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飞的天空

写作者,文学博士,大学副教授。未经本人允许,本博内容请勿转载!联系我jiangfei2004158@sina.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805858
  • 开博时间:2006-02-20
  • 博客排名:第1967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何处还乡》后记:写作是存在的方式

  《何处还乡》后记:写作是存在的方式

 

终于能按照自己的内心写作了
却不能按一个人的内心生活
这是我们共同的悲剧

————王家新《帕斯捷尔纳克》

  

此时此刻,我愿意再次回到1998年,因为那是我个人写作史的开端。那一年,我刚上大学,在家乡的报纸《桐城报》上发表了第一篇散文。转眼十五年过去,我从一名大学生成为一位大学老师,从一个青涩少年变成一个居家“大叔”。时光不断篡改着我的容貌、性格乃至心境,唯一没有改变的,是我至今仍然依靠文字来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温暖自己的生活和内心。每一篇文字都是我生命历程的一个坐标,而每一篇文字也都有它自身的独特命运,正如每个人都有自己幸或不幸的人生一样。就在今年上半年,我的一篇散文《沉重的肉身》获得全国高校文学征文一等奖,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发表的“获奖感言”中,我这样说道:“散文写作是一种生命写作,它应当传递作者本人的体温、脉动和心跳,应当表现人们真切的感受、真挚的情感和真诚的意向。对于今天在场的每个人来说,可能我们每天都在过着一种‘形散而神不散’的散文式生活,只不过我们不是在用语言写作,而是在用自己的整个生命写作。”可以说,文学始终是我精神的第一需要,写作始终是我生命存在的重要方式。

我喜欢的先锋作家潘军说,“写作是寂寞的事业,不需要热闹。正是这样的寂寞,使我内心获得宁静。我想永远坚守这份宁静。”我很感谢他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正是为了使内心获得宁静,所以,我选择写作,并坚守这份寂寞。我喜欢的另一位作家博尔赫斯曾说,“记忆建立时间”,而我想说的是“文字建立记忆”。我终究会在生活里渐渐老去,直至死去,却寄希望于在自己写下的文字里获得一种记忆和时间的存在,获得一种“生命的在场感”。去年,我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散文集《纸上还乡》,这是一本关于故乡、亲人的悲喜忧伤、生老病死的书。北师大赵勇教授特意为这本书写了精彩的评论,其中他说道:“因为这本散文集,我甚至还改变了我对散文的某种成见。我原来受孙犁老先生的启发,信奉他那个‘散文是老年人的文体’的散文观。但读着江飞20多岁写下的文字,我忽然觉得人到中年或老年再写散文,或许有些太保守了。因为回忆固然能过滤掉生活的杂质,留下那些值得记写的文字,但一把年纪再来回忆往事,一是记忆已

分类:散文天下 | 评论:2 | 浏览: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处还乡》新鲜出炉,欢迎品尝,预售进行中~~

《何处还乡》新鲜出炉,欢迎品尝,预售进行中~~

 

《何处还乡》新鲜出炉,欢迎品尝,预售进行中~~

 

亚马逊预售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ref=asc_df_B00IU7MLEI915140/?asin=B00IU7MLEI&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求扩散】新书预售:江飞散文集《何处还乡》

  

 

        近来,不断有学生和朋友询问我的第二本散文集《何处还乡》的出版情况,并请求赠送。故在此啰嗦两句: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写作于我是自娱自乐的事情,大家愿意读我的文字,这让我倍感欣慰和温暖。谨向大家——纯文学的读者们,致以崇高敬意! 

        其次,本书将于3月中下旬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因为本书是公费出版,出版社只给我几本样书和微薄稿费,所以,无法一一赠送给所有求书的学生和朋友们,还请大家多多体谅。支持作者的方式有很多,买他的书,静静地读,或许是最好的吧。 

        最后,为了答谢大家的厚爱,也为了配合出版社的出版发行,故开展此次“新书预售”活动,希望给那些热爱文学、喜欢我的文字的朋友们提供实际的优惠和服务,也希望大家转发扩散,购书支持,不胜感谢! 

