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文刀

闲来无事写两笔有空还要喝二两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104
  • 开博时间:2011-04-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警惕男人的浪漫

  前段时间,一位多年的好友,虽然结婚十几年了,却突然福至心灵地想起了浪漫这个话题。于是约我喝茶,茶香环绕中他侃侃而谈,大意是爱上了太太之外的另一个女人,所谈的话题无非是一些毛头小伙才该有的浪漫,比如约人去山顶谈诗,在半夜看月亮数星星,或者搞一个烛光晚餐等等,最后才道出他之所以约我的目的:“以你的经验来看,这样把那个女的搞得掂不?”
  
  
  
  可见,对于男人而言,所谓的浪漫无非就是上床的前戏。记得当时我实话实说地告诉他,这样的浪漫肯定可行,但要考虑后果,因为对于男人的浪漫,女人向来是宁可信其有,并且会当成男人在作长线投资才肯表现出来的东西。但好友义无返顾地去了,后果是最近愁眉苦脸地再次约我喝茶,没具体说怎么回事,只愤愤地说,女人真他妈的难缠。估计浪漫的后果比较严重,而他急于摆脱。一句比较俗的比喻是,男人下面硬的时候又心软又浪漫,下面软了后就心硬很冷酷。
  
  
  
  在浪漫这个问题上,男人的身份其实永远都是一位猎人,最浪漫的男人,也往往是最危险的猎人。手捧玫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勇敢爱了 就要勇敢分



 

 

  迷恋一个人,就像是中了魔一样,不由自主,再怎么精明的男人,女人,一旦遇到自己心仪的对象,都会不顾一切的掏空自己所有的感情。即使如张爱铃这样的美女加才女,也经受不住失恋的打击,对另有新欢的男友不无幽怨地说:“我终究也只能在你面前枯萎了。”而她的才华在失恋之后,也终于全部寄托于《小团圆》书中。在那里,她百转千回地骂那个叫胡兰成的负心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贝克汉姆 该吻他 还是扁他?

  
  
  
  
   男人和女人心中都有一个贝克汉姆。在男人心中,他是球星。而在女人眼里,他是偶像。在时尚界,他不止一次被评为这个星球上最帅最性感的男人;而在球场上,则以阿根廷糙哥西蒙尼的评价最为传神——面对这样一个帅家伙,我不知道自己是该去吻他,还是去扁他。
  
  
  
   集帅气与才华于一身的贝克汉姆,算是这个星球上的一个异类,而他最了不起的成就,恐怕就是让女人也能对足球感兴趣。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时,多少球迷男人和我一样,必须要在女友和足球间作出痛苦的选择。而那个球迷的江湖里,唯有贝克汉姆,恐怕是双方唯一的话题。
  
  
  
  比如,在那届世界杯唯有英格兰队出场时,女友会破例为我端上了啤酒,然后陪我看足球,或可称为让我陪他看贝克汉姆。因为只要镜头一出现贝克汉姆的特写,她就会跳起来不停地尖叫。以至于对足球一窃不通的她,向我咨询什么叫体育场内掀起了“人浪”时,我不无酸楚地回答:“所谓人浪,大概就是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白居易和他的粉丝们

  
  
    白居易在唐朝的影响力,相当于娱乐圈的一哥。当时最流行的K歌方式,就是伴着古筝那些乐器,由歌伎们伊伊呀呀地唱,而白居易的诗传唱度最高,因为他的诗最为通俗易懂。三十五岁时,白居易写了著名的抒情叙事诗《长恨歌》,这首诗一出来,立马红遍大江南北。歌伎都以会吟唱长恨歌为荣,甚至有大户人家招聘歌伎时,就看你会不会这首长恨歌。如果能到当时的长安街上走一圈的话,你可能会听到每个人都在哼着长恨歌,就像周杰伦出道时,街上的小年青个个都哼哼哈哈地唱双截棍一样。
    
    自从出了这首诗以后,白居易瞬间知名度上升了几个数量极,不少大户人家都将他奉为上宾,那时有钱有权的大户人家,基本上都养着一群歌伎。待有客人来时,酒杯一端,手一拍,一群妙齡女子就随着音乐声翩翩起舞,曼声开唱。“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那景致恍如仙境。在当时,这首诗走的是典型的通俗路线,情爱描写也十分露骨大胆,比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在当时诗人个顶个自命情高不凡的环境下,这首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左手执伞 右手拿花

