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丐帮

狗肉,蓉儿,糯米酒.神吹,胡侃,你走我不走.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918
  • 开博时间:2011-01-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乱世人命如草

       每逢乱世,有权的争权夺利,或狼狈为奸,或军阀割据;有钱的抢钱,发国难财,或落井下石,或趁火打劫。

       对于平头老百姓来说,能做的只有保命。丢了性命,什么都是空的。然而,乱世人命如草,死上几个老百姓又有谁会在意呢。死得少了默默无闻,死得多了点也就是新闻媒体上报一下,甚至都不一定能上主流媒体,更不用说头条了。在很多人眼里老百姓的命远没有花边新闻重要。

        但命是我们自己的,别人不重视,自己必须重视。一个人活着,除了安身立命的手段以外,还得学会逃命,学会忍辱负重,学会苟延残喘。千万不要动不动就拼命,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拼掉了,再也没有了。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掉魂

  掉魂
    半夜里,我又做了一个梦。
    漆黑的夜里,我在小巷里一直走,一直走,没有尽头。不是迷路,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去哪里。远处虽然隐约有许多亮着灯的窗户,但我知道,那里没有一扇是属于我的,也没有一盏灯,是为我点亮的。我只有走,再走。
    突然我身子一震,我感觉一阵凉风直透大脑的深处——不是风吹过头顶,我感觉头顶好像有道门,一下子敞开了。我下意识得伸手去摸,感到一个会动的东西从门里出来了,我小心翼翼地捏住了他,赫然是一个四五寸高的小人,他板着脸,皱着眉头,眼神里都是不满和无奈,却看都不看我一眼,猛力一挣,就挣开我的手指,没容我细看,那小人轻轻一跃,升起在夜空里。他小小的影子在晚风中飘摇着,越来越高,越远。我看见他很快卷缩起身体,深夜,高处,是冷了么?
    我抬头看着,直到他小小的影子消失在夜空里,几滴冰冷的水落在我的脸上,是小人儿的眼泪么?是身体的哪一部分离开了我?就这样决然。
    醒来我纳罕了半夜,怎么回事这是?彻底失眠,睁着眼躺到天亮。
    早上上班,城河边一个算命的老头瞅了我一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5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抢老婆

   妮子抱着几件新衣服上了船,却一点都不高兴,脸上还有刚哭过的痕迹。
   虎子一篙点在河岸上,轻轻把船撑开,轻声问:“定了?”
   “定了,腊月十八。”
   虎子就不再言语,默默地撑着船。
   快到河中间时,妮子突然发了火,恨恨地说:“你娃是爷们么?屁都不放一个,平常那些讨我好的话都是假的呗?这关键时候球都不顶!”
   虎子叹了口气,说:“少东家大门大户,你愿意人家了我还能有球的办法,还能抢老婆么?”
   妮子猛然掀起衣襟,哭着说:“哪狗日的愿意了,你看,你看,这都是老太太打的,我再不答应,只有跳这黄河了。”
   虎子瞟了一眼妮子雪白肚皮上的淤青,一下子暴怒起来,“日他族奶奶,这也太欺负人了。”
   妮子叹了口气,劝:“算了,你娃也管不了,这事啊,定了啊。”
   虎子看着妮子,“我要抢了你,你愿意么?”
   妮子笑了,又叹了口气,“你有那本事,我铁定跟你。唉,你娃就别做大头梦了。”
   腊月十七,大院里喜气洋洋,娶亲的事都布置好了,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丢魂的男人

  丢了灵魂的男人
   这是真事。
   一个父亲带着两个儿子到河里洗澡。父亲在砖厂干了天的活,头发很脏,他就弯腰洗起了头发。
   两个儿子嬉闹着慢慢离开了父亲,渐渐往河中间游去。
   父亲抬起头时,他们已经快到河心了。那河底是很平坦的,但中间有一条几乎很深的沟,农村人叫它龙沟。
   父亲脸都吓白了,他大声喊着:“大闯,二闯,不要往龙沟里去。”
   晚了,两个孩子脚下一滑,水一下子就没了顶,四只手在水面上拼命挥动着。父亲赶紧游了过去,拉住了孩子。
   溺水的孩子摸到了父亲,把所有的希望和恐惧都化为力量,死死地抱住了父亲,再也不肯放开。父亲惶急地发现,他没办法游泳了,三个人一起顺着龙沟的陡坡滑向更深处,父亲一下子也沉了下去。
   然后,不知道这个父亲是下了决心,还是只是惶急中求生的本能,他使劲地掰开了儿子们的手,他浮出了水面,一下冲到了浅水区。
   回头,已看不到两个孩子,大河,静静地流淌着。父亲呆呆地站着,不知是哀,是疼,是悔,还是麻木,那一刻,他的灵魂随水而去了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1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师父出家

