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言凝泪事一袖轻挥万缘洗天涯名博

心!化为石,坚如金刚,在寂寞的蓝色中辗转坠落。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22106256
  • 开博时间:2006-03-03
  • 博客排名:第24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水绿颜

2018.7.5-7.15《水绿颜娟子艺术展开幕式》在宁波美术馆倾城绽放。

 

娟子,生于八十年代。家乡在中国第七大淡水湖--洪湖,那一年四季轮转着美丽的一面湖水,哺育了一颗钟秀灵气的心。为了画心,她考进了湖北美院,之后又深造成硕士生。为了画梦,她循着长江的水,来到了东海之滨的城--宁波。同是一衣带水的城,共饮长江相思水。她在这个城恋爱、成家,创建个人工作室,一转眼就是十年,虽未桃李满天下,但也成了一位诲人不倦,声名远播的画师。艺术改变生活、生活升华艺术,她的画技也越来越深湛,却仍然不改初心,孜孜以求地在艺术道路上继续跋涉,寻求属于她自己的艺术人生。

 

人生因缘际会,只是一声懂得便是花开。一次娟子巧遇著名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夏可君,著名的哲学家、艺术评论家。洪湖的两滴水在黄浦江相逢,是不必言说的交融无隙。智者之间的对话总是能让彼此开悟,夏可君无意之中的一句话让娟子如醍醐灌顶:“是否可以用油画的技巧来展现中国画的意境?”于是,一场《莲花》生;之后,又是一场《桃花》梦;直到今天的《水绿》颜。

分类:墨色丹青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顶上的一滴水

 天顶上的一滴水

“水从河上流到屋里,观众围坐的一池水面,那就是‘水乐堂’的舞台。在江南古镇的老宅里,你听到天顶上的一滴水引出禅声与巴赫;你看到,水摇滚与弦乐四重奏的撞击,还有琵琶的轮音与人声的吟唱……在水乐堂里,音乐是看得见的,而建筑也是可以演奏的乐器。”这是一段很诱人的文字,里面汇入了太多的元素:水、音乐、江南古镇、老宅、禅、巴赫……诚然,每一个元素都是让我心动的梦呓。于是就有了圆梦的欲望,虽然这一等就是经年,却终于还是将梦圆满了!

 

分类:梵音清清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66对话

2017年6月6日,东方的万年历上记载:阴历丁酉年五月十二酉时,宜求财、见贵、酬神、装修、盖屋、搬家、作灶、安床、入宅。

 

2017年6月6日,西方的星相历记载:金星离开落陷之地,进入厚重而美丽的金牛座,使得金星重获优雅怡人的光芒,感官敏锐度也与日俱增。人们对金钱的态度也务实而慎重,许多人燃起对美食的热爱,花花草草的情趣生活,舒适美好的环境,也渐渐融入生活氛围之中。

 

2017年6月6日,东西方用不同的理论体系诠释着同样的福庆,虽然它只是人类纪年中的一天,时光长河中的一个节点,却是永不重现的一个瞬间。

 

2017年6月6日下午6点26分,位于宁波市江北区生宝路6弄2号的古宅中,“百家画廊”揭开了一场中国传统书法与西方现代油画的对话“六六书画艺术展”的帷幕。

 

夜幕已悄悄降临,老宅点亮了容颜。那镶嵌在各处的书法与油画作品,在流光溢彩中如无数华饰,将老宅妆扮成一位绝色婕妤。两位书画点睛的国手就是此次艺术展的主角

分类:入世清欢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半圃微吟》

       物有起缘,事有因缘,人有人缘,遇见先生是一种夙缘!

       五年前一个早春的午后,乘着冬融后泛起的一片新绿,去朋友“钩子”的茶馆,本想讨一杯茶水喝,不期遇见了古琴和先生。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起吧!

