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洪侠书话天涯名博

何为书话,言人人殊,且不去管它。我只是按照自己的理解,顺从自己的兴趣,东采西撷,忽中忽外,有人有己,亦正亦邪,试图编织出一点小趣味,疏远些这个高歌猛进的大时代。这个时代真的很大,也很科技,很冷峻,我的这些零散文字,不过是供爱书人烤火暖手的一星炭火而已。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2225308
  • 开博时间:2006-03-01
  • 博客排名:第586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书情书色二集》最新封面(两款),大家看看。

  
新款一:美编又有了新创意,找了一种花饰图案。个人觉得,这一方案挺适合纸面精装,显得轻灵、秀气,当然,有些太“女人”了,呵呵。



新款二:把上次的“款四”换了一种颜色。

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18 | 浏览:4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情书色二集》封面小辑(设计稿五款)

  小洲的封面设计,大概中华书局的美编不满意吧,又设计了几个。真的感谢他们。发在这里,以示表彰。
应该说明,这几款都不会是最终的设计。我还在和世文沟通。幸运的是,在选封面上,我俩的感觉出奇的一致。
如今写一本书容易,碰见个好的责任编辑很难。
你觉得哪款最好?

款一:





款二:

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18 | 浏览:34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洲帮忙设计的《书情书色二集》封面稿

  他说他喜欢这样的紫红色,我说那我也喜欢算了。
他说封面图放一张《金瓶梅》“姿势图”,我说不敢不敢,还是放堂吉诃德吧。
是“二编”还是“二集”,世文说就“二集”好了。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15 | 浏览:38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除了有趣的书话,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八卦

  《书情书色》出版后,我都忘了给建明兄送书了,不知他从哪儿弄了一本,还一本正经地写起了书评。有媒体想发,我给毙了。就让这篇文章在这里冒一下泡吧,呵呵。


除了有趣的书话,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八卦
—读胡洪侠随笔集《书情书色》
□ 崔建明

 读书和藏书都曾经是极其危险的事情。当年始皇一句多余的话没有就活埋了460个读书人,焚烧了秦纪之外的全部藏书。打那个时候起,读书人和藏书家始终过着一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历朝历代,文字狱不断,严密的文网致使书籍像军火般受到最高层级的监管,明清以降,私人收藏和书斋生活蒙上了神秘的色彩,阅读与收藏永远是一个家族密不示人的核心秘密。所有的这一切,我们在胡洪侠的《书情书色》里窥探了一二,除了有趣的书话,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八卦。
 说起藏书,我先说一下北宋元丰二年(1079)三月,一向以“嬉笑怒骂,皆成文字”著称的苏东坡从徐州调到我的家乡湖州任知州,他反对同朝王安石的变法,上任后写了一首《湖州谢上表》,除了叩谢皇恩,又在诗里指桑骂槐:“陛下
分类:夜书房 | 评论:11 | 浏览:4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董桥随笔:《玛娅来电话》(“还是书本干净”)

馬婭來電話

2010年05月16日


倫敦紫杉樹下的馬婭打電話來問我香港有沒有會修線裝書的裝幀師。不知道:我從來沒找人修補線裝書。她說她姑姑去年臨終留給她一部白描畫譜,全散了,還有不少破頁,想找人修補:「是姑姑珍存了七十多年的半古董,說是戰前昆明一位女畫家送給她的,清末王府裏的藏品,聽說畫家當年有點名氣。」馬婭說不出是誰的手筆,聽她形容像是雙鈎粉本。我一下子想到溥雪齋溥心畬,想到老歲月裏那些舊王孫。她說是手繪不是印刷,前頭幾張蓋了幾枚印章,後頭一頁也蓋了,裏頭好幾頁都寫了精細的毛筆字,想是畫法說明。「中國大陸一定還找得到上等的工匠,沒有可靠的朋友介紹約瑟夫不放心。」約瑟夫該是馬婭新男朋友的名字,我沒見過。找國內友人代辦雖然不難,畢竟輾轉,萬一有個閃失反而不美。我說不妨找倫敦賣中國古玩字畫的名店問一問也許問得出眉目:「讓他們經手辦理比較妥當,門路多,他們收了舊字畫都要重裱。」馬婭頓了一下說也只好這樣試一試了。


