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1
  • 总访问量:3378923
  • 开博时间:2006-03-03
  • 博客排名:第369位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法兰克福学派内外》出版

 

《法兰克福学派内外》出版

 

著作责任者:赵勇

责任编辑:张文礼

标准书号:ISBN 978-7-301-27226-8

出版发行: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年6月

字数:447千字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1 | 浏览: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化批评的破与立

文化批评的破与立

——兼谈阿多诺“奥斯威辛之后”命题的由来

赵勇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文艺学研究中心)

 

摘要 《文化批评与社会》是阿多诺的一篇重要文章,其中隐含着他对文化和文化批评的诸多思考。不能在失败的文化基础之上进行文化重建,此为阿多诺写作此文的动因和历史语境;文化已退化为意识形态,文化的商业化与官方化又成为极权主义和物化时代的重要表征,此为阿多诺最为痛心的文化堕落。而由于文化批评与文化已是同谋,所以必须对文化批评加以重大改造:让辩证法、否定性和内在批评成为文化批评的动力,让文化批评成为社会的观相术,如此才能使它有所作为。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上,阿多诺提出了“奥斯威辛之后”命题,从

分类:一本正经 | 评论:1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山岭纪行

 

 

如果不是因为童老师,很可能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有一个金山岭。6月14日那天下午,当“金山岭长城”第一次闯入我的脑际时,我如坠五里雾中,那个地名仿佛天外来客般陌生。金山岭在哪里?童老师怎么去了那里?一连串的疑问随之而起。但事情已十万火急,容不得去琢磨这些细枝末节。三个多小时之后,我随文学院院长和书记紧急赶到金山岭脚下,那时童老师已躺在一付担架上,永远听不到我们慌乱的声音了。天已傍黑,周边影影绰绰的,山的模样完全看不清楚,只有不甚明亮的灯光把那个场院映照得一片惨白。停留约半小时,几个人紧急筹划一番,三辆车便开上了护送童老师回京的公路,金山岭也被我们甩在身后,成了一个模糊的暗影。不,准确地说,从那一刻起,那座长城便成了我记忆中的一道黑魆魆的暗影。

一定要再去金山岭看看。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0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赵树理小说的改编与传播》序

 《赵树理小说的改编与传播》序

文昌兄把他的《赵树理小说的改编与传播》发送给我,让我为这部书稿提提意见。拜读之后,我有些想法,权且写到这里,算是我的一点读后感吧。

我虽然并非赵树理研究专家,但出于多年的兴趣与爱好,却也时常关注着赵树理研究界的动静。在我的印象中,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赵树理研究是比较沉寂的,而进入21世纪以来,赵树理研究则渐趋升温:一些著名的专家学者开始重新打量赵树理;一些年轻的学人先后以赵树理为题撰写硕、博士论文,乃至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一些学术期刊也舍得拿出版面,聚焦于此——在我刚刚收到的《现代中文学刊》(2014年第3期

分类:边读边想 | 评论:1 | 浏览: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遥想当年读路遥

 

我大概是1983年听说路遥的名字的,当时他的《人生》正火爆着,便买回来一本。这本小说定价四毛九,中国青年出版社1982年11月出版,首印13万册。我买的就是这个版本。据《路遥传》的作者厚夫统计,这本小说不久就销售一空,马上又出了第二版,一年后再加印,总印数达257200册。

这本小说我当时读过几遍,如今已渺不可考,但肯定不止一遍。因为那既是我喜欢的读物,也是我分析作品、提交作业所使用的文本。那个时候我已是大三,当代文学课由邢小群老师主讲。期间她曾布置过一次分析《人生》的作业,我便写成了一篇文章,题目大概是《论高加林的典型人物形象塑造》。后来邢老师点评作业,说:你们怎么都是典型、典型人物、典型形象的,就不能说点别的?我们就笑,笑着笑着我自己就小脸绯红了。

那还是一个理论和理论术语乏善可陈的年代。由于刚学过“文学概论”不久,由于这门课又反复念叨典型,我们自然便活学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4 | 浏览:2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知识分子的底线意识,或聂致远的书生气

知识分子的底线意识,或聂致远的书生气

——重读《活着之上》

 

赵勇

 