       琴,喜欢己久。喜欢高山流水的知音,喜欢凤求凰的比翼,喜欢“一曲有误周郎顾”的传情,喜欢“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音”的隐逸。喜欢了那么久,久到仿佛与之伴生,却从未有机缘无隙地亲近过。当一张七弦的素琴泛着冷冷的幽光陡然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却畏缩了,仿佛初遇心仪的女子,不敢去直视她的眼眸。琴声响起时,一如女子的眼波,亦是幽冷的。静到极处,倏然虚空乍破,有清音滑落,澄然临秋潭,皎然出寒月,湱然山涛,幽然谷应。拨动琴弦的是一双苍老的手,左手上下进退,右手抹挑勾剔,七弦震颤如龙吟凤鸣。

       抚琴者是一位头发银白、身着麻色中式对襟棉袄的老者,他稳稳地坐落在琴凳之上,双目低垂、八指轮动,一曲“平沙落雁”绕梁于茶馆中,让人忘机。昔日伏羲见凤集于桐,乃象其形“削桐”制以为琴,所以琴声为“八音之首,众乐之王”。一曲终了,弹琴的老者抬头对着我们雅然一笑,端正的脸上,皱纹犹如冰弦初裂,发出金石之音,眉是银白的寿眉,眼是丹青的心眼。这就是费家先生,我的古琴启蒙老师。

      缘之一字妙不可言,本想退休以后再学古琴的。不想遇见了费先生,于是茫茫然一头扎进了古琴的六合天地中。学习端坐、下指、识谱、弹曲、装弦,一晃就是数年,终于能弹奏几首曲子了,从相见不相识到相见欢,都是先生传道授业解惑的恩。人生最好的时刻,就是那么多,遇见古琴,遇见先生,抚琴聆师音,便心满意足。

嵇康的《琴赋》结尾曰:“识音者希孰能珍兮,能尽雅琴,唯至人兮。”费先生就是我心目中的“至人”。家学渊源的他,继承的不尽是祖上传下来的老琴和琴技,更难得的是琴德。琴德是自足、自德、自尊,不取悦他人,也不取悦自己。取悦他人不会真诚,取悦自己不会明智。所以老琴人有言:“琴弹人,不是人弹琴。”德,是人心真正需要的,所以长远。先生免费教学,来者随心,去者随意,如上善若水。他自定了教学形式,第一阶段从认识古琴、学习基本指法、识看古琴谱开始,然后习练如关山月、秋风词、酒狂、良宵引、阳关三叠等小曲。第二阶段习练普安咒、忆故人、鸥鹭忘机、平沙落雁等中阶古曲。采取当面指授、听名家范曲相结合的方式,让学生循序渐进地学习古琴。他从不严苛学生的学习进度,多以褒扬、鼓励为主,并摒弃门户之见,建议学生多听多看名家名曲、博采众长,提倡西式简谱和中式减字谱相结合的形式学习古琴。

       生活中的费先生趣味盎然,年逾花甲不失童心,他喜欢摄影、远行,能品好茶,能泡好咖啡,常组织我们雅集聚会,在山水间感悟琴之内涵,在咖啡与茶中品味琴之声韵。先生常说“功夫在琴外”,一个光会弹琴的人只能称之为琴人,一个光会教琴的人也只能称之为琴师,而能领悟琴中百味的人就可以称之为琴家了,想必这也是先生祖上给先生取名的由来吧!

       已到古稀之年的先生依旧有信步游庭的自在,他集几十年浸淫古琴的自悟,费时数年录制了一碟CD,取名《半圃微吟》。

分类:心笔笺痕 | 评论:0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阅读时光

阅读,我想这是件人人在做的事。从小到大,谁没有看过百八本书呀!可这件人人都在做的事却又显得人人都不同,因为每个人的阅读都受时代、地域、环境的影响,最后就成了人人可书的不同故事,那么就说说我阅读的那些事吧!

