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野草天涯名博

我自爱我的野草。——鲁迅《野草》我的邮箱:3014432448@qq.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5
  • 总访问量:3810550
  • 开博时间:2006-02-24
  • 博客排名:第32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一心先生

2018-06-24

福缘东方

2018-06-24

qqwweeasd

2018-06-24

小小点子10

2018-06-23

龙赐子心

2018-06-22

成都弹绷子

2018-06-21

爱约海

2018-06-19

乡村野少年

2018-06-17

戴斌

2018-06-17

庐江布衣

2018-06-17

更老的皮

2018-06-14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旧地重游

旧地重游,一个镇子,我曾在那里读书

两年的时间,去了哪里?而今,一个老人

徒然的回忆,谁在指引道路。四十年过去了

而我又经历了什么,徒然的行走,漠然的回忆

一个镇子,一个深山的古镇,我的初恋发生在这里

一个不知所踪的女孩,一个无名的女孩,如你

如我。那只手被尘土包裹,被世俗污染

没有照过影子的水最清亮。那是岁月只是破碎的记忆

只是记忆的碎片。那些朋友的聚会

青春,醉酒,弹琴,歌唱,朗诵诗歌

我曾拜访朋友,谈佛论道,而今那些日子去了哪里

知交半零落,夕阳无限,靠近黄昏

而生活的洪流滚滚向前,我被时光冲走了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劳动妇女的画像

你在那里劳作,美正在陷入劳动中

你应该高贵,过上高贵的生活

宠物,红指甲,带花园游泳池的洋房

而你只能在作坊里和男人和机器打交道

岁月抹去了少女的梦想,你只是一个面影

一个瞬间,一个我的记忆或者遗忘

 

不知名字的女人,挎着钱包,脖子上

围着汗巾,一副干练的样子,柔弱正

陷入机器的油污和机器的轰鸣

你一身淡绿色的衣服,显得干练

而生活的唯物主义正在抹去你美丽

一点一点,还有岁月的齿轮的磨砺

 

在污物和齿轮之间转身,在男人之间转身

在烟味和生活的气味之间转身

你的优雅和从容埋没工作间,埋没在劳动里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枝散叶(续)

      九

 

 

 

 

  母亲出生地主家庭,从小生活清贫,没有念过书。她是文盲。过去,我为了不给女儿增加压力,就是,你看,你婆婆没有读书,也在晒太阳,也活了六十多岁。

  读书无用,也许有它的道理。

  百无一用是书生,这是古人说的。刘邦项羽不读书,照样做皇帝。

  但是,我一直读书。因为我喜欢读书,是爱好。没有目的,也许,这是真正的读书。

  古人也说过,买田买地,不如买书。看过一则报道,一个农民,把儿子娶媳妇的钱也拿去买书。

  他收藏了很多书,很多人为写文章,要到他那里查资料。

  记着问他为什么,他说,通过读书,我的孩子走了正道。

&nb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枝散叶

                           开枝散叶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往巴黎

                                                    向往巴黎

 

我希望到巴黎旅游,因为那里是有名的艺术之都。那里盛产艺术和思想。我希望到萨特坐过的那个咖啡馆坐一坐,呼吸一下那里的空气,听一听市民的嘈杂,品尝一杯咖啡,思考那先于本质的存在,我知道,我知道伟大的法国人萨特,就是在这里构思他的不朽著作《存在与虚无》的,在这里,他找到了属于他的作品《自由之路》,在这里,他与他的伴侣波伏瓦谈天,间或,深情的对视。

 

我对他的哲学所知道的不多。但我感受到他的艺术魅力,他对存在的描绘,他对自由的追求。《理智之年》是震动我青年时期的作品,这本小说,我读了五六遍。从他那里,我学到了什么叫直觉,同是主人公马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砸石记

                                                 砸石记

 

  

 

  我来到故居屋后,经过池塘,走过通往二叔家的公路,来到老屋门前。旧木门关着,我听见说话声,循着声音,我看见在水泥坝的一角,坐着一个蓝衣背影,那就是母亲。

 

  母亲听见我的脚步声,回过头来,“是曾思云呢,我说是哪个哟!”母亲说。我笑了一下.

