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嗯。随便。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926
  • 开博时间:2011-02-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迷上科学


  我第一次迷上科学是在很小的时候,具体怎么回事,已经忘记了。那时我很爱问为什么,但大人都解答不了,于是我就把一些很难的问题写在一张小纸上,折起来,塞进一个奶瓶里,等长大了看能不能解答出来。那些问题都是科学家无法解释的,比如说“宇宙有没有边”“人死了会去哪儿”,之类的。后来那个奶瓶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我喜欢看一些关于科学的百科全书,但上面都是些很面上的问题,没有我想看的那种。我想看的是一些很基本的东西。有一次,我问大人,次方是什么,他们说,一次方就是一根头发,二次方像一张纸,三次方就是一个盒子。然后我问四次方是什么,他们说以后会学,并且还说有五次方、六次方等等,越来越难。我听后,很期待。结果长大后才知道原来不是空间维,感觉很无聊。于是我自己研究,上网查资料,等。后来我发现科学就是规律,你必须遵守,不然就出局,就像一个苹果放在桌上不会漏到桌子下面一样。
  我不是迷科学,而是迷上做不科学的事,或者说,迷上做科学以外的事。但是我发现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极具科学,包括做不科学的事,就像经常以为自己把别人耍得团团转的时候,其实自己才是被玩弄的对象。我努力寻找科学漏洞,但每次都发现上面早已有块更大的补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门其实开着


  通往心灵的门其实开着,只是中间有一段很难走的区域,这段区域在两扇透明门中。
  第一道门永远是开着的。你会在什么也不知道的状态下被那道门迅速吸进,到达那片区域。首先,你会在不经意间封闭任何有直接关联的记忆,并建立新的规则。在这期间,你很容易被弹出第一道门,如果你突然想到一点关联的记忆,会像一个肥皂泡遇到另一个肥皂泡,一旦接触到一点,会瞬间合拢。就是说你的潜意识要让你的桥梁意识(即意识与潜意识之间的通道)忘记某些特定有意识的记忆。这对于清醒的人来说是非常难的,就像一个人告诉你一件事,然后反反复复强调要让你一分钟之内忘记它,但是你的潜意识很聪明,它什么也不做,这就是那段区域的工作。这时你的思想已经分成两部分,你已经从左脑来到右脑,右脑的门其实开着的,不过必须得在不知道要进入那扇门的情况下才能进入。等你的记忆被封闭起来后,你会进入第二道门,这道门从来都没关过,且你得自己进去。这是最后的检验,通过检验便可进入,通不过则直接弹出。进入后,到达思想深处,在这里,可以隐约感觉到灵魂,这里是思想能带你去的最远的地方,因为那被封闭的记忆还存在。记忆一旦破裂,你立刻清醒。
  从左脑到右脑,从思想到灵魂,门其实开着,门里面是真正属于你的地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因为有了期盼


  我期盼我能成为一个钢琴家,能弹奏所有我喜欢的曲子。更期盼我能成为一个作曲家,能作出让别人喜欢的曲子。因为有了期盼,所以我朝被期盼的方向努力。不过我最期盼的是有一天能完全了解音乐是什么,能让所有人都很直观地感受到。或许也不用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一个人知道也行,就像我一个人醒着,其他人都在做噩梦一样,不需要叫醒他们。
  我期盼我能考上音乐学院附中,所以我天天练很多小时的钢琴。因为要考文化课,所以我还要学语文、数学、英语,天天在外面上课,没有玩的时间,但是学这些也是为了以后多玩一点。
  我期盼过春节,因为可以回老家跟小朋友玩。因为有了期盼,去之前我会把作业写完,准备很多很多东西,虽然都用不上。我还会吃很多药,怕感冒了回老家玩不好。
  我期盼洗澡,因为洗澡时不会想起学习。因为有了期盼,所以经常弄脏自己。
  我期盼能回到青春期以前,那时没青春痘,脸一点也不油,那时没有喉结,说话很轻松,那时没有汗毛,身体很轻。因为有了期盼,所以我努力等待青春期以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很喜欢做梦,希望能天天做。但有的人就不喜欢梦,可能因为是恶梦。但恶梦我也很喜欢,很刺激,就算真的害怕,醒过来就行了。我现在可以直接醒来。有时觉得一个梦又好玩又恐怖时,我会考虑该不该醒。不过小时候我不会遇到这种问题,那时只要在梦里叫一声“变”,我就会到另一个场景,那个场景不是我想的,还需要熟悉环境,如果不喜欢还可以再变。我还有个技能是飞。这个应该很多人都会,一般都在小时候才会。一年级前我完全可以像走路一样飞,小学时需要用力扇手才能飞起一点,之后几乎完全不行了。
  现在我做梦经常都知道自己在做梦。一旦知道了的话就容易醒。后来发现只要在梦里集中注意力就不会醒了。有时会梦得很深,就会感觉很真,但往往都知道是在梦里。这时,我就会去研究。首先会去摸一些周围的东西,墙壁等,觉得和现实生活的一样。然后会去听周围的人说话,很好玩,听得很清楚,心想,这都是自己想出来的。在梦里我就想,这可能跟现实生活一样,也会刺激视觉、听觉神经。我还仔细看我的手掌纹,对比和现实生活中的一不一样。有一次,在梦里我回忆我是在什么地方睡的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如果想到了和现实生活有联系的东西时,很容易醒。而且如果脑袋运行速度不是很快时,跑快了也容易醒。还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从高处落下时,会有很强烈的失重感,我很怕那种感觉。我也做过有关联的梦,有三个梦,中间可能隔了两三年。
  小时候有的梦还会影响现实生活。有段时间经常感到时间变长了,然后听见有一男一女在我脑子里对话。或是睡觉时隔着棉毛衫摸肚子,会立刻感觉到一个梦。有一次在幼儿园里,午睡起来穿毛衣时,突然感到自己被毛衣缠住了,在里面挣扎,同时感到一辆货车翻到公路外的毛线堆里了。最后满头大汗地从领口钻出来了,像是溺水了一样。
  现在我还研究半梦半醒的状态。我在那种状态想一件事,但是一瞬间什么都忘了。有时专门去记清楚一个简单的东西,想这次睁眼肯定不会忘记了,结果,睁开那一瞬间感觉来到另一个世界,刚才想的东西,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好像是现实世界不兼容那种状态的东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运气中的倒霉


