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月光记载流年

幽幽的门听落风敲了又敲守着一挂碎碎的风铃声看碧天已晓爱上一个等待的人静静地坐在石阶上看月光记载流年风景一片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6961
  • 开博时间:2011-01-08
  • 博客排名:第1468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18

品味精致

2020-01-16

钓鱼舟

2019-12-27

wanih

2019-11-29

若水阿婆

2019-11-2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寒雨

 

 

 

 

 

 

    微雨,轻洒,入城,湿野。一刹那,念到一首诗: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吟咏着,有雨,有船,有山,有客。雨,如愁,如酒,千丝万缕,连江接野。笼罩在亭上,桥上,渡口上,酒肆外。别着一场雨,别着一个你,别着一个城市,别着一个时节。流徙,一个村市,一片田野。云云雾雾,雨雨湿湿,一树一花,一草一径。一直相信,所有的一切,最初都是怀着最无尘最美好的愿望,最诚的信念的。洛阳亲友如相逢,一片冰心在玉壶。看着如萤的灯火,零乱,飘摇。对最初离开的人,还怀念的人,无声地说出,我是爱你的。但愿所有的归途,都是好的。一庐下,能避风雨,一壶茶,能润喉肠。一席话,能解孤忧。踏着地上,千千万万的叶,忽然,整个秋天,就都落了。铺叶成锦,谁寄相思。不忍,踏过。忙叮嘱,明天应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惜取

 

 

 

 

 

   一个本子,整齐洁白,取出,放下,在一次的辗转里,它就会一次地被磨损。在那一刻,目光落在本子上,我希望它会在以后还一样保持得完整像样,所以我要每一次,都轻拿,轻放,不可粗暴,猛烈。想着,它也会疼的。

   

   有人拿来,透明的玻璃器物等,美丽,无染,容易让人心生拥有之念。却又转想,怕它有一天会被自己一不小心就打碎了,它的美丽在我的手里陨落,便会怯怯地收回了手。只是看一眼,就够了。

 

    以前,也会安慰自己,说所有的事物都会有终结的时候。但我还是不愿,如此拥有过的东西,在自己手里遗失,毁坏。尽管,来是缘,去是缘,聚散有时。在来去之间,我要学会善待它,方不负相遇,心亦不悔。

 

    有时,还回担心一样东西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有余,我们不见

 

 

 

 

 

 

(一)

 

青桐树。

 

它,还在不在。

欲寄一书信,问询光阴,清浅几何?

 

那年,你如梦。

清清肃立,容我一再恍目。

 

我轻敲,歌板。

吟了芳草,吟了虫鸣。

 

 

(二)

 

看那,初晓的朝日。

落在你的身上,浮了一身的光,

 

像是一则传奇。

让人辗转反侧,让人留恋忘返。

 

相逐的岁月,轻舞飞扬。

美在每一幕的春秋冬夏,如画如诗,如梦如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轻轻地来

 

 

 

 

 

 

 

(一)

 

他。

 

脸圆,眼小,微黑,泛红。

走路,轻轻地。

 

如是微风,只是看见叶动了,花颤了,才知道,他来了。

走时,也是如此,没有动静,却是不见了。

 

像极了那首诗。

“我悄悄地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不扰风,不扰雨。

不扰尘埃,不扰阳光。

 

突然,就凝住了。

在世界里,有人好闹,有人好静。

 

他有,静好。

静得,轻巧,如梦,如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得,少年时的雪

 

 

 

 

 

 

 

记得。

 

少时,有一次下雪。

雪下得,细细濛濛,密密洒洒。

 

那时候,院子里还有许多的树,有桐树,榆树,桃树,山楂树等。

它们,都落光了叶子。

 

雪,不一会儿,就下了一层。

薄薄绒绒的,像是一张柔软的毯子。

 

想着,不要等雪积厚了,再扫就不容易了。

就拿起竹帚,快扫着,一会儿就扫完了整个院子。

 

却是这边扫了,那边又落了。

轻轻柔柔的雪,一直在漫天飞舞着。

 

我又重新扫,一遍又一遍。

等累了,执帚,看时,地上又蒙了一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隔窗,有鸟音

 