 

  我走过去,在牛圈门口的坝子上,父亲穿一件橘色毛衣,坐着砸碎石。父亲见我,笑了:“回来啦?”,我说:“嗯”,“童儿哭不?”,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婆婆奠

已经去世,变成泥土,星辰

她已经去到哪一个世界

是否变成别的事物?仅有记忆

白发,在土屋,干瘦,那时候

我才几岁,还在读小学

她在早晨在我的手里塞了一个鸡蛋

我一生都记得。她去世了

活了六十几岁,她的坟墓就在午后

她的疼爱已经消失,现在

我由谁疼爱,狠狠的拥抱自己

自己给自己红袖添香

一个面影,破碎的记忆

破碎的生活,弯弯曲曲的路

你在天上看着我的日子

你让我来到世界,让我代替你生活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走出去,未来就破壳而出

我在这里,没有忧愁,也很少欢愉

日子过去了,对于世界,我无话可说

一女教师说,对于我的遭遇,她无法说什么

我能说什么?还有多少里路可以走?

母亲老了,父亲老了,我跟在他们后面

中年,是天赐的麻木,别人做什么

我也做什么,随波逐流,一万年

只是意念,是词语,谁见过一万年

谁见过世界,我们被词语迷惑

我们生活在词语的世界,而我

再也做不出别的什么。日子,流水

光阴,一天重复一天。过去的永远过去

我们只是生活在现在,你抓不住三个时间

她说,快到老年了,再不奋斗就晚了

我是麻木的人,是僵木的人,是木头人

她说快快,脱下衣服又穿上,我抓不住

她的一缕芳馨,女人是不可思议的动物

他说,我们走快了,他说,等死

我麻木不仁,该说的话都已说尽

你走出去,未来就破壳而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能杀死我的生 你能杀死我的死吗

下午,在家里,空空荡荡

一个人守着空空荡荡,编织词语

这是我唯一的技能,家人劝我

不要在写。母亲说,你难免写错

古老的技能,在我手里时空

我的手只捧着掌纹,我的手是空的

 

曾经写下,我把自己砸在地上也没有痕迹

曾经写下,我的命运被诅咒过

曾经的悲伤交给风,曾经的记忆留给河水

 

休休,你能杀死我的生

你能杀死我的死吗?(注)

 

注:援引自我的老师江兰的小说里句子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爷爷奠

    爷爷已经去世了,父亲说,他死的时候很忧愁,他大约没有留下什么话。对于生活,世界,他有什么好说的。他去了哪里,谁知道。未知生,焉知死。我们只剩下怀念。

    我也进入老年,面临死亡。死亡是日常功课,是家常便饭。

    他从远处来到山村,和这里的一个女人结婚,那就是我的婆婆。

    我还记得他编背篓的情形,记得他的模样。他曾经去马角铁厂工作,不知道什么原因,回到家乡。母亲说,他穿得花红柳绿回来,饿极了,连屋角悬挂的青海椒都吃。

    那是饥荒时代,人们的目标,就是吃饱肚子。父亲说,他不爱读书,爷爷用洗脸帕抽过他。

    父亲说,他十三岁,爷爷就叫他抬树。

    那么多往事。随着爷爷的去世,他带走了他一生,和他秘密的内心世界。

    还记得母亲去我读高中所在的镇子接我回家,说爷爷患痢疾,在公社医院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路从泥泞走到了美景

 一路从泥泞走到了美景 

——“川味中国"董事长张勤涛先生访谈录 

 

  

 

  缘起:我正在写关于“川味中国”集团董事长张勤涛先生的非虚构文学,我对他有部分了解,就按照自己所知道的材料写,因为他正好出差去长春。所以,我只有等他回来。 

  他回来之后,我决定采访他。 

 

  20016年7月28日,他回来了。我在办公室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我说,你把你的创业历程谈一谈吧。他说,不着急,我们去盐茶道。于是我,他,他的妻子一起去了“盐茶道”。 