 

“新书预售”活动具体详情如下: 

 

1、时  间:3月4——3月30日(根据情况可延长) 

2、方  式:本地欲购者请编辑短信(格式:“XX,预购《何处还乡》,X册”)发送至下面任一联系人;外地欲购者请先汇款至“中国银行 6

分类:散文天下 | 评论:1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批判地继承:雅各布森与俄罗斯意识形态传统

批判地继承:雅各布森与俄罗斯意识形态传统

摘 要:俄罗斯语文学家罗曼·雅各布森不仅对德国浪漫主义和黑格尔理念世界的文化抱有浓厚兴趣,而且对拜占庭-希腊文化及其宗教-斯拉夫文化矢志不渝。无论是对“民族神话”的重建,还是对康德哲学的继承与批判、对黑格尔辩证法的借用,雅各布森都是在俄罗斯意识形态传统中建构自己的结构主义语言诗学的,其理论言说既表现出一位俄罗斯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与民族意识,也表现出一位“未来主义诗人”的浪漫情结和审美理想。

关键词:罗曼·雅各布森;俄罗斯意识形态传统;拜占庭文化;德国浪漫主义;语言诗学

 

罗曼·雅各布森(Roman Jakobson,1896—1982)曾经用这样两句话来形容他自己:一句话是经常被引用的,他说,“作为一个语言学家,凡涉及语言的一切东西于我而言都不是界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集《何处还乡》即将出版,敬请关注!

  

|编辑推荐|

 

●童庆炳、张清华、梁鸿、徐则臣联袂推荐

●一个永远无法停止和结束的诘问 

●一代漂泊者的故乡记忆 

●一本献给千万“异乡人”的回归之书

 

 

散文集《何处还乡》即将出版,敬请关注!

作者: 江飞

出版社: 清华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一代漂泊者的故乡记忆

出版年: 2014-4-1

页数: 272

定价: 32.00

装帧: 平装

ISBN: 9787302349983

  

|内容简介| 

        还乡,对所有漂泊者来说,是一个永远无法停止和结束的词,当然也是一个遥远且温暖的词。多年后,更多的漂泊者,成为了故乡的过客,于是,在一次次怀乡中接近,又在一次次停歇后远离。在还乡和远离中,我们依然彷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评论】解码历史与现实之间的隐喻

  

解码历史与现实之间的隐喻

——评张翊奇《食人者》

  【评论】解码历史与现实之间的隐喻

“谁把思想局限于现在,谁就不能了解当今的现实”,19世纪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密芝勒(Jules Michelet)在《人民》一书的开篇曾这样写道。稍后的年鉴派史学大师布洛赫(Marc Bloch)在《历史学家的技艺》中转引这句话,并以此来批评同时代的史学家厚今薄古、割裂新旧历史的弊病。仔细想想,我觉得布洛赫心中应该还隐含着这样一层更深刻的意思,即“谁把思想局限于过去,谁就不能了解过往的历史”,因为在历史、人和时间的关系场中,布洛赫认为只有热爱生活、渴望理解生活的人才可称之为“历史学家”,反之,一个学者如果对周围的人、物或发生的事件漠不关心的话,那么,他至多只是个“古董迷”,如其所言,“历史感的培养并非总是局限于历史本身,从某种意义上说,有关当今的知识往往能以一定的方式更为直接地帮助我们了解过去。”可以说,历史感一定程度上源于现实感,历史永远是鲜活的、具有某种意义的历史,而不是死去的编年、空洞的回声,这也正是克罗齐所谓“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根柢所在。而对于史学家或文学家来说,最关键的,是如何努力去发现和解码过去与现在之间、历史与现实之间的“内在联系”。