回忆该从小学那会起,托儿所期间没什么印象,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代有本看图识字已经很奢侈了。小学恰好是八十年代初,最初的阅读是从语文课本开始的,知道了鲁迅、闻一多、冰心等名家,可那仅仅是完成应试的,隔着时代、差着年龄,这些经典文字并没有启发我阅读的欲望。最初打开心扉的是《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等,当时还没有电视机,大街小巷中飘送的是评书、甬剧、越剧的铿锵旖旎,其中评书是我的最爱:有井水处,皆听评书。那时候耳熟能详的是刘兰芳、袁阔成、单田芳的名字,还有岳飞、李元霸,刘关张等,马上马下皆英雄,恨不得自己就是一个跟随他们冲锋陷阵的马前卒。评书听多了就去找连环画看,我们那时叫“小人书”,翻来覆去看几十遍都不带厌的,偶尔借来一本线裝本的,那是天大的喜事,可以接连开启好几天废寝忘食模式。不知道哪一天,突然就出现了一种《手抄本》,用及简陋的纸张印刷装订成的,字体是手抄的,金庸、梁羽生、琼瑶成了最爱,现在依然清楚记得用一星期的课外时间就把全套《射雕》给看完了,第一次对阅读产生了一种迷恋,因为那是可以闯入爱丽丝梦境的钥匙。随着改革开放,书的来源、种类、数量越来越庞杂,港台、大陆、国外都有了,港台的更是当时的霸主,那是通向外面世界的一扇窗户,自由、个性等名词开始深入人心,许多人在追潮的同时,开始有了自己的阅读选择。我那时候还太小,只是浅层阅读,那些年属于自己的“手抄本”上,也仅仅记录些歌词、诗歌、少年维特的烦恼等。如今再回首看八十年代出版和发表老一代学者的学术著述与思想随笔,看到当时热议的关于人文精神探寻的话题,还是会觉得扼腕痛惜,仿佛与一件最珍贵的东西擦身而过。

九十年代,阅读对我来说好像空白了,只记得王朔和汪国真。记得哪里看见过这么一句话:“八十年代的主潮是一种通俗版的人本主义,九十年代是格言失去魅力的年代,也是诗歌失去魅力的年代。”电视、电影、流行音乐、舞蹈、话剧等百花齐放,九十年代是喧嚣与娱乐的年代,她《看上去很美》,我与大众一样《玩的就是心跳》。

进入两千年,科技主宰了一切,一切都信息化了,我的阅读从电脑、笔记本、电子书、手机一路转战而来,浏览的文字成千上万,内容五花八门,世界都微缩在掌中小小的一方屏幕中。开始的感觉是超级棒的,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切都是新奇的。可是看得越多越是迷惘,涌入的信息量太大无法消化,大多不是自己喜欢或愿意接受的,就像拥有三宫六院却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真爱一样。寻寻觅觅之后,忽然发现自己又喜欢上了初恋“纸质书”。阅读纸质书的感觉首先是郑重,因为你得去书店买或图书馆借,是自己看过或听说过的、比较心仪的书,就像这是明媒正娶的妻。其次你在翻阅时是珍重的,仔细读每一页、每一行散发着书香与心香的文字,并与之眉目传情着,看到哪里就用书签别着,看好后供于书架。当然,那可是正房,家中的半边天,是要相濡以沫的,怠慢不得的。

分类:心笔笺痕 | 评论:1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殷湾寻古

殷湾寻古

总是去远方寻找风景,却常忽略了身边的风景。总是去发现别人的亮点,却常忽视自己身上的亮点。殷湾,东钱湖旁的一个村落,小时候去过那里几次,印象中有些脏乱差,后来每次去东钱湖总看烟波浩渺,遗忘了这个可以见证这一湖天地的长者。直至有一次无意中再次走进他的怀抱,才发现那里遗存着老家的味道。

是在一个秋日的午后来到殷湾的,面前的景物竟然有些陌生,整洁的街巷、错落有致的建筑,有白墙黑瓦的老宅、水泥裸坯的二层楼房,还有青砖木构的矮房,仔细搜寻着童年记忆,依稀重叠出儿时印象。

殷湾很静,很多门户都闭着,偶尔见几个老者,有些蹒跚着走过,有些坐在门口发呆。终于见到了一大拨人,那是在郑氏宗祠,大门口的石凳、石阶上聚着唠嗑,对于我们的到来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和相当友好的热情,管理祠堂的一个郑家人甚至打开道道锁封的门户,一路陪同我们参加。里面是真大,依次分布着石栅栏、正门、门厅、东西厢房,其中门厅和正厅两侧又各有偏房及跨院,廊厦错落,怪不得有“九进十明堂”之称。管理人介绍说殷湾郑氏宗族第一代始祖本籍河南荥阳,距今已600多年历史,迁移至东钱湖殷湾遂选址殷湾西村建祠,后几经改建修造,终于造就了郑氏宗祠。告别时给管理人在正厅门口拍了一张照片,他淳朴温厚的笑容印刻在相机和我们心中,这是郑氏族人的精神传承,是让祠堂不朽的力量源泉。

