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野草天涯名博

我自爱我的野草。——鲁迅《野草》我的邮箱:3014432448@qq.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5
  • 总访问量:3802937
  • 开博时间:2006-02-24
  • 博客排名:第32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qqwweeasd

2017-05-22

ty_淇淇8

2017-05-14

一心先生

2017-05-14

觉中

2017-05-12

寒儿1977

2017-05-03

1510199433..

2017-04-28

林芝老兵

2017-04-25

皮子的乡村

2017-04-14

荣福余天

2017-04-14

嘉乐2017

2017-04-14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故乡的民间谚语

天活一人,必有一路。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去的民间谚语

十亿人民九亿赌,

还有一亿在跳舞。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仿词

我本野草

卿本佳人

苦相依

 

一个在水中

一个在天上

 

月缺月圆

长涨长消

 

何时金凤雨露会?

分类:古诗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仿俳句

满地落叶无人扫

西边月未落

 

  2009,北京

分类:古诗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云在那里,无人安排

白云在那里

无人安排

自有安排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你的手心画一个圆

时日黄昏

人易老

鸟雀叫

催命

 

我还在

母亲在

时间在

 

黑夜在

世界在

 

努力餐

且珍惜

切祝福

 

世界好‘

我亦好

一切会好

 

我在你的手心

画一个圆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尽日飘飞絮,梦一般轻

尽日飘飞絮

在北京

在公园

如梦

 

飞絮如梦

飘飞下来

如仙境

 

我和一个女人

长凳和记忆

 

飞絮的轻

梦一般轻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夜,我在这里

黑夜,我在这里

我仿佛永远在这里

在山村,一个小山村

我仿佛从没离开过

在父母身边

我没有用一两银子

赚取更多的银子

我还是我,又不是我了

一切变了又没有变

 

猫在黑夜里叫

父母在安睡

还有多少里路要走

何苦在世界上走一遭‘

既然我们要消失

只有天知道

 

山村,我在这里

在世界上

我和世界一起存在

世界就是我的周延

 

黑夜在外面

牛蛙的叫声在外面

池塘是黑色的

 

母亲还在叫我幺儿

我已经五十岁了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曾有过短暂的幸福

她居住在北京,在东五环

她和我一起生活过

打过架,吵过架

 

她有三个儿子

大儿子已经长大

包工

另外两个儿子还小

 

她居住在我单位附近

见面不识

 

我们一起有过短暂的

快乐的日子

有过短暂的幸福

入闪电

如夜空的礼花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人

  她在睡觉,在黑夜里。她很年轻,很迷人。她居住在县城,在一个小城市里。现在,她独居。她的丈夫在很远的地方,包了了一桩楼房,坐建筑。

  她的儿子已经结婚了,结婚不久。

  过去,她和儿子居住在一起。现在儿子已经和她分开了。我曾经去过她的家,觉得她很孤独。

  她出生在一个小山村,在一个镇子读过初中,之后,再也没有读过书了。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仿佛已经很远了。

  在那里,她有过初恋,但是没有成功。后来,经人介绍,很邻村一个青年人结了婚,过了几年便离婚了。

  她独自带着孩子生活,开了一爿理发店。

  听说,她曾与另一个人好过,但是没有修成正果。

  那时候,她在一个乡镇生活。

  房子是她父亲买的。花了一万多,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不是小数字。

  她在那装房子里理发。

  儿子在乡小学读初中。她觉得儿子的名字太大了叫“青义”,后来,她改为“小青”。使人想到《白蛇传》、

  事情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和她的一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一个人,却以一支军队的力量在前进

                               我一个人,却以一支军队的力量在前进 

 

