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燕新居

为自己增加一个交流平台,展示个性真我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7522
  • 开博时间:2011-03-2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改名

  

同事的女儿隋欣芃刚上小学一年级,老师让她回家问爸妈是不是需要改名字,如果改尽快,入了学籍改名麻烦。她回家告诉妈妈。同事问她,你呢?你想不想改?我想把前面的字去掉,她说

分类:幽默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年那月

  脑海都是你的名字
  心中全是你的影子
  感谢有你
  让我不用孤单徘徊在
  一个人的日子
  你浓浓温情
  如同这夏季里
  习习凉风
  柔柔细雨
  让我心醉,痴迷
  让我不顾一切
  情不由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post-31658-39dbdb41b8776859e1d9b6c45d548f85-1.shtml查看全文>>

请记住这个名字——诸城百盛超市

   “叮铃铃”的电话响起,“姐姐,今天你去百盛买东西了?”“嗯”弟弟咋会知道?是了,一定是猜的。“有个人打电话说,账不对······”不能吧?!努力回忆着,今天就买了馒头、青菜······一共不超过十元,不会错的!“别听他瞎说,肯定是骗钱的······”遇上骗子了,要小心。又仔细的叮嘱了弟弟一番。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拾趣三

  

  
吃零

  
一次,带五岁的侄儿参加结婚喜宴,席上,侄儿指着盘子里剥掉皮的鹌鹑蛋,对我说“姑姑,我想要吃个零” 

  
分类:幽默 | 评论:0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拾趣(二)

     原来如此
  

“这款衬衣面料手感很好!”同事说道。“是丝和棉的。”我说。“不是吧?这么高档!”正想解释,另一个同事急忙纠正我“不是!是棉和丝的!”


  

 


  

                                &nb

分类:幽默 | 评论:0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迅速苍老的爱情

   芸使劲地睁了睁眼,好亮呀!穿过玻璃照耀的阳光,是那么得刺眼。芸闭上眼睛:这是哪里?四周一片洁白······
  
    过了一会儿,芸又重新睁开眼,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终于,她看见一个头发花白,慈眉善目的老人,正在目不转睛的关注着她。感觉好亲切!好熟悉!好温暖!“爸爸······”

  
    爸爸告诉芸,那次车祸,让她整整沉睡了两年,还夺走了妈妈的生命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诗

  天空用阴晴写诗
  
  大地用枯荣写诗
  
  鸟儿用翱翔写诗
  
  白云用飘逸写诗
  
  花朵用绽放写诗
  
  蝴蝶用舞蹈写诗
  
  树木用年轮写诗
  
  岁月用季节写诗
  
  高山用毅力写诗
  
  大海用胸怀写诗
  
  我呀,要认真书写每一个喜乐日子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要你过得好

叮当”一阵清脆的铃声,把月从睡梦中惊醒。迷迷糊糊地摸起枕边的手机,“几点了,还······讨厌的家伙!”看了看熟睡的老公,月只有在心里偷偷地骂了一句。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自己埋藏在心底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出来一下,我在你单位墙外边的小路上等你!云”月顿时清醒,脑袋“轰”的一声炸响,做梦吗?!月使劲揉了揉眼睛,仔细的又看了看手机。已经午夜12点多了,“出什么事了?!”命运之神对月特别的眷顾,让平平淡淡的月在打工生涯邂逅了云。他们珍惜着彼此,关心着彼此,他们总是默默坚守着,坚守着那份承诺,那份曾经的约定。几年交往,从未越雷池半步。“今天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出门会见一个男士,特别是在这样的时候,月心里清楚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想起风天雪地里焦急的等待,月的心慌乱如麻。“快到了吗?我快冻僵了······”又一条信息,月又看了看身边熟睡的老公,心跳得更快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就算天塌下来,也要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月不再犹豫,迅速起身,借着新雪映照的微弱光线,月小心地穿衣,下床,月屏住呼吸,夜那么静,只有自己“怦怦”地心跳和着老公均匀的呼吸。月走向门外,轻轻地,一步一步,还好,没追出来,“别出声!”月捂住自己的嘴,在心里一遍遍提醒着自己。屋外厚厚的积雪,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顾不上了······也许,也许老公会冲出来把自己撕成碎片,顾不了那么多了,月打开门,飞快地冲了出去······
  