除了郑氏宗祠,殷湾还保留着石鼓门、走马楼、通德堂、天德房等,都是晚清至民国所建,很多是中西合璧的风格,雕饰精美。按宁波地方传统,村以下为族,族设“祠堂”,族以下是房,房设“堂前”,一房的事情在堂前里办,旧时堂前基本为操办婚丧事宜使用。殷湾可以说完整呈现了当时殷实富足的村落全貌,只是如何能在那些动荡的年月中保存下来,却不得而知了。因好奇去查阅了史料才知道自二三十年代起,殷湾因交通便捷,渔、工商业都很发达。村里曾办起了全乡第一家民办布厂——钱湖布厂,还以酿造黄酒而闻名县内外,所以村里家境殷实的人家多,当时这一带流传着“陶公山一山,不如殷家湾—湾”的说法。这里还曾是

分类:行色人间 | 评论:0 | 浏览: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芦花

分类:墨色丹青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蝶恋

  

蝶披着夏的霓裳 

死在秋天里

用他那双轻薄过无数花心的手 

紧紧系结苇的白发 

或许是临终前 

他终于想起了那个誓言 

待苇长发及腰时 

娶她余生余世 

只是抵不住一秋的风霜 

就萧瑟了海誓山盟 

她发如雪 

他心如灰

 

分类:水心云诗 | 评论:2 | 浏览:2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弘一缘 智慧梦

  

弘一缘 智慧梦

沿着一条羊肠小径,走进青青翠竹的纱帐。有风,吹响竹林,吹落竹针如雨,簌簌地涤去我身上的凡尘,如晨诵无声。这条路的尽头是一片断壁残垣,青石、砖块、墓碑和着黄泥凄凄楚楚地支棱着撕裂的骨架,留着一个长方的洞、一个正方的口,依稀可以辨出生前是一户门、一扇窗。他们突兀地矗立着,静静的,隐隐透着,仿佛已与竹林融为一体,是纪年的一段残章,注脚着沧桑的含义。

 

听说这是弘一法师曾经闭关清修的遗址,于是我想象着、修复着,窗下应是一张书桌,笔墨纸砚放在案头,一张素白的宣纸上有未干的墨渍。对面应是一张卧榻,一张泛黄的草席上是一形闭目打坐着的清瘦僧影。角落里有一个书柜,几卷经书,几册字帖,墙上挂着一幅如来的画像和一联佛书。上世纪20年代末至30

分类:梵音清清 | 评论:0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怪树林

  

怪树林

初遇你 

是千年之前的清颜 

未及等你倾城 

我却已白头 

只能用一抹苍老的天真 

伴你一瞬静默的时光 

再见你 

是万年之后的沧桑 

未及等我涅槃 

你却已归去 

只能用一丝轻薄的执念 

换你一段火热的前缘 

 

 

分类:水心云诗 | 评论:7 | 浏览:1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蝶海情僧

  

志刚老矣,尚能唱否?答案是:能唱!只是,岁月是一根闷棍,敲的人面目全非、暂时失忆:当初那个风流倜傥、长身玉立的王子去哪里了?舞台上多了一个叠着双下巴、凸着将军肚的中年演者,梅影桃腮掩不住风刀霜剑的侵蚀。幸好,一开口,依然是沙漠清泉般的温脉唱腔,使得干涸经年的心田生命了起来:雕梁玉彻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无可奈何花落去,是曾相识燕归来......