  他的经历我了解一些,因为他是我的家乡人,很早就认识。但是因为时空的差异,我又不是很了解。我只知道他开过广告公司,开过歌舞团,开过小店,那个小店我去过,那时候,他住在江油长钢302,我去过他的家里。&nbs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海上的船

写在海上的船(电影剧本)

  

  

  故事梗概

  

本剧主要描写一个中国式的乡村家庭的一段历史。这段历史如一滴水,折射出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演变。主人公陈思汉,小时候生活在乡村,虽然正值文革,却因为处在乡村,他的天性得到保护,在父母的爱的照耀下,度过了美好的童年。一家人和睦相处,虽然贫寒,缺不缺乏爱。但是这个家庭也遭受了打击。在思汉念高中的时候,他喜欢的弟弟因病去世。家里失去了一个亲人。思汉年读大学,得到父母的关怀,参加工作后,妹妹出嫁了,他很悲痛,觉得家散了。但妹妹总归要与别人组成家庭。再后来,爷爷患病,去世,这个家又遭到打击。思汉也得了疯病,他本人受到疾病的折磨。他回到故乡家中,与家人生活在一

分类:剧本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飘摇的家

    岳英二十岁出嫁,那时候,她青春年少,有几分姿色,对美好的的生活,充满向往,她天性活泼开朗。她有一个普通的名字岳英。岳英家是地主分子,抬不起头来,母亲经常被批斗,。就连吃食堂的饭也受人欺负。它小时候,又姐姐带大,俗话说,要的好,大带小。

   她小学毕业,就没有再上初中了。她回家务农。到了二十一岁,媒人提起一门亲事,见了几次面,双方觉得满意,合了八字,男方下了定礼。那个男人忠厚朴实,勤劳肯干,一看就是老实人。

   就等成婚了。

   婚期选在腊月初八,是一个吉祥的日子。

   日子到了二人结婚,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唢呐声声,十分热闹,月英比平时漂亮了许多,判如两人。婚后,生了一双龙凤胎。可惜的是,女孩和男孩都带残疾。男孩有六根手指。女孩是斜眼。能够生龙凤胎女不易。

   人们说,龙凤胎有这样的残疾是正常的,这是因为天老爷嫉妒。

   两个孩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枝枝叶叶

    外婆养育了五个儿女,我的母亲是老二,她的大女儿嫁到邻村是另一个县,叫东风大队。老三老四都是儿子,老五是女儿,嫁到我们村。

    外婆过逝了,或者去了天堂。外公很早就死去了,大约是我三岁的时候,我对他的记忆停留在一张发黄的照片上。

    岁月过去了,我已经进入老年,恐怕只有我愿意追述了。据说外公人才好,母亲说,他会看篆书,大约很有文化。据说,外公家是大发财人。可惜在解放后被定为地主,挨批斗。母亲说,搞集体食堂时,队里的人不许外婆吃饭,大舅和二舅跟负责人吵架,真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斗争。

    大舅说,分子在大家烤火的时候不许考,挨冷受冻,大舅愤愤不平,说,地主是上一辈人的事,我母亲和父亲又没有剥削人。

    大舅说,外公嫌弃外婆,说她龅牙,有几颗麻子,在我眼里,外婆慈祥和蔼,对我很好。我曾给外婆写过诗,丢失了。

    至今大舅还说,外婆很爱我,可惜,我没有为她老人家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节日,就是云上的日子

节日的气氛,由节日带来,一个普通的日子

被提拔出来。特别的意义,是人赋予的

关于白云的一切,是安上去的。纪念

一个人,千年前,投到汨罗江,完成死亡的祭奠

没有特别,约定俗成,艾蒿,菖蒲是必修课

端午到来了,就这样,你去过大雁塔

就这样,来了就来了,过去就过去了

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没有人追溯传说的真实性

大家都这样做。诗人是个另类,只为了留下传说

节日来到我家,牛下了崽,喜庆的事情,算是

节日的礼物。节日,就是云上的日子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0页/404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