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以致谢

2012年7月3日
  不可思议的,是美的
  ——读宋尾短篇小说集《到世界里去》
  文 桑眉
  
  
  今年暑假,在孩子们到来前夕,原本以为在成都可以“永久”租用的房间(房东曾有此意)被屋主收回,这也不能怪人家,我与他虽识得,但非亲非故交情不深。情急之下,暂且搬到六楼只有半间的屋子里。有一天见李元胜在微博里介绍宋尾的小说《到世界里去》,这书名暗合了

十年前的一则评论

2012年7月0日
  
  
  在神与幻想的边缘
  木知力
  
  
  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在中国人的生活中还要不要宗教,或者说宗教对中国人到底具有怎样的意义?”坦白地说,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民族。由于对生命缺少感恩与敬畏,在中国人的思维里,本质上的宗教是不存在的。作为信仰的宗教,在中国人的生活里也是具有现实的功利性,而与精神世界的

亚军读《到世界里去》

2012年6月2日
  异类的真诚
  亚军/文
  
  “生活在别处”,这句话在法国诗人兰波的笔下,是这位19世纪天才诗人拿出一生的时间去为之努力争取的梦想。“生活在别处”本身就是一个美丽的、充满生命活力的句子。兰波以它作为诗句,米兰昆德拉以其作为小说的书名。
  
  “到世界里去”,是诗人宋尾别有深意的口号,也是作为小说家的宋尾从微观、个体进入浩瀚社

推销员

2012年6月1日
  
  
  
  他给许多人兜售
  诗歌这样一种产品,
  俨然它们是
  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
  一种养分。
  他有足够的兴趣
  培养每一个潜在的读者,
  这是他在这世上
  惟一不可疏漏的使命。
  他将热情挥洒在
  每一个

录诗一首

2012年5月6日
  人的一生 
  阿米亥 译者:凌丽君、杨志
  
  
  人的一生没有足够的时间
  去完成每一件事情。
  没有足够的空间
  去容纳每一个欲望。《传道书》的说法是错误的。
  
  人不得不在恨的同时也在爱,
  用同一双眼睛欢笑并且哭泣
  用同一双手抛

我为什么怀念那时的端午

2012年5月5日
  重庆日报约稿,刊于两江潮。
  ————————————————
  
  
  前几天陪朋友去磁器口游玩,在偏僻的小街巷,无意间看到几位妇女坐在门口一边包粽子一边摆龙门阵,几个小娃娃在她们边上嬉戏。猛然恍悟,又到端午了,一时间感念丛生。
  已经记不得最后一次“过端午”是哪一年的事了。我说的“过端午”,跟“过年”一样,重点不在后者,

杂记

2012年5月4日
  
  前几天在菜市场买卤菜,路过常去的一家小面馆,突然就想起几年前的某天,曾在这里打包了一碗肥肠面,带回家给父亲吃,无端端想起这事,心里非常自责,很难受,眼泪差点流下来。他到重庆我这里时,离死已不足一年,当时他身体极度虚弱,但我仍没意识到那种危险。我知道他嗜好吃面,所以特地给他打包一份。记得他没吃完,但也吃了不少。我问他好吃不,他说好吃。突然记起这件事,冷汗淋漓,我粗心到何等地步了

论偶然性

2012年4月0日
  
  
  我常常会想到
  一个事实:
  我们都是“偶然”的孩子
  却把一切交由那两个人承担。
  
  我们活着,就为
  这种根本不知其所来
  也不知其所去的屈辱。
  4-19

被梦驱赶的人

2012年4月0日
  
  
  一个嗜睡的人
  突然非常害怕睡眠
  
  他的梦太多
  而且有一种奇怪的吸力
  将他摁在一堆
  用故事,丝绸,回忆
  以及各种脸孔编织的海绵里
  
  在哪儿,是一段
  短暂但难捱的一生
  
  他

梦的价值观

2012年4月1日
  
  
  她住在二楼的拐角
  房间乱得让人吃惊(我没去过)
  她的男人猥琐而又和气
  他们真不像一对
  但她和他住在一起
  
  我们整天对视
  我们读懂并合理地
  剜出彼此需要的部分
  
  然而到晚上,我只能
  眼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