以上似乎是题外话,却是我在读张翊奇的文章《食人者》时禁不住想到的。

认真读

分类:随笔评论 | 评论:0 | 浏览: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赵勇教授:童庆炳先生对于中国当代作家的意义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童庆炳先生对于中国当代作家的意义

 

赵勇

                                                              【转】赵勇教授:童庆炳先生对于中国当代作家的意义(配图:童老师的笑,“天真”且总“有一种无锡泥娃娃般的单纯和诚实”。江飞摄于2013年5月27日,童老师书房。)

 

        在“童庆炳的意义”这个话题之下其实可以谈论出许多内容。我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题目,是因为这个话题所谈者不多,或者说,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认真思考。

         似乎有必要从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谈起。莫言获奖后,有关莫言的段子迅速增多。据我观察,这些段子中,许多是与北京师范大学和童庆炳老师有关的,那既是民间对诺奖的一种解读,也是对北师大和童老师的一种祝贺。记得获奖的当天晚上,云南大学人文学院的宋家宏教授在我转发的一条微博后跟了两句话:“感谢童庆炳老师,两位高足先后获奖!后一位要感谢前一位,然后再感谢中国政府!”这条微博微言大义,话里有话,估计许多人会玩味一番。于是,童老师与莫言的师生关系、莫言的那篇硕士学位论文、北师大与鲁迅文学院合办的那个作家研究生班,才又一次以强有力的方式浮出水面,进入到公众的视野之中。 

     一

         那个作家班的全名叫“文艺学·文学创作”研究生班。据何镇邦先生回忆,自1984年文学讲习所更名为鲁迅文学院之后,全院师生都在为学历之事苦恼着,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最终,院领导想到了与高校联合招生。当其时也,童老师正担任着北师大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一职,何先生又与他相识,便与他谈两家合办研究生班之事。童老师说,北师大也正好有此意向,于是俩人一拍即合,开始运作。1988年6月22日,《关于试办在职人员“文艺学·文学创作”委托研究生班申请报告》由北师大研究生院呈送国家教委研究生司,报告中说:

        目前我国文坛上有一批青年作家很活跃,他们作品有不少在国外获奖,如《红高粱》作者莫言、浙江的余华、大兴安岭作家迟子建等。但他们的通病是先天不足,文化专业水平偏低,知识根底浅,门类单一,呈一种贫血状态。所以,对这部分青年作家如何更上一层楼,是一个重要课题。为此,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招收的作家班,把不少作者提高到大学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告别2013】以沉默言说

                   【告别2013】以沉默言说

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时代中,我们也有权去期待一种启明,这种启明或许并不来自理论和概念,而更多地来自一种不确定的、闪烁而又经常很微弱的光亮。

————汉娜·阿伦特

 

风还在黑暗里四处游走,呜呜的,带着一股冷酷的强力,并裹挟着一股虚空的怨气。这是南方的小城,离京城一千一百多公里,除了雾霾和北京时间,好像没有什么相似之处。在今天,全国都在纪念一个人,或者说他再次被一些人以各种方式所纪念。而于我而言,需要纪念的人和事有很多,比如祖母,两个突然离世的年轻生命,比如这肆虐的风,静默的夜,以及这千转百回的一年。

这一年的春天是从一场雪开始的。三月的那场大雪似乎是我在北京见过的最大的雪,最白,也似乎最美。那时,我已在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做实习编辑。每天,我往返于铁狮子坟与金台夕照之间,在公交车上看日出和日落,或在地铁里听风的呼啸和无数人的喘息。每当我从央视大厦底下经过的时候,我总感觉我离它是那么切近,又是那么遥远。央视大厦门外总有各种各样的徘徊者,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等待所谓的“机会”。于我而言,进入杂志社又何尝不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为此,我勤奋工作,努力把自己锻塑成一位称职的编辑,咬文嚼字,字斟句酌,酌来酌去。那时候,我已然忘却了自己曾是一位颇受学生喜爱的大学老师,面对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张张年轻的面孔,而不是一篇篇亟需编辑修改的文章。雪很快就融进了大地,雾霾很快就占领了天空,而我也渐渐明白:在天空和大地之间,我只是微不足道、势单力薄的一只蚂蚁;在安庆和北京之间,横亘着的不是一趟列车,而是一张傲慢的纸。我能够一个人仰望星空,却无法一个人孤军奋战;我看得见一种不确定的、闪烁而又微弱的光亮,却更清晰地听得见四面楚歌的声音,来自身体之外,也来自内心之中。

