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山野草天涯名博

我自爱我的野草。——鲁迅《野草》我的邮箱:3014432448@qq.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3817985
  • 开博时间:2006-02-24
  • 博客排名:第31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林芝老兵

2019-02-27

生活向导ABC

2019-02-21

1504871111..

2019-02-01

qqwweeasd

2019-01-14

思念秋天窍

2018-12-23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作品发表

《澳洲彩虹鹦》18期目录 

春节专题 1 

悉尼总领馆09春节联欢专题/澳洲彩虹鹦 1 

咏春诗话/李兴濂 2 

客家龙舞/余光惠 2 

春节短信/李俊德 3 

促统一 4 

实现两岸和平的重要一步/曾庆怀 4 

澳洲阿得雷德/冯剑文 5 

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三十周年/王景辉 5 

水袖/陈毅功 5 

勿忘汶川 6 

此刻 我与办公楼的生离死别/秦风 6 

最后一课/周拥军 7 

天空没有了飞翔的距离[节选]/刘景志 7 

记5.12汶川大地震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枕风月(续)

  血缘

 

       那是多年以前。

   一个夏天。龙山村。

   我和侄儿决定去挖疙瘩,所谓疙瘩,就是树头,树被砍了,留下树头。

   把树头挖起来,晾干,冬天用来烤火。

  

   我们来到自家的树林。

   树林在门前的河边。

  

   田野挨着树林的地方,一面坡上,有一个柏树头。

   我们动手挖起来。

   挖树头,先要把树头周围的土刨开,砍断根,树头自然就落了。

 &nb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枕风月(续)

      表妹

 

       幺儿,来,我抱一下。幺孃对即将出家的女儿说。女儿已经穿上新衣,带上花朵,打扮一新。

 

一院土房。热闹的宾客,我是其中之一。

 

  蓉娃子是我的表妹。

 

  幺孃生了龙凤胎,她的眼睛是斜的。

 

  蓉娃子已经去世。我翻出多年前写的日记,心中悲痛。

 

  蓉娃子命苦,嫁的第一个男人在建筑工地,从三楼摔下,钢筋戳穿大腿,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去世。

 

  蓉娃子带着孩子再嫁,没过多久,在家乡,去世。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枕风月

  冬日的山村

 

       冬日的山村,是那样的破败和荒凉,草木萧疏,田野里,只有一树柿子,挂着红果,孤零零的。牛铃在田野里响、

 

  我想到,风雨如磐暗故园,也想到,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的橘子。

 

  内心就是外在,内外合一,天人相应。天上是乌云密布。

 

  父亲在砍玉米秆,母亲在背红薯。我去帮她。我看见一座又一座坟墓,想到阴宅和阳宅,想到诗人伊莎的诗句——人生就是

 

火葬场外的旅行。我在这里,在故乡。

 

  油菜栽上,父亲在有机器打田。母亲在旁边。

 

  二爸在推鸡公车,他说,他在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枕风月(续)

 三队

 

 

 

  李家沟在水库那边,我的一个朋友在那里,就是现在,关系也很好,他的女儿嫁给我侄儿。我的妹妹过去居住在那里,后来在街上做生意。

 

  最近,那里有几个人去世,都是高寿。

 

  我过去常去那里,年青时常去打麻将。

 

  那里有一个佛的信徒,主持修建寺庙,种李子树发了财,人们说,他什么都干过。

 

  我的大妹夫的父亲过去开过纸厂,现在,他已经去世了,我还记得他的音容。他家和我家有渊源。

 

  那里,有一个基督教徒,他说,一个女人开车去他那里听他传教,但是,一般村民不信。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枕风月(续)

 水库

 

 

 

     水库在那里,作为实在,我们熟视无睹。我每一次出去,都会经过水库。

 

     水库是1977年修的,那时候,我还在读小学。那里,曾经是一条沟,筑了堤坝,就成了水库。

 

     我还记得修水库的七大队的人住在我家里的情形,他们在大门边煮饭。我还记得,一个村民推着我在堤坝上奔跑的情形。

 

      一晃几十年了,时间过得太快了。

 

      水库在那里,在我的右手边。它是1974年修成,几个大队合修,现在,水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枕风月

           山,黎明

 

      晨曦来到山村,山村被光亮揭示,只有光显示存在。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光明来到山村,树木显性,但是还不清晰。

 

  树木立着,不说话,静静的,不言语。

 

  池塘里,一池静水。

 

  黎明的朦胧和寂静。他想起伟大的诗人艾青的《黎明的通知》。

 

  他记得"请打扫你的庭院"。

 