   师父出家那年,他刚好十五岁,据说,他在半夜里感到柔和的佛光暖暖地照在他身上。
   他收拾好东西,背着简单的行李,看都没看身后的村子,就离开了家。
   但是,在村头的大庙门口,他停住了脚,那儿正住着一个戏班子,戏班子里,有一个旦角叫小凤的,是师父的偶像。
   他犹豫了一会,决然踏上了那古老的石阶:最后一定要见她一面。
   大殿里的人听了师父的话,都笑了,班主朝角落里一指,说:“小伙子,那就是小凤。”
   角落里有一个女的正敞着怀,给孩子喂奶,只有她没有笑。师父匆匆一瞥,就马上红了脸,尽管只是一瞥,他还是看清了小凤是一个脸色稍黑,甚至还带着几点明显雀斑的女人,乳一点都不饱满,软塌塌地垂着。
   师父生气了,他大声嚷着,“不可能,小凤是仙女一样的,怎么会是她呢?”
   班主叹了口气,不胜惋惜地说:“小凤前几年还好,虽说没扮的那么俊,可也算个俏姑娘,后来被人骗了,又生了这个孩子,就成这样喽,这是她的命啊。”
   见师父还在那嚷嚷,小凤把孩子递给身边的人,从容站了起来,她朝师父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男人本色

  男人本色
   天晴了,窗外很好的太阳。
   二哥欠起身来,脸上微微地笑了。
   二嫂忙走了过来,轻轻扶住了他,“怎么了,又想什么好事啊?”
   二哥笑笑:“哪那么多好事啊,我想,能不能出去,晒晒太阳。”
   “可是,有风啊。要不,问下医生。”
   医生点了头,“没事,今天很暖和的。”
   二嫂扶着二哥,上了三楼的阳台。
   看着二哥气色,二嫂放了心,“这一关,又过了。”
   二哥笑着说:“我不会那么容易离开历史的舞台的。对了,那天你神神秘秘藏起来的是什么?”
   “切,没想到你那会半死不活的,眼睛还那么厉害,猜猜看,你不是很聪明的么.”
   “任何风吹草动都瞒过我犀利的眼睛,我猜啊,看你当时的样子就知道,那张纸,就是病危通知书吧?”
   二嫂一惊,但马上笑了起来,“行啊,看样什么事都瞒不了你了。那不是怕你知道么。”
   二哥开心地笑了,“我也没想到,这一关还是闯过来了。虽然治不好了,再活几年看样子没问题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审判(初稿)

   胖子有个习惯,过了中秋,就想着过年。特别是天冷了以后,每天早上一睁开眼睛,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哎呀,快过年了。时间长了,他再怎么鬼叫,也没人理他。但胖子全不在乎,仍要煞有介事地掰着手指算一下,然后宣布:过年还差五十天了,四十九天了,四十八天了……气得贪睡的工友直骂,死胖子,你每天鬼叫什么!
   胖子的老乡这时候也会不满地瞪他一眼:死胖子,又想老婆了?看你那胖样,你老婆那小骨架怎么禁得起啊。”
   胖子恶狠狠地翻了老乡一眼,骂道:“你个狗日的,我老婆禁不起,过年回家就在你老婆身上练练。”
   老乡也不生气,嬉皮笑脸地说:“行啊,这可是你说的啊。过年时你直接去我家好了,我呢,就去你家找刘静喽。”
   胖子翻了脸,扑过来就要打人。老乡提着裤子跑出了宿舍,讨饶道:“不换拉到,你狗日的拼什么命。”
   胖子结婚两年多了,一个小女儿未满周岁。不过,据说他老婆刘静长得很好,生完孩子之后,人变得更加漂亮。苗条而不失丰满,十分性感。再加上她生就的细皮嫩肉,黑发黛眉,见人害羞,一脸的红晕,如果再画点淡妆,简直迷倒大半个县城的男人。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雷锋,赶快救人

  当年,一首《学习雷锋好榜样》响彻大江南北,激励着无数热血青年。提起雷锋,可谓家喻户晓,雷锋一个平凡的汽车兵,成为那个时代的偶像。
  然而,社会是发展的,尽管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是前进的,但历史的长河滔滔奔流,就注定很多人,很多事,会淡去,直至消失。雷锋慢慢被人们所遗忘。
  这些年来,我们社会道德的大滑坡,是众所周知的事实。随便搜一下新闻,就能看到,无聊、无耻、甚至没有人性的事,每天都在发生。更严重的事,这些事,我们竟然无力制止。
  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法律,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至少,我们现在的法制,解决不了。我们只能向道德求助。社会需要雷锋,我们需要雷锋精神。
  可是,从歌词里,不难看出,那高度概括的雷锋精神,打上了深深的时代烙印,照搬,肯定是不合时宜的。那我们就学学大师的拿来主义,去我们需要的。
  不过,社会发展到今天,各阶层的利益不同的,也许,我需要的是雷锋的乐于助人,而你需要的只是雷锋的螺丝钉精神。
  从我们现代人的最先进观点出发,其实我们大多数人,需要的只是一个有很多雷锋的社会。说的更露骨一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血染的玫瑰——祝你情人节快乐



