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的江湖天涯名博

一直以为璀璨升腾的是我不灭的烟火,后来才渐渐发现,那其实是我奔袭不止的别样江湖。烟火的缭绕缠绵与江湖的风云突变相撞,迸发出许多动人的情节,于是,烟火温暖了江湖,江湖铭记了烟火。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347987
  • 开博时间:2011-04-13
  • 博客排名:第4630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nrh1314

2018-04-13

西界哀技

2018-03-28

执念飞

2018-03-27

若芊我芊n

2018-03-27

haofanai

2018-03-21

小奋青滤pe

2018-03-20

齐家咖啡茶

2018-03-1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冬至,未至

冬至,未至

 

 

每年冬至,无论我在离家多么远的地方,妈妈总会打电话提醒我吃饺子,不爱包就去买点回来煮或者到外面吃,总之,千方百计也要吃上饺子,因为冬至大于年。而后,她总会接着说:我和你爸在包饺子呢。

 

放下电话,眼前就会呈现出一幅画面:老爸在擀皮,老妈包,一边数落着爸擀的皮薄厚不均,一边抢过擀面杖示范。老爸不屑地撇撇嘴:你擀的好你自己弄吧,我去烧水了。转身来到外屋,生火烧水,劈柴在灶膛里

分类:女人殇 | 评论:2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有些地方,是注定要去的,仅是一念之间,你就选择了义无反顾。你风尘仆仆的卸下一肩行囊,看着一路追随而来的白色云朵,依旧湛蓝的天空,并没有对那些从未遇见过的风景感到陌生,而是,久别重逢。

 

今年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早,过年的新衣还没脱下,鞭炮声还在耳边回荡,阴天的时候还在热烈地等待一场雪的造访,一不小心,便在路边的草坡上、河畔的柳梢间撞见了仓促而来的蒙蒙绿意。毫无准备的短兵相见瞬间让心海波涛起伏,浪奔浪流中想起的不是强哥,而是走出去抓住春天的探子,然后审它个落花流水,再打它个眉清目秀。

 

穿戴整齐约好的了闺蜜,天老爷却忽然泪水涟涟,不知受了怎样的委屈要这般挥泪不已。是取消约定还是风雨无阻?常常用这个问题考验自己是否老去,诸多雨天呆在家里的好也未能阻止前行的脚步,毅然淋着雨站在了公交牌牌下。一袭软羊绒裙式风衣,一款米色精致小挎包,一头夜上海的风情卷发,让我忽然觉得自己需要一辆豪车一个闰土式的司机了。

 

我在等车的缝隙漫无边际地幻想着,99路车摇摇晃晃地停靠在

分类:女人殇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条穿越半座城的鱼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南街亦有鱼,其名为花鲢。

 

好友把这条刚刚从水库里打捞上来的野生鲢鱼送到我这时,真的是欣喜至极。放在盆里左拍右拍,毫不迟疑毫无回路的昭告天下。想到了可能会引发一场吃鱼大战,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直接。

 

时值正午,门口“咔”的停了一辆车,随即下来两个彪形大汉,踢门而入,无视五尺高的我,直奔厨房。一人撑着口袋一人双手托起四斤多的大鱼就往里面装,鱼头朝下,鱼尾还露在外面一大截。还没来得及拿钱,鱼连同我就被劫持了去。别以为我是被抢去当压寨夫人啊,这只是一群吃货朋友的日常。他们理直气壮地说这么大的鱼不适合一个人吃,一个老女人对着一条大鱼无从下口才是人世间最悲催的事。

 

车子开得飞快,我和我的鱼辗转漂泊到了繁华的闹市。经过海鲜市场时,一个大汉下去买海鲜了,回来时唠叨了一句毛哈太贵了,这么一点就35。原本不经意的一句话,却引来另一个大汉的爆料:35还叫贵呀?这跟你花了150元打车跑了半个城去吃一顿毛哈差远了

分类:女人殇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读《藤野先生》

 

再读《藤野先生》,是因为再遇独钓寒江。

 