     天还是灰蒙蒙的  , 已经下了整整一天的大雪,还在不慌不忙,悉悉索索的下着,厚厚的积雪覆盖着,崎岖的小路,更加难走,月深一脚浅一脚的一边奔走着,一边不停地回头张望,总觉得后面有一个身影,正追过来······很快,月全身都被冷汗包围,豆大的汗珠顺着面颊滑落下来。月更着急了,平常十几分钟的小路,走了这么久,还是看不到尽头······


  

        几年前的一幕一幕,清晰的呈现在月眼前:那个偌大的车间,又只剩下两个人,因为团订、零活到了交期,还有一件没做好,作为工段长,月实在不忍心留下职员,大家有家有口的,都不容易,每当这样的时候,月总是把自己留下来,除了这台机器飞转的轰鸣,四周安安静静的,月喜欢这份宁静。这时候,不再有人需要月手把手的耐心教他们这样做好,那样做快,也不用苦口婆心告诉他们爱岗敬业、别浪费、要节约······月不喜欢说话,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真好。“怎么又剩了你自己?”整烫车间入活员云忍不住问。“嗯”已经几次了,还是同样的回答。云皱了皱眉头,坐了下来,月依旧忙着手中的活,云自顾自的话起了家常:中学毕业参军去了炮兵营,那时候的云,内心是那么的单纯,军训的时候玩命的练,咱是农村的娃,再苦再累咱不怕,三年下来,每次技术比武,云都是名列前茅,奖章拿了好几枚,眼见得三年义务兵就要到期了,凭咱的表现,准能转志愿兵。说起这些,云洋洋得意的神色溢于言表。领导也暗示过几次,好青年,有希望啊!直到接到复原通知,看了又看,云还是以为自己弄错了,或者是谁弄错了······正打算去问个究竟,平时表现的比自己差很多的战友跑过来向云炫耀,“怎么样?哥们!转了,嘿嘿”看他诡异的笑脸,云顿时懵了。后来才听说,人家送了重礼······这时候,平日里嘻嘻哈哈,啥事都无所谓的云脸色凝重、阴沉。月什么也没说,打心里为他难过,为他不平。


  

        以后,每当这样的时候,云都会跑过来诉说自己的心事,月什么也不说,总是静静的听着······再后来,云说完心事后,都会再说个故事劝月也是在劝自己:你知道鹅卵石是怎样形成的吗?抬头看了看月,云知道月不喜欢说话,就迫不及待说起来,大大小小的石头刚被水流冲走的时候,都是有棱有角的,它们在激流中不停地摩擦,所有的棱角都磨光了,就形成了大小不同的圆形的石头。人也是这样,行走在社会上,要经受磨练,然后慢慢适应,慢慢学会圆滑······说着,云又用深邃的眼眸,久久的注视着月那张永远没有表情的脸,这个人没有喜怒哀乐吗?“你有心事!”云肯定的说,月轻笑一下,摇摇头。其实,在月冰冷的外表下,已经泛起潺潺细流。那份急切的关怀,让月冰封的心灵,感觉到了暖暖的春天!


