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39451
  • 开博时间:2006-03-07
  • 博客排名:第3821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0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两个”重庆

  来重庆过年,朋友笑谈:要唱红歌吧!
  十多年前曾来到过山城小住一段时间,对它也有一个基本图样认识,可这次来却不识山城面目了,真可谓“面目全非”。原来的重庆是在一个平面上错落建立起来的山城,现在则是建立在立体层面上的山城了。你走在街道,一不小心发现街道下面还有城市。我住的一宾馆,它的一楼在山腰的马路上,而顶层却在山顶的大街上。……
  高楼多了,真像城市森林了;马路宽了,像是平原城市中的宽广大道;绿化也不错,晚上的灯饰更是把重庆的夜景搞得无法用词来形容了……。看了宣传标语才知道,重庆官方向重庆民众宣传的是要打造五个重庆:宜居重庆、森林重庆、畅通重庆、平安重庆、健康重庆(按:排名不知是否有前后?)。就我接触到的重庆民众而言,与原来的没有什么两样,照旧罢龙门镇、吃火锅过着日子,他们关注的是五个重庆的内容,自己日子的好坏。红歌不红歌,与他们好像关系不大。对重庆变得更漂亮了、更好了,他们是乐于享受的。当然,打黑他们是欢迎的,切身感受是警察对老百姓态度好了。
  对(外)媒体高调唱红歌,对(内)民众务实讲实惠!
  历害!
  对内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娜澳网

  27日李娜1/2决赛的获胜一下子掀起了中国网球热,准确地说,掀起了观看围观澳网热,更有甚者,李娜的表现一下子就提高到了中国的国家形象:不得不感叹信息时代的速度,不得不佩服央记白老大岩松同志国家战略意识的敏锐,这次他不是痛并快乐着,而是爽时不忘国家形象。
  李娜被国家形象化的问题,作为网球爱好者的我现暂时没有兴趣关注。现在,我更愿意把注意力放在今天下午的决赛上。李娜下午决赛的胜算应该是五五开,克氏不是等闲之辈,前不久在悉尼0:5被李娜翻盘击败,这次她不可能再让李娜轻松过关的。
  虽然期待李娜胜利,但更愿意是一场精彩的过招!
  高手过招,运气极为重要。澳网的李娜,是否能演绎成李娜的澳网,看运气了!
  
  祝李娜好运!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澳网李娜

  刚看完李娜在澳网的1/4决赛,真是过瘾啦!如同回到了看中国女排五连冠时代的情境。一个人呆在电视前,情绪爽得不行,还急忙着群发短信与球友,叫他们赶快打开电视看……
  李娜的球打得越发清晰有力,自觉控制力亦极强了,那个落点呀,那个力量呀,太完美了!最终以2:0获胜。昨日看彭帅比赛,看得提心吊胆的,握有两个赛末点,结果还输了。
  没有机会更多看到其他女选手的比赛,不敢断定李娜一定夺冠。但感觉只要在下几场比赛中,李娜情绪波动不要太大,希望相当大!
  期待李娜的半决赛与决赛!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间道(二)

3、 潘汉年案起因是始于1955年3月21—23日全党代表会议讨论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报告期间。期间,毛泽东在会上,高级干部本人历史上有什么问题没有交代的,都应当主动向中央讲清楚;会上来不及讲的,或不能在会上讲的,会后可以想一想,写成材料;现在把问题讲清楚,我们一律采取欢迎态度。……否则罪加三等。这就是当时国家内部肃反的“动员令”。潘汉年曾在1943年与李士群、胡均鹤见过汪精卫,此事潘一直没有向中央交待,国民党曾以此作文章说中共通汪伪,中央毛泽东坚决否认。潘也就一直没交待。李、汪早死了,但胡在上海解放后还在潘手下谋取了一个不错的置位。此次,胡却因饶的案子被牵出来了。潘显然怕胡说出他见汪事件,失去主动。在听了毛的动员令后,马上把此事向陈毅汇报,并写了材料,请陈毅转交毛泽东。4月2日,陈毅收到材料,觉得问题重要,便当晚把材料送交毛泽东。毛看了材料后,大怒,大笔一挥:“此人从此不能信用”,并作出立即逮捕的决定。4月3日,在北京饭店301房间潘汉年被指为“内奸”、“反革命”遭到逮捕(P96—99)。
  潘案后列举出数条罪状,正如作者所云其它都可以解释清楚。唯有此事扑朔迷离,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间道(一)

