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1
  • 总访问量:414323
  • 开博时间:2006-02-26
  • 博客排名:第3818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可心2099

2018-12-19

qqwweeasd

2018-12-19

风动芦苇

2018-12-18

TIANBL

2018-12-17

一心先生

2018-12-17

清清淡淡ABC

2018-12-09

寻找君则

2018-12-09

香西林

2018-12-08

helenxu122..

2018-12-07

东俐净水

2018-12-07

zgq891001

2018-12-07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天黑了

天黑了 最后的光停在山上
渡师观的庙子矮矮的趴在灌木里面
一只 或者两只野鸡发出了哀鸣

天黑了 天说黑就黑了
背玉米回家的人埋头走路
道路掩藏陷阱 一个牛蹄子的洼坑

要了谁的命 在那么多的昏暗中
谁抬起了他的头 往渡师观方向
看风景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颂:星空

风云的星空
在大地上行走

一个人的绝望
泪水一样

星空太盛大
世界多么渺小
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梦【续上】

毛的一家人就住在这样的四合院里。毛现在的身份是一位学堂里的先生,教十多个孩子,摇头晃脑的读‘幼吾幼,人之幼,老吾老,人之老’。
毛现在正挑了一挑水,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有很高的个子,水桶压在他的身上,颤悠悠的,象快要倒了。他的最后一任妻子此刻正坐在灶屋里,柴禾在灶堂里燃烧的火的微光落在她的脸上。看上去她很平静。四合院的天井里,毛和他的第一任妻子杨的两个孩子在抽木牛,毛给他们用破布条做的鞭子紧紧地握在他们的手上。谁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什么时候两个人闹了起来,一大一小的哭了起来。没有人理睬,毛在往水缸里倒水,江还是没有任何表情的在往灶堂里烧柴。
这个梦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梦



我对梦的熟悉程度及兴趣,远比我对现实生活的兴趣和熟悉程度要大很多。这样说并非表示我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或者说我是一个多么悲观的厌世主义者。其实,梦之所以比现实生活更能吸引我的关注的一个根本原因乃是我每每在做了一个或很多个梦后,根本就忘不了,虽然梦发生的夜晚已经过去了,现在又是阳光普照,新的一天来临了。新的一天来临了。
梦里的细节:灰瓦房,四合院,黄昏,几个人,但没有人说话,也许我没有听到他们的说话,当然这样的事情是很多的,一个人听不见其他人的声音是毫不奇怪的,这是一件极其自然的事情,我们之中也从没有人对这样的司空见惯的事情表示哪怕一点的惊异,或者不满。有没有人在这梦里说过话,其实一点也不重要,这不是我所关心的。同样这一点也不影响我对这个梦的记述。
天已经黑下来了,学堂里的读书声早已经被一片沉寂笼罩,昏暗的光线从四面八方散漫地打了下来。略带皖被南民居特征的川北四合院在梦里呈现出忧郁的淡淡色彩,很像中国元代的山水画和小曲,带了诗人的忧伤,静静的立在越来越暗的天空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数年前的一个旧梦【三】

在此之前,我忘了一个细节。还是这个在中国任何一个省份都能碰见的小镇,天很阴,很沉,就像一口巨大的锅盖盖在大地上。一群人,还是年轻的一群人,排了长长的队伍,领头的几个抬着一个菩萨,默默地前进,后面的人每人手上举了一面小旗子,表情模糊,说不上是肃穆,还是哀伤。也是在突然之间,人群四散而逃,突然就消失了。菩萨倒在地上,泥浆糊了一身。
花华绿绿的钞票往下落着,下雨一样,在那么多的手上,飘着,落着,打着旋儿。
我和王君是空欢喜了一场,因为雨点一样多的钱一张也没有落在我们的手上。看来,接下来的日子还将困顿。
车仍然在前行,几个女孩子又像刚上车一样把她们的欢乐和青春塞满了车厢。王君又开始唱歌了,在我的记忆中,他不唱歌很有好久了,恐怕有我的这个民族5000年那么久了。
分类:日志 | 评论:2 | 浏览: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数年前的一个旧梦【二】

人群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躁动起来了,远处有隐隐的火光,青年们开始说话了,不过我一句都没听懂,他们便突然消失不见了。广场像一个大坟地一样,到处充满死寂。我与王君就像两个奔丧者,地上满是白布,上面踩满了脚板印子,偶尔看得到一两滴血,上面停着几只苍蝇。
车继续前行。哀痛是短暂的,哀痛是短暂的。
一路就是沉默,连那几个就要奔向新生活的姑娘也都沉默了。
车还是在继续前行,我没话说,王君也没话说。
但沉默和哀痛终有它的终点。果然,当我们经过一个小镇时,我们的阴霾的心开始放晴了。
这是一个放在当今中国都找不到特点的小镇。它的任何一点细节,我今天都记忆不起来了,这与记忆无关,我一直对自己的记忆很放心,这也是我时至今日仍感骄傲并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的源泉,活下去的动力。
不能被记忆的小镇居然下起‘钱雨’来了,这对于已腰无分文的我们简直就是天赐恩遇。很多人伸长了双手,尽情地往空中抓抢着。王君和我怎么一下子就加入其中了呢?我到今天也没搞明白,不过,这不影响我对这个梦的记述。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数年前的一个旧梦

