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隅馆

灵魂一隅,有诗心常存,独自开放,亦是凡生之幸。而现实如此无聊,我只能沉迷于虚构。但这可能是短暂的。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7110
  • 开博时间:2011-01-0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诗与思、解构以及长诗--浅论杨宏声《先知或喃喃自语

诗与思、解构以及长诗--浅论杨宏声《先知或喃喃自语者》 (小引)

在开始论述之前,我先迫不及待地主观地给杨宏声敲上一系列的标签:实验者、冥想者、迷醉者、布道者、殉道者、孤芳自赏者、解构者、矛盾者……当然还有他自己给自己的定义:先知或者喃喃自语者,这两个标签涵盖了我给他硬盖上去的一系列标签。

为了大众的阅读习惯,我别出心裁地先把本文主要涉及的他人作品、人物、概念等罗列出来,以期读者对我的主要观点一目了然,如果可能,完全可以不看下面的正文,就能知道我要表达的主要观点。

一、引用的他人作品:

尼采:《悲剧的诞生》、《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罗兰·巴特:《恋人絮语》

雅克·德里达:《文学行动》《海域》

海德格尔:《》

后两者是杨宏声本人喜欢的哲学家,要读懂他,必须对这两人有所了解。

二、涉及的主要概念:

分类:犹言商榷:文艺评论 | 评论:3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1
   马终于成为终极的形象。
  
   当夜晚的月光融入梦境,
   把马的行动从梦境中采撷下来,
   奔跑的,散步的,在半空中寻找方向的。
   它们以隐喻的方式呈现,
   使我的灵魂完全裸露,因高贵而颤抖,
   因纯净而惶恐和不安。
   期待被暴雨打碎,造就一种辉煌,
   因为马腹里深藏有火焰。
  
   2
   从火中诞生,在风中消亡。
   马终身都在搏斗,把自己交付于汗水
   虚构的马和梦见的马都同样真实,
   它们离现实多远,离我多近。
   不屑于别人否定的态度,庄严地表达自己。
   它们是原始的,但仍然是有力的。
  
   马,与我现在的处境息息相关。
   前世我是一匹马,一样命运乖张。
  
   3
   马在长嘶的时候成为我的幻觉,
分类:缘情绮靡:诗歌散文 | 评论:4 | 浏览:2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家都已经面目全非---雷平阳诗歌浅读

  在图书馆的一隅,无意中看到了一本《雷平阳诗选》,它静静地躺在偏僻的角落,我翻开它,没有被翻过的痕迹,我把它借回了家。
  之前,我只在很久以前曾经读过《杀狗的过程》,与雷平阳有过一面之缘,但已经多年没有阅读的我并没有关注过他的作品。
  然而,仅仅读了第一首《亲人》,我就产生了为他的诗歌写一点什么的冲动,这种冲动使得我暂时远离了其他的一些计划,专心地阅读他的诗歌。
  现在写下的这些感受,是浅显的,但这并不能阻止我要把它表达出来:雷平阳,一个尴尬、迷茫、无助,并且处于绝望边缘的寻根者,他所谓的根已经面目全非,而在家乡人的眼里。他同样是一个异化者,同样已经面目全非!
  
  闲话少说,那么,就从《亲人》开始吧。
   我只爱我寄宿的云南,因为其他省
  我都不爱;我只爱云南的昭通市
  因为其他市我都不爱;我只爱昭通市的土城乡
  因为其他乡我都不爱……
  我的爱狭隘、偏执,像针尖上的蜂蜜
  假如有一天我再也不能继续下去
  我会只爱
分类:犹言商榷:文艺评论 | 评论:0 | 浏览:3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负重的幽默

二十世纪末的中国文坛在喧哗了一阵之后归于平寂。一群被定义为先锋作家的青年次第登场。我对他们知之甚少,但可以列出孙甘露、格非、北村、韩少功、余华等一串名字。相对来说,分身在外的一些优秀者保持了沉默,默默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是1986年那场诗歌革命中站起来的,现在还保持着那个时候崇高的梦想。先锋作家们普遍从单纯的否决走向理性的重构,从追求语言游戏规则转向了对人性,尤其是对自身存在的关注。默默的《四十大惑》也不例外,但他在深层的挖掘之后,明明保留了对先前浪漫精神的眷恋,即对激情时代的怀念。


对于这一代的文学青年来说,精神的乌托邦已经在现实中被商品堙没,诗性关怀已经被生存的窘境所替代。这是一个精神废墟的时代,默默是在废墟边缘行走思考的一个。《四十大惑》实际上反映的是精神乌托邦的信仰者在商品的现实中进退两难的处境。在现实中,一切事物的价值都以货币衡量,包括一个人的才华。这个畸形的价值观得到了普遍的认同,它抹杀了人本原的价值,使人彻底地物化。我且不论现实生活中的默默谦逊、彬彬有礼,在一张张谈判桌旁游刃有余,分明是一个现实的得意者,但对激情时光的认同和诗意幻
分类:犹言商榷:文艺评论 | 评论:0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间隙的抒写

