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路秀才胡汉津的天涯BLOG

写作只是一种个人记录和休闲方式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02918
  • 开博时间:2006-03-05
  • 博客排名:第8245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炯炯有神88

2017-04-26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读书偶得

  唐人张彦远《法书要录》是第一本书法理论文选,书中第一篇是后汉时期的赵壹《非草书》,篇中说“书之好丑,在心在手”。
  
  书法之功,在于运指、运腕、运笔,书法亦心法,书的好坏高下,最终决定于“运心”。
  
  
  购卖一些书并不一定是为了读,只是喜欢,而读一些书也并非是因为喜欢,只是需要。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性感男人的秘密》(刊2010-1-7日《金陵晚报》)

  上午看到编辑的消息,告知《性感男人的秘密》已被《金陵晚报》副刊《雨花石》选用,刊2010-1-7日。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厨房里的那点事

  
  
  什么职业的男人最性感?满场飞奔的足球明星?胸肌发达的长跑健将?把方向盘拨得溜溜转的卡车司机?不,不是他们,拥有最性感职业的,是大厨,是那些将厨刀舞得嚯嚯作响,烹小鲜如治大国的大厨!
  美国畅销书作家、纽约Brasserie Les Halles餐厅厨师长、被称为“海盗厨师”的安东尼·伯尔顿就是这样一位性感大厨,他外表英俊、帅气,性情温和、优雅,他喜欢喝酒,喜欢在饮食上冒险,喜欢摇滚乐,喜欢纹身,喜欢周游世界,喜欢一切疯狂的东西甚至吸毒。对他来说,世界,只是“手中的一只烟灰缸”。
  当我们坐在装潢考究、餐具精美的豪华餐厅里,一边和伴侣轻声慢语一边品尝各色美味时,我们常常忽略的是,在餐厅后面的某一块角落——那个通常被称为“厨房”的地方,正在上演着一幕幕精彩、热闹却又少为人知的“大戏”,安东尼·伯尔顿用他的自传体小说《厨房机密》(三联书店,2004年1月出版。),替我们拉开了挡在厨房门口的这层厚实大幕。
  
  千万别以为著名餐馆的大菜都是由名厨亲自掌勺,各类食物在你坐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莞文艺三十年》文学评论卷出版

   评雨田园散文诗歌集《秋雨田园》的文章《守住我们的灵魂》入选《东莞文艺三十年》文学评论卷,该书由花城出版社出版。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一篇2009年11月23日 永康日报文章

  永康诗群:每个诗人都发出自己的声音
  记者:蒋伟文
  
  近年来,我市活跃着一个青年诗歌群体,形成了良好的诗歌创作氛围。章锦水、陈星光、程思、杨方、蒋伟文、吕煊等人在今年第4期《诗江南》集中亮相,引起省内诗界注目。
  14日,市作家协会在绿地生态园举行兄弟文学笔会。应邀参加的名作家、名诗人、名编辑与我市30多位作家、诗人和文学爱好者面对面。他们评价,我市文学在金华市是起带头作用的,特别是在诗歌创作方面显示了强劲势头。
  乡村厨师如何能做一手好菜
  永康诗群是一个整体,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的创作路子和诗学追求。《中国作家》编辑部主任方文说,他去过有的地方,一个小地域的诗歌大都是不平衡的,而永康诗人整体水平较高,他们的诗歌很纯粹。章锦水的《永康风物》把地方历史、风俗人情融入诗中,这种形式很好,写得大气。蒋伟文、陈星光的诗歌宁静、平实、内敛,叙述语言颇有意味。
  著名诗人、《人民文学》编辑朱零说,永康整体诗歌质量不错。尤其陈星光的长诗《浮生》,夜深人静时读来让人一下子沉浸其中。长诗写作需要积累,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7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一张怨妇的脸啊

(偶与星光聊天。“雨下了整整十天,像一张溺于悲伤的脸”——阿光说,这样的日子,他要写诗!那就写吧,一起写。)