  在北京的时候,有一天和我表弟出去玩游戏,是那种商场里的游戏厅。之前在必胜客吃东西,一直在和梁聊Q,他总是说他那句名言。到了游戏厅,买了50个币还是100个币,和我表弟一人一半。我先玩了一个对打的游戏,一个币。游戏里你可以在5个人里选择一个打,有小学生(男)、小学生(女)、空手道小学生、大妈、大叔(肌肉),赢了分别可以得1、2、5、12、17币,规则是用最快的速度按同一个键。首先,肯定不会打小学生(男),其次不知道为什么小学生(女)比男还要厉害。然后我保守地选择了小学生(女),自信地投了一个币,然而那个币下去之后却再也没有出来过。这不代表我输了。但我确实输了,因为其他的币也没有出来,虽然我用弹同音换指的方式急速运动,却还是被她打败了。就这样损失了一个币。现在还剩49或24个币。我换到另一个游戏机玩打飞机,每个飞机被打下来也有不同的币,这次居然把币额为7的飞机打下来了,赚了6个。然后我表弟的妈妈冲过来叫我快投币,说中了什么奖,在30秒之内你投多少个他就还你2倍,于是我赚了15个。现在想起来,我为什么2秒才投了一个?现在有70或45个币了。
  
  我分了点给我弟弟,他好像亏了一些。上次去玩也是,40个币就换了2个加起来不到5角的东西。这时我去玩了些竞技类的游戏。回来后,看见我弟弟在玩得游戏票的游戏,投一个币下去,那个币就弹弹弹地到了某个门里。有20个门,一共有5、20、50票,如果全部点亮就可以得到以前人玩的所有票数。他居然全部点亮了,得到了400多个票。我看旁边还有个机器,也去玩,结果还差一个门的时候币就用完了,然后就只有准备回去了。但我还是觉得有点亏,又花2块钱买了一个币,自信地投下去,这次那个币还是没出来,其他的币依然也没有出来,而且,连票也都没有出来,这还是不代表没有中,就算没有中那个票也应该出来,但是我确实中了。但是出票口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表弟于是一直踢那个机器,好像是卡了。当然后来还是出来了。这个机器之前所有人玩的票数有将近300个,全出来了。拿着一堆票去换东西。还没换到想要的东西。那儿还有PSP可以换,需要几十万张票,那么多纸都可以换个PSP了。
  
  回去的时候,他们说我运气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运气还可以。想到这个最不能理解的就是F股,我不能用科学的方式解释它,虽然有一个科学家说过什么倒霉定律,但还是不能理解。那支股买来就亏本,想等他再涨一点点就赶快卖掉,结果它再也没有涨过,还跌了几十倍。还有k股,是所有股票里面涨的最好的股票,我也买了,只不过等它涨的时候已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最近我买了200股招商银行的股票,花了2940元,平均是14.70买来的,今天已经到15.56了,不到一个星期已经赚了172元了。
  
  后来发现我运气是很好,只是在好运里有很多意外和倒霉的事情发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晨诵