  天空漏出一抹橘红,那是躺在天空的红叶。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诗

早晨,我坐在这里,五十岁,我还在这里。

时间,岁月,河流,我五十岁还在山村,

这是一个讽刺,我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忧愁。

我已经麻木,在生活中不麻木不行。钝感力。

只是我在这里,是真实。我经历了那么多,

我还是我。在县城,我寻思,有些事情一开始就错了。

我还在这里,独自欢喜,独自忧愁。他说,穿着白色的衣服,

你要与人多交流,她说,你没有翻起来。无论如何,冬天到了。

该生火了,过一阵又该吃午饭了。我努力设想。

我们就生活在尼泊尔,我们就是外国。对于外国,‘

我们不是外国吗。对于外星人,我们就是外星人。

山村,这里,我回来了。未来一片迷茫。未来不迎。

那是一个清朝人说,也是中国人说。时光,岁月。

我在这里。我在山村。我想起平桥村。鲁迅的村庄。

我想起,在仓黄的天底下,横着几个萧索的黄村。

无论如何,我在这里,我活着。我存在,是一切的前提。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诗

我在这里,早晨,又一次,

我回到山村,在外面漂泊的日子结束了。

她说,也只有你愿意回来。

她说,你走到任何地方都要落难,都要回来。

真是一语成谶啊。世代如落叶更替,

也包括我。一百年后,眼前的人会死去。

我止不住想入非非,在这里,在山村,

我回来,回到故园,故园荒芜。

田园荒芜胡不归,我多少次出去,又多少次返回。

我一次次出去,又一次次回来。

阳光照在山林,使我迷醉。想起性本爱丘山的

著名隐士。隐居不是我选择的,是上天的安排。

我在这里,在山村,我依旧在家中,你在这里,

就永远在这里。我听着音乐,写着诗句。

母亲除外务农去了,父亲上街去了。‘

我留守家中,与自己为伴。我拥抱着自己。

与你同行的有千万人,到头来,也只有自己行走。

我在这里,在山村,这是我的最后的根据地。

我拥有的很少,够吃就行了,不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诗

我弥留之际,我想着,我快死了,我不舍这个世界,

但是我必须离开,是自然规律,是天意,人人都会死去。

我身患绝症,不久于人世。我的脑袋了迅速闪现我的一生。

念书,教书十几年,之后生病,隐居在一个小镇。之后

去绵州,北京。我回到山村,一切又一次回到原点。

我想着别人都出去了,只有我原地踏步。我再也走不出山村。

我就这样死了。我想起一句诗歌——壮志未酬身先死。

要死了,才想起世界的美好。才想起,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了。

无数次设想死亡,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亲人围着我,

等我死去。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对于世界,人生,只有遗憾。

不舍也要舍弃。我来个这个无法认识的世界。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日志

 

置身黄昏,浑然不觉

时日已黄昏,父亲说,太阳偏西了

我已经衰老,衰老如浮云

我回到故乡,所谓叶落归根

还有多少里路要走,生命如同灯盏

一阵风吹来,就要熄灭,生命

不是天上的星星,永远不会落下来

不会被风吹灭,不会被风吹得晃来晃去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颂

    山,广大无边,你坐在车子上,看见大地的辽阔,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山连绵起伏,无变无尽,我的家,就在大山深处,大山深处有人家。

    山,更远的山,如同睡着的佛。每一次,我出门,坐在车子山,目光贪婪的看着窗外的景致。不出门,不知道世界的辽阔与广大。每一次出门,就想起父亲说,观山望景。

    山是凝固的波涛,是古人的发现。

    山是大地的皱折。是大地的皱纹,是大地的纹理。

    一个画家看见山,一定想画下它。人只是大自然的模仿者。

    它是上帝的杰作,人只是模仿上帝。当初,上帝正是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

    近处的山是青翠的,远处的山,是蓝色的,越是远的山,越淡。山可见大地的神奇。

    我就在山中,只是浑然不觉,山早已经融入我的呼吸和血肉,成为我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日志

荷花,洁白的荷花,看见它就是眼缘

一个瞬间,一个记忆,美丽的图景

在现实中,真实的存在,荷花还没有

正式开放,只是含羞,还舍不得开

一块荷塘,最美的风景,那洁白

一尘不染,一个瞬间,记忆,在

几十里外存在。一块荷塘,被我经过

被我看见,美丽的风景,是大自然的杰作

是上帝亲手栽种,没有象征,没有比喻

只是我经过,记住,一个偶然的机会

进入我的诗中。正在开放是美丽的

凋零也是美丽的。一池荷花,在山野

在农舍边,默默的绽放美丽

只是偶然,便存在了。一个偶然机会

被我记住,一切都是偶然,没有必然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日志

一个人在家里,守住山村

守住一天的最后时刻

守住我自己,生命的黄昏已经来临

一切是那样急迫,时间在催促我

时间紧跟我的脚步,它催促我来到老年

 

生命的黄昏已经来临,而我还没有准备好

时间的脚步是那样急促

如同暴雨点,你不知道那一块云彩下有雨

你不知道哪一个时刻死去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生和死

 

一切是那样井然有序,又是那样混乱

人们意志坚定,仿佛他们的人生有蓝图

而我的人生是草稿,不断涂抹

还在改写,已经涂抹得混乱不堪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日志

 

 

枯萎的荷花在池塘里,被汽车阅读

仿佛是我枯萎了,在郊野,我看见一个池塘里

枯萎的荷花,在夏天枯萎,灿烂的枯萎

四周还有绿色的田野,可是荷叶枯死了

干枯的垂着头,打不起精神,它们已经失去绿色

失去水分,不再有往日的娇艳,不再欣欣向荣

枯萎不该发生在夏天,在绿色丰腴的季节

死去是正在发生的事情,是在绿色铺天盖地的时日里

它们再也站立不起身体,再也不能展示丰美

娇滴滴是过去的事情,过去的再也回不来

死去是现在,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死神随时挥舞着镰刀,随时准备看下来

死去的荷叶,成为特别的风景,成为华章里的败笔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4页/410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