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东读水经注

水德含和,变通在我——引自郦注巨马水篇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808
  • 开博时间:2011-03-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缕思绪

  

“文本的比照”本来又写了两篇,搁了几日,改了又改,正要传上去时,却从友人那里听到了一位沽上老报人去世的消息,而我的“比照”中恰对这位老报人的一篇涉犁文字多有指摘。说起这位老报人,在二十多年前就知其大名了,那时我在沽上一家晚报上杂七麻八地写些文字,着实是浪费了人家不少宝贵的版面。也由此结识了一位热心的老编大哥,而这位老报人当时恰在“主任”的职位上,是这位老编大哥的顶头上司。曾经去过他们编辑部几回,有一次还陪老编大哥在北京为“主任”寻找合适的出差住处,却始终未能与这位老报人见过一面。再后来,就是与耕堂有了点联系,据说有关我个人的一些信息也是这位老报人传达到耕堂的。


  

说起来,除了这篇涉犁文字,从未在报章上读到过这位老报人任何文字,这一点,有些像津报的那位邹明先生。老东虽然一向是自谓遗世独立的,但多少还是脱不掉一些情感因素,在这位老先生刚刚才故去的时候,长篇大论般地指摘他留下的文字,真是觉得不妥,于是只得搁起,搁起。


  

最后,愿这位与我缘悭一面的老先生一路走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封别致的“芸斋书简”

  






  

    这一封“芸斋书简”是意外地买到的,虽费钞很少,但探寻、付款和邮寄中也颇费了些周折。因信上未落孙长老的大名,居然无人问津,算是被我捡了回“漏儿”吧。


  

   到手后不敢独断,请友人段华鉴定了一下,心中才算是有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本的比照

  

文本的比照


  

  还是在八年前了吧,那时孙犁先生刚故世不久,有次和友人会面时,谈起要搞个年谱的事来。友人比较乐观,说可以先搞出个成品来,资料不全,以后再增订。我却觉得那时匆匆着手起来,很是麻烦,不但汇总一下先生故世后各地报刊发出来文章,一时难以措手,就是先生一部文集中自己提到的“本事”,也从 未一处一处地核实过。手头仅有的是多年前傅瑛、黄景煜合撰的《孙犁年表》和一部“比较好的”郭传。


  

  归拢了一些能找到的有关书册,到了乡间,试着动起手来。数月下来,成绩仅是百八十页条记潦乱的稿纸,上面布满了只有自己才能看得懂的符号,更多的还是问号。就说一件事吧。孙犁在“文革”间曾到过北京, 是一次还是两次。这当然不是什么大事,无关宏旨,如果记忆不差的话,好像郭传里就没有写这件事。但你要是搞这个排年纪事的年谱,总是不好不注上一笔 的吧,若这些细事都忽略不计了的话,那你这部年谱 还记些什么呢。当时,就是这样考虑的,先拿如是的几件事在文集内比照着查看一下,一件事,几次被提到,前后是不是记录的一致。这在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到了杨教授的论文集

  

买到了杨教授的论文集


  

       那天,往海淀图书城,去取津报珍藏本《孙犁文集》,顺便又往一家名叫海渊阁的小坊,买到了这册杨联芬教授的论文集。准确的书名为:《孙犁:革命文学中的“多余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论》,2004年2月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已是七年前的书品了。
      这册书不是孙犁研究专著,所收二十篇论文,也仅有一篇与孙犁有关,就是用作了书名的这一篇。这一篇目下已是名文了,是被研孙的学者们引用最多的一篇文字。这篇文字完成于1998年,已经有一纪多的“历史”了。
      虽然此文早已读过多遍,这一次,还是从论文集后的跋语中,读到了有关它的前所未闻的故事:


  


      19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3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见面了,A.E.郝斯曼

点击查看下一张


  

《豪斯曼诗全集》 刘新民 杨晓波合译  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2010年12月出版


  

 


  

       这本书真是偶然间找到的,它不知是被哪位看官翻看过,随手插在了历史书架上。作者、译者和出版社的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是下石矾,不是下石矶

   是下石矾,不是下石矶
  
   《孙犁文集》开卷第一篇《一天的工作》是孙犁一九三九年到雁北山
  地第一次当记者时留下的作品。这篇文字最初是以通讯这种体裁发表在晋
  察冀通讯社的《文艺通讯》上,文后注的写作日期与地点为:一九三九年
  十一月十五日于灵丘下石矶。此一文后小注自《孙犁文集》到《孙犁全集》
  都没有改动过,不少写孙犁传记和文章的人也都据此照录,从未怀疑过这
  个下石矶的地名其实有误。
   我因考察唐河,即郦注中之滱水,曾先后四次到过山西省灵丘县,有
  次忽然想到了孙集中的这个小地名,向当地人打问,才知这个村落准确的
  名称应是下石矾,之所以称为下石矾,是因为在它的正北方还有一个石矾
  村。此外,邻近的带矾字的村名还有石矾沟,石矾峪等。是处距唐河河道
  很远,未能亲临,但在灵丘县城时曾见过那里来的农民,寻问的很清楚,
  当时还据此绘过详图。
   这矾与矶一字之差,我想不会出自孙犁自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孙犁全集》中致韩映山一组书简的时间错乱