这个有着文艺古风网名的中年男子,其实长着一张极其现代的脸。他是那种站在人群中不算很出众但也不会被人轻易忽略的人:高大却白皙、温和又油腔。所以无论怎样我都无法将他归于到高冷之列,他甚至极其温暖。

 

而他的温暖,是我在与他阔别六年后意外重逢才又骤然记起,此时的他已经头发稀疏,面容沧桑,穿着一件有点肥大的墨绿棉袄,从后面看,显得肩膀很宽但与魁梧无关。他开着朋友的车,却在这座属于他的小城屡屡迷路,于是开玩笑说怎么感觉你像在里面呆了好久?他一如既往的随和幽默:劳改六年了,什么都忘了,

分类:女人殇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场别离在九月

年轻时看武侠剧,总会有抱拳作揖告别的场景,没有太多的伤感纠缠,没有执手泪眼相看,只一句后会有期或后会无期就决然的转身,打马扬鞭冲进漫天的黄沙,浪迹天涯去了。

 

而我一直无法释怀的是,明明都有不舍,明明可以留下,怎地就非得从此天涯不相见?后来的后来,在一场场生离中终于懂得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永远到达不了的远方,呼唤着我们义无反顾地奔赴,寻找心灵最后的归宿。

 

而分别如果可以选择,哪个季节都好,只要不是九月。

 

九月的天空有些辽远,空旷的心难以抵达;九月的大地有些荒芜,沉重的脚步无法轻松;九月的飞鸟已经疲倦,沾染秋霜的翅膀不能翱翔;九月的大海心灰意冷,苍茫着人间微凉的烟火。

 

如果必须告别,至少三月的风能吹干脸上的泪痕;至少六月的雨能冲刷心底的愁怨;至少冬月的雪能冰封流淌的记忆。可偏偏是九月,那无处躲藏的伤感、无法掩饰的心碎、无处安放的泪水,就那么痛彻心扉、毫无节制地坠入繁华深处··&m

分类:女人殇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让痛像爱一样盛开

我们行走在人世间,会遇到很多爱和欢喜,也会承担很多痛与别离。大多数人敢于表达爱却选择咽下痛,以为这才是坚强的样子,可时间久了,你会发现,我们对痛苦的惧怕远远超过面对。换句话说:痛苦还在路上时,你已经惶恐得不知所措,拿出一副随时准备束手就擒的怂样,所以,在痛苦并未抵达的这段时间,你已经开始就范了。

 

无畏才能无惧。你害怕爱人离去,以为失去他就失去全世界;害怕亲人承受病痛的折磨,因为你除了陪伴什么都不能做;害怕朋友散场,那是你们几十年的风雨同舟!你所害怕的,都只有两种可能,而无论哪一种,你都得面对,既然所有的结局都无法避免,我们为何还要提前去品尝痛苦的滋味?何不等痛苦大肆袭来的时候,霸气而傲娇地挥刀斩剑?

 

如果痛苦是暴风雨,我们绝不做胆怯的企鹅、哀嚎的水鸟、无助的海鸭,唯有像海燕一样敞开胸膛迎接暴风雨,痛苦才会瞬间变成飞沫,以盛开的方式与你割断撕扯,而生活,还在继续。

分类:女人殇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都,今夜我不敢遗忘

刚被炎热打得落花流水、五体投地,一向寂寞的额头也开满了热痱子,不敢再施粉黛,不敢招摇过市,我说我不能见人了。渐渐就说:不就多了几个痱子么?有啥不敢见人的呢?细想也是,一把年纪了,从未靠颜值混迹于世,干嘛要在意几个几十个几百个痱子呢?

