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社

在那充满着喧哗与骚动的世界,仍有一群痴人,寂寞、孤独、执着地,说着自己的梦。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93470
  • 开博时间:2011-01-10
  • 博客排名:第16573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燕垒生《咏水浒传 》

  总说天堂是国朝,镜花水月浅深描。谁知黔首心头肉,却作朱门案上肴。 杀威棒,锁喉刀。上天入地未容逃。冰山一夕都崩尽,完卵安能期覆巢。
  
分类:燕垒生 | 评论:0 | 浏览:1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芦雪斋《新人谣》

  乙丑三月,吾小友新婚,斗室宴集,一席六七人以賀。間有掃興人來,新人墜淚,發慨歎,滿座無以對。蓋其異鄉人也,農民工之身,境況殊艱。及歸,一時意氣難籲,試作新人謠,聊記之。
  
  三月百花次第開,盈盈春水上門來。
  伊尼燕子新成偶,賓客舉頭鵲喜哉。
  一席邀得友朋聚,雙字迎人素手裁。
  有意香醇沁鼻肺,無塵笑眼滌塵埃。
  當窗明月勿需買,穿戶東風送好春。
  屋陋何如人偏瘦,胸懷落拓可醉人。
  半生漂泊今且駐,一室廉租共風雨。
  守得清貧真情見,執手依依雙蝶舞。
  來客須傾酒滿壺,舉杯不醉有誰無?
  仰天自笑君莫笑,歌罷還歌唱海枯。
  酒酣耳熱孰還在,胼手砥足六七人。
  新郎酒量大如海,虎納鯨吞面不改。
  醉裏江山焉有別,他鄉故鄉兩模糊。
  正當酒高人欲呼,門外房東忽催租。
  見人不語只招手,得之而去未回首。
  空餘一紙暫住證,吹落風中旋良久。
分类:芦雪斋 | 评论:0 | 浏览:1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燕垒生《金陵怀古》

  沧海横流六十年,依稀故国旧山川。
  东南王气终销尽,西北胡尘自俨然。
  麦秀黍离人已老,铜驼金马事都迁。
  堂前燕子归何处,唯见高陵有泣鹃。
分类:燕垒生 | 评论:0 | 浏览:1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树居摄《雪中塘栖》



分类:长树居 | 评论:0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芦雪斋《贺新郎》

   聊发清狂耳。向楼头,快之大白,东江诸子。滟海杯浇谈天口,难得人生此意。更休说、弥尘还寐。亦偶然眉间英气。且相论,薪火相传事。余醉矣,自非己。 青山映雪当弹指。见青山,分明拔翠,雪霜何忌。两百年间凭谁问,座上点兵而已。吾未醉,心尖如洗。前世因从今世证,各胸怀、一片东湖水。同兴味,顿生死。   
  
   庚寅十一月二十八,天作雪。昕泓兄寄诗云:“飞花簌簌掠车灯,灯影穿花照履冰。披帽雪中寻碎木,明朝堆火醉高朋。”忽忆去年此日,与昕泓、浮蚁、燕垒生诸兄聚静茗轩,于人车声俱绝处,暖茶一壶,环窗落白,谈笑雪中央,犹眼前事也。明日,浮蚁兄招饮城南,相会者昕泓、燕垒生、郁李子、陈国明、郎冽、卜宇诸子。席上与郎冽、卜宇二兄只初见,未深谈,然心契焉。郎冽兄秉修持,显佛陀于芥子,安波澜于苹末,语而行焉。卜宇兄欲为《安隐击壤集》七子作漫画像,若成,此真雅趣事。老友陈国明诗:“猎猎风吹雪正稠,元龙宴客酒家楼。座中各带朝阳色,好与前山映白头。”言沈君雪中邀宴,宾朋多青壮,惟其年逾花甲,故作此自嘲。吾笑语之,坐中最少者实君也,心似孩童,天真萌发,率性而为,六十年如一,座上其谁?浮蚁
分类:芦雪斋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燕垒生《夜忽有兴效坡翁尖叉尖韵未成以叉韵付虎头兄一

    人间无趣是生涯,世味浑如隔夜茶。
    学语羞成歧舌鸟,当途畏避两头蛇。
    膏肓未愈肱三折,诗赋空言手八叉。
    漫说衡门春草绿,何当归种故侯瓜。
    
    虞铭《书斋痴坐见燕垒生寄诗次韵以答》
    
    一花开尽一天涯,冷眼霓虹独自茶。
    濡沫持将同命鸟,忘言浑似入蟄蛇。
    蠹鱼深处偷抚剑,江雪晴时漫取叉。
    休道三径新近绿,当年也梦志匏瓜。
    
    自注:匏瓜,古星宿名。《史记•天官书》:“匏瓜,有青黑星守之。” 司马贞《史记索隐》引《荆州占》:“匏瓜,一名天鸡,在河鼓东。”
    
    郁李子《打油和东湖三子叉韵诗》:
    吾生自笑逐无涯,虫鱼夜注靠浓茶。
    春来每欲驱穷鬼,路上何曾见断蛇。
    有涕不揩成懒瓒,偷金可寿羡刘叉。
    山中若问何味胜,只说长安城外瓜。
 