阎真的《活着之上》我读了两遍,第一遍是在去年的11月下旬。那时候,承载这部长篇小说的是《收获》杂志,而它刚一面世就被路遥文学奖的一审评委注意到了,遂被推荐上来。因《收获》发表时有删节,萧夏林先生便向作者要来足本电子版,发送给二审评委进一步审读。记得当时我是先读了20页左右的电子版,便决定把它打印出来,以便读得更加仔细真切。我把字号调成5号字,用A4纸,整整打印150页。

有两天左右的时间,我整个儿沉浸在阎真所描述的世界里。聂致远的苦苦挣扎、赵平平的斤斤计较、蒙天舒的如鱼得水、大学校园中的蝇营狗苟,这一切对我来说是如此熟悉。在作者严谨、逼真的现实主义笔法面前,我的记忆被不

分类:边读边想 | 评论:11 | 浏览:22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4:忙里偷闲读小说

 

由于种种原因,读小说于我已越来越成为一件比较奢侈的事情。但今年一不留神,我却读了十多部小说,它们构成了我今年读书生活的一个声部。

这些小说应该是从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长江文艺出版社2012年版)读起的。记得这部小说刚一面世,我便拿到一本。而我还没来得及读时,我老婆却抢先读了。读了之后她就对我说:这本小说意思不大,你不读亦可。许多年前就有“多吃菜,少喝酒,听老婆的话跟党走”之说,于是有一年多的时间,这本小说就被埋进了书堆。

让这本书重见天日的是一个论坛。年初,我接到华中科技大学蒋济永兄的邀请,他希望我参加今年春季举办的“喻家山文学论坛:日常与荒诞”,而这次论坛的主打作家便是刘震云。犹豫再三,我答应了,于是我找出了《我不是潘金莲》。

简单地说,这部小说写的是一个上访的故事。主人公李雪莲为了

分类:边读边想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工人诗歌:底层说话之后

  

 

只是读到《当代工人诗歌:吟诵中国深处的故事》(《新华每日电讯》2015年2月6日)等报道之后,我才意识到当今有那么多工人在写诗。他们的身份或者是农民工,或者是马克思论述过的产业工人,但他们同时又是诗人。他们中的佼佼者已写出了非常优秀的诗篇。

比如,去年跳楼身亡的许立志曾经写道:“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他们把它叫做螺丝/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我再咽不下了/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耻辱的诗”(《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这首诗里充满了隐忍、疼痛和藏而不露的愤怒,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这位90后诗人最终的选择。而郭金牛则写过一首著名的《纸上还乡》,那是他对富士康“十三跳”的审视与与思考。诗中的最后一小节写道:“纸上还乡的好兄弟,除了米,你的未婚妻/很少有人提及你在这栋楼的701/占过一个床位

分类:说三道四 | 评论:4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忆席扬

  

 

11月23日晚近12时,我歪在床上读《老生》。唱师又去一孝家唱阴歌,他一唱,就鬼气森森的,字里行间似也有了乐音。

那是贾平凹最新的长篇小说。

噗,噗,搁在旁边的手机响了两下,有人在给我发微信。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我打开手机,一行字跳将出来:“席扬老师去世了。”我大惊。揉揉眼睛,没看错,立刻追问怎么回事。微信中说:“今天早上,心肌梗塞。”

告我这一消息的是我的学生王茹,她在福建师大文学院工作。我把《老生》放到一边,在床上呆坐起来。

但我又疑惑了,在我的记忆中,席扬一直都是活蹦乱跳的,怎么可能突然去世?半个小时后,我又追问王茹:“没搞错吧?我还是无法相信。”但她已不回复我了。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2 | 浏览:7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学批评:理论与实践导论》译后记

  

译后记

 

 

美国学者布莱斯勒的这本《文学批评:理论与实践导论》目前已出到第五版,而我很早就接触过它的第二版,那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2000年上半年,北京师范大学的程正民教授和王一川教授联手为文艺学专业的博士生开设一门西方文论课程。当其时也,程老师主讲巴赫金,我们细读的著作是《陀斯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而王老师为我们提供的便是布莱斯勒的这本英文书,那是他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复印回来的著作。

于是在王老师的主持下,我们每人负责一章,写读书报告,并分别用一次课的时间讲解该章内容,形成课堂讨论。我当时的感觉是,此书虽是进入20世纪西方文学理论与批评的入门读物,但对于文学批评中重要的“主义”或“流派”,作者既梳理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1 | 浏览:7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2页/72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罢了个乐

2017-10-09

小兔子忻

2017-09-06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