  

        月更加喜欢独自加班的日子,云会同样被整烫车间留下来,云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和喜怒哀乐交集的故事,想到这里,月轻声笑了,好久没有这样舒心的笑了,这样的笑,和那张初中毕业证书一起,埋葬在月的记忆深处,一起埋葬的还有那被冰封的记忆。终于,有一天,月对云诉说出自己的故事:自己从小不爱说话,因为怕说错话。母亲就经常犯这样的错误,每当父亲发病了摔东西的时候,母亲心疼的不行,就劝父亲,苦苦哀求······而父亲毫不留情的拳头就会雨点样的落在母亲身上。母亲被打倒在地,不敢再出声,等到父亲走远,母亲才挣扎着起身,躲到一个角落里,泪流满面······再后来,在这样的时候母亲总是选择沉默,或者悄悄走开。因为知道自己贫穷的家不能供月读大学,月打内心里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放弃努力的学习,然后就自然而然的没有考上重点中学,这样做,月没有后悔。初中毕业后,月回家帮母亲种田。月和弟弟从小就帮着母亲干活,都是摘棉花、给棉花打叉、摘心这些比较轻的活,那时候月以为,等到自己长大了,就能帮着母亲干重活了,就会有了使不完的力气。事实上不是,眼睁睁的看见母亲一个人艰难的耕作,月想帮忙,却是无能为力!直到有一天,母亲艰难的说出一个决定,给月订亲,就是村东头那家里老大,比你大7岁,今年23,大一些好,知道疼人,姊妹三个都差不多20出头,都是壮劳力,能帮着咱家里干重一点儿的农活······母亲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轻。看见母亲一脸的疲惫和满布着血丝的双眼,月知道,母亲又熬过了不知多少个不眠之夜!“嗯”月愿意为了可怜的母亲做任何事,自从稍微懂点事的时候,月就下定了决心。有了婆家的帮忙,母亲双肩的担子总算是轻松了许多······


  

        过了几年,婆家便张罗着结婚,理由很简单,他是老大,自然得先成家。也好,总算可以离开那个经常让月充满畏惧的家,再也不会有那些没来由的摔打。月多么殷切的盼望,丈夫能够读懂自己那颗羸弱的心。善于观察的月慢慢知道,丈夫是一个粗人,他总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关怀着月。只是,月只是希望得到一个轻轻的拥抱,希望他那双大手轻轻抚过她的头发,月最想要的是和风细雨的温柔!这些月不敢说,她想想就忐忑,她不想见到不能预知的后果。就这样也好,最起码可以安安静静的,真想就这样安安静静一辈子······ 月抬头看看云,就像是搬开一块大石头,月觉得心里轻轻的,暖暖的。曾经自己是那么固执的把心冰封在隆冬的季节,不经意间,这里已经是春天!因为惧怕感知伤害,自己竟然傻傻的拒绝去感知爱!


  

        月觉得云也许就是这个世界上另一个自己,只有他能轻易地读懂自己的心事,他们的性格,爱好,是那么的相似。自己是一片雪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路上不再是独自飘零,云会在身边调皮的飞舞着,和自己一起期待着春天,化作小草叶尖的那颗晶莹,去滋润一点新绿!


  

        两年前,云恋爱结婚,为了不打破云生活的平静,月和云便说好从此不再联系, 慢慢熟悉了没有云的日子,少了一份关怀,一份嘱托,简单而平静。从此,不会再有人,尾随在月身后进入超市,拿起一包奶“后面的人付账!”向一边正感觉莫名其妙的月做个鬼脸,云一溜烟的跑开·······可是,今天······“别再乱想了”月使劲摇摇头,努力使自己清醒,月加快了脚步向着单位那边跑去!


  

        肯定出什么事了!在月心目中云是那么坚强!正是那份坚强,曾经给了月坦然面对生活的力量!远远看见了,围墙外一个身影,是他!他正向她走来,近了!更近了!清楚的看见了他的样子,月一下子惊呆了!他更加瘦了,高高的身形不再那么挺拔!那双曾经给予了月力量的犀利的双眸,没有了往日的神采,一身的疲惫和一脸的憔悴!就像是刚越狱的囚犯!“怎么了?出什么事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个老师是我的姐姐

