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洪侠书话天涯名博

何为书话,言人人殊,且不去管它。我只是按照自己的理解,顺从自己的兴趣,东采西撷,忽中忽外,有人有己,亦正亦邪,试图编织出一点小趣味,疏远些这个高歌猛进的大时代。这个时代真的很大,也很科技,很冷峻,我的这些零散文字,不过是供爱书人烤火暖手的一星炭火而已。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2225308
  • 开博时间:2006-03-01
  • 博客排名:第586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情书色:那间神秘的书库到底在哪里?

845

丁宁的《还轩词》,我有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油印本,却到处找不到一九八五年安徽文艺出版社的铅印本。“当年我手里有两百多本啊!”铅印本校注者之一吴万平有些激动,偶尔夹枪带棒骂骂咧咧。“那年我还在合肥,有一天去出版社上班,见一辆三轮车拉着满满一车书正出大门往造纸厂送呢。我一眼就撇见车上的《还轩词》了,赶紧让车停下。我说这书是我的‘孩子’啊,都给我留下,我全买了。后来数了数,有二百多本。我到处送朋友,也早送完了。”我一边听他发牢骚,一边遗憾,为丁宁,为他,也为我自己。过了几天,万平找到我说他想了点办法终于替我弄到了一册。我打开书,见扉页上写道:“此书我仅存一本……有心赠之却不能。踟蹰再三,忽计皖出版局资料库或有馀本。急电友人,终在二十馀万册待整理的图书中觅得。……快事也!”北京的扬之水知道我忙着为连得《还轩词》高兴,遂发了一条短信“助兴”:“看你连晒两天《还轩词》,知道吗?我手里的是谷林先生手钞本!”

846

下面这则故事,听起来像篇传奇: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许许多多的书突然成了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3 | 浏览:43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情书色:藏书太多往往因为读书太少

842

和自己心爱的书告别时,古人有个说法叫“挥泪对宫娥”。这个时候,书是宫女,是爱妃。清理书房,扔掉自己已不喜欢的书时,书又像什么呢?土耳其作家帕慕克说,是“奴隶”,是“走卒”。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土耳其又地震了,帕慕克书房里书架纷纷颤抖,一片吱吱呀呀声。“我决定要清理我的书房。”帕慕克说。他从书架上挑出二百五十本书准备扔掉。那一刻,“我像一位踱步于奴隶群中的君主,要挑人出来挨鞭子,像资本家一样,点明哪些走卒会被解雇。”他选出的“奴隶”或“走卒”包括:部分土耳其小说;苏联小说;糟糕的诗集;高不成低不就的乡村文学作品;左翼小册子;励志类回忆录;各类精制、不带插图的淫秽读物……

843

市图书馆一位女士打电话给我,说有位朋友向她推荐了我的书房,希望约个时间让她带着人和机器去我书房拍几分钟的电视片。我当然一口回绝,并告诉她我那位朋友的话是谣言,“谣言止于智者”,图书馆的人都有智慧,所以怎么能信我朋友的话呢。她支支吾吾,意思是我说的也不是真话。呵呵,当然不是真话;要说真话,就该这么说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8 | 浏览:4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慧远评《书情书色》——以“小趣味”疏远“大时代

以“小趣味”疏远“大时代”

日期:2009-11-07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



 王淼



 把书冠以“情”、“色”二字,并非胡洪侠的独创,古人所谓“书中自有颜如玉”,其实即是这类比喻之滥觞。不过,胡洪侠《书情书色》的书名虽然未脱俗套,但书中内容却应该是他对书的真情实感的体现。书中收录的大多是一些“准笔记体”的书话短章,这些文章大都文字简短、韵味深长,行文兼具资料性和趣味性。就像胡洪侠本人所说的那样:“我只是按照自己的理解,顺从自己的兴趣,东采西撷,忽中忽外,有人有己,亦正亦邪,试图编织出一点小趣味 ,疏远这个高歌猛进的大时代。”而他以“小趣味”疏远“大时代”的方法,就是以这些东采西撷、却又多有发挥的文字,为爱书人提供“烤火暖手的一星炭火而已”。

