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药师文字江湖天涯名博

收集自己的一些小文章,敝帚自珍,避免遗失。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77
  • 总访问量:254351
  • 开博时间:2011-05-0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小说没有真与善,我的文艺美思考

      这些年也出去做过一些文学交流,但还是第一次在老巢的江东父老面前献丑,谢谢图书馆和文友们,这大好周末,能够非功利地参加一场文学活动,在这个年代,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这次讲座有点难度,因为台下有不少已经出书立说的作家,也有大学文学社的朋友,又有我在北滘专门过来捧场的中学生。讲深了不行,讲浅了也不好。所以我给自己讲座建立了两个原则,一是不论好坏,一定是不能百度得到内容,一定是我自己独立的思考,否则就是浪费大家的时间,浪费大家拍拖约会的时间,这就是谋财害命。二是尽量简短。活动给了我一个半小时,我争取压缩在七十分钟。林语堂说得好:台上的讲话就应该像女孩子的裙子,越短越好。很多在台上的人不懂这个道理,老觉得自己的讲话特别重要,其实台下的都不这么觉得,很多人都想早点回家。这一点必须有自知之明。不过我聊文学容易激动,万一超时了有事可以先走。这没有什么不礼貌的,强迫人听课才不礼貌。

      我讲的主题是文艺美的思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5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河破碎风飘絮,惟有文字慰人心,说余光中

余老驾鹤归去,引来一片追思,文人的极尽哀荣,大约就是如此吧。追忆余观中,初中文化的人都会谈到他的《乡愁》;大学文化的人,或许会讲讲他和台湾另一位文豪李敖的恩怨轶事;一些研究生和装逼犯还谈到他对蒋经国的阿谀奉承,对唐文标和陈映真的迫害,进而质疑他的人品和文品。我觉得,谈得越远,越偏离文学的本质。当我们被“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一次次打动的时候,一个文学巨匠就如地标永恒地屹立在华语诗坛的一角,你见或者不见,他都在那里。再换成古文那就是: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先不要讲述死者为大,为死者讳这样的基本礼节。单是以意识形态来强求文学苛求文人,本身就落了下乘。李敖骂余老,其实就有很大政治成分。李敖毕竟在台湾是一直被国民党打压的文人,坐了很多年台湾当局的牢房,自然而然对余光中这样政府的座上宾看不过眼。但这其实和文学价值本身毫无关系,这就如天地会的好汉自然看不惯六扇门的高手。并不妨碍陈近南和海公公都是武林名角。就我个人感觉,文学本身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瓶梅里的古典美食

    古文美食(一) 名著里的美食

    古典文学中写得最好的小说是《红楼梦》和《金瓶梅》,里面的菜肴很经典的陈述了舌尖上的中国文人菜和草莽菜的区别。专门读一个“吃”字,还是回味无穷。

  《红楼梦》无疑是文人菜,吃螃蟹烤鹿肉,也就是一个由头。重点仍是吟诗作对。这份“形而上学”的品味,很让我很不适应,尽管我也算科班出身。但每次翻到螃蟹诗那一章都要快进,那压根就没打算带我们这些底层人民玩。至于贾府的茄鲞则要用十几只鸡来配,更是让我这样一个“食量大如牛”的货莫名惊诧。还有火腿鲜笋汤、小荷糟鹅掌鸭信、油盐炒枸杞芽儿之类的玩意儿,这些菜倒是亲民一点,不算很贵,但做起来也都很麻烦。《金瓶梅》中的饮食就不同了,出现频率最高的是熟鹅、烧鸭,随便一看,瞬间穿越回了顺德。还有也就是蹄膀、排骨、鲜鱼这几味,几百年后读起还是两颊流津,亲切感爆棚。这大概就是市井品味或者草莽味觉密码的遗留。论流行,阳春白雪永远玩不过下里巴人。

  红楼里菜谱不少,其实曹雪芹自己会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耶路撒冷的留白

耶路撒冷的留白

以前听文人评说西湖,好是好,就是太浓烈,太多典故,反而没有了留白之美,那一定是还没有去过耶路撒冷。耶城的厚重更是一种浓得化不开的黏稠,好像每走几步,都会踏在历史和宗教神秘的阶梯里。就不用去复述这座城市经历过怎样的伟大吧?总之,天堂和地狱都在你脚下,传说和现实都在你背包旁。那种感觉新鲜而不真实。

