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8
  • 总访问量:3387359
  • 开博时间:2006-03-03
  • 博客排名:第349位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在李老师家客厅

  

山东师大的校门前有一条马路,横穿这条马路走到对面,是一条窄窄的街,或者也可以叫做胡同吧。进去胡同十多米,往左边拐去了澡堂,往右边上几级台阶,就进入老师们的宿舍区了。那时候,我的导师李衍柱老师就住在宿舍区的一个单元楼里,我现在已忘了他究竟是住在二层、三层还是四层,总之是住在楼上的。敲开门,李老师就会用浓浓的胶东话说:你们来了,坐,坐。

于是,我们就坐在他家客厅的沙发上了。

1987年秋,我与我的师兄弟们走进了李老师家的客厅,此后三年,那个客厅我去过无数次。通常是刚开学时,我们六位或四位要集体去一次,那是向老师报到。而学期中间,去的次数可能就没准儿了,但怎么也是要去三五次的,那是当面聊天、问学、聆听教诲的好机会。而每当从李老师家出来,我们的普通话就换成了李老师的胶东话,模仿着他相互喊我们自己的名字:顺懂(孙东),找用(赵勇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2 | 浏览:10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心目中的《粤海风》

 

 

 

我与《粤海风》的相识与交往是从朱竞(原《文艺争鸣》编辑)那里开始的,那已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2003年的那个暑假,我结束了与教学有关的所有工作,忽然很是感慨。此前我已有过十多年的高校教龄,给学生上课自然不能说陌生。但读博停了三年,重新走上讲台却觉得有些不适应了。因为键盘、鼠标、PPT正在取代粉笔、黑板,教室则纷纷改造成多媒体教室,为学生放放电影讲讲课,似乎也正在成为一种全新的教学方式。对于这些变化,我有些晕菜也感到震惊,于是就把这种困惑写成一封长邮件,说给了朋友聂尔听。不久,我收到聂尔的回复。我的描述让他“目瞪口呆”,他也谈起了他对文学教育的认识与理解。事后,我觉得这轮通信还有些意思,便为它取名为《电化教学时代的文学教育》,想给了某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3 | 浏览:6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蝴蝶迷长的什么样

 

蝴蝶迷是曲波小说《林海雪原》(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年版)中的女土匪,读过这本小说的人,估计对她的长相印象不浅。何以如此?盖因蝴蝶迷出场时曲波浓墨重彩,狠狠给了她一个特写:“‘叫他妈的下地狱爬刀山,嘿!穷棒子,看看谁斗过谁?’从许大马棒背后钻出一个女妖精,她的脸像一穗带毛的干包米,又长又瘦又黄,镶着满口的大金牙,屁股扭了两扭,这是谁都知道的蝴蝶迷。”(第22页)这里的寥寥几笔显然还不解恨,于是作者在讲述其身世时没忘了补描,以便坐实她的长相:

“要论起她的长相,真令人发呕,脸长的有些过分,宽大与长度可大不相称,活像一穗包米大头朝下安在脖子上。她为了掩饰这伤心的缺陷,把前额上的那绺头发梳成了一个很长的头帘,一直盖到眉毛,就这样也丝毫挽救不了她的难看。还有那满脸雀斑,配在她那干黄的脸皮上,真是黄黑分明。为了这个她就大量抹粉,有时竟抹得眼皮一眨巴,就向下掉渣渣。牙被大烟熏的焦黄,她索

分类:说三道四 | 评论:0 | 浏览:1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摊馍炉八

 

开车回家的好处是来回能多带点东西。

从老家返京时,家人给我准备了一堆东西,计有面粉一袋50斤,小米一大袋两小袋,约30斤,秃玉茭一小袋,扁豆子一小包,鸡蛋20多个,摊馍30个,白菜三颗,萝卜三个……。

都是粮食和蔬菜。

父母衡量面粉好赖的标准是看能否做成拉面,而我则在意里面是否放了增白剂。母亲说,为提高产量,好多人种开了“白疙瘩”小麦,但这种小麦面粉劲道不够,一拉就断,很难做成拉面。为了让我带上好面粉,父母从面粉厂换回面来要打开袋子试一试。他们甚至准备亲自去加工厂磨面,带上自家种的“红疙瘩”小麦。

去年我曾带一袋面粉返京,第一次用它做拉面时,闻到了久违的麦香,不由得大喜过望。那顿拉面对我打击很大,从此开始,我便对商店里出售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3 | 浏览:16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童庆炳先生对于中国当代作家的意义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童庆炳先生对于中国当代作家的意义

 

赵勇

 

在“童庆炳的意义”这个话题之下其实可以谈论出许多内容。我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题目,是因为这个话题所谈者不多,或者说,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认真思考。

似乎有必要从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谈起。莫言获奖后,有关莫言的段子迅速增多。据我观察,这些段子中,许多是与北京师范大学和童庆炳老师有关的,那既是民间对诺奖的一种解读,也是对北师大和童老师的一种祝贺。记得获奖的当天晚上,云南大学人文学院的宋家宏教授在我转发的一条微博后跟了两句话:“感谢童庆炳老师,两位高足先后获奖!后一位要感谢前一位,然后再感谢中国政府!”这条微博微言大义,话里有话,估计许多人会玩

