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1227
  • 开博时间:2011-05-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何惜金缕衣(一、雷劈·3·)

3.

 

我们一·一班一共63个学生,差不多男女各半的样子。

我不知道别的高中怎么样,但在我们这里,男女之间是不说话的。学校和老师好像很喜欢这样,所以无论是排座位还是组织集体活动什么的,都很有意地把男女同学区分开来。

但交流是避免不了的。语言的限制使我们不得不发挥更多的肢体或表情语言。用毕暗的话说——“学校的封锁,逼得我们学会了眉目传情。”

严格来说,他这话说得有欠公允。因为学校的校规上,貌似没有任何一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惜金缕衣(一、雷劈·2·)

2

 

我们的班主任是物理老师,叫钱方谷。

听这个名字,可能以为是老学究呢,其实不是。他比我们大不了七八岁,未婚,喜欢穿一件只有一个扣的西装,身材适中,就是说不胖不瘦,不高不低。肤色微黑,头发黄黄的,微微卷曲。眼睛很大,但藏在黑色的镜框后面,总是一副懒得睁开的样子。

我们很少见他笑,即便有,也一定是冷笑。

开学第一节课,他没有讲物理,而是跟我们讲起了他在大学时看的一部美国电影,名字叫《第一滴血》。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惜金缕衣(长篇连载 一、雷劈·1)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站在生活的高处,回望这些,回望这点点滴滴。这甜蜜的苦涩、善变的执着、燥动的纯净和自以为是的懵懂——对与错,依然无可判定。唯一确定的是,如果还有心,你就会疼。站得越高,心会越疼……

——祭奠我们注定荒费的青春

 

何惜金缕衣

 

一、雷劈

 

1

“你知道被雷劈中是什么感觉吗?”

毕暗用肘尖在我背上狠狠地砸了一下,我诧异地回过头来,他正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问你呢……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不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沐阳·沐月,有邪、无邪?

沐阳·沐月,有邪、无邪?

…………

分类:杂感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真的那么需要成功吗

你真的那么需要成功吗你真的那么需要成功吗你真的那么需要成功吗

分类:古体诗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供养、呵护与激励

供养、呵护与激励供养、呵护与激励供养、呵护与激励

分类:杂感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哀伤者快乐

哀伤者快乐哀伤者快乐哀伤者快乐

分类:杂感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缕夜歌(长篇连载之二)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十年的寒窗苦读,亲人的殷殷企盼,满怀的豪情壮志和憧憬的远大前程瞬间成为泡影。兰煜能够理解他们,这让他愧疚,对侯玉,也对牧师。

“侯玉!”兰煜轻喊了一声。

侯玉抬起头,看着兰煜。

“我一直觉得,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兰煜慢吞吞地说,“那可真是一种遗憾!”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缕夜歌(长篇连载之一)

  

很长时间以来,我都在着意研究烦躁。

简单地把它称为情绪的一种或性格的一方面,都失之偏颇。以我的理解,只能暂称它为东西。这种东西既可以是物质,又可以是精神,具体是什么,我现在还没有弄清楚。

实在想不起做什么,或者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再或者一件非常要紧的事不知如何做好,这些都可使人烦躁。至少对我是如此,所以我尽心研究这三者的共通之处,以期有所发现。

有时我会想得头昏脑胀,太阳穴发痛——我并不是太执拗的人。凡事随缘,行歇自然。每每此时,我便躺倒床上,想让自己沉入昏昏大睡之中。只是,睡意也不安稳,总仿佛有灵光一闪的梦境把我惊醒。我坐起来,取出纸笔,想要把它描述出来。意念中它是那样清晰,如黑暗中的一点火星,一闪一闪的。

我看的很明白,但画不出来。我的笔徒劳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云的所罗门魔戒

  

马云的所罗门魔戒【怒放第一季8】

 

三十年前马云还是那个不羁的少年

在孤独里抚摸黑夜

想抓住灵

分类:古体诗 | 评论:0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