 胡洪侠既是一位爱书人,又是一位超级书痴——《嗜书瘾君子》的作者汤姆·拉伯所说的:
分类:己丑杂稿 | 评论:3 | 浏览:3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香港二楼书店之“又想起”

838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是香港“二楼书店”的黄金时代,那时开“二楼书店”的人一腔理想,满腹经纶,都想以书店为桥头堡杀入社会,希望藉此发出民间声音。知道卖的书不会畅销,欲维持生计只好算计租金的高低。以商铺而言,楼层越高,租金越廉,小书店们渐渐地一跃而升到二楼、三楼,或者更高。据说,当时有家二楼书店名为“前卫”,专卖西方新左派和无政府主义书籍,生意清淡,竟还常常有偷书贼光顾。当时又有一家名为“辰冲”的书店,卖的是英文书,人气很旺。“前卫”心里不服气,就在门口张贴告示一张,上写:“请勿于乞丐钵里抢饭吃!要偷书请到辰冲去偷!”此语哄传一时。

839

清理当年电脑文档,发现不知从哪里下载过一篇小说,名为《二楼书阁》,作者是傲雪。傲雪是谁?不知道。故事其实也简单:一位厌倦了庸常生活的女子,经常去一家二楼书店读小说,渐渐和老板熟了,两人常聊聊天,交流交流读后感。女子慢慢地喜欢上了老板,想着嫁给他也不错,虽然还不知他的名字,但是,“嫁了他后,不也成了此书阁的老板,这亦是她所愿呀。”某日却发现,老板不仅娶了妻,还生了子。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6 | 浏览:37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董桥:“其实,我很想出一种书”

831

瞄瞄网上,谢天谢地,还有《曹雪芹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赶紧订了一本。曹雪芹和风筝,定是激发书籍设计师灵感迸发的一双翅膀。二零零五年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了一本《曹雪芹风筝艺术》,第二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又出了《曹雪芹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两书一先一后都是“中国最美的书”,也都评上了“世界最美的书”。毛尖不服气,说:“当然了,书做得精致高雅,是读书人的福气,但美到五星宾馆的价格,也就章子怡,人民群众摸都不敢摸。”呵呵,读毛尖寄来的她的新书《乱来》,见《这小窝头是什么做的》一篇开头就调侃《曹雪芹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这才想起我还没有这本“最美的书”,于是斗胆决定代表“人们群众”去“摸”一下。

832

李辉来“书广场”讲“我在故纸堆里发现了什么”,陪他吃饭前,在书房里挑了几本他的旧版书让他签名。有《恩怨沧桑》,有《沧桑看云》,还有他编的《悔余日录》。我指着冯亦代的“日录”说:“这本书你得多写几句话。”他笑,把书放一边,“是要多写几句。先把那几本签完。”他一个人埋头签名,我们几个即在旁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8 | 浏览:4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情书色》:向一册《古文观止》致敬

834

最近读一本新书,多有大为惊叹之处。所惊叹者之一,是一册《古文观止》的传奇。一九四八年冬天,河南五千中学生炮火中南撤,行至湖南境内,一位叫马淑玲的女生不想再跟着走了,告别前把随身带的《古文观止》留给了同学赵连发。大队伍继续南行,来年春天到了永州。背包一放下,孩子们即马上读书听课,《古文观止》成了颠沛流离中的珍贵教材。年底,孩子们随三万军人一起到了越南,旋即都被法军关进集中营。此时,五千个孩子剩下不到三百人,但师生们照常开课,赵连发保存的《古文观止》是校长张子静手中唯一的教材。校长带领全体学生分页互相抄写,终于每个人手中都有一本书了。三年半以后,军人和孩子们都被接到了台湾。三十年以后,张子静校长找到当年的学生赵连发,含泪将《古文观止》奉还,说有朝一日你回河南,就把书还给马淑玲,说全校师生感谢她。六十年以后,赵连发回到河南,果然就将《古文观止》交到了马淑玲手上。“完整的一本书,没少一页,只是那书纸,都黄了。”龙应台写道。