分类:一本正经 | 评论:2 | 浏览:1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京有多远

 

高速路基本上已修到了我的老家村口。出村二、三里,便是晋城北收费站,过了收费站上高速,就全是在高速上行驶了。其后,进京的路线有三条可选:或者北走黎城东阳关,出山西,在邯郸上京港澳高速;或者行至邯郸继续走青兰线,在馆陶附近上京开高速。还有一条路线是下河南,在新乡附近换到京港澳线上,而这条路线绕得远了一些,通常不会列为首选。当然,从北京启程往老家走,也是这三条路线。

我大概算得上是个路盲,而能在短时间内把这几条路线弄明白,全靠我的复习班同学宋林林。他也在北京工作,已开车回过老家无数次。于是他整理出一个来回的路线图,上面标明每条路线途经何处,哪里换线,行驶里程,收费钱数,等等,一应俱全,仿佛是许大马棒的联络图。去年过年回家,他不但把联络图发送给我,还要带我这个新手上路。所以那一次是我跟着他跑,并没有太操心。然而,也就是去年过年期间,他的父亲病逝了。

年前我又与他联系,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8 | 浏览:10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魔高一尺”还是“道高一尺”

 

又琢磨了一回红色经典剧的改编问题。为了让这个琢磨落到实处,便把2007年拍摄的电视剧《红灯记》看了一遍。看到第13集时,听见李玉和撂出一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愣了一下。许多年前,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里的《赴宴斗鸠山》曾入选过小学课本。当年读课文,记得那句成语写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为什么电视剧中却成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呢?

于是把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的“演出本”(人民出版社1970年版)找出来核查,果然在第六场中找到了如下对白。鸠山尴尬一笑,说:“老朋友,我是信佛教的人,佛经上有这样一句话,说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李玉和反击道:“我不信佛。可是我也听说这么一句话,叫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过,这句成语还跟着一个星号,引出了如下脚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成语。在这里,‘道’象征反动统治阶级,‘魔’指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向反动派进行斗争的革命造反精神。李玉和借这成语反击

分类:说三道四 | 评论:0 | 浏览:1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还喝酒

 

父亲今年75岁了,他抽烟喝酒一辈子,如今烟照抽着,酒常喝着。以前我对他的抽烟喝酒是不大过问的,因为到了这个年龄,烟与酒早已成为身体的生理需要,想戒也难。但最近半年多,我却屡屡劝他少喝些酒了,原因是去年秋天喝酒出事,把家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去年9月的一天,父亲下地干活,淋雨而归。村里两位好朋友叫他喝酒,他欣然前往。喝至傍晚回家,未吃饭倒头便睡。第二天五点多,父亲难受,在床上折腾,却说不出话来。母亲对父亲的醉酒早以见惯不惊,初不以为意,后觉得不妙时,已无法腾出手来去打电话。她一直在床边护着,唯恐父亲滚下床来。七点多,头天喝酒的那两位朋友过来看他,才意识到了问题严重,连忙叫村里的医生。医生看后连连摇头,觉得很可能是脑出血。住在城里的弟弟接到电话后,立刻打120叫急救车。当弟弟赶回家时,救护车也到了。救护车上的医生毕竟见多识广,他们望闻问切后,初步诊断为“酒精性低血糖”。他们说,马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6 | 浏览:28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能做成文化产业吗?

 

参加了一次诗歌方面的会议,看到会议上有“诗歌文化产业化的契机是否存在”之类的议题,便很是感慨。如今大力发展文化产业,许多东西也开始重新打造,但诗歌能做成文化产业吗?

不妨从诗歌与小说的比较谈起。众所周知,2011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他获奖之后,我们马上获悉如下信息:这位诗人只是写过163首诗;自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1996年获得诺奖以来,已有15年没把这个奖项颁发给诗人了。换句话说,这15年中,赢得诺奖的都是写小说的作家。2012年,莫言获奖,诺奖重新回到小说的怀抱。依我猜测,以后拿走这项荣誉的依然是小说家居多,而不是诗人。

另一个动向也值得注意。虽然特兰斯特勒默获得了诺奖,但他能给自己和出版商带来多大的经济收益,又有多少读者因此会去读他的诗集,估计也是一个问题。但是,小说家获得诺奖则大不一样。以莫言为例,获奖后的几

分类:说三道四 | 评论:6 | 浏览:15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同桌的你

 

突然就有了一次同学聚会。聚会是一位远走西宁的衡姓女同学召集的。她过年也回了老家,临走之前就把十七位同学约到了村西头的“农家乐”饭店。

我也常常参加同学聚会,但那大都是大学、研究生时代的同学聚会。大学之前我还在城里住过两年的复习班,近年回老家,与几位久未谋面的同学也会聚聚。然而这次聚会却有些不同寻常。大约是1970年,我们都在村里的那座庙院里开始了识字生涯,1979年之后,大家星散而去。其中也有少数同学离开了村庄,远行到外面那些陌生的城市,但大部分同学却永远留在了乡村世界,尤其是女同学。

大概因为召集者是女生,这次聚会女同学有十位之多。

我们围坐在那张巨大的圆桌前,包间里反复播放着老狼那首《同桌的你》。记得大学毕业十周年的同学聚会上,我曾唱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2 | 浏览:37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2页/72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