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飞的天空

写作者,文学博士,大学副教授。未经本人允许,本博内容请勿转载!联系我jiangfei2004158@sina.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805360
  • 开博时间:2006-02-20
  • 博客排名:第1969位
最近访客

sweetswing

2017-03-29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朱光潜对民国时期大学教育体制的批评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学林版2015年3月9日 作者:江飞

朱光潜对民国时期大学教育体制的批评

在侧身大学教育界、追求教育独立和学术自由的朱光潜看来,民国时期的大学教育无疑存在着诸多问题,首当其冲的便是教育体制问题。

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大学教育所采用的教育模式和方法全部取自于经验先进的欧美和苏联,也就是说,当时的大学教育是完全西化的教育,如朱光潜所言,是“文不对题”的、机械化的教育,“它不是我们的特殊问题所应有的答案,而是一篇抄袭的文章。它的毛病像一切抄袭来的文章一样,在‘不对题’。本来这篇文章在欧美已经就有很多毛病,我们抄袭过来,更显得只是一个空架子了。”显而易见,中国当时的社会和文化状况非常复杂,在西方国家有所成效的教育体制并不一定能适合于当时千疮百孔的中国大学教育。其时在北京大学任教的朱光潜,深受这样的病态教育之害,并亲见这种教育育人之害,其内心的痛苦与焦灼是沉重而真挚的。

      究竟什么是教育?大学教育应如何发展?朱光潜在深刻思考后给出了直达根底的一种回答,“教育是一种人性的接触,没有情谊做基础,无论制度如何完备,设备如何周到,决难收完美的效果。”“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后现代语境下“文学性”研究的困境与出路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文学版2015年1月30日第699期 作者:江飞 

后现代语境下“文学性”研究的困境与出路

         在后现代语境下,文学是否果如“文学终结论”者希利斯·米勒所言,随着技术变革以及网络等新媒体的发展而走向“终结”或“死亡”?这是中西文学研究者无法规避的根本问题。颇有意味的是,在罗曼·雅各布森之后,他们通过审思文学日趋边缘化的后现代处境,再次召唤出“文学性”概念的出场——这似乎是又一次宿命的轮回。

 

  “文学性”的扩散与消散

 

  在大卫·辛普森、乔纳森·卡勒等学者看来,“文学可能失去了其作为特殊研究对象的中心性,但文学模式已经获得胜利;在人文学术和人文社会科学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文学性的”。也就是说,“文学性”(或“文学性成分”)不但没有终结,反而在学术思想等领域更加普遍地蔓延或扩展开来,形成所谓的“后现代文学性统治”。 

  对此,余虹等国内学者表示认同,并做了进一步发挥:“在严肃文学、精英文学、纯文学衰落、边缘化的同时,‘文学性’在疯狂扩散。所谓‘文学性’的扩散,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或者说有两个方面的表现):一是文学性在日常生活现实中的扩散,这是由于媒介社会或信息社会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家需要怎样的文化情怀(《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家需要怎样的文化情怀(《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5年01月12日 10:23: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江飞

  

       在大众视野中,作家无疑是一群有知识、有素养、有思想的文化人,甚至常被期许为“社会的良心”、“文化的传   承者”。然而有时候,作者虽有知识,但并不意味就一定有文化、有思想、有审美趣味。文化不是一种外在的、狭隘的、功利的知识,而是一种内在的、阔大的、审美的情怀。就集体论,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精神记忆、灵魂和血脉,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遗传密码,是该民族自我确认、自我阐释、自我表达的符号系统,它表征着该民族共有的归属感、认同感和凝聚力;就个体论,文化不仅反映一个人的素质,更体现出一个人的生活品位、精神境界以及独特情怀。事实上,当我们提出“作家要有文化情怀”的时候,也就是说作家胸中的文化情怀已经或正在流失,文学作品中的文化意蕴已经或正在变得稀薄。如果说“作家要有文化情怀”并非一个不言自明的道理,那么“作家要有怎样的文化情怀”则更是一个需要严肃对待、深入反思的重要问题。 

        从共时意义上说,今日之文化是中西对话、多元共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文化,是不同国家和民族之间交流、碰撞乃至“冲突”日益频繁的“主体间性”文化。对一个作家而言,“世界文学”的眼光和胸怀必不可少,但本土文化情怀更应长萦于心。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家的一半是商人——悼张贤亮

  