《那一张怨妇的脸啊》


连绵十天的雨
躺在地上
扁平,如弃妇的脸
几粒雪子,若凝固的雀斑
镶在她的眉间
将忧郁
一颗一颗,冻结


云层受惊,似
羊群弥漫
跑散几声雀鸣
叽叽,叽叽

从来不养宠物
却刻意登上天台
撒下一把米,恭恭敬敬
期冀
招来点什么
仰或是,驱除

空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是什么(刊《广州日报》、《南国都市报》)

秋天
  是什么
    
  秋天
  是蛇用蠕动在思考
  ——越漂越细的雨
  正暗示它结束这一季的流浪
  
  秋天
  是田鼠繁忙后的虚空
  ——收获后的迷茫
  让它再也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秋天
  是土地迎候倦归的落叶
  ——每一丝风
  都是它对游子的呼唤
  
  秋天
  是太阳的日渐慵懒
  ——夜的缠绵与欢愉
  已是它唯一的牵挂

  秋天
  是秋天



(发《广州日报》2009年10月12日》、《南国都市报》2009年10月13日)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下阳村(二首)

  山下阳村(二首)
  
  
  一、老宅里的画像
  
  
  在山下阳村一幢老宅里
  我看见马克思了
  我看见他时
  堂屋高高的门槛差点将我拌了一跤
 
  是的,我确实看见他了
  在看到他之前我还看见了另一位老人家
  看见了那位来自湖湘大地的农民
  那位深知只有枪杆子才能指挥政治的伟大农民
  他下巴上那颗著名的痣
  一如既往地坚挺
  他仍旧疏眉朗目天庭饱满
  和
  风纪严谨
  
  我还看见了恩格斯
  列宁
  斯大林
  我看见恩格斯的胡须上蒙着一层薄薄的尘埃
  看见列宁的领带上挂着几丝被遗弃的蛛网
  看见斯大林的戎装上几道莫名其妙的铅笔曲线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牛头山国家森林公园(武义风光系列之九)

牛头山国家森林公园位于武义县西联乡,距城区60公里,总面积1327.69公顷,森林覆盖率达99%,是浙中地区天然植被保存最完好、植物资源最丰富的地区。 牛头山国家森林公园位于武义、遂昌两县交界,属仙霞岭山脉,中山,牛头山主峰海拔1560米,山高山低、悬岩削壁落差大,形成独特地貌。森林覆盖率达99%,为欧江水源源头之一。公园里奇花异木耐人寻味,峡谷断岩雄奇绝险,溪流、瀑布、碧潭美不胜收,生态环境一尘不染。其山、林、水、石天作之合,妙趣横生,极具森林旅游资源特色,在浙江省乃至华东地区少见,被世人誉为“浙中第一山”,又称浙中大峡谷,是名符其实、引人入胜的旅游宝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20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冰珠

草坪上的喷头漏水,喷射出的细水珠形成。 1、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59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狗这东西