 

这几天忽然又阴雨绵绵、云雾不开,大有苍天有泪尽情倾洒之势。虽然雨天将人囚禁于斗室,但气温明显下降,白天不流汗了,晚上也不用开风扇,能够安稳地睡一觉而不被汗水淹没已是幸事。终于可以穿上喜欢的红体恤,终于可以在厨房里大显身手,那些因为炎热而停止的事都能继续了,竟然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下午包了京酱肉包,送给渐渐一些,他冒雨来拿,看着皮开肉绽、龇牙咧嘴的包子杂乱无章地躺在笼屉上,惊呼:这是什么玩意?我说你管它的样子干嘛?好吃就行。于是,大大小小包子祖孙三代跟着渐渐回家了。坐等他的吃后感,他却发来一段视频:原来是雨后的彩虹,急忙推门去看:一道美丽的彩虹横跨于树木屋宇之上,镶嵌着在蓝天远山之间。我也顺手拍了彩虹的视频发给渐渐,并很文艺地说:我们看到的是同一条彩虹,因为我

分类:女人殇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欠时光一捧文字

如果我们不是以文字为生,又深爱着它,无时不刻用文字记录生命的轨迹,那就应该一直坚持着,这也是忠于自己的重要体现。

 

可有一天我发现自己连写字的力气都没有了,那些晶莹剔透、晦涩无光、患得患失、激情澎湃,都在日复一日的拖延中慢慢飘逝。

 

不能原谅自己的懒惰,却真的不能将发生的事情还原,我欠时光一捧文字,时光却给了我一抹无法言说的淡淡忧伤。

分类:女人殇 | 评论:1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漂洋过海来看你

不知为何,单单“漂洋过海来看你”这七个字,已让我悲伤得不能自己。

 

来看你,还是漂洋过海,却也只是看你,看过之后,还要再度分离。我像中了蛊一样,心疼这个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来看男友的女孩。

 

对一个人要多么想念,才会这样不惜一切代价的来看他?相聚的点点滴滴势必要刻在心里,生怕一个疏忽就残缺了记忆。可最终还是要分离。分离,想想都让人疼得无法呼吸,那是心在转身后破碎的声音;是挥别时陨落的太阳;是对不可抗拒因素的无奈妥协。要不要咬着牙忍着泪?还是让悲伤倾城流淌?

 

这首歌里说连见面的呼吸都反复练习,期待相聚的喜悦紧张不言而喻。而我却一次次预演着分离,我怕我因为想念一个人而想念整条街;想念一个地名;想念几种美食;想念所有衣服的颜色;想念一朵花的香气。我怕我的记忆跟我作对,碰触之处都是与他有关的情节;我怕我忽然失忆,忘记了所有与他有关的美好甚至苦痛,我的生命里再也关于他的半点痕迹。

 

我不知道,一旦分离,我还有没

分类:女人殇 | 评论:2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滚滚红尘

刚刚蓄起了长头发,一个深陷情感折磨的闺蜜就嚷着要去出家,还要拉上我。想想夜夜青灯古刹,日日吃斋念佛,还要剃掉长头发,不能再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更不能与心爱的男子深情相拥、携手白头,怎么可以?

 

可是我们这颗凡心为何终日都要饱受红尘俗事之苦?人情冷暖、得失无常、疾病折磨、聚散无期,仿佛这天下的苦都被我们尝了个遍。怀疑自己抑郁了,去百度查症状,反复测验,说我轻度抑郁,一点小事都能伤心好久,那个豁达乐观来去如风的女子呢?这让我想起三毛,这个神奇浪漫的女子,曾一度影响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如果青春时节没有遇见她的文字,我不会义无反顾的远走他乡,不会把第一个月工资就买了一把吉他,而最终只学会了《橄榄树》。但我始终没有勇气露出额头,不敢留中分长发,因为我有美人尖,而我,不是美人。

 

不是美人,就会失去诸多被人关注追逐宠爱的机会,原本相貌平平再加上一触即发的暴脾气,谁愿意靠近和招惹?很多年我都没有镜子,不想看见自己的样子,放纵着自己的腰身无忌的生长,脸上的雀斑都懒得去遮掩,我为自己活着不想取悦别人。

分类:女人殇 | 评论:6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暮霭沉沉楚天阔

如果不得不告别一座城、一个人,请你一定不要在暮色将近之时,没有一颗心能在夕阳西下里承受一场别离。

 

