不是去你二叔的?
也许是一种语音上的响亮吧。
那么为什么不把我的博客就叫成“去你大爷的”呢?
那些愚蠢的破事,去你大爷的。
装模做样的文章,去你大爷的。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8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摘一则

  摘自杂谈:

   记得有一次执行死刑的时候,一个死刑犯突然转过头来对看守所的干事(哪个监仓有执行死刑的,干事都要跟到刑场)喊道:“干事,多谢照顾,改天回来找你喝酒。”当时那个干事脸都白了,我们在旁边觉得挺好玩的。
  
  “的确,有这样的情况。因为别看许多罪犯在作案时穷凶极恶,视人命如草芥。但真正让他面对死亡时,内心的那种因极度恐惧而导致五官扭曲和精神崩溃也是挺吓人的。在下达终审裁定时,有不少死刑犯面如死灰,双腿甚至全身都在不住抖动。法律文书还没有念完,人们常说的尿了一裤的现象并不少见。1995年5月7日,执行30名死刑犯时就有一个当即瘫倒在宣判会上,口吐白沫。法警将他拉起来时,他已经成了一摊泥。但就是这么一个懦弱的人,在绑架、杀害一名儿童时,不管孩子如何撕心裂肺地呼喊,他都麻木不仁,十分残忍。很多这样的死囚,在真实地面对死亡时全没了犯罪时的疯狂。这时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针对诸如大小便失禁等情况,往往用麻绳把他们的裤腿扎起来。当然,这种细微的处理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6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芳自赏》


《孤芳自赏》

如果
我的俗愿
实现了

我想
在垃圾堆边
一个人弹钢琴

《一个人是如何出生的》

我经常想象一个
尚未出生的人
和我一样
一会是一只鸟
一会是条鱼

我想到了他
我是他的父亲


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1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