835

《藏书家》毛边本,第16辑,齐鲁书社2009年6月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13 | 浏览:4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己丑夏上海书事之五:黄裳、李欧梵、阿城等等

823

上海书展开幕。陆灏说已经联系好黄裳先生,周末我们可以去看望他。好极。上次拜见黄裳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其间时移世易,而黄裳先生似乎是“人与书俱不老”:书出了一本又一本,或新版,或重印,新著旧作,文集选集,都好卖,还出现了“黄迷”粉丝团体;人也康健,不断有新文章披载,老辣不减当年。可惜我来得匆忙,未及带上几本“黄著”供签名用,但是请黄裳签名的机会又岂能错过?只好书展上走一趟,逢“黄”即买,看看有何收获。书展开幕日人不算太多,热闹倒是很热闹,叫卖声和广播声和读者见面会的发言声混杂一片,绝无可能让你静静的看书挑书。三小时过后,也只买到黄著三种:《来燕榭少作五种》,《清代版刻一隅》,《书之归去来》。想找新版《惊鸿集》、修订本《珠还记幸》和线装手稿本《前尘梦影新录》,遍寻不获。

824

上海书展开幕的那天晚上,我们在会展中心对面的一家餐厅设了一桌“流水席”,啸聚各路豪杰,约来的赶上的撞上的全算,结果另有一番来来往往、乱世逢知己的热闹。先是陆灏来小坐一会,略谈几句,之后陈子善来,止庵来,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20 | 浏览:4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己丑夏上海书事之四:在陈子善的书房里盘桓

818

有几个月没见老搭档束因立了,束纫秋先生过世后,他一直滞留上海处理老父亲的后事。上海书展开幕前一天的下午,我们在酒店谈束老的今生今世,谈纪念文集的编辑思路,也谈到纫秋先生万卷藏书未卜的命运。我说,住处再狭小,也要守住藏书,不能任其流散,那是逝者生命的一部分。“没有问题,”因立说,“我这一代还可以守,下一代呢,下下一代呢,不好说了。”纫秋先生早年以笔为刀为枪参加革命,一九四九年后在新闻出版机构服务多年,八十年代出任《新民晚报》总编辑。他和巴金、王元化、柯灵等老一辈作家、学者交往频密,书房里的签赠本数量可观。平生搜求的书身后尚能聚在一起,生命的气息、信息就还在,一旦散掉,“文脉”立断,岂不可惜。

819

在鲁迅论坛的工作午餐上匆匆见子善兄一面,两天后的一个晚上,应邀去他书房闲逛。不说他“家”而说他的“书房”,皆因他家早已不成个家,就一个大书房而已。前两年来时,他家里已然“书灾”严重,虽沙发上不能坐人,茶几上无法摆茶,毕竟餐桌还像个餐桌,桌面尚称“纯粹”。这次呢,沙发茶几之类自然是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20 | 浏览:36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世文:书情书色里的人和事

书情书色里的人和事

李世文(中华书局编辑)
 2009.9.20.《深圳晚报》

 9月2日中午,盼了多日的小精装终于见到样书,虽然只是其中的四种,还是稍稍有些欢喜。没有丛书名,内容似乎也不能说是传统的书话之类,但皆跟书有关,有三本书名就带有“书”字:《茶店说书》、《书情书色》、《尚书吧故事》;还有一种《听橹小集》,——名曰“听橹”,耳闻其实多是水乡的书声。三日上午十点钟,带了总十二册三套样书,从京畿黄村到了南三环的方庄桥,搭小洲兄的新车,去了位于朝内大街166号的人民出版社,接上止庵,又奔北三环国展而去。当天是北京图书博览会开幕之日。