前段时间读了一本小册子《潘汉年案审判前后》(彭树华著,中国青年出版社)。不知是电影《无间道》的影响,还是对间谍题材的兴趣,看后不能忘怀,不写不行。
  作者是1960年代判潘汉年的审判员,故而封面有“审判员亲笔披露共和国第一冤案”,这既是广告也是宣传,还是定性。
  读历史的我对潘案是有了解的,读完后也只是细化了案情,并没有从史料上有多少收获,但其中几个内容让我感慨却不少:
  1、 作者前言说:“潘汉年案是奉命审判的,法院只办理法律手续,对案件的事实不负责审查。”“奉命审判”,对“案件事实不负责审查”,这样的法院与婢女有何区别?侍候不好时就换一个。后来不就如此了。
  2、 此书最精彩处是第四部分“谢老纵论古今”。谢老,谢觉哉也,时任最高法院院长,他在听取潘汉年案审判成员的汇报时,大谈王勃的《滕王阁序》中的两句:“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身处南昌,《滕王阁序》是熟悉的,但只乐于享受“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描述去了。哪里会品味谢老所说的内容呢?盛世、明君都会有冤屈,说明天下没有绝对公平的。接着,谢老又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趣事

  (一)
  在上海读书时,某日与一学友在外散步闲聊,大概说到官场不容人之类的话题,我随口说:现在呀,都是武大郎开店!学友疑惑:你刚才说什么?我重复:武大郎开店呀。武大郎开店?是什么意思?友问。我诧异:你开玩笑吧!考我?友满脸诚恳的说:我真不知道,你告诉我吧。(友从本科到博士都是专修古代中国历史的博士。)
  (二)
  一硕士生选我为导师,最终如愿。学生高兴发EMAIL与我:幸成为您的关门弟子,我定会倍加努力,力争有些成就……
  关门弟子?难道以后我因为种种原因会不带研究生了?难道这个学生能预测未来……
  便去信询问:你是我的“关门弟子”?呵呵,何出此言?难道以后我不带研究生了,你是最后一个?呵呵。不会吧!
  回信解答迷题:老师,不好意思,我一直以为亲身传授的弟子就是“关门弟子”,呵呵呵!
  真的是要呵呵 呵呵了:此生以为亲授弟子是要“关起门来授的”。
  (三)
  小朋友问妈妈:当上校长的老师一定是要很优秀吧。
  妈妈:当然。不优秀怎么能当上校长。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4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巧合的纪念

  只是巧合
  
  朋友看到了我的博文《活在夹边沟》,通过电邮发与一个琏接:http://www.nbweekly.com/Print/Article/11503_0.shtml。我点击显示的是:南都周刊年度第45期预告:“右派”劳改营50年。原来今年是夹边沟50周年。这完全是巧合!一友人很喜欢通过阅读来纪念人物与事件,并倡导之。我亦认可,但这次的确没有任何以借阅读表示纪念的意思。
  南都周刊说:夹边沟,这个位于甘肃酒泉戈壁滩里的劳改农场,从1957年10月至1960年年底,关押了甘肃省近3000名“右派”。天寒地冻间,一场罕见的大饥荒很快将这里变成了人间炼狱。短短三年间,三千“右派”在吃尽能吃的和一切不能吃的之后,只剩下三四百人。1960年11月,中央派出调查组“纠正极左路线”,开展“抢救人命”工作。1961年1月,幸存者才得以陆续遣返原籍。
   读此我才知,3000右派因饥饿死亡,仅存3、400人。……
  杨显惠的《夹边沟记事》让人震惊的故事除了饥饿、死亡、卑贱、逃亡外,绝望更是弥漫在每个故事中。其中一个讲李祥年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活在夹边沟

  
  杨显惠的《夹边沟记事》购来置于乱书中许久了,没有去翻阅它,不是不好,而是不敢、不愿。岁月蹉跎,人老泪水浅,看到电视中的悲剧故事,无论是传奇故事还是电影故事,一律换台!
  昨日,急于顾厕,由不得选择,摸着一本书就去了。蹲着时,才发现手中拿的是《夹边沟记事》。
  从小受的教育告诉我们: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为革命寻求正当性,也以为人间世道大致也如此吧。逼急了,谁不咬人啦?听到三年灾害有人饿死在粮仓边也不敢破仓夺粮,不由得发出与某领导人共同的感叹:中国人民真是老实呀!感叹完后,心存仍稍有幻觉:或许这是极端而少的案例吧。
  《夹边沟记事》却告诉我们:反抗是极端另类,苟且偷生才是人间常态!夹边沟记事里的人们都是处于濒临死亡的人,身边一个个死去的人,预告着活着的人死期的来临。书中故事中人,欲望最强便是吃,想得最多的便是如何搞到吃的东西?可一个一个死去的人明白显示:吃的东西不可能奇迹的降临,饥饿、死亡的到来者才是常态。于是,夹边沟里的犯人们一个个都在饥饿中卑贱的死去!夹边沟的记事都是这样的故事!
  活着的人也有,卑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11.15后的上海人

