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千百次地问自己

我千百次地问自己,写作是不是很重要?寂寞与孤独中写是惟一的排遣,除此无以藉寥。这样想,又觉是种方式,重要的是为生命的不会枯萎。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5953
  • 开博时间:2011-04-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妄想清晰地描述一个梦境

  我踩着河中的两块鹅卵石跳到对岸,在转过身的时候看见你的脸,像记忆里见过的你的微笑,你说话的声音就传出来停在了微笑里,你说的话,没有声音。为什么没有声音呢?
   我记得你从前的话,我在水里你在岸上,你说,我一直想逃离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人太多。
   你还说,没有找到你一个人不能走,在路上要有一个相伴。我一直想问你要去哪里寻找,我努力地睁开眼睛,看清眼前的阳光渐渐暗下去了,天黑之前你得离开,我说,别让我上岸,在水里可以等到你的消息。成群的麻雀落在你身边的草地上,像进军的队伍一样壮观,它们像一个大家庭,多好呀!飞走了又一起飞回来,队伍就壮大了。我在它们的壮大中想你,想你说过的未来的命运,想就在乱七八糟的文字里游荡,妄想清晰地描述一个梦境。

 你说梦里可以安静地死去。

 我就信了。


分类:天涯此时 | 评论:6 | 浏览:9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些内容只能放在心里复杂的地方

  昨晚在天堂鸟酒吧饮最后一杯酒,相隔的一张桌子坐过来一个男人,也是独自饮。男人长得怪,我便不时想去看上两眼。不是说他丑,老树干柴似的撅把撅把能当柴烧。是说尊容,像落在一幅老旧的相框里,耐人琢磨,感觉便不大好说了,很多内容没有写在脸上而是放在了心里很复杂的地方。我给严可发了短信,告诉他有一个人在眼前看上去令人屏息敛气,就像怕惊飞一只鸟。严可很快回复,问,鸟高不高贵?我说高贵还有孤傲,像酒吧的名字。这样回答便漏了底,二十分钟严可就到了。环视了一圈,他冲我诡谲地一笑,好像在说,好眼力。严可要了杯啤酒两口三口就灌了下去,说,去会会!我一把没拽住,他已经坐那哥们儿对面了。我干了杯底的一口酒,准备离开,突然想到荆轲刺秦王,易水之上,高渐离击筑,荆轲和之,凛然而大气,就觉得眼前的两个人也不妨一起好好喝喝。
  
   今晚收到严可发来的邮件,说,有些内容只能放在心里复杂的地方。
  
    十七年前,酒吧怪人同村的一个女人疯了。
    大雨滂沱的夜晚,一个男人赶着一辆马车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山体滑坡,连人带车一起被埋在了泥沙下。
分类:天涯此时 | 评论:9 | 浏览:9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停止在细雨中的蜘蛛

  早晨见到蜘蛛的时候窗外正在落雨。阴霾的天空下感觉蜘蛛格外地坚强,白发人说过,遇见蜘蛛不要去招惹它。但它在我视线里晃,我就很想知道它是生还是死。
  


  拍下蜘蛛,还是不能确定它的生死,于是我用放大镜接近它的眼睛。
  原来蜘蛛的死亡是垂下头颅!
  我必须在雨水里将蜘蛛藏掉,不能让雨水落在它身上的重量填塞清晨里的空空泛泛。
  清晨已如落花般地忧伤了。
分类:天涯此时 | 评论:2 | 浏览:10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说怀念从前的好,单纯和友情

  北京的冬天有时会很冷很冷,寒冷而且干燥。南方的冬天我虽然厌烦它阴冷潮湿细雨绵绵,可它淡淡的像诗一样的情调还是让我流连,尤其是我想起你的时候会特别怀念那里的好。
  你在冬天寒冷的屋檐下生炉子,土暖气装上了,前后两间屋全靠一个炉子供暖,炉子太大,左左右右四个火眼儿你生不着,呕了半院子全是烟,乍一见以为着了火。
  你柴一样的身子骨被风穿膛而过,感觉你的重量比风还要轻飘。煤烟呛得你大咳不止,你一只手摇着一把缺了小半边的蒲扇,越煽烟越不停地往起冒,另一只手里你夹着一根香烟,在升腾的烟雾里不停地咳嗽不停地抽。
  我和时葱站在你家院墙拐角的地方,最初我是想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煤球炉子生起来,我不相信你真的会是这么笨。后来一阵一阵的风呼啸来又呼啸去,把你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上天入地像邻居家老房檐上的草一样在风中无休无止地抖动个不停,我才恨冬天怎么会是这么个鬼样子!
  再后来,看那烟继续不停地往上冒,又发现那烟越来越漂亮了。我觉得自己脚下像是踩着一大片云彩,有一种悠悠忽忽飘飘荡荡的感觉,我指给时葱看,时葱喊了一句:大漠孤烟直!
 
