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展:文化批判

周展(半亩塘书斋),外国哲学博士,独立学者。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15091
  • 开博时间:2011-04-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于建嵘还能挺多久?

于建嵘还能挺多久?

 

今天在凤凰博报看见一个挺吸引人的标题,叫做:“知识分子必须有风骨”(作者:章文,凤凰博报2015年10月16日),赶紧点开阅读。读后回味,我心里却莫名地开始担忧:不知于建嵘先生还能挺多久。

也许该文章的作者章文(听起来好别扭)是真心佩服于建嵘先生的,但文章里却有一种捧杀人的节奏。

在如数家珍般叙述了于建嵘特立独行的事迹后,章文赫然来了一句:“莫道士林尽媚骨,拍案一怒于先生”。据说这是一位网友对于建嵘的评价,章文深有同感地说:“就我目力所及,学界像于建嵘这样的硬骨头少之又少了。”

不知于建嵘先生读到这样的文字,心里是否会油然升起一种孤军奋战的悲壮感?

分类:量子缠绕(幻想小说)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湖的学界

江湖的学界

 

   先看一则蛮有意思的旧闻:

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个硕士研究生在微信上臧否史学界的前辈,其导师孙家洲教授发现自己的学生口出狂言,“无端嘲讽”学界前辈,便“极为震怒”,鉴于“学界自有学界的规矩与尊严”,遂发表公开信“怒斥狂徒”,并宣布与该学生断绝师生关系,云云。

情节虽然简单,却颇有看点。坊间议论纷纷,见仁见智,不乏精彩的点评,可惜都没有挠到我的痒处。

在我看来,这里真正的看点,既不是孙教授的反应是否过激,也不是该学生对前辈的评判是否恰当,而是孙教授的那句似非而是、却又似是而非的断言——

“学界自有学界的规矩与尊严”。

众所周知,学界

分类:历史和现实 | 评论:0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量子缠绕(13)

13

 

“臭小子,楞在这里干吗?咦,这是谁的阳伞?”

一个大嗓门蓦然响起,把处于迷醉状态的大头少年硬生生拉回到现实世界。

苏格拉底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上前说了声“你好”,将阳伞递给蜜尔朵。少女红着脸接过阳伞,轻声地道了声谢,随即低眉垂眼,看着自己的脚尖。

一时之间,两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内心却舍不得就这样分开。

蜜尔朵的妈妈心思细腻,发现女儿的神情有些异常,显然与旁边那位衣着朴素、其貌不扬的大头少年有关。她心里不禁有些焦虑,但良好的教养让她习惯于克制和隐忍,不至于贸贸然过来干涉两位少年。

分类:量子缠绕(幻想小说) | 评论:0 | 浏览: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量子缠绕(12)

12

 

在当时的雅典城里,倘若将一个人的活动轨迹画出来,可以近似表现为某种平面几何图形——图形的或简或繁因人而异。以后世的标准看,雅典城不过是一个小城镇,身处这个弹丸之地里的两个同时代人,其活动轨迹总有相交的一天。但在现实生活里,近在咫尺的两个人,却很有可能终生难得相遇;即便相遇,也很有可能擦肩而过——譬如,大街上的行人,彼此间都是互不相干的陌路人,谁知道谁是他(她)生命里不可错过的那一位呢?

然而,这世上却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在东方古老的传统里叫做缘份,在希腊文化则可称之为命数。

苏格拉底与蜜尔朵的相遇,也许真的是一种命数。对我们的花季少女来说,命数就像那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风,那阵风简直像传说中拦路抢劫的强盗,很狡黠地潜伏在山坡的另一面,静静地等待猎物的出现。当蜜尔朵与她母亲走出剧场,信手接过婢女递来的阳伞

分类:量子缠绕(幻想小说)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量子缠绕(11)

11

 

狄奥尼索斯剧场倚山而建,背靠雅典卫城。

“花月”13日,即“花月节”的第3天。

呈扇形展开的台阶上座无虚席,却听不到喧哗吵闹之声——平日里特别喜欢喧闹的雅典人一旦安静下来,气氛倒也有些肃穆。

“高天之上,那里可有我的座位,

四周簇拥着的湿润云朵,化为片片雪花;

或者,可有某个光秃而陡峭、

偏僻而孤寂、突悬于空中、

唯有兀鹫盘旋的山崖,

分类:量子缠绕(幻想小说) | 评论:0 | 浏览:1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量子缠绕(10)