    河上有座桥,很高。
    很多年以前,有一对情侣,在这儿殉情,从桥上跳了下去。
    后来那男的被放鱼鹰的船夫救了,女的却连尸体都没找到。那男的在桥下河边,挖了个坟,坟里葬的,是她的两件衣服。那男的再没离开,就在桥头边上开了一家小店,痴痴地守着。每当清闲的时候,他就坐在店门口,看着那河,那桥。
    行人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始终看不到她的身影。
    很多年以后,那男的做了一个梦。她来了,红着脸凑到他耳朵跟前,低声说:“哥,那个,明个清早,你在桥上等我,要是俺娘起得晚,我就跑去,我有话跟你说。”
    男的就当作真事一样,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桥上等着,行人匆匆,就是没有她的身影。男的摇了摇头,笑了,“我还当真事一样,怎么可能了呢。”
    他转身回店——就在他回头的时候,脸上的笑容还没有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起去修真

   走在街上,满眼名车荟萃,遍地富豪。阔少和衙内更是到处招摇。
   郁闷回来上网,听牛人吹牛,看明星扮酷,粉丝们跟着摇旗呐喊真是热闹。
   可是,跟着起了N次哄以后,不禁有点乏了。想想自己,有点失落。摸摸自己的口袋,只有一张余额不多了的工资卡,和几张零钱。抓破脑袋,也想不出发财出名的办法。
   中奖咱没那运气,傍大款没那姿色,贩毒拐卖美女,或者干脆抢银行又实在没那胆子。
   是啊,咱就一凡得不能再凡的人,只怕是如《平凡的世界》里所说,是祖坟里埋进了穷鬼,没任何希望了。求名求利都是水中捞月,想想未来,不禁茫然。
   今天的因,是明天的果,明天的每一滴心酸,都要自己亲口品尝,未来的每一缕痛苦,都要从自己心头掠过。 百无聊懒的我是不是该为明天做点什么?
   突然,就想起了修真的传说,要不咱也修他一把真。找好自己的路,上我的班,看我的书,码我的字,充实并快乐着我的生活。一分分攒我的钱,一字字码我的书,一句句哄着亲爱的人,一天天过我的凡人的日月。
   别人的成名,当他是路边的风景,花边的八卦,看他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1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剑仙的女友:9--11节

  
  9钟情之吻
   回来以后,我兴冲冲地来找西门月。
   在店里转了一圈,没看到人。大师傅悄悄指了指角落,那儿是个木板围起来,架在半中间的小房间。我顺着木梯慢慢爬了上去,这小子在干么呢。
   西门月正躺在床上,对着顶棚发呆。我猛地冲了上去,一下子抱住了他。西门月吓了一跳,“怎么了,虹敏,谁欺负你了?”
   我开心地一笑:“从来都是我欺负别人,谁敢欺负我?我告诉你件高兴事,我的真气开始运转了!”
   “真的?你入门了。”西门月反手抱住我,“虹敏,早就等这一天了。我也给你个惊喜。”说完,他抱紧了我,狠狠地吻住了我。
   你这个色鬼,又占我便宜。我推了一下 ,没推动。小子,看我不把你推个嘴啃泥。我试着运转真气,还没等我动手,异样的感觉传了过来。一丝温柔的暖意,从西门月的唇上传过来,在我的唇边盘旋,迅速传遍脸颊,然后直入督脉,转任脉,进冲脉。一会儿功夫,奇经八脉都沉浸在那种不可名状的暖暖的温柔里。
   恍惚间,我觉得,西门月变成了一千年前的那个风流剑客。而此刻的我,就是他的恋人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剑仙的女友之八修真入门