 

 

 

 

    隔着纸窗,忽听得“唧唧”,二三声,清脆娇柔。揣测起来,也觉甚美,不可方物。我就停在那里,室内一桌一榻,俨然。窗子闭着,午后的阳光漫了一片,如同在飞舞。

 

    我欲开窗,寻觅它的影子,转而又放下。这样已经够好,在心里的那一刹,已是尽兴,应止而不可极奢。而我探身窗口,未必能寻得它的身影,也未必让人心生欣狂。留几分想像,就好。

 

    想它是一只微小的鸟,是新雏,或是老凤少年心声。身上应有鳞细的羽毛,带点白,染点黄,擦点粉。我不去打搅它,它自在着它的情趣,在繁枝间,屋舍上,飞栖。我和它之间,相伴着,又不相挠。

 

   隔窗有鸟声,有佳趣,而不可多得也,要有窗,有光,有人,有闲,有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润心

 

 

 

 

   将一小小的透明的钵,装了清水,里面放了一小枝,南天竹的红色果实,放在了桌子的一端。忽然,就想了“润”字。“润物细无声”、“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它在慢慢地,缭绕着,在无意间无心时,行进着。

 

   仿佛在另一个世界,只有在出神时,或梦里才能悟到。悄悄地,不遗余力,又无处不在。有时候,我们在墙上挂一幅画,往往,也是如此。它一直在温润着,洁净着我们的心灵。让一方的心田,可以有云天,可以有流水,可以生禾苗,可以荡轻舟。

 

   时光的好,都落在里面,这一辰,这一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输光阴

 

 

 

 

 

 

 

   轻轻,拂去椅子上的落尘。忽然,就停手,那时还是夏天,常常坐在那儿,捧上一本书,不知消磨了几许的光阴。如今,辗转成尘,觉得是以前的事。冷暖相随,阴阳互换。时光匆匆而逝,让我们唏嘘着,明明立于江畔水泽,那流水已过万顷。浅春青荷如钱,盛夏接天莲叶,深秋蓬结藕生,雪冬凋零成缺。云烟动,雁鸟飞,光阴转。 一曲的歌,念你千千万万。 一挥手,挥断了光阴,一骑马,跃掉了光阴。一串线,串住了岁月,一倾目,倾掉了岁月。一踏青,踏掉了时光,一看你,凝住了时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如此,珍惜不已。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半夜,梦里

 

 

 

 

   木门,石墩,照壁,白墙。一横一竖的铺径,一棵梨树,一株柿树。像水一样的日子,云天,雨天,霜天,雪天。可以如此一步一步,踏上石阶,小立一会儿,看街前,从东头到西头的风。可以绕墙去看,丝瓜藤的垂落,一朵黄花开,一根青瓜结。可以爬了树,摘了桑叶,串成串,给竹筐里春蚕喂食,夜里闻那沙沙的声音。可以端来圆圆的铁盆,映着月亮,在槐树下,洗一把脸。可以拿了一根红缨枪,舞动了夜色,舞动了梦影。

 

   最是,那一株梨花树,是何时何人种下,我忘了问。我离开时,你曾望着满树的梨花,它香气缭绕,你说要为我多看一眼,再看一眼,好在我再来时,可以细细地描绘给我。后来,我又站在梨花树下,你不在那儿。满树的花,叠叠压压,蜜蜂也忙碌着。我就想一定要多看一眼,等有你在时,满心欢喜地说给你听。后来,又见燕子来,又是梨花开满院,旧墙,旧门,旧藤,旧庭院,你去了哪里?满树的花,粉白一片,想你一次,它就簌簌地往下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见燕子来,又是梨花开满院

 

 

 

 

 

 

 

(一)

 

我离开时

你望着满树的梨花

 

它清香缭绕

斜枝,拂过屋檐

 

你说

要给我多看一眼

 

在再来时

好好地描绘给我

 

 

(二)

 

你不在时

我又站在梨花树下

 

满树的花

叠叠压压,蜜蜂忙碌

 

我还要

多看呀,一眼

 

在再见你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9页/138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