转身处,是耶稣的苦路;转弯走,是阿訇的圣殿;转眼望,是犹太人的哭墙……天下十分忧伤,九分都在耶路撒冷,走在这儿就感觉被笼罩在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气场里,就像老农误入了龙王的宫殿,猎人迷失在无边的雨林,然后一滴水融入了水中。

于是脱团而行,三天五至。好像在寻觅,又不知道觅什么……我看见浑身黑袍的犹太女子,一步一步从哭墙含泪倒退,那种小步慢踱带着中世纪的悲怆之美,在夕阳下凝固成音乐;我看见远方圣山上的橄榄树,那么古老又那么青涩,一如耶稣卖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食在佛山

佛山日报四年半食尚版专栏结束篇,食在佛山,主要是佛山顺德(世界美食之都)

 

   最贪那一口清香,出了顺德没有鱼食。将脆鲩瘦身,再兵不血刃,见鱼片纷纷飘散,凝似冰霜,那份高冷脆撷,佐以姜丝、葱丝、芋丝、柠檬丝,用白芝麻起味,花生油提醇,顿时暗香浮舌,轻甘随唇;若忌生冷,则鱼片就镬一滚,寒冰化雪,弹指纯白,寒冬春意,暖香内生,偶遇佳人,或逢知己,纵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鲩鱼只是一色,凤城鱼食却何止百味,一鱼六吃只算招牌,鱼腩、鱼骨、鱼肠、鱼头、鱼皮、鱼鼻皆成佳肴,将龙趸清蒸,海鳗红烧,鲫鱼和萝卜丝同炖,鲮鱼起青剁成均安鱼饼,虽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尽其妙处也——惟比拙荆羹汤稍差几分自在:三五至亲,一尾纯鲈,无车马之劳顿,无觥筹之累形,几片生姜,几点料酒,便随意欢喜。

最嗔那漫桌繁华,山珍海味都有遗憾。过山峰蛇皮太硬,非椒盐不得其野趣;雕狸和野猫多少泛涩,龙虎斗其实一硬一酸;蓝鳍金枪鱼贵得离谱,吃了上顿没敢想下顿;河豚有毒,刀鱼太坑,鲅鱼过小,鳝鱼据说喂了避孕药,鳄鱼煲汤不环保,蝙蝠盅明目肉似柴;好不容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时节说一说,你死后打算怎么埋?

作为被唯物主义教育多年的一代人,对埋骨何处,葬在哪里,身边大多数人已都没什么所谓(当然也可能是还年轻)。树葬、海葬、3D云葬都可以接受,反正眼一睁一闭没起来,一辈子就过去了,有没有下辈子也不关这辈子事了,埋在哪里,无非是一种对后代和活着亲人的安慰。就我个人愿景:觉得在自家别墅院子里种两棵大树,死了后骨灰用个月饼盒子装着,埋进树下比较有美感,万一真有个灵魂啥的,还可以常回家看看,飘进去上上网喝喝茶啥的。问题只有两个:一、我的大院子里还没种树;二、我还没买带院子的别墅。所以现实的愿景是:约稿的稿费都能涨点。

我一向觉得,人死了后,对后事还是不要太刻意的好。死亡最大的意义,是告诉大家要好好活,谁都是向死而生,真空里寻求妙有,结局早已注定,所以尽力活得精彩就可以了。真走的一刻,清清静静地离开,少一些对活人的折腾,就算是“死”得明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 | 浏览:14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元宵节是中国情人节吗?

中国很长时间根本没啥情人节,情人那属于贬义词,属于人民民主专政的范畴。近年为了卖东西,硬生生地扎出三个来:二月十四过一个,七夕过一个,元宵还要过一个。卖花的说得最洞悉人性:要想挨着情人睡,今天别嫌玫瑰贵;单身狗则讲得最为惆怅: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但有个节日总是好的,尤其是这么香艳的节日,大多数人活着本来就没啥意义,总要在无聊外寻求点刺激,才让日子过得有那么点意思。

但是问题来了。广大人民群众确实没啥情人,情人一直属于奢侈品,二奶历来不比二胎便宜。就算有的,情人的精髓也从来都在于偷,这光天化日众目睽睽的日子里,不想死的都得回家陪老婆——老婆按中西方标准,都不应该是情人范畴,那是两个完全不同单词。老婆不是情人,最多算有情人,更多的是冤家路窄。所以真正享受到了的,就只有那一小撮还没有进入婚姻坟墓的单身情侣,那倒是可以放肆一下——这其实和元宵节、七夕节也都没有关系了。牛郎织女早已成婚,而正月十五更多是家庭团圆的日子,即使是游子思归,怨妇倚栏,在古代也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理想,也似咸鱼(首发羊城晚报)

