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洲的桃花坞

原创散文。扣扣:柒肆伍玖零壹捌伍捌偶在新浪:http://blog.sina.com.cn/wickedwitch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1336
  • 开博时间:2011-04-0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mukj049

2020-02-24

小奋青滤pe

2020-02-1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相见欢》

   相见欢
  坐在略显空荡的车厢里,陈莼看着窗外,黄昏的阳光斜铺在铁轨下低洼的田地里,水牛拖着肥硕的身子,在放牛人的身后缓缓移动。火车正好过长江大桥,速度一点一点慢下来,陈莼看见掠过车窗的鸟,一闪而逝。江面上,金色微微晃动,风不大,波浪轻浅,几只装沙的大船吃水很深,汽笛声浑厚又有悠长的味道。陈莼忽然有点想家,眼泪不由自主地就落了。看着玻璃上映出自己的乱头发,又有点不好意思,擦擦眼睛,撇撇嘴,当是微笑了一下。
  过了大桥,火车才算出了芜城,还有两个小时,才到目的地。见到他,该怎么说呢,怎么忽然又回来了?陈莼有点为难。说来也是,昨天下午才从南城回来,李树把她送上五点十二分的火车,临走,她还说,下月此时,不见不散。一夜醒来,她忽然又想立刻去看他。然而原因呢,总不能说是想念吧,不好如此露骨。无非是做了个梦。她梦见李树搂着一个女人进电梯,她追过去,电梯门开了,李树和那女人一脚踏空,从高楼上落了下去,然而奇怪的是那声音不是“嘭”,却好像是一滴水落进湖里,有着清澈而且纯净的回响。
  在这响声之后,陈莼并没有立刻醒来,在梦里她还异常清醒地分析了为什么电梯开了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君绿罗怜芳草

  同事总是夸她家的绿萝长得好看,说得次数多了,我也不免心动,也想养一盆试试。于是再上班来的时候,她的手里就多了一条长长的藤蔓,我带到家里,用剪刀剪成好几段,泡在水中,从此,每天回家都要看上好几遍,看着它目下稀疏颓散的样子,心里却想象它枝条浓绿,千姿百媚的袅娜。
  我并非不爱花草的人,可总不敢下定决心养,在学校的时候,养过两盆芦荟,放在宿舍窗台上,每次上课下课走到宿舍楼外,总是要抬头看一眼,一看见它们翠绿肥厚的叶片,心里就有无限小心思,仿佛一个绿色的秘密在阳台上潜滋暗长。可惜,毕业之后带也带不走,只好还留在窗台上。
  毕业之后,生活工作没有固定,总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连一个固定的收信地址都没有,更别说养些花草了。时至今日,也不知道下一站将在何处,但是面对这生命力顽强的绿萝,我还是忍不住心动了。
  看见这几支挣扎成活的绿萝,不知怎地,我就想起跟它毫无牵涉的那几句: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此绿萝非彼绿罗啊。但是不知为何,我每次看见花瓶中的那些新鲜嫩芽一点一点舒展身姿长成一叶翠绿的时候总会想起来这一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夕何夕

  翻看手边的书,又看到这一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忽然就觉得难过起来。
  完好的句子这样说:“今夕何夕兮,搴州中流。今夕何夕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样的唱词,在许久以前也是看见的,而且似乎可以用来描述某种心情,只是终究耐不住性子,忍不住煎熬,而后,悦君使君知。但是,如同友人所说,一个人的想念不是更好吗,独自思量,内心欢喜而君不知。然而终究还是急迫了,总是急于表达,能够安好而不害怕寂寞,不怕拒绝,不惧羞怯,能忍羞耻。这样的境界,要修炼多少年才能到达?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忽而想起来从前读过的一支山歌:入山看见藤缠树,出山看见树缠藤。树死藤生缠到死,藤死树生死也缠。
  大致表达的也是如此的意思吧,这样生死纠缠是否内心甘愿?形影不离、“出双入对“与各自独立相处、冷暖自知,是否是不同的一生?
  记得原来看见它的时候,还读给某人听的,那人半睡半醒之中,也不知道是否在埋怨:为何你不能够如那撑舟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惜花记