  8修真入门
   西门月放开了手,感应断了。可震后的惨烈景象深深印入我的脑海里,比电视新闻要深刻的多,就象身临其境一样。我很伤心地看着西门月,这孩子父母,姐姐都不在了。唉!
   西门月伤心地低着头,接着说:“醒来以后,我的灵力就醒了。回到学校以后,常常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这世界上我还有一个亲人,我们的舍利子是夫妻啊。我试着用心去感应巨门舍利的下落,一无所获。直到今年开学时,我正在教室里听课,突然一阵熟悉的灵气波动传了过来,就象听到亲人的声音一样。我好激动,请了假,就赶了过来,一直找到你们学校门口。感应消失了。刚好看到路边有一家店转让,我就盘下来开了个川菜馆,我要守在这里。今天,终于等到你的灵力醒来了。”
   小子,我都有点被他感动了。忍不住就去拉着了他的手:“别伤心了,我会和你一起去修真。”
   西门月认真地问:“真的?”
   我点了点头:“我相信缘分,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修真,成仙,成不成有什么关系呢。”
   西门月说:“当年廉贞星君和巨门星君在洞庭修真时,巨门星君就是这么说的。虹敏,努力,我们会成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剑仙的女友之七陌生的记忆

  
   7 来的人是小雅,她莫明奇妙地看着我:“虹敏,一个人在外面这么久,泡到帅哥了?”她凑上来闻了闻,“嗯,有男人的味道,头发上有一股川菜的麻辣味,说,是不是泡上小老板了?”
   我吃了一惊:“瞎说什么呢,哪个小老板?”
   我的心里在打鼓,这小丫头看到了?不会吧。
   小雅笑了:“你就装吧,哪个小老板?从开学到现在,你就看上了一个小老板,忘了?那天你是眼睛都直了,叫你几声才反应过来。你这辈子怕都忘不了他。啊,我的初恋!”
   “去,少肉麻。我问你,如果我真看上了那个小老板,你会和我抢么?”
   “我抢得过你么?放心吧,我有男朋友的。不过,那么帅的极品男,我多看几眼总可以吧?”
   “色,等姐泡到手,让你看个够。哎呀,小雅,我的头好晕!”我隐隐觉得,身体的什么地方传来一声清脆的破裂声,一股温温的暖意从丹田升了上来,瞬间传遍全身。无数陌生的记忆闪现在我的脑海里。头晕,头疼,要裂开了。
   “小雅,我要死了。”我虚弱地说了一句,就软软地趴在小雅的肩头,失去了知觉。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接生婆

   很多年前,刚解放那阵子吧。
   一天半夜,二奶奶正睡得很香,突然一阵敲门声把她惊醒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再喊:“二奶奶,俺二奶奶。”
   二奶奶打了个哈欠,还有点迷迷糊糊。她不高兴地问:“你谁个?深更半夜地。咋呼什么咋呼?”
   门外的人陪着小心,笑道:“把俺二奶吵醒了。我是南庄的小七子,俺家属吃完黑饭,就觉得肚子疼,撑到这晚子了,越来越很,看样是要生了。”
   二奶奶听了,呼咙爬了起来,赶忙穿衣服,嘴里训道:“你这孩子,早不来叫我呢?那小孩说来就来,哪有让她硬撑着的。你娘没搁家么?”
   门外的人停了一会,才说:“俺娘没搁家。”
   二奶奶开了门,拿了剪脐带的剪刀,就出了门。
   小七子推了辆独轮的土车子,上面垫了床被子。他说:“二奶,黑了路不好走,俺家来让我推土车子来接你的,你赶紧坐上。”
   二奶奶说:“那孩子还怪懂事的。”说着就坐了上去,她又打了哈欠,打起了瞌睡。小七子小心地推着车子就出了庄子。
   到了地方,二奶奶下了车,急忙奔屋里。床上的产妇宫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接生婆

   很多年前,刚解放那阵子吧。
   一天半夜,二奶奶正睡得很香,突然一阵敲门声把她惊醒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再喊:“二奶奶,俺二奶奶。”
   二奶奶打了个哈欠,还有点迷迷糊糊。她不高兴地问:“你谁个?深更半夜地。咋呼什么咋呼?”
   门外的人陪着小心,笑道:“把俺二奶吵醒了。我是南庄的小七子,俺家属吃完黑饭,就觉得肚子疼,撑到这晚子了,越来越很,看样是要生了。”
   二奶奶听了,呼咙爬了起来,赶忙穿衣服,嘴里训道:“你这孩子,早不来叫我呢?那小孩说来就来,哪有让她硬撑着的。你娘没搁家么?”
   门外的人停了一会,才说:“俺娘没搁家。”
   二奶奶开了门,拿了剪脐带的剪刀,就出了门。
   小七子推了辆独轮的土车子,上面垫了床被子。他说:“二奶,黑了路不好走,俺家来让我推土车子来接你的,你赶紧坐上。”
   二奶奶说:“那孩子还怪懂事的。”说着就坐了上去,她又打了哈欠,打起了瞌睡。小七子小心地推着车子就出了庄子。
   到了地方,二奶奶下了车,急忙奔屋里。床上的产妇宫
分类:原创 | 评论:0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3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