蝶海情僧蝶海情僧

分类:墨色丹青 | 评论:1 | 浏览: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住在巴厘岛VILLA 渡慢漫时光

住在巴厘岛VILLA 渡慢漫时光

“在巴厘岛要住VILLA,才有度假的感觉!”这句话不知道从什么开始脍炙人口,成了巴厘岛的一种诱惑。

 

VILLA是私人别墅的意思,在巴厘岛,想体验奢华与自由,一定要住VILLA,这是一种私密、贴心、尊贵的度假。原先巴厘岛的VILLA 是有钱人的私宅,很多主人也是设计师和艺术家,对于美感和品质要求很高,由于不能一年四季泡在巴厘岛,因此在闲置的时间出租给游客。于是,普通游客也有机会分享符号的设施。后来,许多巴厘VILLA 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原始,不改变建筑本身。这里,奢华的定义有一个专用名词叫“bali style” 。无论你身处僻静的山谷还是与世隔绝的悬崖,抛开世俗纷扰的同时,无微不至的私人管家,厨艺了得的大厨和随时待命的司机,这才是真正的巴厘享乐。

 

旅行大巴载着我们远离了繁华的市中心,眼前出现了一大块一大块的碧色稻田,建筑物越来越少,马路也越来越狭窄,看看地图,已然是处在岛的边缘地域了。两旁突然出现了很多标着VILLA字样的建筑群,形态各异、周境别有洞天,他们静静地半隐在热带绿植中,仿佛是自然的一处景,与周遭水乳交融、如天造地设的苔岑。

 

由于是跟团,因此我们在巴厘岛所住的VILLA 只能算寻常,不能面朝大海,凭栏临风。不过初见时依然让我倾心。没有气派恢弘的大门,没有人来人往的繁华,一座凉亭也似的建筑物向我们敞开了怀抱,一组沙发、一个吧台、一个服务生,这就是这家VILLA的接待厅的全部,堪称是迄今我所见过的最小的大堂,想起在马来西亚云顶酒店见到的火车站候车厅似的大堂,是一种小巫与大巫的对比,可是云顶酒店有着世界最巨的大堂,却也有着世界最小的套间,而这里却是富贵之气藏而不露,旅行团的每户家庭都领到了一幢别墅的门钥。十几间别墅躲在热带植物中,只露出黄色的棚顶,一条石板小路将他们牵连着,如绿萍中开出的朵朵睡莲。推开雕着云图的石框木门,是一堵照壁,一张巨大人脸的浮雕,眉心有日轮射出光轨,微合的安息之眼凝着远古的宁静与祥和。绕过照壁,面前豁然一喜,一方被石墙和竹篱隔围起来的天地,坐落着游泳池、厨房、卧室、发呆亭,纯木质的家具,必须的生活电器一应尽有,整洁、简约、自然,在花草树木的拥护下,如亚当和夏娃的伊甸园。

 

忙不迭地打开行李,拿出泳衣,下水,享受私家泳池的自由和天下人间的一水天蓝。四周好安静,一切俗世的声音已然消遁,唯有阳光的暖暖声、微风的凉凉声、飞鸟的翠翠声、虫豸的噪噪声……还有就是时间水漾的菀菀声。身心彻彻底底地软塌下来,没有了一切束缚,就算是裸泳也只有天知地知自己知了。

 

死心塌地地窝在水里,直到金乌西坠,天色慢慢转为冰蓝,直到五脏庙再也不愿唱空城计,才无计可施地外出觅食。这里地方相对偏僻,没有豪华的CBD,没有喧闹的美食街,一般是沿路零星开着些咖啡馆、酒吧等,也仅仅只是绿色中的某种点缀。我们选了一家外貌清爽的店,客人甚少,服务生亦是友善懒散的。我打开菜单,按照自己能看懂的数个英文单词把印尼系的套餐点了个遍。每种口味都很别致,饭加上蔬菜或肉类,浇上不同的酱料,浓缩了印尼历史的滋和风土人情的味,是一种独然的体验。

 

回去后又浸了一回池,不能浪费这寸秒寸金的光阴。天色徐徐向晚,VILLA里亮起幽暗的灯光,四周鸟虫的吟唱声渐趋佳境,伴着泳池旁鹅口不间断喷泄的水乐,是入静的禅琴声,让人忘机。游累后倚在泳池边的躺椅,看满天星辰慢行曳步伐,直到眼皮打架,才进房在宽大舒适的大床上睡了个天慌地老,睁眼后发现天光已大亮。一阵门铃声响起,我打开大门,黑肤白衣的管家们鱼贯而入,人人手上托着一个大盘,摆放着盖有保鲜膜的各种早点,鸡蛋与橙汁的黄、西瓜与番茄酱的红,咖啡与烤面包的褐,色彩纷呈,顿时让人脸、餐桌开出繁花来。如此一顿早餐,日常里却是如此地求不得,习惯了每天忙忙碌碌踩着点的早餐,偶尔一次不受时间督逼、不用亲手劳作的早餐,就有了天堂般的感觉。其实,凡人的幸福很卑微,却也很高远。于是,只能在世修行,努力地在尘埃中开出花来。

