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瞒姐

老窝:http://blog.sina.com.cn/amanjie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336
  • 开博时间:2011-04-1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久违咯,高尚!——读近藤史惠《牺牲》

  


   未及读完便向室友推荐。马桶上的(恶习~)渐臻佳境是理由之一,还因故事难以转述;作为公路自行车的门外汉,其中庞杂的专业性技术细节确是叫人咋舌。
  翻开册页,将其中几句念出声后,室友抬头:“好久没看书,快不适应这种翻译体了——可,还想接着看下去。”
   她刚读的几行在目录背面,是书内高潮一节的变文。不知是否出自原作匠心,主语省略造成了微妙的误导,使人作出主人公命殒的推想。想必后来于关节处“反戈一击”,将读者弃身于和之前设想大异其趣的境地,也是合乎推理小说性格的诡计一种吧。
  
   心道且看下去吧。这里很是认同封四上新潮社主编的荐语——绝不是欢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为传说之前——关于《嫌な奴》的二三事

   果真大神也有青涩时。首先,第一人称容易叫自己洗刷不清,使bl那种隔岸相相观的距离审美遭受流失;其次,细节处理尽管已有了后来生活化的写实底子,却嗅得出很多专属女孩子的场景(后记中大神自己也承认了),引发微妙的败露感;然后,看得出接缝痕迹的情节设置——说“讨厌老师”的高中男生似乎只为婚礼上制造逃跑新娘——太过赤#裸的动机。还有,最致命的就是几乎发生任何变化的人物弧线,两只主角从开始到结尾始终未遭遇任何性格及观念上的逆转(这和《井》中弥漫着末日情结的“静止”又不在一个水准之上)。
  不过愉悦身心的文字,也会问自己“犯的着这么认真吗?”,答案一如既往的肯定。毕竟自己在接触木原之后才对“戏剧性”有了切身的了解(自我反省:看小众电影滋长的反情节情结当真是要不得~);更重要的,上述缺陷在她后来的作品中都得到了相应的弥合,难免生出所关注的事物一直在成长的喜悦:啊,没有人生来就是孙悟空啊~看到一个人根深叶茂之前的虚弱,可能也是励志一种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cold fever存疑

   找到《cold fever》的日文原版,无奈道行不够,只得翻译版同时打开,两个文档来回切换对照着看。无意发现手头的翻译版少了两处,却非涉及敏/感内容的桥段。(缺失内容为文中括号部分)
  
   信号が青になる。横断歩道は人が多くて、自転車に乗れない。(押して歩いていると、浴衣姿の子供とすれ違った。朱色の金魚の入った袋を手にしている。花火は中止でも、露店はやっていたのかもしれなかった。昔から祭りごとには縁がなかった。でも一度だけ、露店を回ったことがあった。あれは、、、。)
  
  
  
   (ギシッギシッとベッドの軋む音が部屋の中に響いた。気づけば、透は全身にじっとりと汗をかいていた。やっているからかと思ったが、それだけじゃない。冷房が入ってないせいだと気づいたのはその時だった。腰を振る男の、赤い首筋にもうっすらと汗が浮かぶ。ふと、帰りがけに見かけた子供と金魚を思い出した。赤い金魚、、、一度だけお祭りに出かけた時、この背中を追いかけて、露店の間を走り抜けた。金魚すくいをして、二匹の金魚を捕まえた。バ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恋声周年祭之糖分绿川光

  高辨识度的甜腻鼻音是春季的易感病毒,轻易击中了三月末神经敏感抗体稀缺的某人。之前一直将ACG等同为中二并发症绕路而行,连热衷二次元普及的好友也自认同化不能;直到遭遇这个拥有强势共鸣腔体的波段。热度虽在移情小石后略有消退,却成了后来声癖爆发遍施兼爱的肇端——既然不是视觉动物,耳朵也可成为沦陷的节点。所谓“未看此花,花与心同归于寂;看此花时,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而前此的若干未知空间,明明在知晓前业已存在,却在亲自触碰并乐于了解的一刻才真正明晰真实起来,不由要叹服王阳明老前辈的精辟总结了。
           
  犹记那日楼上造访,上铺姐妹不期然探出一只头来,笑得诡异:
        
  要不要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此处略去八字)三重禁忌的?
        
  当下头如捣蒜。
              
  由此被拉下水,见识到BT与温情并行不悖、独具的霓虹国风味的“伦理”故事。当时那遍布弗氏词条的情节设置固然赚人眼球,可若推攻破心防的首因,却是声音。并非某人节操稀薄,涉声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3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