過了一個
分类:夜书房 | 评论:2 | 浏览:34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情书色二集》自序

《书情书色二集》自序

写“准笔记体”书话,于我而言既是无奈之举,又是有意为之。说“无奈”,是因为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情感、精力、时间、阅读与信息等等都成碎片,浮游其中,身难由己,不克逆流而上,唯顺水漂泊而已。“而已”之馀又不甘心,于是打捞些光影,每以了了数语,裁成匆匆断章。无暇于长篇大论的苦衷,日子一久就成了无力于鸿篇巨制的借口。说“有意”,则另有可说的几分道理,或自己的一点追求。古来笔记一体,佳作如林:或志怪,或琐闻,或忆往,或考证,长长短短,散散杂杂,虚虚实实,潇潇洒洒。而贯通其中的,是求实求博求鲜的真趣味和散淡自由的真精神。此一种趣味与精神虽消歇已久,今日却正可借来做“碎片江湖”中安心寄情的扁舟。我笔力阅历两不济,笔记的神韵百不能得其一,所以有“准笔记体”一说;心向往之,读不敢废,笔不愿停,所以《书情书色》之后,乃有《书情书色二集》。
《二集》仍如“初集”一般的杂乱无序。不是不能分类,是不愿,想借此留下些许岁月痕迹。应书友要求,给每则文字加了小标题,另加注写作时间。据说“初集”卖得不错,希望《二集》也有其“兄长”的幸运。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16 | 浏览:37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董桥新书《记得》:封面与后记





《記得》後記

2010年01月24日

是倫敦的威爾遜帶我走進英文舊書天地。一九七四年一個夏日午後,我們逛完書店到聖詹姆斯公園附近咖啡館聊天。他說,一九七二那年,蘇富比拍賣會上 Henry Miller一九三四年初版《 Tropic of Cancer》四百五十九英鎊落槌:「確然是巴黎的初版,確然是米勒親筆簽名本,可是,舊書店裏一百二十五英鎊買得到這樣一本米勒。沒有時間多逛,多看,多聽,多學,我勸你別玩舊書!」那是第一堂課。那年冬季,我匆匆讀完米勒的《北回歸綫》和《南回歸綫》,似乎沒有想像中好看,只記得《南回歸綫》裏有一句話說他這輩子樣
分类:夜书房 | 评论:7 | 浏览:111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籍是没有罪的,焚烧书籍是不文明的体现

八七○

《第一财经周刊》的记者考察了法兰克福书展后描画了这样一幅场景:在传统出版业的门口,站满了一批“野蛮人”,他们中间有亚马逊、谷歌、当当、盛大等等。亚马逊、当当网等网络书店牢牢把控了渠道话语权,赚走了传统书店的利润,而传统书店每天都在成批倒掉;谷歌、亚马逊正在夜以继日地把一本本书扫描进自己的虚拟图书馆,印刷厂越来越没有存在的必要,传统印刷商面临被消灭的厄运;版权不再是出版社的专利品,作家们开始向旗下拥有起点中文网等三家网站的盛大文学有限公司靠拢,出版社大厦因墙角被挖个不停而变得摇摇欲坠……。既如此,那记者或许是看花了眼:“野蛮人”何止是站在“门口”,他们早就登堂入室乃至“上床抢人、上房揭瓦”了。【○九、十一、二十一】


八七一

“文化广场”早年曾有“星期二午餐会”之设,第一回请的是一位老先生,谈论的话题是钱锺书。老先生的儿子和钱杨二先生多有接触,书札来往不少。老先生拿来了两封信札的影印件,我们边看边赏边叹,乏善可陈的饭菜立刻色香味大增。一九九○年,许多人和机构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14 | 浏览:61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携一缕“书情书色”,祝各位新年快乐!