  小时候从来没想过去教书,年轻人嘛,外边花花世界,远方总有风景,谁甘心枯守着三尺讲台;如今一晃就从教十余年了。三千弟子尚无一贤人,却发现也没有多么痛苦,跟我认识的大多数各种职业的人一样,小悲小喜地混着。我对自己做了一下精神分析,发现自己不得志又死皮赖脸不抑郁的原因,就是我从小就没啥真理想,没有理想,也就没有杀害。

  冯唐说人分两种:一种是从小就知道长大做什么的,一种是从小就不知道长大该做什么的。我应该属于后者。做梦当然会有,但多是成为侠客、杀手、调教丫鬟的老爷之类,自己一眼望去就不靠谱。所以也没那么多破灭受挫之痛——到了该找工作的时候,哪里给吃的就去哪里;该结婚的时候,哪个顺眼的就守着哪个。身为一个没心没肺之辈,虽也偶感遗憾,但始终能吃能睡。人过三十似乎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生不仅有诗和远方,更多还是安于苟且。

  理想换一种说法就是为了明天:努力争取某个高光时刻。据我观察,愿望总是牛逼的,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带过几次中国式高考班,每一年都要带学生打鸡血,有时在家长前宣誓,有时在国旗下激昂。还真弄哭过几个,结果该去职业技术学院的,还是去了职业技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痛苦相处(羊晚)

在一个心灵鸡汤肆虐的时代里,我执着地认为人没有办法战胜痛苦,甚至这个念头也无非是妄想。一个面对现实的人,应该勇敢承认痛苦本就是人生的一部分,我们要学的是如何和它相处,就如奇幻漂流里的少年派面对他身边的那只猛虎。

 

  战胜痛苦本身就是一个逻辑错误的词汇。痛苦是一种感觉,身处痛苦其间就谈不上战胜;若是不身处其间,那自然更谈不上战胜了。对手都没有了,何谈战胜?有时你觉得你终于渡过了某个痛苦的关卡,浑身充满喜悦与力量。那很可能不过是时间麻木了你的痛觉,又或者苦的阶段自然结束,暂且消失而已。所以,战胜痛苦多是一种自我戏剧化需要的自欺欺人。

 

  人的痛苦大抵分为精神的和肉体的。人的肉体必然会承受疾病,这是大多数人都不否认的经验。即使超脱如老子也只好道:人之大患,在吾有身。后面还有几句,大意是如果没有这个臭皮囊那就好了。问题就在于,这种假设压根不存在,所以痛苦一定如影相随,哪怕是老子。更严重的是身体的痛苦并不能跟精神痛苦自动隔离。比如肚子饿了,是胃的不舒适,也一定是精神的受罪。若是某人身体痛苦而精神愉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股票就是个奇葩(南都社会杂评四则)

  

 中国股票就是个奇葩                           蓝药师

      中国股票,正常人都看不懂,看得懂的都应该进监狱。它几乎脱离一切正常的金融学理论,是一个奇葩的存在。按照常识,股票天然就是实体经济的晴雨表。但在中国特色的复杂现状里,这是一目了然的笑话。前几年经济飞速发展,它整天阳痿。现在GDP进入了“新常态”,做实体的朋友,大多叫苦连天,结果每天都玩一柱擎天。我认识一个陶瓷厂老板,本来已经准备跑路了,回头一看,它公司股票涨停了。所以面对本末倒置的中国股票,所有理性分析都是“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5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父亲的纠结(羊晚)

  

一个父亲的纠结

                   蓝药师

孩子参加了本地一个以专业著称的儿童舞蹈团。专业就是专业,不再是哄着孩子扮个小白兔玩游戏。过去就先训练基本功:压腿,下腰,劈叉跳。把一直没有吃过苦的女儿弄得焦头烂耳,才训练了四、五次就出现了舞蹈恐惧。每次上学前都要愁眉苦脸,有一次竟然痛哭流涕。直接把我这个父亲逼入了慌乱中。

作为一个信奉让孩子自由发展的现代派家长,我心里不禁有些哆嗦:既害怕违反孩子的自由意志丧失学习的兴趣,又害怕小孩养成遇见困难就躲避的性格以致终身懦弱。查过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没有看见这棵树,树还在吗?(羊晚)

  

你没有看见这棵树,树还在吗?

  □蓝药师

 

  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盲人眼里有没有颜色?或者怎样才能跟一个天生眼盲的朋友说清楚什么是红色?