内心的纠结夺去了我在京城最后的时光。事实上,三年里,我没有去过故宫,以及很多计划想去的地方。我期待来日,却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2 | 浏览: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终总结】写作,这一年

        对女儿来说,圣诞节就是圣诞老人来临的日子,而对于许多商家来说,圣诞老人也就是财神吧。在中国,有没有耶稣,似乎是不重要的。    

        趁着大家忙着过节的日子,我蜗在家中养病。翻翻书,陪女儿看看动画片,做做手工,带她在小区里晒晒太阳,顺便总结下这一年的写作,也很好。 

        按少宾兄的“半吊子”的说法,我恐怕就是“半半吊子”了。看着同志们(比如少宾、佳骏等)在写作路上一路飞奔的姿态,内心的祝福和惭愧是同等强烈的。更纠结的是,这几年的写作和读书几乎都是功利性的,估计这样的情形还得继续下去。只希望来年多读点“无用”之书,多写点“无用”之文吧。

       这一年,除了完成博士论文《罗曼·雅各布森结构主义语言诗学》(30万字)的写作之外,断断续续写下发表的文字大致只有: 

       1、散文《沉重的肉身》,《作品》,2013年第2期;

       2、论文《超越“象征”,迎向“未来”:罗曼·雅各布森语言诗学的开端》,《石家庄学院学报》,2013年第1期;

       3、《万物静默如谜》,《常州晚报》,2013年1月28日;

       4、评论《不要妖魔化学术期刊》,《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2月1日;

       5、散文《返乡》,《安庆晚报》,2013年2月1日;

     &nb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地漫游者的精神行走(《文艺报》2013年12月18日)

  

    ——读甲乙散文集《鲜花地》                                                                 

                                                                  

   大地漫游者的精神行走(《文艺报》2013年12月18日)

         这是一部行走之书:在荒野中行走,在山水间行走,在记忆里行走,在城市与乡村之间行走,在出世与入世之间行走,在生存与死亡之间行走……总之,作者甲乙是一位不知疲倦而乐在其中的行走者,既用双腿丈量大地,更用文字寻求自然乃至超自然的精神应和。这位“大地漫游者”不禁让我想起本雅明笔下那个无目的地漫步于城市街头的“游手好闲者”。当然,对于甲乙而言,前工业的乡野(而非工业的现代都市)是其倾心的行走场域,而“行走”本身即是目的,是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的最好方式,是获得精神安宁与超越的不二法门。我羡慕这种精神行走的姿态,正如我羡慕退休后的甲乙此刻在京城自在随意的生活。  