八六六

《新京报》图书评论版出到三百期时,刘苏里应邀献词,词曰:“三百期,不是小数字。它将是一种可称为传统的重要基础。所有传统的建立,首先要有耐心,其次是对美德的向往。贵报评论版,虽不是开创者,但却是力图建立传统的先锋。期待着四百、五百、六百期,以至千期。那时,伟大便属于你们。”真会说话,尤其善于对着数字没话找话。我的“书情书色”写到四百则时,他在我博客上留言:“什么事做到四百,想不成精都不行。”我回道:“开始向一千则进军。既然四百则可以成‘精’,那到一千则简直‘神’了。就为了这‘精神’,坚持下去!”他的创意马上来了:真到一千的那天,南北各一桌地庆祝一番。如果可能,搞个视频什么的。”说到底,还是吃喝。【○九、十一、十九】

八六七

据说,因为“云计算”横空出世,IT业就进入了多“云”时代了。我试图弄清究竟何谓云计算,在网上谷歌、百度了半天,“云”仍然是不知所云。又据说,“云图书馆”也要横空出世了。谷歌公司会在二○一○年上半年推出“带有革命意义”的网上电子书店,以帮助读者实现“随时随地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10 | 浏览:5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孔才惊梦(应《中华读书报》之邀而写)

孔才惊梦

胡洪侠

最近这些年,读书添一“毛病”,或者“仪式”:元旦之日,挑一《红楼梦》版本,一年读书,遂始自一“梦”。2009年当然也不例外。今年选的是《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读数回,即发现选错了版本。批语冗杂、规模庞大倒在其次,因书是精装,厚重无比,床上捧读,多有不便,几页过后,已目眩手酸,让人生出“书都读不动了”之叹。年年读红楼,最喜欢的是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每读至此,心驰神往,遥想当年大观园外卖“禁书”的书肆和园内宝黛读《西厢记》、听《牡丹亭》的情态,恨不能搜尽康雍乾年间印书贩书读书史料,为第十九回做一番文史互证的详注。年年也只是想想而已,自知功力不济,权当是因“梦”而来的“梦想”吧,尽管不能圆,总算每年还能重温一次。可惜今年读红楼连这个旧梦也未能遇上:书重,人乏,还没进大观园就转到另一处太虚幻境去了。

其实也不是“幻境”,“惊梦”另有缘故。

年初《中华读书报》刊载一文,记述“开国时的献宝热潮”,其中提到了贺孔
分类:夜书房 | 评论:6 | 浏览:5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得毛边本、签名本等等

862

博客点来点去,留言写来写去,周老泉就成了没见过面的书友。网上谈读书谈藏书谈得热闹,但是他真名为何又何处发财我却一概不知。几天前自惠州寄来一书,华夏出版社二〇〇八年版,作者周春。看书名《风雨读书声》,知道是“关于书的书”,先就喜欢;更喜欢的,书竟然是毛边本,且不是“半成品”般粗头乱发、衣不蔽体的那种,看得出用纸和设计都讲究过。翻到扉页,有题词,有签名,有篆章,字写得漂亮,显然是练过的。看落款,才知原来周春就是周老泉,老泉原来在惠州。书中夹一剪报,是“书情书色”专栏的文字部分。我那天开头第一句正是“博友周老泉给我留言……”,呵呵,虚实交错,新旧呼应,有书缘如此,堪为之一记。

863

老同事楼乘震某日短信来问:在上海季风书园发现《傅雷家书》毛边本,要否?不用问,当然要。《傅雷家书》的几种“典型版本”我都有了,毛边却没有,机会不容错过。过数日,书寄到,拆封,愣住。是“傅雷百年诞辰纪念本”,“夹板式”精装(不知该如何称呼,姑名之),翻口与地脚都切齐,天头则真正是傲然出世般的天头:比封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11 | 浏览:54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情书色》:“书之书”小说《非普通读者》

858

温莎堡摆开了盛大国宴,女王迎来了法国总统。女王劈头就问起一位法国作家:“我急着要听听你对让•热内这位作家的看法呢。”法国总统万没想到,女王会独辟蹊径问一个他自己根本就不熟悉的作家,恨只恨出发前顾问班子丝毫没提过这位作家半句……。亚伦•班奈的小说《非普通读者》就这样开了头。故事说来很简单:英国女王执政五十年后突然迷上了阅读,之后宫内宫外奇奇怪怪的事情就次第登场了。台北陈建铭翻译的这篇小说真的有趣,“漫游者文化公司”出版的这本小精装也比我们这边的同类书精致得多。这部中篇小说最早发表在二〇〇七年英国的《伦敦书评》上,可见杂志编辑将其归类为“谈阅读的书”或“关于书的书”,可是建铭在译后记里说,本书的重点并不在此:谈书只是表面,作者意在找寻失去的时光。【〇九、十一、十一】