  我其实不喜欢郁金香,一朵花,单薄而且虚弱,盛开的时候,却像是将要败落,颜色倒是鲜艳,却又太艳了,让人感觉像是假的。可是,当街边那一株榆树下开满了艳黄、大红的郁金香时,我还是一下子想起了从前那张被婶婶烧掉的油纸画。
  那是一片荒芜人烟的树林,树木高大,树下五颜六色的郁金香欲张还闭,一条小路,曲曲折折不知道要通往哪里。并没有阳光,没有什么人从那小路上走。这样一张画,在一个下午,和其他的揉皱了的油纸画被婶婶攥在了一起,她把它们带到门前的椿树下,一把火烧了精光。火焰跳跃着,一股难闻的味道从火堆上四处散开。
  我至今也没有弄清楚她烧掉那些画的原因,但是我记住了那树下开满的繁盛花朵。在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它们就叫郁金香。再一个很久以后,我才在西安的一个公园里看见了它们即将残落的真颜。
  那已经是春天的尾声了,园中的洋槐花繁盛,樱桃微红,可是那些树下的郁金香一片凋零的景象,偶尔还有几颗小花,还有几朵没有在最繁华的时刻绽放,但是仍有很多人在花丛中拍照,微笑。有一些,花瓣已经完全凋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路边绿丛中白牡丹若隐若现,它的花期也已过去,若隐若现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梁尘飞

  造物主说,好,你的时代过去。
  于是,初绽的,繁盛的,都一起凋落,满山的繁花,转瞬间剥离枝头。山风吹起,纷纷扬扬,仿若一场红色的暴雨,然后,触地为泥,玉殒香消。
  于是,你看,路边的一片荷塘,荷叶丰茂,水分充足,偶尔还会看见粉色的荷花,遮遮掩掩。荷叶田田啊,那么美,那么繁华,但是一闪而过,这个时代过去了,你再回头的时候,只余一池枯荷,阴天的风在吹,云起了,雨又开始落,塘边的一座旧房子,在风雨中独自静坐。谁在那房中,窗檐下,枯荷听雨?
  时间之外的花开花谢,岁月之中的时代更迭,仿佛一场电影。正得意时,宽大的屏幕上写,时间已是秋天了,然后一下子就把春的繁盛抽离,那些繁华似锦,那些似水年华,都一下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秋的萧瑟,甚至不叫你看见果实,不叫你看见丰收,只有落叶满园,太阳的余晖像谁铺开的旧锦缎,怏怏地闪着晦涩的光芒。直接越过一个夏天的心情,这跨度之大,让人措手不及。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蓦地想起这句话来。我们的时间就是这样,在不经意中消失不见的么?
  那么,又是谁,谁在拨动生命的时钟,牢牢掌控着我们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杏花与荼蘼

  到杏园的时候,花已经开过了。满园的花瓣都在地上,刚刚冒出青绿的草尖上,顶着一朵又一朵被风吹落的残瓣,花朵粉白,远远望去,地上却有一层粉红霞光覆在青草上。“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 一阵风吹来,树上残留的花瓣也飘飘摇摇似雪花一般飘落。树下的人,抬眼看看这样一场杏花雪,又低下头想自己的事了。
  天忽晴忽阴,云朵忽闪着,阳光若隐若现。可是游人如织。游园的人,奔着杏花而来,可是杏花已经落了。但是人们仿佛并不在意。那些岁数上百的杏树下,人们或坐或卧,或乐或看着别人乐,也有人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拍婚纱照的新人,满眼笑意:这四季独好的春天,这桃之夭夭的季节,正适合嫁娶。
  四月中旬,天气正好,不冷不热。在远方,杏花早已经退出春天的舞台,桃花落去,毛茸茸的青果缀满枝头,洋槐花初初打出骨朵,樱桃的小果子还是青涩淡黄的,郁金香倒是识趣,此刻正一起绽放。北国与南方,有着不同的花期。此处,杏花落尽春归去;远方,开到荼蘼花事了。
  红楼梦第六十九回,夜深月中天,群芳开夜宴。麝月掷得花签,上云:“开到荼蘼花事了”。又云“韶华胜极”,令在座各饮一杯送春,宝玉皱眉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以爱之名

我先是知道张惠妹有一首叫做《卡门》的歌,然后知道有一部闻名世界的叫做《卡门》的歌剧,再接着知道还有一部叫做《卡门》的电影,最后才终于知道,它们几乎都源自法国作家梅里美的一篇叫做《卡门》的小说。
但是,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并不妨碍我喜欢这首歌的旋律以及歌词中所爆发出的那种女人的任性、泼辣、勇敢、嚣张和自信。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绝大多数时间以男人和政治附属品存在的女人哪有这样的狂妄,这首歌让我们扬眉吐气,意气风发。但是,在看了梅里美的小说之后,我忽然觉得,此卡门绝非彼卡门。歌曲旋律奔放,歌词表达的意思,却在言外,似乎有着某种不知不觉的言不由衷。说“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一点也不稀奇\男人不过是一件消谴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这样的话,却总让人听着有点酸葡萄心理。得不到,不说他好,欲之死而使之千百年不得翻身,在嚣张与发泄中透露出悲凉的绝望。而这感情恰恰有如南朝的那个女子,她“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好一个“从今以往,勿复相思”!说得决绝而充满骨气。但在这骨气与决绝的背后,我总觉得这是一种达不到的誓言,是爱到尽头,前有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妹妹