  《狗这东西》
  作者:胡汉津
  
  近来睡眠欠佳,朦胧中总是听到一种呼唤声:“留、留、咕得留……,留、留、咕得留……”声音由远及近,由缓而急,直至悚然而坐,呼声方止。依稀记起,这是童年时期常常听到的赣东南地区乡民们唤狗的声音。
  狗,向来被誉为“人类最好的朋友”,十八世纪美国密苏里州议员、杰出的演讲家和辩论家George Graham Vest为一件杀犬案所作的辩护词,很好地概括了狗对人的忠诚:
  “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的好友可能和他作对,变成敌人;他用慈爱培养起来的儿女也可能变得不忠不肖,……在这个自私的世界上,一个人惟一不自私的朋友,惟一不抛弃他的朋友,惟一不忘恩负义的朋友,就是他的犬。不管主人是贫困或富贵,健康或病弱,犬都会守在主人的身旁。……纵然主人是乞丐,它也像守护王子一样伴随着他。当他所有的朋友都掉头而去,它却义无反顾……。”
  狗也是人类最为熟悉、依赖的动物。在人与狗之间,早已产生了某种特殊的情愫。李渔在《闲情偶寄》“饮馔部”中描述了诸多动物禽畜菜馔的制法,猪羊鸡鸭、鱼虾鳖蟹,一一细列,唯独对牛犬一略而过,皆因“二物有功于人,不忍细数”。
  但我却不喜欢狗,我对这种所谓的“人类最好的朋友”只有厌恶和恐惧,狗从来就没给我带来过快乐,它带给我的唯有伤害。
  狗起源于狼,人类与狗的渊源,一直可以追溯到一万五千年前。因为狼的遗传天性,狗总是富于攻击性,而与人类的朝夕相随,又让狗沾上了欺软怕硬的劣性。在狗身上,野性与奴性共存,“家里狂”也是狗的品性之一,它总是自作主张自以为是地为自己划定一块领地,然后圈地为王,在它的势力范畴,它异常张狂、自信,而一旦离开自己的领地,狗就垂首夹尾地“谦逊”多了。
  养狗是人类最自私的行为。日常生活中,人类总是刻意训化狗的奴性与惰性。于狗本身,享用嗟来之食久了,也就忘却了并不遥远的森林,忘却了旷野与回归,忘却了自信与独立,与时俱增的奴性与卑微,使它们最终坠落到只需一只馊包子或一块碎骨头就可以诱使它成为窃贼的同党。
  狗天性媚主,狗的眼里除了主子,所以的外人都是它的敌人。只要一狗当关,你要么讨好它,要么躲着它,别无他途。它俨然是每位来客的债主——除了你自己饲养的那一只,所有别的狗都视你为敌人。
  梁实秋老先生当年寄居重庆时就曾深受狗患。在梁先生房东家的餐桌底下卧着一只舔食残羹剩饭的大狗,只要有生人进门,狗便以为是要和它争食,声色俱厉地就扑将上来。初始,文质彬彬的梁先生对狗采用“绥靖”之策——献之媚笑、投之饵饼,不料狗儿却不吃这套,饼未啖完,反身对着梁先生的小腿就是一口。无奈之下,梁先生只得放下谦谦君子身段 拿起“进攻是最好的防御”的宝典,拎起木棍“见头打头,见尾打尾”。
   “君子三畏,犬其一”,我虽不敢如梁先生般以君子自许,但在对狗这种“人类最好朋友”的畏惧上,却比梁先生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童年居住的赣东南小村山青水绿,屋前十步即是稻田,屋后有馒形小山,山与屋间,嵌着一条尺宽土路,行人走在上面,常有些物件嗦嗦地自山崖上飘落——花瓣或是枯叶,视季节而异。沿着土路往西是小学校,途中须经过一幢傍水而筑的竹楼,竹柱,竹梁,竹墙,竹瓦,晨曦中水气洇润,秀美如画。
  秀美如画的竹楼门前却永远卧伏着一只土狗,土狗前倨后屈,时不时伸出舌头在牙床上左右蹭刮,如同在磨砺一柄锋利的匕首,随时预备着凶狠一击。