     光阴似箭,忙忙碌碌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忙,忙于工作;那少的有点可怜的休息日,弄得许多事物无暇顾及;忙于家庭,父母、老公、孩子,还有那些永远做不完的家务······又一个新春佳节,在无限期待中姗姗而来,屈指算来,离开你已经有16个春秋,这期间只去看过你两次,而最后一次距离今天已有5个年头,忘不了,你细细的叮咛和教导;忘不了,临别时,你恋恋不舍的神情,被你握的生疼的手里还保留着你暖暖的体温······这所有的所有,让忙碌成了一个多么微不足道的借口!趁着春节长假这几天,一定抽空去看看你,我的老师。
  
      老师是小姑子玲婆婆家那头的表姐,所以我管她叫姐姐。我和老公刚定亲,一副热心肠的玲介绍我,去她的表姐那里学习服装。那时候,服装这行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农村女孩子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两家的父母也一致认同。没过多久,我就在玲的陪同下来到姐姐家。
  
      那是弱弱的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父母,离开家。城市里随处可见的灯火辉煌、车水马龙没能掩盖我忐忑的心情,想到自己将要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慌乱的心又七上八下的敲打起来,那是怎样的一个地方?那家人好处吗?还有服装,我只知道有裤子、褂子,其它的就一无所知······        “到了”,玲轻轻的提醒把我从爪哇国的九霄云外拽了回来。“哦”我使劲的摇摇头,努力让自己尽快平静起来。“来了,快请屋里坐。”开门的是一个和母亲差不多大的女子“这就是姐姐”玲连忙说。“姐姐好。”姐姐洋溢着热情的笑脸,让我顿时平静了许多。那时条件没现在好,他们租住的三间老房子,很多家具胡乱的的摆放着,显得十分拥挤。姐姐依次介绍了,姐夫和孩子们。她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两个孩子看到来了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小姨,冲我直眨眼,那调皮可爱的模样把我逗乐了,心中的畏惧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午3点多,依依不舍的我们送走了玲,姐姐便把拥挤的家具重新归置了一下,好在两个孩子的房间给我加张床,我赶紧帮忙搬凳子、抬桌子、洗脸的盆子、刷牙的瓶子······“差不多了,大家都来搬床”姐姐一声喊,我们一起把床抬起来,塞进刚刚腾出的空地。“这是你的地方”姐姐看看我,笑了笑说。“瞧,都出汗了”姐姐随手把毛巾递过来,接过毛巾擦擦脸,那关爱的神情跟母亲像极·了,我心里顿时暖暖的,大家的友好让我很快的融入这个新家庭。
  
      第二天吃过早饭,姐姐用自行车载我去了人民商场,这是姐姐所在的单位为方便顾客设立的服务区。位于人民商场一楼楼梯下的一间小房子。房子很小,屋顶就是楼梯的底部,是倾斜的,由门口向里越来越低。仅有的空间差不多被一个大案板完全占据,那是姐姐裁衣服用的。在案板的左边紧贴着一台锁边机,案板右边放着一个蒸汽熨斗。“这就是我们的工作间吗?”除了我和姐姐,还能容下至多两三个人,空间的狭小让我感觉很闷,我忍不住问。“是呀,习惯就好了”姐姐轻拍我的肩膀,我顿时释然。姐姐打开我们带来的包裹,拿出一块布,横一道、竖一道的在上面画起来。我看不明白,就自己拿了块小布,把玩起来,这块小布很快就在我手里碎成了丝丝缕缕。
  
      过了一会,小屋逐渐热闹起来,不断有顾客登门,看姐姐忙着边给大家量体,边询问每个人要做款式,边记录还边随意的和他们聊着家常。看着这些事都有条不紊进行着,我却手足无措,无从插手。“来,先教你锁边”刚送走客人,姐姐拿过刚裁好的衣片,“先打开车,用右脚踩踏板抬起压脚,放布片,布片里边是正面,正面朝上,用手托好,布边紧靠锁边车刀片,然后用左脚向前用力踩,刚开始力度要小,轻踩,我示范一下”姐姐依次做了一遍,随着锁边机轻轻地吟唱,姐姐手里托着的片一个个不慌不忙、稳稳当当的走过锁边车车台,滑落在锁边机对面案板上,布边就已经包好了,整整齐齐的。
  