作家的一半是商人——悼张贤亮   作家的一半是商人——悼张贤亮    作家的一半是商人——悼张贤亮            

(2014年10月8日《安庆晚报》,发表时有删节,此为原文。)

 

江飞

我就是要在你们的生活中激起巨浪

我创造的洪流将席卷一切而去

分类:随笔评论 | 评论:1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创作谈】从枯瘦的身体里开出丰润的灵魂之花

  

从枯瘦的身体里开出丰润的灵魂之花 

——《沉重的肉身》创作谈

 

(《名作欣赏》2014年第9期“80后文学新青年”专号)

 

 江飞

 

 【创作谈】从枯瘦的身体里开出丰润的灵魂之花 【创作谈】从枯瘦的身体里开出丰润的灵魂之花

 

作为存在,人的身体无疑是一个谜。这个谜会在时光中

分类:刊物选本 | 评论:0 | 浏览: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童庆炳的“审美溶解说”

  

论童庆炳的“审美溶解说”

文学审美论的逻辑起点和基本理论支撑

——论童庆炳的“审美溶解说”

 

摘    要:童庆炳在《文学与审美》一文中首次提出“审美溶解说”,以通俗易懂的形象化比喻,正确而客观地揭示了审美作为文学的本质属性与其他非审美属性之间的关系,强调了审美是多层面的整体关系的创造。审美溶解说作为对文学本身的特殊本质的研究,在不断的深化发展过程中,也与“审美反映论”、“审美特征论”和“审美意识形态论”等一起构成了整体性的中国“审美论”科学体系。

关 键 词:童庆炳;“审美溶解说”;审美意识形态;中国“审美论”

 

(刊于《安庆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3期)

 

 

1983年,继《关于文学特征问题的思考》(1981)一文产生广泛影响之后,童庆炳先生又撰写了《文学与审美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后谎言时代的经验写作(《山花》第7期)

  

[自言自语]《山花》是圈内极有影响的文学刊物,其先锋探索的姿态、力推新人的理念一直是令人敬重的!感谢寂荡主编、李晁兄弟的约稿!祝“山花”永远烂漫:)

  后谎言时代的经验写作

——包倬小说略论

 

江飞

 

谎言是一种福祸参半之恩赐。

——约翰·巴恩斯

 

 

        如果说当今文坛是一个“熟人社会”的话,那么“包倬”无疑还是一个陌生而新鲜的名字,不过这倒引起我的极大兴趣。近两年来,包倬厚积薄发,多部中短篇小说(如《狮子山》、《401》、《百发百中》、《纸命》、《三伏天》)陆续登上《人民文学》、《山花》、《天涯》、《民族文学》、《创作与评论》等核心期刊的显要位置,对他的关注和研究(如宋家宏教授主持的“云大评刊”)也由此而陆续展开。相较于那些靠青春和想象写作的“8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语言学到结构主义语言诗学(《俄罗斯文化评论》)

  

 

内容提要:邱运华、林精华主编的《俄罗斯文化评论(第4辑)》是对俄罗斯文化的研究论文集,作者均为在本方向有一定学术造诣的学者。全书分六部分:专题研究、20世纪俄罗斯文学、古典文学研究、文化研究、语言学研究、名篇选择。从不同角度对俄罗斯的文化进行了一定深度的探讨,其中不乏填补空白之作。

 

从语言学到结构主义语言诗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1 | 浏览:3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楠:《寂寞的新果——读江飞新作》

(自言自语:再次感谢石老师一直以来的关心和帮助,感谢她出席拙书的研讨会并为之揭幕,感谢她忍着眼疾疼痛为拙书写下的真挚切己的评论。敬祝石老师身体健康!)

  

    我认识江飞有十多年了。那时他刚二十出头,比我的长孙只大一岁,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个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的文学青年。我们因为文学相识,不知不觉中成了文学知音。但我们见面的时候不多,这是因为我们都选择了寂寞的写作事业,不允许我们有太多的闲暇和热闹。他说,文学始终是他精神的第一需要,写作始终是他生命存在的重要方式。他不但有文学梦想又非常勤奋好学,他不断给自己立下新目标,在教学之余,读了很多书,研究文艺理论,他读过我大部分作品。评析过我的小说,对我的传记类文学作品作过研究,写过专论,他的长篇文学评论《画出苦难者之魂——石楠传记小说论》,产生过影响,在评论界获得了好评。他还荣获了安徽省文联第三届文艺评论奖一等奖,写的其他文艺评论也多次获奖。