  竹楼主人许寡妇高而瘦,时常一身青花土布衫,清清爽爽。清清爽爽的许寡妇养的这条土狗却奇丑无比,丑倒也罢了,但凡一只狗所具有的嫌贫爱富欺软怕硬见利忘义的劣性,它样样俱全。少年时期家境贫寒,我和小伙伴们常常一身破衣烂衫经过竹楼去上学,这只奇丑无比的家伙总是“唰”地一声从竹楼底下窜出来,向着我们又扑又吠,害得我们只好跑二步蹲一回身子,跑二步又蹲一回身子,装出一付弯腰拾石子的模样吓它,怎耐我们的个儿实在太小,它总是无所畏惧,轰之不理打着狂吠。
  有一天放学时下起了小雨,我因为没带伞更一路小跑,经过许寡妇门前时忘了放慢脚步,就听呼地一声,那只奇丑无比的家伙窜出来对着我就是一阵狂吠,一窜一窜地甚是吓人,我忙摘下书包对着它猛抡,边抡边快速倒退,这时就听脚下“吱”地一声,原来是一只吓得惊惶失措的小鸡被我踩在了脚下。许寡妇将哇哇大哭的我拉进了她的竹楼,慈眉善目地用她的土布巾子擦干了我身上的雨水,许寡妇不但没有呵斥我让我赔偿她的小鸡,在送我出门时还往我书包里塞了二只柿饼子。那以后我见了许寡妇就觉得自己欠了她的人情,经过她的竹楼时就放慢了脚步,远远地的我就叫她姨,这样做我自己也不明白是想讨好她还是想讨好她身边的那只的狗。
  一次无意中听到舅舅说对付狗的最好办法是软硬兼施。经过一番准备,我们十几个孩子用几块啃过的猪胴骨将许寡妇的丑狗引向村外,在丑狗将胴骨舔得津津有味时,十几根木棍一齐发力,直打得丑狗夹起尾巴就是一阵狂窜。第二天我们特意结伴又来到许寡妇门前,丑狗只是远远躲在竹楼底下哼哼,我们大笑着向地上丢煮熟的碎红薯,当丢到第五块时它终于抵不住诱惑畏畏缩缩地走了出来,一边啃吃地上的红薯一边向我们摇起了尾巴,再也没了往日的凶狠模样。
  许寡妇并不知晓其中的奥秘,见到我时仍是笑容可掬,时不时塞给我几块煮红薯或一把花生,这让我心中生出许多愧疚,甚至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卑鄙的人。
  近墨者黑,近人者狡。狗通人性亦习人性,棍棒加红薯,暂时让许寡妇的丑狗感知到了与人和平共处的重要性,丑狗在村里的其它地方遇到我已不再吠,但只要路过竹楼,丑狗每回看见我仍然吠叫,虽不似先前那么急促、凶狠,免不了仍是让我惊慌、烦燥。
  曾老师的死使我对狗的恐惧、厌恶和憎恨到了极点。曾老师是我的小学四年级算术老师,他在教完晚自习课回家时被狗咬了一口,就一口,曾老师就再也没能来给我们上课,咬曾老师的正是许寡妇的丑狗。曾老师临死前面目狰狞,舌头一伸一伸地作狗吠状。
  狗,咬走了我最敬爱的曾老师,在一个油菜花纷扬的季节。
  曾老师过世的当天,丑狗死在了大队民兵的枪下。
  曾老师死后,不断又有疯狗咬死人的传言四处流散,过了不久,传言再次在演变为事实,村里最穷困落魄的陈家老大又死了,咬死陈家老大的正是替陈家守了八年门的老黑。
  后来就轮到我了。咬我的是舅舅家的小黄,小黄最先咬的是我表妹,接着咬的是舅妈,小黄咬住我的脚脖子时我已经跳到厅屋的板凳上。一切发生在几分钟内,只有四个月大的小黄疯了。
  表妹、舅妈和我当天更搭上拉木材的货车赶往五十多里外的县医院打狂犬病疫苗,一路上我的内心充满恐惧,曾老师临死前舌头一伸一缩的狰狞模样不停地在我眼前晃悠。
  后来我们都没死。小黄死了,死在舅舅黑亮的锄头底下。
  那一年啊,地里头的油菜花开得特别茂盛,黄灿灿,漫山遍野。
  二十多年后,我的二个孩子,又在不同的时间被不同的狗撕咬,而孩子在恐惧与疼痛中哭喊时我正在千里之外为生计奔波,我唯一能做的事是,我发誓,我终身不饲养它们。
  呜呼,狗!
  奈何,狗!
  