   大雨倾盆,当她仓皇地从办公室冲向街道的时候,男人绅士地从街边迎上前,左手执着一把伞,右手则捧着一束开得鲜艳而热烈的鲜花,男人望着女人的眼神里满是温柔和怜惜。“雨太大了,我来接你。”他算不上优秀,只是一名普通的职员,而女人身边则不乏追求者。就在男人对女人说这话的时候,街边还有一辆价值不菲的跑车,跑车的主人算是这个男人的情敌,门懒洋洋地开着,似乎张着嘴等待女人去自投罗网。女人看了跑车一眼,接过了鲜花。
   这样的场景出现了多次,也算是老天帮忙,那段时间的雨就没完没了地下。在雨中那个左手执伞,右手拿花的男人,几乎成了办公室窗外的一道风景。后来,那辆跑车再也没有出现,他们的爱情持续了三个月后,我所在单位这位最美丽的女同事,成了那个男人的新娘,婚礼很简扑,倒也不乏热烈,女人的眼神里洋溢着幸福,而男人则难掩他的得意之情。
   因为大家是同事,在那女子婚后,也相约一起吃过几次饭,有一次喝高了,那位曾经是街边风景的男子,语无伦次且又颇为得意地讲起了他的战术,他形容得颇有文采。他说我每次左手执伞右手拿花站在街边的时候,心头都有一种悲壮,感觉自己是一个左手持剑右手执盾的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5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拂夜奔 慧眼识君许终身

   他们的相识,纯属偶然。像许多庸常的爱情故事一样,这个故事的开端实在是过于平凡。那是在隋朝末年西京长安的杨素府上,她是杨素府里的一位宠妃,而他,则是接受杨大人晋见的一名才子。
  
   女人名叫张出尘,手边始终拿着一把红拂,因此被后人称作红拂女。清秀瑰丽风情万种,是杨大人府上万千美女中的一人。男人名叫李靖,唐朝的开国元勋,在晚唐时期被神化为托塔天王的一位大人物。而在没有遇到红拂女以前,他不过是一名流落长安的长漂族,那时整个国家的实际统治者就是杨素,隋炀帝虽然定都洛阳,但却是要在那里风流快活,他把这个国家的一切权力都留在了长安,留给了杨素。
  
   李靖想要做官,因此来到了杨素府上,面红拂恰巧见到了这位气宇不凡的男子。翻遍史书,关于两人见面的描写都是这一见钟情。不过,并非是双方都满意,而是第一眼,红拂女张出尘就认定,那个与杨大人侃侃而谈的后生,将会是她的老公。
  
   曾经大隋王朝的开国功臣杨素的确老了,虽然李靖的治国安邦之策说得头头是道,但杨素最终却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一句:“嗯,你说得很好,但是我老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花同题作文——也是一种花样年华

  
   命犯桃花,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上天的恩赐。可惜,一帮老男人没命犯上那个桃花,却情有独钟地要把YY桃花进行到底,写一篇关于桃花的命题作文。
   原因是我们坐在桃花树下喝了茶,还进行了一番一本正经得不斗地主,还基本没有色情内容的谈话。然后有了这个貌似很健康的活动提议。写就写吧,毕竟这么些年了,还没这么健康过一次,人这一辈子,也总得做几件傻事吧。
  
   也是一种花样年华
  
  
   这些年泡了不少酒局,发现一帮酒肉朋友的话题,总是容易以回忆开头。回忆时少不得有想当年老子怎么英雄或者当时如何落魄,说自己当年英雄的,大多是现实比较惨淡,说自己原来落魄的,基本属于现在比较滋润。这不奇怪,人是一种会自我欺骗并满足的动物。
  
   在这样的酒桌上,人们大多在牛X或者装X,但印象最深的,是一位老兄回忆自己过去的牛X傻X加装X后,最后的总结陈词 是:“唉,当年那些事都过去了,那些花样的年华也过去了”。然后他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直到别人把单给买了为止。这话说得挺文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见天涯人,又害相思病……

  

      没来过天涯,但人一直身在天涯。


  

      上周六,几个老男人桃花树下春情萌动,觉得晃荡江湖很多年,似乎该提笔写点字了,于是相约就来了。原因很简单,面对曾经赖以为生的文字,就像面对结婚了十年的老婆,虽然激情不再,但心中却着着实实有着一种感动,甚至于感恩。


  

      曾经写一点文字,就像射精,要的就是那一种渲泻的快感和冲动,那时好像随时都有勃起的灵感。如今在电脑前不想搜肠括肚了,心中更没有了那份急于人前炫耀的冲动,只想随笔记录一点关于生活,关于生命的点点滴滴,没有急于超越的对手,也没有通过文字发家致富的梦想。其实我说这个,想必你明白,哥确实老了,老得根本不想提笔,老得想喝杯茶傻呵呵地看天,老得想去晒太阳把自己晒得迷迷糊糊。


  

      身在天涯,但初见天涯人却又害上了相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