分类:行色人间 | 评论:7 | 浏览:88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似水仙

 

爱似水仙

你说我冷得像水仙
冬天才看到我的笑脸
你说我在等一个寓言
却永远不能够 不能够实现

要为你改变 盛开在夏天
别忘了我就是水仙
白雪映出了 我的春天

盛开在冬天的水仙
你是否闻得到我的娇艳
如果你给我一双舞鞋
我就会为你长袖翩翩
如果你看穿我的思念
我就不会为你哭红双眼
如果我能戒掉了思念
就不会开在你的窗前

 

曾经是多么喜欢听这首歌。记得这是一个广播连续剧的主题曲,每一集的剧尾都会播这首歌,这是个伤感的故事,伤感的被我遗忘了名字,只记住了这首歌。她像一个容器,盛载了彼年那时的光阴瞬间,如挽留不住的指缝流沙,唯有点滴心情粹入其间,裹在熟悉的音律乐符中,每每听及,麻木的心会暂时被温情所掳走,莫名感动。

 

年前养了两盆水仙,一盆任其自然生长,一盆雕成蟹爪,雕的时候也颇费了些周折,先跟看网上视频,有了几分心得后照葫芦画瓢,美工刀胆战心惊、不流不利地游走,数十分钟后,形是有了,貌似神也有一点了,但诸如刺芯等几步高难度工作就直接忽略不计,直接是“大功告成”了。这样将养了几十天,这一盆就长成了弱不禁风的千金,而另外一盆则长成了蓬头垢面的村姑,胼头抵足,也是一出游园惊梦。节后,水仙就慢悠悠地开花了,没赶进新年的钟鼓齐鸣,也算是新春的一份招喜吧!先是中间的一位少女及笄,黄衣素裙,招摇得风情万种,而后是旁边两蕊,也赶着出嫁似的着衣上妆,在青葱似的叶瓣簇拥下,仙子般娉婷清丽起来,趾高气扬地压着周遭的绿植盆栽黯然失色。

 

白天看水仙倒也不觉惊艳,一到晚上,满室馥香,身姿窈窕,勾的人心神摇曳,却并不是聊斋中狐仙也似的媚惑。一日月圆时分,白月光从窗外泄进来,披在水仙花身

分类:心笔笺痕 | 评论:8 | 浏览:3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绿绮

  

相传司马相如有名琴“绿绮”,她通体黑色,隐含幽绿,如绿色藤蔓缠绕于古木之上。“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一首凤求凰更让绿绮传情千古.....此时四月江南,古镇葳蕤,有少女倾绿, 半露海棠羞色......

绿绮

分类:墨色丹青 | 评论:2 | 浏览:2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时代的“微言微语”

  

博客微了 ,我们再也写不出完整的故事。

三言两拍, 图文一发 就是一篇新闻稿 。不出家门 ,便知道天下事 ,何乐而不为

短信微了 ,我们再也不用惦记着给亲朋好友送去关心的语言 微信一开, 自己的生活 、别人的行踪 ,俱一览无余 ,于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电影微了 ,我们再也不用在电影院里傻坐一两个小时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打开imac ipod ipad iphone ……十分钟看完一部微电影, 快餐时代配上快餐文化 ,绝配

这是个什么都微的年头:微博 、微信 、微电影、 还有很多我记不住的微**  。

于是忙碌地全民微起来:微情 、微爱  、微婚、 微视、 微听、 微交……没有时间静看一朵花的盛开,没有欲望静等日月更替、 云起云落。

我们被太多五光十色 、瞬息万变的时事所左右 为了不被主流抛弃所以振臂随游,所以我们注定是这个微时代的微小存在,像群工蚁 ,没有思考 、不停行动……

 

分类:心笔笺痕 | 评论:1 | 浏览:75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3页/49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