     江飞在散文创作上也有很好的收获。第一本散文集《纸上还乡》面世没多久,这第二部散文集《何处还乡》就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我很早就读过江飞的散文,记得他最早给我看的是打印稿,有篇写他母亲卖鱼的文章至今难忘。尽管我的记忆衰退得厉害,但这篇文章却留给我很深的印象。当我读到收进《何处还乡》里“故园”中的《鱼,飘在空中》,我的心不禁又泛起浪浪酸楚的涟漪和淡淡的忧伤。尽管江飞痛惜我有病的眼睛,在送书给我时关爱地嘱咐我,不用都看,他给我选了两篇,一篇是《沉重的肉身》,一篇是《等一等自己的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处还乡》首发式暨作品研讨会圆满举办!

 

《何处还乡》首发式暨作品研讨会圆满举办!

合影留念。

《何处还乡》首发式暨作品研讨会圆满举办!

书@影

《何处还乡》首发式暨作品研讨会圆满举办!

可爱的童鞋们。

《何处还乡》首发式暨作品研讨会圆满举办!

和蔼的石

分类:散文天下 | 评论:0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黄涌:《纸上如何还乡?》(《中华读书报》4.23)

《何处还乡》,江飞著,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年4月第一版,32.00元

 

      纸上还乡,不再是简单地回到故乡那个具体场景中,而是让我们通过文字获得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即当安详和宁静从我们生活中漫溢而出时,故乡就一直存在于我们身边。

    “看得见山、望得到水,记得住乡愁”,是新一届中央政府农村工作的美好愿景。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延绵了数千年的农业大国,乡村曾是维系我们民族发展的重要母体。在那里,不仅有亲情、乡情、族情的存在,更承载着我们民族文化的隐忍、朴素、勤劳、善良等诸多精神品质。

    小桥。流水。人家。乡村是都市人里眼里美好、纯净的寄托地。那里有清新的空气,纯朴的人情,有无公害的食物可以食用;那里可以躲避城市生活的喧嚣,过着宁静的慢生活……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深入,我们所接触到的乡村,已不复了往昔的模样。曾经有过的乡愁,渐变成课本中习得的人生经验。从这个意义上,还乡不再是简单地理学上的归乡,更带着对旧有乡村图景的眷恋和精神的依附。江飞是我的同龄人,我们有过类似的人生经验和相似的生存困境。我们在农村里读过书,然后通过读书考大学而进城工作。少年时代的我们,物质

分类:随笔评论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朗读《父亲的村庄》(选自《何处还乡》)

  

【转】朗读《父亲的村庄》(选自《何处还乡》)

地址:http://papa.me/post/G8SR9Kz0?syncref=sinapost

 

#迷你猫电台# 【迷你猫听你说-父亲的村庄】http://t.cn/8sCYnEe本期@草莓起司 为你带来作家江飞的“父亲的村庄”...村庄是父亲一个人的,是夹杂着太多情感的地方,它是孤独的,又是安全的。有暖黄的灯,薄薄的窗帘,吹进父亲孤单的梦,然后转个身,就又是一天。。。这个周六,一个人的故事,一个人的歌,一起听。。。

 

分类:诗意人生 | 评论:0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繁华恣意中的一份宁静:评《何处还乡》//冰棍猫

   【转】繁华恣意中的一份宁静:评《何处还乡》//冰棍猫

        《文子•上仁 》曰:“非惔漠无以明德,非宁静无以致远,非宽大无以并覆,非正平无以制断”。浮躁的生活中需要一份宁静,《何处还乡》给了我一份久违的宁静,泡上一杯清茶慢慢的品味。 

        作者江飞,少有的写着一手好散文的年轻作者,散文看过很多,但是作者的文字凝练、优美,又自由灵活,平凡的小事,细腻的情感都由着美丽的语言,缓缓的叙述着,通过诗情、画意,我能感到作者的那份面对世事的宁静,虽然作者书中的人物渐渐老去,但是却让人很深的感到了生命的在场感。 

        作者的世界其实离我较远,我没有相似的记忆,我出生在城市,也未与家人分离,但是作者的那份真情实感,对于家人的感情也深深的触动了我的情感。就像作者所说,“散文写作是一种生命写作,它应当传递作者本人的体温、脉动和心跳,应当表现人们真切的感受、真挚的情感和真诚的意向。” 