859

在小说《非普通读者》中,英国女王迷上阅读虽晚,但进境神速,很快即理解了阅读三昧,比如她发现,原来一本书会勾引出另一本书,仿佛随时随地一转身都能碰见一扇开启的门。以前她曾见过无数名作家,可是因为没有读过他们的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2 | 浏览:57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情书色》:林文月又出新书

855

卡尔维诺一连给经典下了十四道定义,我嫌中文译文太过生涩,干脆“重译”一遍——不是根据原文重新翻译,而是据中文译本“翻译”成我自己的理解。经典的十四个特质如下:一、值得一读再读;二、始终在某个地方等着你,像一场一生之约;三、永远存活在你生命的深处;四、常读常新;五、初读也似重温,仿佛一见钟情;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七、穿越时空,面貌各异;八、在各式批评中笑傲江湖;九、总让你惊讶或惊喜;十、神圣,如同神性附体一般;十一、堪与你厮守一生;十二、辈分高,子孙众多;十三、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主角;十四、耐得住寂寞,绝不退场。【〇九、十一、八】

856


台湾出版商的眼光真有独到之处,比如今年的五月到九月,他们把语言学家史提夫•罗杰•费雪的“三部曲”(《阅读的历史》、《语言的历史》、《文字书写的历史》全译成汉语出版了。我去了两次香港,终将这三本书配齐。关于阅读、书写、语言三者的关联,费雪说,书写是技巧,阅读是能力。文字表现于外,阅读乃铭感于内。文字有公开性,阅读具私密性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5 | 浏览:7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情书色:曾为汉奸守“泽存书库”的人

852

周子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帮丁宁油印的那本《还轩词》,现在成了难得一见的珍品了,想在网上拍一本都无踪迹可寻。姜威说多年前他在中华书局的书库里有缘见过一次,当即借出来复制了一本。关于周子美其人,以前所知甚少,今见网上有文章专门介绍,才知上世纪四十年代他和丁宁曾同在汉奸陈群的泽存书库工作过。他自己对这段经历似乎讳莫如深。那篇文章说,历次运动填简历时,一想到一九四二年至一九四四年间的事,他下笔都格外艰难。“经过反复的回忆,反复的交代,泽存书库的一个个瞬间在他的笔下越来越清晰,其中的细节也越来越丰富。……三十年后,在他总结一生的《周子美学述》里,跟古籍厮磨了一辈子的百岁老人对泽存书库的旧时光只字不提,只在书后附的年表里简简单单一笔带过:‘一九四二年(至一九四四年七月),南京泽存书库职员,与丁宁同事。’”【〇九、十一、六】

853

读网友高卧东山《周子美与泽存书库》一文,知道了些《纯常子枝语》的身世。文廷式所撰笔记《纯常子枝语》原为稿本,文死后辗转归了武昌藏书家徐行可。后来汪精卫设法将稿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4 | 浏览:68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胡风的两本泥土社版精装本

848

书店里的精装书,虽然也有制作精良的,但因皆是公开售卖,所以难称稀奇和珍贵。我以为珍贵的精装本起码要具备下列条件之一种:作者定制用于赠送朋友的;年代久远堪做印刷文化史标本的;编号限量本;特印本或纪念本;作者译者或插图画家签名本;毛边本;工艺精良用料考究的豪华本。收藏这样的书,明显不是为了阅读,只是为了欣赏,外加有趣好玩。比如,胡风的文学评论我是没有兴趣读的,可是那年在南京一家旧书店遇到两种他的泥土社版精装文评集,我还是动了心:《论现实主义的路》和《剑•文艺•人民》,一九五○年代初出版,黑色布面精装,书脊书名烫金;书名页有“文之藏书”篆章;书纸在那个年代也一定算是考究的,到今天都不黄不脆。这样的书我搜集了百馀种,实在不成气候,况且个中乐趣近似于“独乐乐”,真所谓不足为外人道也。【○九、十、二十七】

849

去年方韶毅来深圳,席间我们聊起泥土社,也说起我买的那两本胡风著作泥土社版的精装本。韶毅说他正在搜集泥土社的资料,准备写篇文章。不久前他通过MSN把他新写的《泥土社往事》传给我
分类:书情书色 | 评论:10 | 浏览:43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页/3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朱晓傻

2019-09-04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