  (约2780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062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行担(编外词语系列之一)

   《行担》
作者:胡汉津
  
周末回乡下探望老父母,父亲说起楼上的小窄间也租出去了,需装只分电表,村里的电工在工业区包了工程一直没空,问我能不能从厂里派个电工来弄一下。
默算了一下,这该是父母亲租出去的第十四间房子了。这十四间房里,六间是前二年被烧毁的二间祖屋地基上翻盖的一幢三层小楼,另外八间,原本是我们兄弟各家的住房,因为陆续进城后房子空了下来,这些年村庄附近的工业区逢勃发展,知道家里有空房后便不断有人上门寻租,起初担心房子租出去太乱,后来上门寻租的人多了,父母亲便动了心——虽然农村的房子租金很低,每间月租只有八十到一百元,但十几间房凑起来,每月也有一千多元呢。
  
其实这已经不是父亲母亲第一次做“主人家”(“主人家”是早年永康手艺人出门“行担”时对房东的尊称,“人”读“银”)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三年困难时期,父母“逃江西”,在赣东南的小镇上办了一家小铸锅厂谋生。铸锅厂办得久了,便不断有在那一带“行担”做手艺的永康老乡上门借宿,由于父母生性善良、好客,渐渐地来铸锅厂落脚的手艺人越来越多,到了七十年代中期,借住在厂里的手艺人几乎每天不断,常常是前客未去后客已至,几拨手艺人同时光顾也是常事,打铜打锡打铁、做木做篾做漆、箍桶钉称、爆米花弹棉花,一时间热闹非凡。
“打铜打铁走四方,府府县县不离康”,永康人自古便有出门做手艺挣钱养家的传统。常来铸锅厂借宿的各色“行担”手艺人里,印象最深的是做“铜壶担”的师徒俩。上学路上,常常会遇上行色匆匆的一老一少,老者是“师爷”,少者是他的徒弟,师爷头上斜扣着“仙居箬帽”(一种原产仙居用竹篾、箬叶编制的斗笠),握着竹烟筒的双手别在腰后,昂首阔步;徒弟肩挑“二头勾”竹扁担,一头是风箱、火炉,另一头是装着棉被的竹篓,一路吱吱呀呀,因为长期的负重行走,徒弟单薄的身躯被挑子压得有些伛偻。
旧时的手艺人行业里,师、徒间等级分明,以“补铜壶”一行为例,徒弟拜了师爷后并不能马上学手艺,得先尽做徒弟的孝道,除了每天挑担和 “吆生意”,给师爷烧饭洗衣端洗脚水,亦是徒弟的本份,“生活”做得不好或是服侍得稍有不周,师爷抬手就会敲来一个“爆栗”。做徒弟的每天挑着一付近百斤的担子跟在“甩手师爷”后面翻山越岭游走四乡,其辛苦程度可想而知,我曾就此问过那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徒弟,徒弟瞄一眼正在忙活的师爷偷偷告诉我说到了无人的荒野师爷也会替他挑上一程。
做“行担”手艺每天走村串户,每到傍晚,挨户打探寻找晚上可以借宿的“主人家”便成了做徒弟的首要大事,虽说那些年乡风纯朴,可让素不相识的外乡人在家里借宿,多数村民还是心存疑虑,得先在心里掂量上一番,这时就得看去借宿的徒弟的本事了,一般来说,长相纯朴言语谦逊的总是便易打动人心,但多数情况下,头一、二天只能先借宿于某户人家的屋檐下,待几天“生活”做下来与房主慢慢熟了,方能“登堂入室”。
在各行手艺里,“补铜壶”向来被视为“贱业”,操这行手艺的人也自贬为“讨饭行当”,“补铜壶”一行其实包含“打铜”和“打锡”,“补铜壶”是这行手艺人对自身行业的谦称。他们每到一处,先由师爷选定一处“作场”。 “作场”的选择亦有讲究,如果村庄不大,作场一般是选在村口,反之,则要选在村庄的中心地带,这主要是为了便于人群的聚集。选好作场放下挑子,徒弟便进村去挨门挨户“吆生意”,在徒弟一声声悠扬的“补铜壶、打铜、打锡哦……”的吆喝声中,师爷慢悠悠地生起炉火,将风箱、工具一一按序摆开,摆完了便燃上一锅烟,坐等徒弟吆来的生意上门。
师爷仗着自身的技艺,在徒弟和顾客面前,多少总还是揣着几分架子和矜持。
徒弟吆来的生意上门后师爷便开始忙碌,风箱吱吱,炉火呼呼,锤打声叮叮当当,清脆悦耳。打制一件上好的铜、锡器,需经过熔炼、铸坯、裁剪、锤打、焊接、刨光、雕花、刻字等近十道工序,工艺极为繁杂,一件精致的器皿,往往要打上二、三天。
出门“行担”做手艺辛苦,但借宿在铸锅厂的那些日子却相对安逸。天气好的时候,师徒俩晨出晚归,游走于邻近各村,遇上风雨天,他们就在铸锅厂宿舍走廊上摆开家什,为周围的住户们做些修修补补的零碎活,做生活的空档,师爷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主人家”们唠嗑,闲扯着东家长西家短,时不时抿一口搪瓷茶缸里的茶水,享受着那份难得的悠闲,待到天色微暗,徒弟从火炉上取下煮饭的铜罐,就着“主人家”或其他村民送给他们的小菜,虽然简朴,师徒俩倒也吃得喷喷香。
  
