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1
  • 总访问量:411117
  • 开博时间:2006-02-26
  • 博客排名:第3978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kay200712

2017-03-30

qqwweeasd

2017-03-28

linshidefe..

2017-03-27

觉中

2017-03-27

abluelake

2017-03-27

helenxu122..

2017-03-26

漠土

2017-03-25

厦门夜归人

2017-03-24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这个词

这个词

很轻

很薄

我怕一写下它

它就破了

我怕它破了后留下的痕迹

就像醉酒后的呕吐物

令人不舒服

令我自己讨厌自己

这个词

最好不要移动它

就让它待在它原来的位置

孤独

绝望

和我一起终老

在泥土带来的黑暗的温暖里

像一丝火星

拨亮你

灿若春天的风景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狗日的雨

狗日的雨

不早不晚

偏偏在下班的时候下

又下得这么大

还带着雾

还有风

还弄没了道路

也看不清家的方向

狗日的雨

把我困在办公室里了

 

分类:诗歌 | 评论:5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一首有点象征主义味道的诗歌

倒霉的玫瑰

 

倒霉的玫瑰,不是一朵

是一簇,那么盛大地站在雨天里

连风也不打招呼,就走过去了

蝴蝶没来,蜜蜂没来

她们的身边紧密地生长着一团荨麻

灰色的叶片上满是刺向天空的灰色的刺

上面集结着太多的小虫子

叫不上名字的小虫子,把玫瑰叶子啃光了

倒霉的玫瑰孤零零地举着她的花朵

雨水落在她的身上就像一个人淌出的泪水

没有哪个情人掏出手帕来为她一边擦去

一边说着安慰的话

倒霉的玫瑰,倒霉的玫瑰

她就那么孤零零地一直站在雨天里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边

水边

 

草黄了
草枯了
草落进泥土里了
还有石头
一排排的
像一条长凳子
仿佛在喊我
坐上去
想一些古代的事情
消失了的事情
比如青荇
比如伊
她们曾经

都在诗经里住过

 

分类:诗歌 | 评论:5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大家都说普通话

我们大家都说普通话

 

她是广东人

她说广东话

我是四川人

我说四川话

在北京

我们大家都说普通话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另一条长江

在1∶10000000的地图上

长江只有63厘米

像一条线形虫

地图一折

它就不见了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设把雨田的胡子剪了

有人问我,

假设把雨田的胡子剪了,

他会怎么办?

我苦思良久,找不到答案。

我想,这个问题,

只有去问雨田。

雨田是一名诗人,

在当今诗坛,

他的胡子,跟他的诗歌一样,

很出名。

他爱他的胡子,

比诗歌还要拼命。

他隔三岔五地去理发店,

把已经变白的胡子,

用染色剂,

又染黑回去,

让他的胡子再次充满活力。

让人们一见到他,

就开口称赞他的胡子。

我真不知道,

假设有一天有人把雨田的胡子剪了,

他到底会怎么办。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日在四川省梓潼县大庙山

在梓潼昨日在四川省梓潼县大庙山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部电影的故事

一部电影的故事

 

这是一部电影,准确地说,是一部怀旧风格的电影。我打算把怀旧和味道混合在一起,让这部电影洋溢着浓郁的怀旧味道。

 

故事的主人公,或者说这位厨师,年轻的厨师,是电影里的第三只眼,他充满新奇和疑惑地看着发生在他生活周围的事情。这些事情,让他在浑身的青春气息里,嗅到了来自异性的充满向往的蛊惑。

 

这第三只眼,看见了一位女性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不是年轻的厨师,我说过,在这部电影里,年轻的厨师不过是第三只眼而已。就像拍摄这部电影的镜头一样,他看见,他记录。最初始、真实地还原着很多年前的荒唐闹剧。

 

故事的时间,可以设定在70年代早期。那个年代的背景,很多人都知道。红色的一片海洋,举向天空的领袖语录本。跳忠字舞的疯狂人群。这一切汇聚成那个年代特有的氛围。

 

那么,我想,故事的主人

分类:散文 | 评论:5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匹马从梦里跑出来

 