  妹妹说,除了老妈,你对我最好了。
  我忽然想起来很小的时候。一个夏天的中午,妈妈,妹妹和我坐在堂屋的凉席上吃饭。妈妈嫌热,夏天最喜欢做没盐的面疙瘩汤。烧一锅开水,把面粉加水拌成半大不小的面疙瘩,丢到开水锅里,煮熟,就是一锅面疙瘩汤,再炒一盆豆角茄子之类的菜。我和妹妹都不爱吃,面疙瘩,熟面气儿,真难吃。我和妹妹就抢菜汤拌饭。她倒一点,我再倒一点。吃到最后,眼看着菜盆里快见底了,妹妹一把端起菜汤倒在自己的碗里,我急了:这回该我呀!妹妹很得意地笑,我问她要那点汤:因为该是我的。她不给,妈妈说,一点菜汤,她吃就她吃呗。我说,咸啊,你看她就那么一丁点饭,我还有大半碗。妹妹插嘴说,你就是再给我加一把盐我都不嫌咸!说完还笑。盐坛子就在条几底下,我一急,顺手就抓了一把盐丢到她碗里。
  妹妹一下子愣住了,妈妈愣了,我也愣了。大约都没有想到我真的能把盐放到她碗里!她哭着丢下碗跑到前屋去了。妈妈有没有打我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妈妈眼睛红红的,眼泪终于没有掉下来,她说,你还是当姐的!一点菜汤也跟她争!我也哭,谁让她说话激我!
  她激你你就放?!妈妈说。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就像许多年以前一样,我在昏暗之中看完徐静蕾的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感觉仍旧和当时相似,只是,那时我并不知道影片开头的音乐。那贯穿始终的舒缓、忧伤,却又意味深长的曲调,曾经在我之后的岁月中不断盘旋回响。在后来的一次偶然中我才得知它的名字——琵琶语。于一瞬之间我想到了一句:“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并深觉小山这词之意蕴与这曲调不谋而合。一个人淡淡地唱,低眉顺眼,满怀深情却又忧伤无限。
  整个电影都是昏暗的,摇曳的。那陌生女人的声音在缤纷的大雪之中,在插满白色玫瑰的花瓶之中,在一个又一个安静或者不安的日子之中,在奔跑的火车和连绵不断的山川流水之中,在遥远的古旧落后晦涩的东方古城之中,如此孤独失望寂寞,却又异常满足骄傲和自尊。于那声音之外,我觉察内心的感触,如即将到来的春天,盛满一个季节的花朵,骄傲却又忧伤的花朵。
  再翻看茨威格的原著,“你,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的你啊!”我讶异他可以用语言描述爱情和爱情之中的女人,细微的心跳,流动的情绪,这难以捕捉的微妙恰被他——一个男人用如此流畅的笔调叙述出来。我一直觉得语言实在难以描述爱情,却可以轻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寞一直在唱那首悲伤的歌

  清明节的第二天,还一直下着小雨,清明节原本就该下雨的,那样潮湿、温润、烟雨蒙蒙又有点感伤的气氛才应该是清明节最好的注释。而就是这一天,就是那个一直很安静地唱着寂寞之歌的人离开了。
  想必有很多人在这一天里默默地怀念她。这个出道那么晚,还没来得及再给我们很多美好又心有灵犀声音的人,就这样走了。
  记得第一次听见她的声音,是在大学宿舍里,一个烟雨蒙蒙的下午,又没有课,又懒得去教室上自习,我一个人在宿舍里百无聊赖。隔壁宿舍的琪琪“腾腾”地跑来,叫我去她宿舍听一首歌。她说:“我今天刚买了一盘磁带,正版哦。刚刚听了两首,我猜你一定喜欢。”她把刚刚听到的曲子又放给我听。
  那一首就是《寂寞在唱歌》。在前头一段我听不懂的独白将要结束的时候,音乐渐起,一个寂寞而又伤感的声音淡淡地唱起来。窗外的天灰灰的,雨一直下个不停,在这样晦暗的宿舍里,那声音四处游动,缓缓地,像烟雨中人家屋顶上袅袅而来的炊烟,仿佛在说一个从未诉之于人的故事。
  “你听寂寞在唱歌,温柔的疯狂的,悲伤越来越深刻,谁能帮个忙让它停呢?”
  谁能帮个忙呢?在这样一个阴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2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