  
  我看学校中
  
  有广阔土地
  
  有茂密森林
  
  有调皮学生
  
  有池塘水坑
  
  有腊肠牧村
  
  有灵魂的力量住进人的心身
  
  我看班级中
  
  里面坐着我
  
  老师的知识深不可测
  
  学生的智商高不可估
  
  在阳光的教室里
  
  无论题目多难
  
  无论作业少多
  
  你创造世界
  
  我追索也寻找真理
  
  那个智慧 完善 精密
  
  为快乐而活着
  
  在我灵魂永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做一个行者

  
  做一个行者之前要知道什么是行者。顾名思义就是走路的人。怎样才能做一个走路的人呢?很简单,只要有脚就可以了。还有就是你愿意走。这很难,因为这里的脚是思想里的。思想里的脚比现实的脚要难控制得多,因为它需要毅力而不是力。
  比如说早上起床的时候,你的脚完全可以动,但你心里的那双却很懒。如果你一会儿要上学,随着时间的变化,你那双“脚”会越来越有压力,当自变量时间给你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大时,因变量毅力也逐渐增大,当毅力增大,你会越来越想起床。被因为困而产生的不想起床的信号包围住起床的信号,一旦起床的信号超过困的信号时,你就起了,就像水超过杯子的容量时,就会溢出。当你思想里的水溢出杯子时,你就算是一个行者。但你的杯子容量太大时,你的水不能溢出来,你就不能是一个行者。
  如果你想做一个行者的话,你就得把阻碍你的杯子的容量降低。但你不能靠毅力把水变多,因为毅力得靠外界的压力,所以只能缩小杯子。怎么才能缩小呢?在上一个例子中,我们可以更改自变量时间。也就是睡觉的时间。睡得早,就不困,不困就不会不想起床,在这里不会不想起床就是因变量,所以
  不会不想起床=K(睡觉时间)
  毅力=K×压力
  行者=毅力
  行者不需要靠自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板上的记忆

  
  第一次正式见到黑板是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教室的正前方就有一块,老师天天都在上面画东西,画的什么,也看不懂。只记得老师在黑板上留作业的时候,我故意不看它,然后把头转到后面,跟同学说话,假装不知道有作业,虽然他正在抄。等他抄完,我就知道放学了,然后背着黑板从后门走出。
  第二天,老师收作业,我没交。老师问为什么,我说,什么作业,我不知道。老师说,昨天留在黑板上的。我说,没看见黑板上有作业。然后我把坐我后面的同学叫出来为我证明昨天布置作业的时候我一直在和他说话。
  我只是不相信有作业。
  有时,我不知道老师在留作业,往黑板上一看,不小心瞄到作业,感觉很内疚,因为本来打算不让自己知道的,现在知道了,又不好不做。但我还是想找一些完美的理由。于是我争着去擦黑板。也有其他人争着擦,但性质不一样。老师看我从来没那么积极过,就给了我一次机会。我拿着黑板擦,把不要的东西擦了,剩点在作业旁边,然后找一个高级干部问剩下的那些擦不擦。我用身体挡住作业,把要擦的给他看。他当然说擦。我就连着那个重要文件也擦了,接着只需要坐到位子上,拿出本子和笔看着空白的黑板,露出惊讶的表情就算完成了。
  那个干部也许会发现,也许不会,但这不影响结果和目的。结果是第二天老师会问我为什么,我依然是那样回答,班上肯定有一两个人会说是我擦掉作业的,我等的就是这句话。如果班干部昨天看见我把作业擦了,今天也许会替我辩护,没有的话,我也会把责任推到他身上的。老师一看是班上的高级干部,事当然就圆满解决了。但下次我又要想新的方法,怎样让老师不在黑板上留作业,怎样能够完美地擦掉作业,怎样让我不看见黑板上的作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说,冬天是从11月7日到2月4日。
  冬天很冷,会下雪。我喜欢下雪,可成都的冬天不会(下)。但我每年都盼望着下,就算起点霜也可以,只要看着外面是白的就行。不过成都偶尔也会下点小雪。那时每天都很关心天气预报,有的时候为了降温,从冰箱里拿几块冰丢到外面,但还是没效果,冰到地下就变成水了。听大人说,其实在云里的时候雪都没化,只是下下来的时候才化的,我就暗示自己,说成都其实会下雪的,只不过还没下下来就化了。那个时候我认为,一个地方下不下雪就象征了它的好坏。不过成都附近的山上有雪,可以堆起来的那种,还可以打雪仗,走的时候想把雪带回市区,丢到每个角落。很羡慕生活在有雪的地方的人。
  冬天很冷,要穿很多衣服,很麻烦,不舒服。特别是睡醒,很困,不想起,天又黑,还要穿那么多衣服,那些衣服又冰,感觉早上起来都要感冒十多分钟。而且手好冷,钢琴都弹不动。
  冬天很冷,很清醒,会静心享受现在,也怕被未来的事打扰而发愁,有种小时侯无忧无虑的感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