   据我所知,在甲乙的生活里,漫游和写作始终是头等重要的大事,而这二者的相濡以沫便有了这部《鲜花地》。《鲜花地》的起点是行走的起点,是生活的起点,也是一个“人”生成的起点。七八岁时,甲乙随父母从东北走到皖南,正是这次重要的迁徙,在其内心深处打下了两块色彩各异的界碑,一头是记忆中既清晰又模糊的“大虎山”,寄托着一个少年最初的心事和想象;一头是占据记忆中的大块空间甚至挤进灵魂的“挖沟”,蕴藏着这个少年渐渐到来又匆匆离去的青春和梦想,而这中间则是流年,如“远去的车”,如“昨夜之鸟”,如梦翼。世事变幻,无可阻挡,而不变的才是生活的真理、人的根柢。正如《去黑山》中的那个少年,因为吃食的诱惑而独自步行前往20里外的三姑姥姥家,而当他终于站在三姑姥姥家门外的时候,却徘徊着放弃了敲门,最终“灰溜溜地走上了回大虎山的路”。这种思维逆转是颇有意味的,不是因为“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快意,而是因为意识深处自然而然升腾起的一种羞耻之心。按孟子所言,“无羞恶之心,非人也”(《孟子·公孙丑上》),这是一种人性之“端”,最本真,也最崇高,无形却充满强大的力量。这是甲乙“记忆中永恒的黑山”,又何尝不是“致良知”者规范自我的道德之山,人性之山?或

分类:随笔评论 | 评论:0 | 浏览:3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怀旧-记忆-文化身份:江飞散文论//李圣传

  

怀旧·记忆·文化身份:江飞散文论

——兼评散文集《纸上还乡》

 

李圣传

 

都市的喧嚣与乡土的变迁,使得城市与乡村正发生着结构性的裂变。而“我”则始终徘徊于城与乡的边缘,既渴望走进城市又希冀返回乡土,既是城里的异乡人又是故乡的陌生客。离开与返回在“乡恋”与“乡愁”的矛盾挣扎中传递着生命的疼痛与感伤,也折射出都市“异乡人”在文化记忆中的身份困境与价值焦虑。通过都市“异乡人”艰难而虚幻的“还乡”旅程,江飞散文以“80”后的文学视角在都市繁华的背后尖锐地审视着“告别年代”的乡土人情。其散文集《纸上还乡》更在城市与乡村、现实与怀旧、苦难与温情这三对尽显张力的“还乡”主题中,触碰到了“底层”民众的生活镜像,探寻到了现代性裂变中“乌托邦”背后所折射出的人性温情与文化忧思。

 

一、乡恋:都市怀旧下的乡土寻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念】荣获学校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文科组一等奖

【自言自语】当老师虽逾十年,却是第一次参加教学大赛。当然,也是第一次获得一等奖。诚如吴春平老师所言,“文化要依附于实体,记忆也要附着于实体,有了照片,记忆会历久弥新。”故立照存念。再次感谢吴老师的指导和摄影,感谢以各种形式发来贺电的我的朋友们,对于一个教师而言,获得这些祝贺无疑比获奖更幸福,更光荣!我珍惜这份情感,并将继续与大家一起前行……

 

 【存念】荣获学校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文科组一等奖

(与同学们一起聆听海子诗歌《亚洲铜》)

【存念】荣获学校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文科组一等奖

 (表演进行中呵呵……)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0 | 浏览:3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喧嚣中安守静谧

在喧嚣中安守静谧        在喧嚣中安守静谧

我时常想起2006年那个早春的上午。那是我第一次认真地走在锡麟街上。也是我第一次拜访著名作家石楠。

街道两旁店铺林立,路面新整过,然而并不宽敞,飘满枯黄的落叶,被风吹着向前翻滚。阳春三月,都在萌发,而那些来不及坠落的树叶,还深含着对过去的眷念吧。我徘徊在这里。或者,拐进垂直的一条小巷,而到达另一条平行的街道,“宝善庵街”,多好的名字,仿佛隐藏着若有似无的香火的味道。周末十点的大街小巷,一切有条不紊,早晨刚刚结束,而中午却尚未开始。

慢慢走进街上一个平常不过的小区,几棵高高低低的树生长其间,透出春天的绿意。家家户户的阳台上不是花草,就是花花绿绿的衣物床单,阳光灿烂,空气里弥漫的都是我所熟悉的日常生活的味道,其实这更是石楠所熟悉的吧。此刻的小区显得很安静,只有马路上传来的声音,在疏枝密叶里小心穿行。16幢1单元402室,敲开简陋的门,首先看见的是她家的保姆,接着是从卧室里应声快步走出的石楠,最后是她的爱人程先生。在客厅里落座,她就坐在我们的对面,温和地微笑着,精神很好的样子。有那么一刻,我突然想,就是眼前的这位貌不惊人身体孱弱的女子,却写出了那么多令人难忘的女中才媛来,让人不由地敬佩。