鼓足勇气告别了故乡的亲人,又辗转到大连去看闺蜜。说好要住两天,第二天我和闺蜜一同赖在被窝里不肯起,闺蜜的妈妈在外屋做早餐,烟火升腾里夹裹着饭菜的香气,那一刻,我是幸福的,所有的烦恼都暂且抛在脑后,在早春二月的晨光里回归到孩童时代,无拘无束、无遮无拦的流泻一脸的纯真与简单。

 

那一天我们过得非常愉快,中午出去吃大餐之后又去唱歌,直到天近黄昏,闺蜜妈妈打电话过来,让我们回去吃晚饭,才恋恋不舍的放下麦克,准备回去。谁知另一座城市的弟弟打来电话,让我晚上去他那和妹妹们聚聚,闺蜜理解我们姐妹也好久不见,纵有千般不舍也还是默许我提前离开了。

 

回闺蜜家取包裹,进屋一看,蜜妈妈已经包了一盖帘饺子,她的手不太好使,包那些饺子需要很长时间,而我却决然而去。妈妈带着满手的面送我出门,上车时没敢抬头看,车子快使出村口才敢回头,妈妈依然雕像一般站在原地,她似乎无法面对这突如其

分类:女人殇 | 评论:3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是重逢又如初见

“东关街的女人,尚能饭否?”

 

65大哥这个时隔多年的问候,让昏昏欲睡的我立即精神抖擞,害怕是错觉,又仔细看了一遍回复日期,确定是2017年2月13日,才敢让热血汩汩流淌进每一根动脉静脉,然后悟空解咒一样山崩地裂、欢天喜地。激动地回复:尚能饭、尚能爱、尚能写。有你的天涯才叫天涯,只要你在,我就会来。

 

此刻又像被打入冷宫的妃子重新获宠一样不停地谢主隆恩~~~

 

为了向65大哥致敬我大吃特吃了一顿羊肉火锅,像当年我在东关街迎接远道而来的兄弟一样,内心的澎湃与激昂无法言表,唯有滚烫的汤汁荡漾着粉色的肉、绿色的菜才可以将我狂跳的心一次次镇压。光吃火锅还不过瘾,又喝了点红酒,没有高脚杯,大茶碗火速上阵,酒很凉,一口酒一口菜轮番挑逗着我包容宽大、海纳百川的味蕾,冷热交替、辛辣更迭,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吃着喝着,差点唱起来。我这是有多久没这么情绪高亢了?像风一样,像疯了一样。

 

跟闺蜜视频还兴奋不已,她笑我疯

分类:女人殇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公路爱情

公路爱情

 

这是一片很广袤的旷野,除了一处很大的混凝土基地旁无他物,没有村庄,不见行人,只有一辆辆大卡车接连呼啸而来,开车的司机君王一样高高在上,无视世间的繁杂,专心握着方向盘,向着目的地驶去。

 

分类:女人殇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唇之殇

红唇之殇

闺蜜小芙的红唇美得无以伦比:棱角分明、厚薄适中、饱满温润,嘴角上扬,一笑,便可倾城。

 

她自是善待它如婴孩儿,细心呵护、精心描画、犹如两片汁液欲滴的玫瑰花瓣,在阳光下妩媚绽放,烈焰灼灼。

 

她天生

分类:女人殇 | 评论:3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炎热是一场修行

如果炎热是一场修行

 

这个夏天太热了,热到众叛亲离;热得三观全毁;热到体无完肤;热得道德沦丧;热到仪态尽失;热得生无可恋。

 

儿子来了,织娜凌郎一样欢喜奔赴,却连一箱牛奶都没喝完就落荒而逃,临别时在检票口高举着手臂背对着他的为娘挥了挥。娘亲不想哭就借用《千与千寻》的台词:“我不能再往前走了,只能送你到这儿 ,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别回头。”没想到儿子大声宣言:我会回来的,等我给你买空调。大有沉香救母的凛然无畏,

分类:女人殇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7页/55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