 

  后来我去香港接触了不少特殊教育,发现这仍然是一个无解的问题。虽然所有的色彩都是不同波长的电磁波,似乎是客观存在。但能不能捕捉到它,仍然高度依赖一群相似的眼球、视路和附属器。换句话说,红色,本质只是一群器官类似的人类,给彼此都能捕捉到的某一段电磁波为了方便而约定取了的名字,至于是叫红色还是叫red,没有关系。但对于盲人来说,这种色彩并不存在(包括部分色盲),因为他们的世界里确实没有,没有的东西也讲不清楚,顶多只能类推。而拥有其它视觉器官的动物眼里,红色可能更不存在。换句话说,颜色是否存在除了波段,还取决于我们不同的眼睛。

 

  同理,所有人中学阶段都曾学过。所谓声音,其实只是震动的频率。人类大概能听见16赫兹到20000赫兹间的声音,超过这个频率就是超声波。超声波是有的,只是我们听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我老去,别阻止我跳《小苹果》(南都社会杂评四则)

  

(1)当我老去,别阻止我跳《小苹果》(南都杂评四则)

    今年两会,东莞市政协委员、市文联专职副主席宋媛提交了一份《关于丰富老年人文化生活的建议》的提案。无独有偶,越来越多的政协委员将目光投注到老年人群体,今年关于养老的提案高达15份,其中大部分提案的关注点都落在老年人文化生活方面。众多政协委员提出,老年人娱乐活动内容单一、活动场地简陋等问题亟待解决(本周南都东莞读本系列报道)。

    中国正在慢慢进入老年化社会。老年人的生活渐渐成了社会热点。如何老有所养,如何老有所乐,都让人深思。对老年人生活的关注度,其实也折射出很多正在工作的中青年人集体对退休后生活的焦虑。老年人独孤、单调的生活牵动了很多人的神经。

    其实就我看来,随着社保医保的普及,这几年的退休人员生活水准还是有提高的。最主要的问题一是时代科技发展太快,不少老人只能与社会潮流脱节,比如微信、网购等让很多老人有被抛弃感;二是年轻人大多忙于事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4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打酱油爱围观 透着悲凉的双刃剑(南都)

  

 

 对爱围观也不必过分鞭挞。因为有时它也是一把双刃剑,它会把一些愚昧放大,但有时它也是一种沉默的反抗。你问一个市民怎么看本地某大官的违法拆迁,他能说一句我是打酱油的,其实就是一种态度。

 

    新闻回放:昨天下午2时许,南城雅园工业园九龙路一栋仓库着火,由于里面堆满保温棉,大火燃烧了4个多小时才被扑灭,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大火引来数百群众围观,面对遮天蔽日的毒烟,这些围观群众没有防护意识,任凭社区干部如何驱离也不愿走。(南都东莞读本昨日报道)

 

    中国人爱围观应该是公认的事实。鲁迅笔下最多的形象就是两种:示众者和看客。所谓看客大抵就是我们这些爱打酱油爱围观的大多数。无论在文学作品还是现实中,这个形象都透着些悲凉。比如前日东莞南城遮天蔽日的毒烟,一些群众纷纷围观,没有防护意识,而且任凭社区干部如何驱离也不愿走。再前些日子,佛山小悦悦事件,围观群众的冷漠,更是刺痛了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场高考,一场浮躁(南都)

  

    学问和浮躁,也从来都是对头,为了一场考试大动干戈,这就是浮躁,连狗都不能叫了,那叫浮躁到了极点。我隐隐约约还有种感觉,这种科举制的残余,迟早会变成后代人一个不可思议的笑话,就像我们今天听说三寸金莲裹得如何辛苦。       近几日,有好几个相熟的媒体让我谈高考。我却总愿意从前段时间撕书打老师的热点案例谈起。       

     陕西某校学生在高考前集体撕书,老师劝阻,居然被学生殴打致伤。这当然只是教育的一个个例,但这份悲凉里,透出来的味道实在苦涩难堪。窥管见豹,此事折射出来的其实是每间学校的一大固有矛盾:教师希望学生读书,跟很多学生压根不爱读书的矛盾。这在镇街一些非重点中学十分普遍,只是最后大多没有酿成悲剧而已。在高考前,老师战战兢兢追求分数,而很多学生多年压抑,厌恶难忍。高考被外界渲染得越来越热,师生的精神压力就越大,矛盾就越突出。于是在特定情境和时间下,撕书打教员,让教和学都成了笑话。面对这一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49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9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