《孙犁全集》中致韩映山一组书简的时间错乱
  
  
   数年前的一个夏日,我从麻城到英山去,想看一看希水,途中阻雨,在一个农家住了七/八日,当时行囊中只有两本书,一本是缩印的大典本《水经注》;一本是《孙犁全集》第十一卷,也就是书信卷,那是在一个小县城的旧书摊上化八元钱买得的。这两册书就成了我在苦雨中仅有的读物。
   旧日的阅读记忆中,大略知悉“芸斋书简”内有很多时间上的误排,这次就想在闲闲的雨中做回疏理,这虽然谈不上什么研究,但思路还是有一点。方法是先通检一遍孙犁致韩映山的全部信函,当然仅仅是手头这一本十一卷内所收录的。因为孙犁致韩书简在其晚年书简中,一是时间跨度最长,二是数量最伙,如將此一大宗信函时间理清,顺序无误,则可据此比对其余篇什。
   孙犁致韩书简,《全集》十一卷共收录七十四通,除去写于一九六四年的一通外,其余皆可归为晚年书简这部分。不想,阅读开始,这起首的一通就生出了疑问,总是感觉不像是写于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八日这个时间的,可手头又没有其他资料可供参考。后来想到信中写有“春节写来的信,收到”一句,这就可以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文版《孙犁全集》误收唐人韦应物诗

   人文版《孙犁全集》误收唐人韦应物诗
  
   记得2004年夏季,第一次在坊间看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十一卷《孙犁全集》时,忙不叠地从架上先抽出了笫十卷翻看,这一卷像是个文字笸箩,将所有未能成集的诗文都装了进去。其中旧体诗部分看得最仔细,先前未读过的并不多,一首题为《赠鲍晶》的五言诗引起了我的注意.这首诗的“全貌”如下:
  
   赠鲍晶
  
   有客天一方,寄我孤桐琴
   迢迢万里隔,托此传幽音
   冰霜中自结,龙凤相与吟
   弦以明道直,漆以故交深
   鲍晶同志正字
  
   一九八四年春日书于幻华室
  
   细品这首诗,我当时就觉得无论是遣词,还是意象,都不像是出自孙犁先生的笔下。若说是仿古之笔,却从未闻先生擅此。幸好编者將此诗录入时保留了“鲍晶同志正字”一行小字,一般若书赠自作,应用“正之”二字,此“正字”二字使我愈疑此诗可能是孙先生给友人书写的一首古诗,一时未注清何人所作,故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搞一部《孙犁大全集》的预想

   对搞一部《孙犁大全集》的预想
  
  
   天津百花版曾经两版的《孙犁文集》可说是近三十余年来编辑最好的一部作家文集,倾注了作者本人和百花社诸君子的无数心血。卷后所附的冉先生编录的著作及文章出版、发表时间表犹其认真负责,颇便于读者和研究者使用。文章各归部类的编辑办法也是作者生前认可的。
   孙犁先生逝世后,人民文学出版社于二零零四年所印十一卷全集本,收录了当时所能找见的所有孙犁著作,及时满足了读者的需求。由于时间所限,采用了以作者原集排卷的处理法,却没有像原百花版那样將作者著作出版、发表情况诸表附录,查检使用很不方便,远没有起到取代百花版文集的作用,它仅仅可称为孙著出版史上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版本。
   目下,搞一部像《鲁迅全集》那样的简注本《孙犁大全集》应是今日域中犁迷们所企盼的。我所预想的这部大全集至少有以下诸事可商:
   简注以多少为最适当,而不至于流于繁琐;
   《风云初记》及其他前期作品至少应收全主要版本通校一过;
   人文版全集诗歌卷内,旧体诗部分最乱,例如一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聊几句孙犁

   聊几句孙犁
  
  
   今晚,且将案头的涉郦本本推开,聊几句孙犁吧。
  
  
   一部《孙犁文集》中回忆性质的文字着实不少,可为什么孙犁不写一部完整的长篇回忆录呢?昔年老东于耕堂座上就以此向孙犁先生设问过,记得当时先生只是笑笑,未答,随即话题也就被岔开了。后来的一次通信中又谈到此事,先生简复说若是作长篇回忆就得“穿靴戴帽”,“麻烦”。我想这里先生是指那些大部头回忆录中冗长的套话吧,如果也那般落笔,当与先生一贯的文字上的审美情趣相背。上世纪八十年代,孙犁的老战友田间和梁斌分别在《新文学史料》杂志上发表了长篇回忆录,当时该杂志主编牛汉也曾以此为请,而先生的回忆文字却始终也没有在这本杂志上出现。后来,先生那些回忆文字多以形态各异的身姿现身于南北几家报纸的报屁股上。断断续续也自成了系列,文体家之誉更自此而起。
  
  
   笫二次上门拜访时,我很赞了一回先生的那篇《移家天津》,说其将来或许对钩沉交通史料的人会有用。先生听了我的“岐读”之言哈哈大笑,不置可否。说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