      很简单嘛,姐姐一眼就看穿了我跃跃欲试的心情。“过来试一下”姐姐递给我一块下角料,“嗯”我一边小心的按照姐姐的步骤操作,一边努力回忆:打开车——右脚踩——放布——左脚踩,“轰”的一声过后,我手里的布从中间断开,我拼命的往后拉,怎么也拉不住,好好一块布就被锁边机刀生生的断开。“啊!怎么了······”我惊呼。“没事的,用力多了,要轻踩,先练习一下,往前轻踩,再往后点车,手托好,往后点车要快”姐姐耐心的又做了一遍。“别着急,慢慢来”“嗯,慢慢来,轻踩、轻······”我心里反复提醒自己,奇怪的是,自己的左腿怎么也不肯配合我的想法,踩着锁边车往前狂奔,我有时用手托,有时用手拽,尽管折腾的满头大汗,一块布还是被我切割成碎片。
  
  我只好又拿来一块布,这块布很快又被我弄得支离破碎,再来·····整个上午,我不停地重复着,终于把不羁的锁边车给驯服了。
  
      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间,“中午我们不回家了 ,在这里将就一下”“嗯,好的”姐姐买了菜和馒头,拿出我们带来的腊肠(是一种长得像香蕉的肠,辣味的)以前我从未见过,更别说吃了。我轻咬一口,真好吃。吃完饭,我们休息一会,就开始了下午的工作。这时我已经能帮上姐姐一点了 ;人多时,帮姐姐记账;人少时,就帮姐姐锁边。生怕弄坏了,我小心翼翼的,紧张的手心直冒汗。“放松点,别紧张,没事的”姐姐不时的鼓励给了我力量 ,对于锁边,我渐渐的轻松了,也熟悉了······
  
  “想什么呢?马上就到姐姐家了。”老公一句话打断了我的绵延不绝的思绪,我们已经站在了姐姐家门口。伴随着“叮铃铃”的门铃声刚落下,一阵急促的开门声后,姐姐搂我个满怀,“真是的,就那么忙吗,也不来家坐坐”“我······”我什么也说不出口。姐姐老了很多,望着她满布沧桑的面孔,我心里更加多了一份难过。“身体还好吗?”我记得姐姐以前有个肾炎,干活累了总是犯病。看她比以前还要消瘦,我有些担心。“没事,小毛病,不碍事·····”姐姐轻描淡写的打着哈哈。“孩子们都结婚了,一个在上海,一个在青岛,我和你姐夫都退了,这不忙着两边跑,帮他们带带孩子啥的,也帮不了什么,闲着怪闷得慌,女儿杨杰在上海读完硕士,就留在上海那边工作结婚了,儿子杨波参军后报考了军校,现在任青岛一疗军需科科长,”说起两个孩子,姐姐又提到当年我教他们功课的事,“这些年不见,就是想你······”“你的脾气好,那几年在一起,就没处够······”“姐姐,我知道······以后我会常来看你······”
  
  夜色渐浓,“咱们得回家了······”在老公一再催促下,姐姐才松开紧握着我的双手,慢慢站起来“常来啊······”“嗯······”会的,一定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3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31658&articleId=a999d248347b70c574a0265bc04af291查看全文>>

樱桃熟了

    樱桃熟了,这几天就看到街上有卖的。
  

    今天老公就带我去朋友老家摘樱桃去。昨晚就计划好了,朋友他们一家三口、老公和我共5人一起去。儿子不愿意跟去,他有自己的事做。早早起床了,简单收拾一下,出发。


  

    朋友老家是一个山青水也秀的小村庄,离诸城城区四五十里。老公骑摩托车载着我。早上8点钟的晨风有点冷,不过想到很快就可以摘到樱桃吃了,心情好极了。一排排高大的塔松、白杨,一片片绿油油的麦田,在树林里悠然吃草的羊群,从我们身边飞驰而过。很快我们就到了位于诸城市郝戈庄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7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