        我和我的父亲和母亲,因为一起相处,难免有些磕磕绊绊,虽然从来嘴上不会“关心”我,但是总会担心我吃的怎么样,父母的挂念永远是最深的牵绊。而出门在外,其实最想的就是父母做的饭菜,特别是在肠胃不适的时候,在无眠的夜里,从心底里最想吃的那一口是什么那,我最想的就是我母亲做的清汤挂面。那在心底最深处的感觉,是从舌头的味蕾温暖到肠胃,再到深处。    

       作者对于自己母亲买棉衣的那段尤其记忆深刻,节省的母亲不肯给自己添衣,在儿子的劝说及“逼迫”下

分类:随笔评论 | 评论:0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纸上好还乡:读江飞散文集《何处还乡》//刘向阳

【转】纸上好还乡:读江飞散文集《何处还乡》//刘向阳

        乡下人,向往城市生活,这是在中国不争的事实。一旦你脱离了贫瘠、落后、保守、闭塞的农村,挤进城市拥挤、喧嚣、文明、激烈的竞争者行列,又时时感觉与城市格格不入,夜深人静,焦虑、孤独、寂寞之情,充斥心灵的每个角落。此刻,回想起故乡,竟然那么亲切、熟稔、温暖,那些不良记忆一扫而光,念起的都是她的好来。

       文人最大的优势,便是随手写下了这些记忆的一鳞半爪,抚慰了自己,亦慰藉着读者。沈从文二十几岁走出湘西,在城市那么多年,自称“乡下人”,以呈现乡村生活的作品,感动了一代又一代读者。

       改革以来,孕育了一批一批新兴的城市漂泊者,各个层次的都有,为城市补充着新鲜的血液。新时代的漂泊者,必然有对故乡的新感受、新认识。江飞,一位80后,通过考试进了城,成为高校知识分子之一,他的故乡记忆,又是怎样的?翻开《何处还乡》之际,我迫不及待想读懂江飞“一代漂泊者的故乡记忆。”

      《何处还乡》里“故园”一辑内容丰富,计四十篇文章,占全书的五分之四。写父亲、写母亲、写兄弟、写乡亲,最多的还是写他的母亲。不是佛洛依德说的恋母情结,而是乡村家庭磨心是母亲(有点母系社会的味道),孩子吃饭穿衣上学,细小之事都是母亲在操心,感受的母爱更多。这些文章弥漫着一股温情与爱心,看不到一丝怨言与恨意,有的只是悲悯。这是江飞的高明之处,修为的体现,所谓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境界。江飞说:“写作是存在的方式。”“我至今仍然依靠文字来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温暖自己的生活和内心。”(《后记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神失重时代的“寻根”悲剧:洪放《清明》读评

精神失重时代的“寻根”悲剧:洪放《清明》读评

 (《安徽文学》2014年第4期)

精神失重时代的“寻根”悲剧

——洪放中篇小说《清明》读评

 

      此刻的中国置身于漫天的烟花之中,绚烂得有些异常,正如沉寂一年的村庄,被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和麻将声唤醒,昏昏然有些恍惚。对于无数还乡人来说,春节仿佛成为最后的亲人团聚仪式,即使这团聚里也无处不渗透着稀释亲情的某些异样因素。我能料想到的是,当那些老父老母相继离世之后,“清明”将取代“春节”而变为这些还乡人还乡的唯一理由。然而,洪放的中篇小说《清明》却忍不住告诉我:这也是如烟花一样看上去很美的希望罢了。

      一场看似普通的清明祭祖仪式,却凸显出当下农村的众生乱相,揭示出当下社会的多重现实问题。“人是大问题”,这是小说中反复出现的一句朴素却意味深长的话,按我的理解,当“钱不是问题”的时候,人便难免成为“大问题”,这正是悲剧的根底所在。人的问题在于离乡挣钱便忘本忘祖,在于以一种“暴发户心态”做人做事,在于不顾礼义廉耻背地“偷人”,归根结底,在于人性的迷失,人心的荒芜与空虚。由此,我们看见了一个没落的、空心的、“死气沉沉”的柏庄,这“死气”既来自于那些留守故土的老人妇女小孩的微弱人气,也来自于那些非正常死亡的男女老少的冤气,更来自于那些活在这片地域的人们精神深处的疫气。曾经浑然一体、和谐有序的柏庄人分裂为多

分类:学术研究 | 评论:0 | 浏览:2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