分类:燕垒生 | 评论:0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建《山水》中堂

  

分类:李建 | 评论:0 | 浏览: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真义居士:佛和人在本性上是一样的

  佛何以为佛,是因为放下贪嗔痴等障碍,明了了自性,从无明(黑暗、愚昧)的梦境里觉醒过来。人之所以还是人,就是因为还没觉悟,误将虚幻为真实。佛没有等级,一切佛都是一样的,都是圆满的。有等级的是菩萨。菩萨和佛在慈悲和智慧的本心上是一样的,差别在于菩萨证得的慈悲和智慧还不够圆满。佛与菩萨相比,犹如满月和弦月。月光是一样的,只是前者更圆满。
分类:微漪之塘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餘杭褚子耘《消寒夜集》

  餘杭褚子耘、子方兄弟,寓居上虞,与許傳霈等人唱和,有《消寒夜集》。
  
  許傳霈《消寒夜集序》:“餘杭褚子耘子方,世交兄弟也。庚申避地來虞,結鄰黃氏宇,每夕聯消寒詩集,其子侄敦伯叔寅、予叔兄子承兄子樂齋與焉。一名小竹林以集,共七人云。”
  
  許傳霈《寄懷禇子耘子方》二首:
  風雪漫天地,嚴寒偪客廬。悵懷江上水,遠寄故人書。
  昔日比鄰住,深宵吟興攄。【謂《消寒夜集》】誰知一歲後,我亦異鄉居。
    
  自從黃浦別,時又越秋冬。詩筆君應健,閒居我尚傭。
  亂離度歲暮,貧病值年凶。何日重聯袂,消寒續舊蹤。
   《一誠齋詩存》
  
分类:吴钩红豆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虞铭《余杭结社史料》

   丁养浩《董公墓志铭》:“逆瑾(刘瑾)肆毒,时正德戊辰(1508),于是杭之大夫士仕而归,归而老者,无虑数十人,日与公(徐九思)相从于西湖山水之间,赋诗饮酒,以相期集,命之曰“归田乐会”,人以为无忝香山之会云。”
   王阳明《襄惠两峰洪公墓志铭》:“公(洪钟)既归,筑两峰书院于西湖之上,自号两峰居士,日与朋旧徜徉诗酒以为乐,如是者十有一年。”
   吴瓒《武林纪事》:“弘治已未,余自通州得请归田,与相知乡士夫数人倡酬诗酒,徜徉湖山,日以为常。自甲子岁,予乃创为“归田乐会”,踵香山,洛社之遗蜀也。在会者,太守复斋孙公,竹轩毛公,宪副邵公,州守质庵陆公,素轩陈公,朴庵徐公,谦斋姚公,运同爱莲黄公,裕庵朱公,通府直庵沈公,思庵郭公,澹庵吴公,大尹古经李公,暨余一人,凡十有四人(下略)。自后在仕诸公,先后得请而归者,闻而悦之,相率来赴,故又增入太保两峰洪公,大卿东瀛陈公,宪副西湖居士邓公,一斋徐公(即大麻徐九思),北屏惠公,少参葭茁邹公,宪俭同山徐公,同府易斋董公,长史静观陈公,大尹处吾费公,侍御拙庵贺公,挥使挖海陈公,判簿退庵王公,封主事素庵张公,方伯薛溪丁公,
分类:吴钩红豆 | 评论:0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虞铭《明清余杭诗社小史》

  杭州自古为人文薮渊,诗人结社、唱和之风起于南宋,《梦粱录》称:“文士有西湖诗社,此乃行都缙绅之士及四方寓流儒人,寄兴适情,赋咏炙人口,流传四方,非其他社集之比。”到了元末,“浙东西士大夫以文墨相尚,毎岁必联诗社。”(《明史•文苑》)从明代中期开始,余杭的诗社唱和活动活跃起来,盛极于明末与清初时。
  明宣德年间(1426—1435),福建布政司使姚肇退养归乡,后寓居仁和独山(今余杭区崇贤镇),与仁和陈雍、郑璧、夏诚、邓林诸人唱和,有《湖山游咏录》传世。正统时,家住三峰山(今仁和镇)的诗人夏诚,与处士项伯藏、陈士宁、祝彦广及僧古需,皆年七十,作会赋诗,名曰:会文社。
  正德初年(1506—1521),塘栖丁养浩与一批退休高官——塘栖邵锐、五常洪钟、仁和吴瓒、德清徐九思等二十八人,组成“归田乐会”,每月一聚,往还倡和,以诗纪胜,盛极一时。
  嘉靖四十一年(1562),杭州高应冕、沈仕、祝时泰等共同组织“西湖八社”,曰:紫阳社、湖心社、玉岑社、飞来社、月岩社、南屏社、紫云社、洞霄社。分景点雅集游吟,多为吟咏湖山之胜,怀古伤时,,其一为洞霄社,设在余
分类:吴钩红豆 | 评论:0 | 浏览:7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6页/3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2 23 24 25 2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