  11.15的上海大火,58名上海人逝去。面对如此灾难,上海的民众自发地来到火灾大楼献上鲜花,以示悼念。我在上海有师友们不少也去了,在GMAIL中,他们谈了自己的感受与感想,从他们的文字中,我不仅读出了感动,也读出了希望——尽管它是微弱之光。友人说“鲜花可以溶解冷漠与不义”,溶解不义或许太乐观,但我相信可以溶解冷漠,起码可以稀释冷漠吧。
  言谈摘录如下:
  1、让鲜花溶解每个人内心里的“冷漠”,恐怕是消解现世不义的基础。
  2、坦白说,以前我也曾悲观失望。但1115火灾给我打了一剂强心针,令我惊觉:原来我们国家的公民并不是那么愚昧、冷漠、无可救药的,原来我们是有可能将人心、社会带向更美好的地方去的。1115火灾令我开始意识到自己从前的悲观论调,是多么幼稚偏狭、消极无为。
   不过摈弃绝对悲观,绝不意味着走向绝对乐观。我对诸如“伟大的人性复苏了”、“了不起的时代来临了”之类多情易感的话语深怀警惕,这种思路和大骂“这是最糟的时代”同出一辙,在智识上同样浅陋可疑。刚才在微博上看到一位名叫叶隠(http://t.sina.com.cn/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4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世之羔羊,治世之雄鹰

  
  
  史云曹操是“乱世之奸雄,治世之能臣”,就是说无论乱世与治世,曹孟德都能混为“人上人”。人间是否真有这样的人,是很难说的。曹操是乱世奸雄,这个评价没有问题,三国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但说他是治世之能臣,就只能看作是算命的推测了,很简单,他无法在治世中演出如同乱世奸雄的历史来。人,是不可能同时生活在异度时空的物质。所谓既是乱世之奸雄又是治世之能臣的断语也只是“传说”而已。
  这几日翻阅江平口述,陈夏红整理的《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浏览江平先生的历史,产生了许久前读启功先生的口述史《启功口述历史》所产生的一个感慨:启功先生在乱世是为羔羊,治世却是麒麟!文革结束前,启功虽贵为皇族子孙,满腹文化素养,但生时即为革命年代,满清皇族已成革命对象,原先高贵的血统成了打击目标;一身的文化,在革命者眼里,不过是旧文化的代表。因而,处于乱世之时,启功如同羔羊在丛书之中,保全性命,生存活着是人生第一要务,哪能诉求施展自己之才华?所幸,启功活到了1979年以后较长时间,治世的时空里,这位斐然才华的麒麟才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否则,世人谁知有启功呢?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5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比“李刚之子”更可恶?

  

一名年青人(据说也是大学生)醉酒开车,在河北大学的校园里面撞到两名大学女生,他若无其事而去,车子最终被保安还有学生们在校门口截下,下车之后,他说“看把我(的)车(给)刮的!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是李刚!”
“我爸是李刚”,如此无知话语,自然引来网络民间一阵阵“狂骂”和“狂嘲”:诗出来,词也出来了,文章出来了,MTV也出来了……
李刚痛苦流涕地在CCTV向国人道谦了,李刚之子也在铁窗里说后悔了……
尽管我们对“我爸是李刚”事件中的李刚父子有多么怒火,但事至此,愤怒的情绪可以慢慢平息下来,让法律来处理肇事者吧,……
可树欲静,风却不止。
读闾丘露薇《我们想要怎样的年轻人?》(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cf79fd3e49a2a9a0)一文得知:
[只是事情没有那样的简单,有媒体尝试采访这个事件的时候,发现要接触到目击证人非常的困难,而不少学生就表示,事发之后,学校约谈目击学生。虽然谁也不知道约谈的详细内容,但是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7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意思” 的D君