 其实这套书,最早就是二位提议的,那还是去年八月上旬的事情,时光如箭,一晃一年余过去了。记得那天中午,大家一起去青年餐厅吃饭,路上小洲兄先说起了这个计划,不多久就把作者、书稿名等等大致定好,并通过了局里的选题立项。并且我们商定,做成小三十二开精装的样子。最初的七种书名是:《茶店说书》(止庵)、《搜书后记》(谢其章)、《书情书色
分类:己丑杂稿 | 评论:23 | 浏览:4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收到了《书情书色》样书,让封面露个小脸






封面好看吗?一帮人说还可以,另一帮人说太难看了。
我还算满意,但不是特别满意。
清雅则有之,“情色”则不足。
过几天当当网就该上架了吧,呵呵。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18 | 浏览:32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华书局版《书情书色》小序

(听说书已经印出来了,朋友们在北京图博会上见过。我还没见到,世文说这两天快递就能到。先发个小序,权当公告,呵呵)

《书情书色》小序

二零零五岁杪开始写“准笔记体”的书话短章,拉拉杂杂,一写三年多,如今竟然可以出一本小册子了。何为书话,言人人殊,且不去管它。我只是按照自己的理解,顺从自己的兴趣,东采西撷,忽中忽外,有人有己,亦正亦邪,试图编织出一点小趣味,疏远些这个高歌猛进的大时代。这个时代真的很大,也很科技,很冷峻,我的这些零散文字,不过是供爱书人烤火暖手的一星炭火而已。蒙止庵、小洲、世文诸兄关照,愿意把这一捧文字碎片印出来,我只有感激不尽。
有两位女士对这本书有直接的贡献。一位是专栏的责任编辑陈溶冰:她不允许我半路退却,每逢稿子青黄不接时,她的短信就呼啸而至,内容永远是一句话:“该色了!”另一位是我太太:她不分黑白,总莫名其妙冒出一句指示:“书情书色!多写几个。”没有她们威逼利诱,“情色”早四大皆空了。
最让我感动的,是漫画家王建明。他给我的“情色”配图近七百幅了,却依然能画出妙趣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30 | 浏览:36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己丑夏上海书事之一:旧书店,日日“新”

801

《鲁迅的艺术世界》,布面精装一册,新版美书一本,附粘藏书票一枚,可赏可藏。此书的主创班底也大有可观:顾问周海婴,主编周令飞,编纂王锡荣,责编张昌华。如果请他们各位都签个名,此书当更好玩。还好,八月十日有机会在上海和他们同席餐饮,“合签本”轻而易举就弄成了。此书编印尚称精心精制,但图画文献的分类和“名目”似仍觉有商榷之处。比如,鲁迅在日本仙台医校上课时的笔记和细胞图难说是“创作”,临摹的一组线描图也不宜归入“创作”类吧,叫“画迹”或“墨迹”还合适些。“西三条二十一号房屋设计图”其实也算不上是“平面设计”,更不是所有的手稿都可以称作“书法”。书中最令人心动的是鲁迅的藏品,最令人心仪的则是先生自己动手设计的六十余种书籍封面。鲁迅是后人难以企及的“多面体”文星,其“艺术世界”一面虽然研究者也曾或深或浅介绍过,但总不及《鲁迅的艺术世界》收图既丰,类别也全。

802

朋友电话里说上海书店四楼又重新布置过了,旧书摊个个都比原来“精神”,环境整洁明亮许多,价格当然也水涨船高了。问书价何以如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11 | 浏览:34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盛夏到香港去淘书:香港书展去来(之二)