这是多年前的一个梦,我现在把它记录下来,我想弄清这个梦在当时昭示给我的意义,以及它在今天给我带来的影响,虽然这影响微乎其微,甚至我都要努力才能记起它来。
王君,一个多年的好友,他从很远的一座城市来看我,顺便歇歇他在城里几近疲惫,崩溃的心。饮酒,谈黑格尔,读老叶芝的诗,说实在的,那一个月的生活是我这生最快乐的。但彻底的欢乐之后,我还是感到一种莫名的焦躁,恐慌,压抑。我仍然渴望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很远的地方,没人认识的地方。
王君表示理解,他是一个很能洞悉人的内心隐秘世界的人。
几乎未带任何行李,我们便出发了。
中途有几个女孩子上了车,花枝招展,脸上堆积的喜悦和她们的青春一样,怎么也掩饰补不住。她们身上奔涌的激情同样感染了我和王君。王君问她们这么高兴的是要往哪儿去。她们说到深圳,特区需要她们的青春。王君花光了身上仅有的积蓄,给她们买了好大一把鲜花,祝她们一路幸福。
车在一个广场停了下来,因为广场上坐了很多人,青年人,头上缠了白布,还写了两个字,我记得很清楚,虽然事隔这么多年,但那天的事情我记的毫厘不差。他们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2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得不说的几句话

近来我所在的地方很是一片风雨。先是一位叫邓文的老师贴了一篇文章,说的是当地政府克扣了7,8000教师的第13个月工资的事,同一天政府即发出了关于从今年起发放第13 个月工资的帖子,后来又有一位王洪谦退休教师发出致全市教师的一封公开信,文章直斥当地教育领导,指呈教育事弊,很为广大教育工作者首肯。
其实我向无凑这样事的兴趣,然关乎自己切身利益,不得不说几句话,其实也是废话,不过,说了心里痛快而已。
据说刘老师目前已无行动自由,王老师在当政领导几次谈话后已出面替他们解释,7,8000人,5年的第13个月工资,3,4000万的财政拨款还是不了了之。呜乎。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山

用一条空空的道路 在时间里隐去的踪迹
黄菊满山坡 它们在慢慢开放
像这些树叶缝隙中落下的阳光 缓慢但是明亮
我要呈现一座空山

空空的山 住在心里
寺庙建在山上
风停留的地方 一个人波澜不惊

白云依然还是白云
灌木生长的地方还是雀鸟的家园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谷子黄了

谷子黄了
月亮镰刀举向天空

阳光走在大地上
看见青草 牛羊
看见村庄 一个人慢慢变老

谷子黄了
道路扛着我
一路跑向远方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玉米之歌[之二】

玉米生长的地方
母亲在衰老
一天天的紧挨着疾病

而玉米在健康的生长
赶也赶不走的贫穷
高高的坐在大地上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玉米之歌

黄金的玉米
站在太阳地里

唱歌的母亲
把我搂在怀里

苦难的日子快要过去
苦难的日子快要过去
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颂诗;我把我交给你们吧

我把我交给你们吧
山冈 流岚
漫不经心的风和心情

我把我交给你们吧
高高的扁柏
花喜鹊
童年的狗尾巴草
站在春天的庭院里

我把我交给你们吧
岩石
泥巴
埋我的大地
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天

7天耍完了,向朋友们问好.
分类:日志 | 评论:1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农民邓汝义

邓汝义是一个农民
一个人住在空庙子
守着三两间土房子
土房子很黑,很矮
人住在里面连腰也打不直

打不直腰的邓汝义
蚯蚓一样弯曲着身子忙东忙西
这让本就不够高大的邓汝义更矮更小
他在昏暗的空气里 劈柴 生火 起居 做一点小生意
八十年代卖5角6角的纸烟 8角7一瓶的香槟
2分钱一杯的薄荷水

九十年代 邓汝义一边咳嗽
一边喂海狸鼠 种仙人掌
邓汝义象渴望老婆儿女那样渴望发家致富
他想几年辛苦下来
把腰也打不直的土房子
换成小洋楼外面贴玻璃纸和女人皮肤一样光滑的马赛克
报纸电视天天都在说
种养植业是农民朋友致富的最好门径

时间进入新世纪 邓汝义逢场就上云集
一边咳他永远不完的嗽
一边找乡长文助东 狗日的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6页/5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2 33 34 35 3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