10

 

对于雅典男人,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对于雅典女人,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时候的雅典习俗,女人在外抛头露面是不体面的。所以,富贵人家的妇女一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妻子在名义上是家里的女主人,却轻易不能出大门,不能随意上街,而家里未嫁的女儿更是连内门(即闺门)也不能跨出。富贵人家的女人就像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看似养尊处优,却几乎被剥夺了最最重要的权利——自由。而是否拥有自由,却是区分公民与奴隶的唯一标准。

好在这时候希腊人节日繁多,有些节日是属于普天同庆性质的,不但妇女可以参加,连奴隶也可以参加,此外,还有专属妇女的节日——地母节。只有在这些节日里,富贵人家的妇女才可以迈出大门,稍稍释放一下被禁锢得近乎麻木的身心。

分类:量子缠绕(幻想小说) | 评论:0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量子缠绕(9)

9

 

早春至阳春之际,正是雅典历的“花月”, 刚过完冬眠期的葡萄藤才悄悄绽出几片嫩叶,园子里的百花就已经开始争奇斗艳,红色的雏菊、蓝色的风信子、黄色的郁金香……

葡萄架下的石礅上坐着一位少女,眉头轻蹙,蓝宝石般的眼睛似乎穿透了斑驳的围墙,凝视着外面某个不知名的去处。

 “唉~”

少女的身后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妈妈。”

少女轻轻道,却并未回首。

少女的母亲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气质淡雅,犹如亭亭的郁金香,她

分类:量子缠绕(幻想小说) | 评论:0 | 浏览: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量子缠绕(8)

  

8

 

    “苏格拉底,我们去体育馆放松一下,怎么样?”

从欧里庇得斯家里出来之后,克里同见好友的情绪有些低落,便建议道。

“也好。”苏格拉底无可无不可地说,心里却还在回想刚才与阿凯劳斯的问答。

努斯,原意是“心灵”。在阿那克萨哥拉的《论自然》一书里,努斯是宇宙秩序的安排者,也是导致宇宙的生成和演化的第一推动力。阿那克萨哥拉说:“努斯是万物中最精最纯的,它拥有关于宇宙万物的所有知识,具有最大的能力。”在苏格拉底看来,这样的努斯可以说是“宇宙心灵”,也可以说是神。然而,阿那克萨哥拉接下来就像对待用餐时擦手的软面包一样,将努斯用过后,就随手扔掉了,这让苏格拉

分类:量子缠绕(幻想小说)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量子缠绕(7)

  

7

 

    阿凯劳斯向来对诗人颇为不屑,觉得他们只会编造一些似是而非的诗句,那些诗句看上去珠圆玉润,读起来朗朗上口,实际上只是徒有其表,里面却并无什么智慧。有一次,他正在沉思宇宙的起源和演化,一个梦幻般的诗句突然浮上心头——“冷是土的镣铐”,让他陶醉了好多天。但他却不得不将这一佳句憋在心里,不敢在人前炫耀,唯恐引起理性而严谨的老师不喜,从而破坏了他一直以来在老师心目中的好形象。

现在他独自回到雅典,远离了那个日益令人肃然起敬的老师,举目四顾,竟无可堪匹敌之人。此番在雅典初显峥嵘,甚至以诗句折服了欧里庇得斯——这个同门师弟性格虽然有些孤僻,其诗才在雅典的年轻一辈里堪称首屈一指。实际上,欧里庇得斯即便对埃斯库罗斯和索福克勒斯也并不十分佩服,眼下他正在润色几部剧本,打算明年参赛,与那两位举世闻名的前辈一争高下。

分类:量子缠绕(幻想小说) | 评论:0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量子缠绕(6)

6

 

今天,欧里庇得斯家里来了不少人,一向宽敞的院子竟显得有些拥挤。

多雨的冬季刚刚过去,春风里还有少许潮湿的气息,但哲学家对自然界的敏感性并不亚于诗人,阿凯劳斯站在院子里,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有几朵白云在缓缓飘过,他深吸了一口气,说:

“春风里已隐含着一种夏天的热力——热已经开始运动了。”

他顿了顿,环顾院子里的众人,发现大家都已安静下来,热切的视线聚集在他身上,就继续讲道:

“你们知道吗?所谓运动,最初就是热和冷彼此分离,须知:热是运动的,而冷是静止的

分类:量子缠绕(幻想小说) | 评论: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1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