这匹马

很红

很不听话

它居然从我的梦里跑出来了

一点儿都不守规矩

也不经过我的同意

让人气愤的是

他还驼走了

我梦里的一件新衣服

那上面有很多好看的山水画

还有好多诗人写给我的赞美诗

更可恶的是

它又站在梦外

不停地悲鸣

从一间屋子跑到另一间屋子

吵得我睡不了安稳觉

我真想宰了它

 

分类:诗歌 | 评论:7 | 浏览: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说新诗

其实,在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是不喜欢用这个“新诗”的名字的。甚至,我对它还有些反感,就像我不喜欢某类人一样。对于当下的汉语诗歌,我更愿意用“现代汉语诗歌”来指称。

我以为,“新诗”这个名字在最大程度上,顶多只能是指1919年前后那几年出现的汉语诗歌,包括胡适、刘半农等。此后30、40代年出现的戴望舒、李金发等人的诗歌,应该算是现代汉语诗歌的鼻祖。1949年至70年代的大陆诗歌,算是一个过渡和停滞。尔后的“朦胧”诗歌,才在真正意义上开启了现代汉语诗歌的写作之路。特别是“第三代”诗歌,对于今天现代汉语诗歌的写作,算得上居功至伟。

我说这些话,好像很不适宜。因为今年刚好是很多诗人、诗歌理论家说的“新诗100年”。他们把1916年以降的诗歌统称为“新诗”,我是很不赞同的。这样的笼而统之,很不利于我们对现代汉语诗歌写作的梳理,当然,也就谈不上任何建设了。

分类:杂谈 | 评论:3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正是她勾引了我

正是她勾引了我

让我一辈子想入非非

每天每时,看不见她

我就心慌

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窒息而亡

她是妖精,她是一朵花

在我天天经过的路上

毫不正眼看我

好像我更本就不存在

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想她

想她模糊的脸庞

想她一点儿也记不起来的音容笑貌

想她时间中晃动的双腿

这时搅乱了谁的心底

分类:诗歌 | 评论:6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把词语搬来搬去

我把词语搬来搬去

 

我把词语搬来搬去

在我的屋子里

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的地盘我做主

 

在我绝对一个人的屋子里

我把词语搬来搬去

我要给他们找到

他们自己应有的位置

 

灰尘在灰尘的位置

光在光的位置

阴影,面具,墙壁

也都在,一起在他们各自的位置

 

我把词语搬来搬去

在我的屋子里

就像在冬天,我把柴禾搬来搬去

直到给他们找到燃烧的地方

 

发出火苗的地方

温暖的地方,词语躺下的地方

死亡或者新生

这就是他们应有的位置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认识赵三娃吗

你认识赵三娃吗

 

你认识赵三娃吗

从青莲场走到县城的那个赵三娃

在路上一边走一边要钱一边唱歌一边骂人的赵三娃

脸很黑很脏的赵三娃

衣服丢一沓掉一片的赵三娃

脚上永远一双花拖鞋的赵三娃

你认识赵三娃吗

那个在春天一手拿着油菜花一手抱着纸盒子的赵三娃

那个向女孩子要钱要不到就骂女孩子的赵三娃

那个把大小女人都喊美女的赵三娃

那个把耙红苕靠在嘴边当麦克风的赵三娃

你认识赵三娃吗

那个天天在红军纪念碑一带打旋旋的赵三娃

那个晃来晃去在时装店金店肯德基门口又不敢走进去的赵三娃

那个你在河边喝茶时看见的赵三娃

那个你无聊时打招呼的赵三娃

“嘿赵三娃你结婆娘没得”

“赵三娃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

你认识这个赵三娃吗

青莲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像雪花儿一样化了

一些雪花儿落在路上

一些雪花儿被人带回家

一些雪花儿被牲畜的蹄子踩着

一些雪花儿还在天上飘

一些雪花儿堆积在很高的山坡上

一些雪花儿

蒙上了我的眼睛

一些雪花儿钻进了书里

最后

雪花儿都像雪花儿那样化了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3页/4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