在这里,已经五十年了,五十年,弹指一瞬间。我一出生就长大了,中间省略了经过。

我还是我自己,只是我变了,变得世故,沧桑。岁月改变了我。容颜衰老。

夜鸟的叫声在黑夜回荡,一只鸟,守护夜空。如同我,只有我和它在。这寂寥的夜晚。这宁静的夜晚。

只有我,只有鸟。众人在安睡,在做梦。我醒来,世界就存在。世界和我在一起,我就是世界。与万物同游同化。

我只是漂流,出去,回来,想再走,不知道走向哪里?每一扇门都关上了。我爱上黑夜,黑夜是美丽的,一切事物都是美丽的。我歌颂这个残缺的世界。

我又一次坐在这里,在家里。只有在家里,我的心灵才安宁。

故乡,是我的牵挂,是我的根。我走得再远都会回来。我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桑格尔的文章

  桑格尔本名雷兴双,四川江油人,现供职于江油市委宣传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诗歌写作,有作品刊发于《诗刊》《诗歌报月刊》《星星诗刊》《四川文学》《青年作家》《诗潮》《诗选刊》《诗中国杂志》等国家、省级刊物,和被收入《四川爱情友情精短诗歌选》《海棠红》《新诗典》《葵》等诗歌选本。他把诗歌写作练习看作是对此在世界的拒绝和人生修炼的最好途径,他希望通过诗歌写作练习找到通往不同于此在世界的另一个世界。

 诗观:诗歌,作为一门艺术或者思想,也仅仅不过是我们众多需要中之一种。除此之外,我们还有性和生育的需要,政治的需要,生活的需要等等。

附:论文  《写作的常态——江油诗人群现象扫描》

迄今为止,江油诗人的绝大多数还是在江油这块土地上写诗。在江油,他们的身份是教师、农民、小公务员、工厂里的工人、小职员、自由职业者等等。很多年以来,他们一直都谦卑地生活在这里,虽然有时也外出到北京,到西藏,或者更远的地方,但他们的根始终扎在这里,江油,不仅名符其实的是他们地理意义上的故乡,而且更是他们心灵安放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鸦:目前,至少有两个不同的写作群体都强调神性写作。神性写作有没有被一拥而上的神性写作圈地运动时尚化、庸俗化的危险?多种神性写作相互独立、同时存在、老死不相往来,是好事还是坏事?除了你说的兽性写作力量的绞杀,神性写作是不是存在着从内部瓦解的可能性?我希望听到你对中国神性写作者同盟的评价,或者,你也许可以间接地概括一下第三极与他们的区别?

  

    刘诚:这个问题有点难办。一是我得承认,我至今还没有对蝼冢、陈肖等人所倡导的“神性写作”进行过全面研究,无法保证谈得准确、到位;二是,如果不是特别需要,在对方不在场的情况下,我一般避免对另一方横加议论。就我目前粗浅的看法,两者肯定不同。矛盾也许会有,只是未必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从第三极一面看,我们欢迎大家都来关注和实践神性写作,神性是开放的,神性写作是开放的。神性和神性写作是一个写作的公共的场域,并不是我、或者某个个人、某一个小团体的私产,只要对神性写作有兴趣,都有进入神性写作、对神性写作作出阐释的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诚访谈录:重返天堂之门(转)

 刘诚访谈录:重返天堂之门

            —— 从神性写作到第三极文学运动

  

  

  

  【访谈主持】白鸦(可能阵线诗群发起人)

  【访谈对象】刘诚(第三极文学运动发起人)

  

  ------------------------------------------------------------

  

  【访谈背景】

  

  神性写作诗歌理论的提出由来已久,并在2002-2004年期间初步成型。特别是200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三首

街景

 

永远是这样的街

永远是这样的人

时间结成冰:现在,恒久

  

一个人按了一下遥控器

 

 

女作家坐在街头

 

 

女作家走累了,坐在

街边的低台上,抽烟

她是小城众人中的一个

一个女儿的母亲

 

 

麦穗上的月光

  

 

在中年还能找到童年的幸福,那些麦穗

麦穗上的月光。桐车。丁把牛。竹水枪

那些摘棉花的往事,秧苗,和坝子上的玩耍

  

回到山村,正值深夜,鸡在呼唤黎明

柴火燃烧。在这里,还能拾起童年的脚印?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0页/374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