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远方

缓冲、骤变……那是微笑着的离子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71648
  • 开博时间:2006-02-2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麦子,那一茬悄悄返青的麦子

  在玉米地里诞生的米,该有多少故事等着我去猜测、发现和感慨啊!
  那一年,家里缺米,母亲把她从玉米地里抱回家,正在为缺米犯愁呢。
  你就叫米吧!母亲叹息着说,家里都揭不开锅盖了。
  米的到来使得家里更加的缺米。
  大姐说:家里也缺面啊,你总不会再抱回一个面的吧。
  
  面是麦子磨的。过了年,排上的麦子正在一茬茬的返青。
  那些返青的麦子曾给全家带来了希望。也正是在这样的希望和失望的交替中,米悄悄地长大了。
  这时,在另一篇小说里,麦子返青时,野猪出现了。
  可是,我的小说里没有野猪。
  只有麦子。那个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麦子。那个会吹口琴的麦子。
  米长到了三岁,我已经十七岁。麦子只有九岁。
  
  除了我,谁会记得,麦子来青山排的时候只有九岁?
  他来到青山排就是为了见到米吗?
  可怜的米啊,她哪里知道,这个从城里来的麦子,在小说推进的过程中,会一次次地使她陷入痛苦的渊擞。
分类:采菊东篱 | 评论:0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小说

  博客的登录密钥被我遗失了很久。
某一夜,忽然突发灵感,想到了一串数字。没想到,竟然打开了!
  ——我这一生,要遗失多少所谓的密钥啊。
  就像那些故事,那些生命,只有把握了密钥,才能占据领域的核心。
  可是,谁总会那么幸运,在长久的遗失后会失而复得。
  
  
  米,一定也会读这些夭折的故事吧。这些故事的夭折,是生命密钥的遗失。
  而此后,还有麦子,还有丫头。
  夜莺的歌声,在青山排的山谷间徘徊,夜晚,诡秘而脆弱。
  那时,我说过什么?关于离开,关于邂逅,关于独自抵御的一场洪水的入侵。
  序幕已经拉开。是熟悉的气息和场景。
  
  
  
分类:采菊东篱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些是米所不知道的


仿佛命中注定,只有在青山排我才能找回那些失落的语词。而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语词的存在,就可以深入到一个人的内心。
命中注定,青山排,是这些故事的发轫。
那一片安静的玉米地,谁也不知道它存在过多少年。在年复一年的轮回中,玉米保持着相同的生长方式。
此时,已是初夏,玉米高过人头。它们肩并肩地挨着,像密不透风的森林。
我经过玉米地的时候,是正午时分。我听到婴儿的哭声,也是在正午时候。
哭声断断续续,穿透了安静的玉米地,神秘而又忧伤。
我停下,哭声也停了下来。我欲走,哭声又响了起来。
我不禁震悚起来,巨大的恐惧感,使我拔腿就跑。可是,我的脚好像踩在玉米秸上,怎么也跑不不起来。
路旁玉米与玉米的间隙里,我看到一个白色的襁褓,一个婴儿的头部露在襁褓的外面,旁若无人的哭泣。
可是,除了我,还有谁听她的哭泣?
一阵风过来,玉米弯下了腰,玉米听到了哭声,可是玉米什么也不知道。
我一口气跑出了玉米地。
分类:采菊东篱 | 评论:1 | 浏览:6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小说的最后一页,我写道

它像极了那片干净的云、挣脱了尘世的敲打。
那墓园,那坚持足不出户的麻雀,
因为惊恐而苍老。
 ——《青山排》

在小说的最后一页。米回到了青山排。
啊,青山排,遥远的诡秘的青山排,是家乡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土地。
风从垭口吹来。米迎风流泪。而我不在小说里出现已经有十余个章节了。
我离开小说的时候,火车修到了青山排。火车的隧道从青山排的胸膛穿越而过。可是火车的到来依然没有改变青山排的安静。
多么巨大的安静!多么安静的米!多么安静的村庄和庄外的玉米!
我的灵魂在米和玉米之间徘徊。我兜了那么大的圈子,费力地从城市回到村庄,然后费力地躺在安静的青山排。
一个人孤独、无畏而又宿命的一生。
他的终点成为怀旧者的天堂。
可是,我必须回溯到从前。从前的村庄在青山排的包围中安静地裸睡。

米尚未降临人间,我八岁的时候就在等她降生。我等到十三岁。
那一回
分类:采菊东篱 | 评论:1 | 浏览:5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的另一种写法

“那是最好的时代,那是最坏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代,那是愚昧的年代;那是信仰忠诚的年月,那是怀疑盛行的年月;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晦暗的季节;那是希望之春天,那是失望之冬天;我们都在奔向天堂,我们都在奔向与之相反的方向,地狱——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的情形非常相像,某些嚷得最凶的权威人士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不论是好是坏,都是比较级里的最高。”
   ——《双城记》卷首 狄更斯
 一
那时,我好像就躺在小说里。说来也怪,这样的感觉竟然像躺在棉花里一样。
我想:我总是梦到被追杀,与这些小说是有关系的。总是在最危急的关头被救,有时是一个酋长,有时竟然是悟空。
我希望在下一次被追杀时,救我的是米。可是,米,你在哪里?
爱情和饥饿在我的心里隐秘地生长。我十七岁时,米只有三岁。米长到十七岁的时候,我已过了而立之年。
米长大了,我就老了。这样的危机感,自我开始记事起就像梦靥一样笼罩着我,我甚至害怕米懂得这个路人皆知的道理,但是米似乎全然不知。
是的,我们之间一定要
分类:采菊东篱 | 评论:0 | 浏览: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小说玩

终于,准备再写一篇小说。
有现成的故事,一直埋着的。
试着写得长些吧。
  
以《相见欢》为题,
很好玩的事件。
于是我写。
慢慢写。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1 | 浏览:4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龙家营:十个飞翔的海子

我的兄长,从麦地出发
前往命定的龙家营

哦,龙家营,那遥远的气息
从地底下穿过

地底下,呼啸而过的火车
载着春天的遗体

春天是如此短暂
嘲笑这一片绝望的光明

还有弯腰绝望的麦子,
和异乡人的黄昏

异乡,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
十个飞翔的海子,都在歌唱





(1994年在海子墓前与白鲸兄弟诵读《太阳·司仪》)
分类:采菊东篱 | 评论:0 | 浏览:7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掩埋

那一回,我种下了一道樊篱
等待你的降生。

无可救药的80年代。我说过,
我要在墓地里和你约会

就像掩埋年迈的茱萸
有时可以看见身体里的隐疾。

让我的头发上也长出樊篱吧。
我18岁,重现的细节如此真实。







分类:采菊东篱 | 评论:0 | 浏览:7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