792

《废都》重新问世,出版社刻意低调,弄出的动静还是比天大,仿佛小两口拌嘴之后悄悄地和好,不想全村人马上都知道了。相比之下,吴思的《潜规则》出修订版就安静得多。新版封面上赫然印着“本书入选‘三十年三十本书’”,给人的印象是因为“入选”,所以新版。我倒是很乐意接受这样似真似幻的“印象”,心里暗自高兴能在《潜规则》“出版文化史”上留下一点痕迹。其实我也知道这是出版社营销战略上的小技巧,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前几天去香港书展淘书,还花十元港币买了一本吴思旧著《陈永贵浮沉录》。是香港的“天地”版,一九九三年初版。我对陈永贵并不感兴趣,只是因为作者是吴思,不妨就在书房里存一本,以备他再来深圳时签名。多年前在深圳第一次见吴思,我问:“血酬定律”现在又成了流行词了,你创造的“新词汇”中,自己最喜欢哪一个?吴思答:“潜规则”。

793

在香港书展二号厅的台湾大块文化展台忽遇《过于喧嚣的孤独》二十周年纪念版,很高兴。是印制讲究的方脊精装本,腰封上用大大的字印着作者的一句话:“我之所以活着,就为了写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6 | 浏览:37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盛夏到香港去淘书:香港书展去来(之一)

786

二零零九年香港书展开幕第三天的晚上,我们从严禁吸烟的名门私房菜馆逃到距会展中心一箭之遥的海军码头露天咖啡座继续闲聊。马家辉突然大有感慨,指着身边的台北杨照和对面的香港梁文道对我说:“你发现没有,杨照和梁文道的嗓音都很好听,浑厚,有磁性,听着容易让人信任。咱们俩的声音太难听了,太尖,沙哑。”我不能罔顾事实,只好惭愧着一再点头。杨、梁二人听罢,一人笑眯眯地一言不发,一人假惺惺地反问“是吗”。我想安慰一下家辉顺便安慰自己,可是一时也找不到“雄辩胜于事实”的例证。回来后浏览《一九八四》出版六十周年的报道,惊喜地发现原来奥威尔的嗓音也很难听。二战期间,奥威尔曾在BBC东方部全职工作两年。新公布的档案透露说,当年主管海外业务的JB•克拉克对奥威尔的播音大为难过,指其语音单调而毫无生气,并建议将他调离一线,不准再碰麦克风。呵呵,以后再见面我一定对家辉说:“奥威尔的咽喉曾经中弹,又是资深烟民,还患肺结核,讲话总是有气无力。我们起码讲话的声音比他大吧。”

787

去香港书展现场之前,先到轩尼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8 | 浏览:46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情书色》六则:与季羡林先生有关

778
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在深圳拜见季羡林先生时,我带去几种他的书请他签名。前几天写悼念文章,我翻来找去,共得五种。介绍我去见季老的张之先电话里说,肯定不只五种,“当时你抱去了一大摞呢,有十几本。季老高兴得直夸你啊。”也许是吧,可是那些书不知躲到书房什么地方去了,且留待来日“偶遇”,也算是惊喜。已签名的几种书里,现在比较少见的是北京大学一九八六年版的《季羡林散文集》。此书是季先生五十年间散文创作的第一次大规模结集,估计也是季老印行的著作中第一次采用电脑照排技术。为扫描书影,我把书带到办公室,对着编辑千嘱咐万叮咛,说书很珍贵很少见别弄丢别弄坏。编辑电脑上噼里啪啦一通之后说:“什么宝贝啊,网上有书影也有书卖,才四十多块钱。”我一时语塞,讪讪地说:“可我这本是签名本啊。”

779

季羡林先生写过一篇《深圳掠影》,收入《季羡林散文集》中。文章开头一段描述他过罗湖桥时的心情,现在都可以当作“史料”看了。“对我来说,深圳并不陌生。我在过去三十几年内,出国去来经过这里至少也有五六次之多了。”季先生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8 | 浏览:70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页/3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朱晓傻

2019-09-04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