分类:天涯此时 | 评论:6 | 浏览:1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说

有诗人说。
你忘了。
玻璃上的红蜘蛛,有许多纤细的腿。
你的手大,天塌下来它就碎了,尖叫成红色的肉尸。
别擦,玻璃明洁光滑。
有诗人还说。
你又忘了。
那一声尖叫就成为艺术的一部分流传了下去。
死亡是很安静的,哀号此起彼伏。

诗人是这样说的。
人类从此学会了哭。

哭过,心就安了吗?
分类:天涯此时 | 评论:5 | 浏览:10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我没有去萧艾的梅园

          
   我一直在萧艾的梅园里,等待一只漂流瓶的最新消息。
几天来,有东西如鲠在喉,有喊声没能发出来。谁让我撞上了呢,撞上了我就无力折返。
   今天,我没有去萧艾的梅园。我想用一杯咖啡打发掉整个下午,更何况窗外细雨缠绵。
   若有人疑问,怎样回答呢?约翰•顿说过这样的话:无论谁死了/我都觉得是我自己的一部分在死亡/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因此我从不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我,也为你。
   这样的大悲悯谁放在心里也别想逃得掉。
    
   昨晚入夜时约定了一本书,扉页已经打开。清晨醒来的时候天空落雨了,有些凉,有些许惆怅。我不会用诗人的语言表达,但会被诗人的每一个字击中。痛我不怕,可以蔓延得久一些,我怕的是灵魂死时我还活着,真的很怕。
          
    和自己的一颗心在屋檐下避雨,因天空的孤单哭泣。
    阳光的日子在哪里弄丢了呢?都知道,孤单是因为渴望而不及的命运,这样的命运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的代价什么
分类:天涯此时 | 评论:1 | 浏览:1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听不见,但我需要说出来

    天空阴暗,黑色的云从远处飘过来了,随后一定会是雨。
    我们最初的相识是在一场大雷雨过后。地上一滩一滩积满了雨水,那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前了,我趟着一路的雨水随梅子去找你。那时的夜晚没有现在这样亮的灯光,所以雨水泛出的光就显得格外美丽,就像那时流行的朦胧诗歌。于是我记住了雨水和像雨水一样的诗。于是我记忆中的雨就像谶语一样跟随着我,在每一次想起你的时候都会随之而出现。我一点也不奇怪,很多年里都是这样,我在雨天里想起你,写下一点有关你的文字,或者像现在这样天空阴霾大雨将至时有话想对你说。
    和最初的那场雨有关吗?
      
        你在雾海中航行
        没有帆
        你在月夜下停泊
        没有锚
      
        夜从这里开始
        路从这里消失
      
      
    梅子说,现在已经没有人读朦胧诗了。那时的我们,因了一首诗成为好朋友。
分类:天涯此时 | 评论:7 | 浏览:1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命是一个无法愈合的伤

  
   我准备离开家的时候没有找到理由。
   我问过自己,是不是每一件事情都需要有一个理由?
   后来想法变得简单了,我觉得每一天过去了都会离心中的那个愿望近一些或者远一些,无数个日子消磨掉之后,就算不能代表生命的价值,其中的真实也会体现出不同的涵义,就像把所有的日子全部华丽地度过,其中的伤口到死也还是会痛。
   生命就是一个无法愈合的伤。
   其中的痛伴随一生。
   不信么?
   同样的感受在他们中间可以找到:阿贝尔的《不是诗》,刘强的《这一个夜晚》,还有萧艾的《我的诗歌兄弟》。

   这两天,我在他们的文字中流连了很久。
  
  
  
分类:天涯此时 | 评论:4 | 浏览:11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一直想知道人死了之后是怎样的

   我不知道你一个人如今到了哪里。
   这样想的时候,天渐渐暗下来。
   起风了,风吹过脸颊的时候和泪水一样潮湿。我阻止不了风,也阻止不了泪。像三人行我在其中的孤单。哪里来这样多的眼泪呢,我问,没人答。后来,雨真的来了,雨水还有风声里,再不用分辨哪是雨哪是泪了。
   你到的地方你还能常常追溯起在世的记忆么?
   我想知道,你能还是不能?
   这样痴想是希望能看到地老天荒。
  
   我一直想知道人死了之后是怎样的。
   一直都很想知道。
   我竭尽全力地去想,想你那里的样子,想天,与地,与人。
   我坐在你的坟前,我想坐上一整天。临近中晌的时候我看清楚,坡下不太远的地方也枯坐着一个人,视线里一直把他认作山下一块灰色的石头。
   他人在那里很久了。
   我忽然在心里,生和死的界限开始模糊,感觉离你很近。
  
   你死去之后很久很久悲伤都不能终结。是你在世时不曾想过的。我常常胡乱地拿起笔,写在
分类:天涯此时 | 评论:13 | 浏览:1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嗨!如何探出哲学里的奥妙

 我看见你一个人在黄昏的街上走,我也在街上走。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一样,想把一个人的黄昏在众多的行人面前走掉。
 我想上前问你,可我只能跟在你的后面。声音被风向后吹去,我说你也听不到。
 还能打动自己的东西你已经不屑一顾了,是讽刺还是某种悲哀?
 风向后吹来,你说不是。
 那是什么?我大声地问。
 一只长毛狗从你我的身旁跑了过去,我看见你的背影在笑。我也在笑。我们是不是想到一块儿了?
 狗已经跑得很远了,你还在笑。
 我突然为你的善良停下,很多年前我们一起朗读过诗。
 你读叶芝的这一句,为你一个人——认识了所有的痛!
 我读他的另一句,什么时候我们能责备风,就能责备爱。




分类:天涯此时 | 评论:3 | 浏览:10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