我问起她前几日在上海就小说《生为女人》签名售书的事。她说,是啊,本来心里还是很担心的,因为从来没搞过那样的活动,也没有精力和时间搞,没想到那一天我到的时候已排出很长的队伍了,甚至还有一些当初读《画魂》时结下的老读者,不辞路远地特意跑了来,真令人感动啊。我很明白,在时下这个热衷炒作的浮躁时代,能坚守在小城静心写作的作家,恐怕是需要耐得住平淡与寂寞的,而对这些20年后依然慕名而来的读者来说,这或许只能说石楠于他们依然有着强烈的期待吧,而这部为“天下母亲”而写的作品应该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写传记人物其实是很累人的事,她深有体味地说。我知道,这不仅仅是指收集翻阅传主资料的艰辛,更是因为那些尘封的历史又往往与今天的现实纠缠在一起。有人曾因为她所写的内容而气势汹汹地向她兴师问罪,也有人对她重提不愿再提及的往事而心怀不满,然而,她还是凭着一个作家的责任和道义,一丝不苟地写了,也耐心地为那些质疑的人作了解

分类:随笔评论 | 评论:0 | 浏览:3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讲座】写作:一种生命存在方式

  

      【讲座】写作:一种生命存在方式

终于能按照自己的内心写作了
却不能按一个人的内心生活
是我们共同的悲剧

————王家新《帕斯捷尔纳克》 

 

我一直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纯粹的文学爱好者,一个永远“在路上”的写作者。

1998年,是我个人写作史的开端,那一年我刚上大学,在家乡的报纸上发表了第一篇散文。从发表处女作到今天,从进入安庆这个城市到现在,从一个青涩少年到一个居家男人,转眼已是十五年!时光不断篡改着我的容貌、性格乃至心境,唯一没有改变的是我至今仍然通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0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金莲的文字世界(《创作与评论》2013年11月号)

日常生活、伦理底色及底层叙事的可能

——马金莲的文字世界

 

江飞

 

对于宁夏回族作家马金莲来说,“小说”二字其实并不能涵纳她用汉字精心构筑的那个世界,如其所言,她更喜欢把自己写下的东西称为“文字”,而她的梦想便是希望这些文字“能够像山野间的花朵一样绚烂,开出一朵又一朵,一片又一片,连成一幅独特的风景。”[1]事实上,在认真读过她已出版的小说集《父亲的雪》(2010)和《碎媳妇》(2012)以及近期发表的作品之后,[2]我深刻理解到:在这貌似琐碎素朴的文字背后,深藏着一个内心丰盈的女子对人类日常世界和心灵世界的独特洞察、认知与想象。时至今日,当马金莲欣慰地看见自己营造的独特“风景”在喧哗纷乱的文化场域中日益绚烂的时候,我们同样欣喜地发现:马金莲自己也正成为文苑中一株美丽的花朵,坚韧如金,雅洁似莲。作为当代中国的“文学新力量”,马金莲始终散发着西海固纯真的山野气息,她凭借其女性特有的敏感、细致与多情,用一系列原生态的日常生活细节,精致地勾画出农村底层世界的纷繁人事,凸显出农耕文明中持存已久的伦理底色,而其从个体经验出发的散文化叙事方式则呈现出底层叙事的某种新的可能。

 

 

首先,我想说明的是,给马金莲这样的作家贴上“80后”的标签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在我看来,媒体域或理论界对“80后”的这一集体命名一直隐藏着对这群作家的个性抹杀和风格漠视。[3]事实上,任何命名既意味着确认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1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