岁月更迭,时光飞逝,当年那些游乡串户的“行担”手艺人,伴随着逝去的叮叮当当敲打声,早已成为一道记忆中的风景。
  
(约1800字)



锡器(资料图片)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90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一个人的湖滩——读项丽敏散文集《金色湖滩》


 “午夜梦醒,见一团白色遗落在地,以为衣裳滑落,俯身拾起,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是窗外投进的一束洗练月光。”
  这段文字,是她的随笔《月色》的开篇,读时,我亦哑然。算下来,这已是四年前了,那时,她叫金色湖滩,《月色》是她发表在天涯散文天下的最早文字。
  初时,留给我较深印象的是她的《湖与寂寞》。正是在这篇文章里,我知道她独自一人守着寂静的太平湖住了十年——“这里没有酒廊、没有舞厅、没有休闲吧、没有咖啡座”,知道她在工作之余日复一日地徘徊于寂静的湖边,陪伴她的只有“一些常见的水鸭、鸬鹚和白鹭” 以及湖滩上“一垄一垄几百年前的墓冢”;夜色迷朦时,她揣想着“平静的湖面下肯定有一个美丽的童话王国”,王国里有“湖的女儿、湖的王子、湖的小仙、湖的精灵……”
  
  她是宁静的,一如与她朝夕相伴的湖。
  她的文字如一抹雨后天空的蓝——澄明而纯净。在她的笔下,湖的颜色丰富多彩——蔚蓝、靛青、银灰、翠绿、青灰、银白、深黛……,一种颜色与另一种颜色交相溶替、叠加;所有自然的声音“都能给心灵诗意的安宁”,鸟声,蛙声,虫声,风吹树
分类:散文 | 评论:5 | 浏览:13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涯短文故乡精选散文集《且听风吟》出版

天涯短文故乡第四本精选文集《且听风吟》于日前顺利出版。

《且听风吟》目录:

旷野之美(序)……………………………………………………………………………胡汉津

天意从来高难问………………………………………………………………………………朴素
  偷句子………………………………………………………………………………………马长山
  蓬莱漫笔……………………………………………………………………………………程思良
  谒沈从文先生墓………………………………………………………………………………谷禾
  躁动的村庄…………………………………………………………………………………胡汉津
  生命自由的方式……………………………………………………………………………项丽敏
  那便是海……………………………………………………………………………………吴营洲
  大猪小猪落鱼盘……………………………………………………………………………杜璟华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1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旷野之美——散文集《且听风吟》序

  旷野之美——《且听风吟》序
  作者:胡汉津
  
  人是有审美定势的。旷蓝的天空是美,静谧的湖泊是美,幽深的小巷是美,河边浣衣女舞动木槌的姿态也是美;道边的白杨须挺拔,河岸的堤柳可以垂垂幔幔,悬崖上的松柏必枝节遒虬,而村头寨尾的老槐,一定得歪了脖才有味道。
  那么散文呢。散文是一种注重写实、语言诗意、篇幅活泼、不拘韵律的文体,是一种直面自我、直抵心灵的表达方式;写实,是散文写作的基础,散文的叙事、写景、抒情无不以此为酵母,有情就是有情,无意便是无意,“为赋新诗强作愁”的文字早已为这个快速消费时代所摒弃。郑振铎将文学喻为“人生的镜子”,散文写作首要的便是“真实之美”。现代散文写作,情(细)节是否能虚构可以商椎,但情感的真实,却仍然是也必将是衡量一篇散文作品内在价值的前提,“说真话,叙事实,写实物、实情,这是散文的传统,古代散文是这样,现代散文也是这样”(吴伯箫语)。
  《且听风吟》是天涯社区短文故乡近年推出的第四揖精选散文集。本书的作者中,有专业作家,也有网络写手,他们散居于全国各地,出于对文字的共同喜爱,揣着心中那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8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13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