  9月南方的一次会,遇见D君,其人与其名反差巨大。名中有“伟\光\正”之意,人却反其而生。我是先知其名,再见其人;见人时,联想其名,差点“失礼”笑声起。
同开一个会,同居一间房,也算难得,便主动喧哗喧哗,可得来的D君的淡定甚至于冷漠的眼光和无意义的答复:哦,……哦。自讨没趣,也没有必要打扰他人吧。我便不语,却不猛然听D长叹一声:“没意思!”
“什么没意思?”我智慧不高。
“没意思!”高人不多言。
礼貌还是懂一点的,便不再多语。
……
“没有意”,D君半夜躺在床上不时长叹几声。
……
“你觉得这会有意思吗?没意思!”一日后,D君在房间眼不视我,自问自答!
……
“你的期望太高了吧”过了很久才答。
……
“你来往的火车票,单位会报吗?我单位麻烦!”
“不会因为这个而没意思吧?”说完后,觉得自己很简单很无趣!
“不可以吗?”
无语了。
以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7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个“反革命罪”犯的自辩

  
在上世纪中国,曾有一刑事罪,名为“反革命罪”,1997年,“反革命罪”更名为“危害国家安全罪”,199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时,“反革命”一词才彻底从宪法中删除。“反革命”删除了,但革命青年还是大有人在的,前些年,上海某高校还有革命女青年含泪举报她们的古汉语教师为“反革命”!幸好警察叔叔知法懂法,没有被革命女生所打动。但,不知这是否是“反革命”在中国的最后一幕表演!
我个人对这是否最后一幕没有多大兴趣,但对首案却有好奇。今天读王奇生的《革命与反革命》一书,看到了第一个“反革命罪”犯的故事,满足了我的好奇。
这个“反革命罪犯”叫刘玉春,为军阀吴佩孚的部将。1927年,国民革命攻到湖北时,时为武昌守城总司令的刘玉春死守武昌城。他率1.2万残兵与7、8万北伐军精锐相对抗,守城40余天后,弹尽粮绝才被北伐军攻破城池。
为了审判这个抗拒国民革命的猛将,国共合作组成的国民政府便专门制定出一个《反革命罪条例》,对刘玉春进行审判!在审判中,刘玉春态度生硬,以无罪自辩。对于“降”与“反革命”,他是如此自辩的:
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8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孔祥熙"后悔"娶了宋家女

  这两日,翻阅完了《司徒雷登日记——美国调停国共争执期间前后》(黄山书社,2009)。有点失望。有人言,在今天读历史要来得真实,读回忆录与日记为好,而读日记则更好。我也以为然。不过,如果日记只孤零零记载着每天的饭局或见过某人,详情与内容都没有,这样的日记也只是流水帐的真实而已,其史料价值还得有待进一步的史料来佐证。读此书就有此感。
  没有宏大史料也没关系,史料八卦也可以呀,可此书亦极少。当然,这或许证明司先生不是一个“低俗”的人。
  翻阅此书,觉得唯一“有趣”之事是,在1949年9月27日,司徒雷登在日记中记下:“孔祥熙向傅泾波大吐苦水,抱怨中共对他的诸多攻击,事实上他早就脱离了政府工作,到现在已经有四年那么久了。他又说到他唯一的错处只是娶了宋家的一个姊妹,同时又没有适当地栽培好他的儿女罢了。”(P192)
  (傅泾波是司徒雷登的秘书)
  这条记录表明,孔祥熙并不了解中共的“四大家庭”的官僚资本主义的政治意义;也表明他的孔四小姐的劣迹不会有多少假的了。当然,更说明,政治“攻击”还是有效的——原以为这类事起不到效果。孔祥熙的这段话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骑行体验

  8月22--26日,参加了学校为建校70周年而发起的“重走校址路”自行车活动。自行车队共有70余人,从泰和杏岭(中正大学最早的校址)出发,经吉水、新干、樟树、丰城、新建到达南昌青山湖校区和瑶湖校区,5日行320余公里(前4日日均行70公里)。这是我第一次骑自行车骑行如此长的路程,也是第一次参加骑行活动。骑行下来,最大感觉是,骑行是一个很好地把旅游与运动相结合的活动。以“驴友”的方式外出旅游,一般人很难做到,且这一形式有一个很大的限制,不能远行,要远行,也得先坐车到达预定目标。坐车或自驾旅游,距离不成问题,直奔目标,也是不错的选择,可坐在车里,一来无法与自然景物相融,二来达不到锻炼目的。就是说,步行无法去远、坐行无法锻炼,而骑行则可兼而有之。
  此前,对于远距离骑行一个最担心的问题是安全。因为骑行只能在国道上骑,人、自行车、机动车混行,安全不能不考虑。但这次骑行下来,发现只要自已在骑行时保持好速度,一般不会出问题。
  当然,这次是学校组织,保障工作做得较好,如果是自己私人组织,前期功课就得要做得充足。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6页/3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