  
◎他

他在冬日的寒风里画下了黄昏的面孔,在结冰的河流上模拟滑翔;他在人群之间虚构了群山河流,在黄浦江的轮渡上想象了一场水中的死亡。

他是杜撰的。

他在他处行走,思考,做梦,和遗忘。


◎原谅

需要一个理由,来遮盖与人群的日益疏远。我需要逃离孤寂,需要弥补已经破碎的与事物的关联。当我对人性由敬畏变成恐惧,从尊重变成厌恶。

于是罪也生出了翅膀,它们最终都获得了我的原谅。


◎ KTV

黑夜落入你的手中,你收容了那些流浪的灵魂,你纵容了那些不羁的灵魂,你埋葬了那些颓废的灵魂。

人们在其中,假装激情地演绎着那些枯燥的歌词。他们的内心麻木而茫然,他们在恍惚与惶然中猎艳、宣泄和逃避。


◎ 鬼魅

灯光下,在城市的黑夜里穿行的人,他们的脸麻木如同鬼魅。而在白天
分类:感况述心:随笔杂文 | 评论:0 | 浏览: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刺客

刺 客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李白《侠客行》


刺客,人类历史中最隐秘最悲情的独行者。刺客们深度伪装成敌人的朋友,隐匿在敌人的贴身处,等待着最恰当的时机。没有人比刺客更加懂得隐蔽,也没有人比刺客更加懂得忍耐。为了这瞬间致命的一击,刺客们有时用一生等待。所以刺客们绝大多数的时间是孤独的,安静的,只有在刀剑出鞘的一刹那,才会如此迅捷,如此冷漠,如此义无反顾地取走敌人的性命。那机器般精确的一击,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刻,在最容易被忽视的情节中,在最热烈的觥斛交错时,直取敌人的胸膛和首级,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

刺客们具有无比坚定的信念,更有非同常人的意志。“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刺客们把赴死看做一种信念,一种宗教,一种生命的礼赞。他们承受着最深的痛苦,肩负着最艰巨的责任。他们把亲情和爱情深藏入灵魂,只在被敌人刺中胸膛的时候,只在死亡前的一瞬,满含对家人和爱人的愧疚之泪。他们的生命就是一次血泪的抒情,一次绚烂的开放。他们视使命胜过自己
分类:缘情绮靡:诗歌散文 | 评论:0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野兽

野兽

“我只想和野兽交谈,当我和野兽交谈,罪与爱都生出了翅膀”

——已经记不起出处的文字


野兽首先是人类的敌人,既痛恨又敬畏的敌人。

野兽之所以被人类视为最大的敌人,最本质的原因可能是它们过于强壮和庞大。从人类不得已从树上溜到地面上寻求新的生存环境起,野兽就是人类最大的威胁。现代研究表明,远古时代的动物们有着今天不可想象的巨大身躯。尤其到了白垩纪恐龙时代,大多数恐龙有今天的几十头大象那么大,体型最大的易碎双腔龙,体长58米,重约122吨,最大的易碎双腔龙,体长推测在100米左右,简直就是一座山丘。不仅恐龙,白垩纪其它动物的体型之大,也是今天所看不到的。


但是,这些白垩纪的庞然大物,比起人类的书籍中记载的动物来说,简直不值得一提。《庄子》逍遥游中的巨鱼——鲲,身长几千里。鲲可以变化为鸟,称为鹏。光是鹏的脊背,就有几千里长。这简直就是人类想象的极致了。《释兽》中记载的野兽契俞,体长400余尺,专吃无道之人。这样庞大的野兽,在
分类:感况述心:随笔杂文 | 评论:0 | 浏览: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马说

  

《新马说》小引


       写作往往有这样的情况:事先设定的所谓写作的目的,所要表达的核心,或者抒写的意义,却在叙述的过程之中迷失了。表达的欲望不可遏制,表达的指向完全丧失。一种漫无目的的词语放纵,想象的脱缰野马恣意驰骋,抒写者身不由己地陷入深度的臆想症中。


     这一点我在《山海经》、《庄子》等古代文献中找到了踪迹,尤其是《山海经》,全篇几乎找不到一句评论性文字,纯粹的陈述,引人进入一种灵异神秘的想象世界。近期在钟鸣的文字中看到了深入。《鼠王》就是我想看到的绝对的或者说是纯粹的写作,它引起我强烈的共鸣。


      《新马说》是未完成的作品,我继续抒写的欲望16年来一直未被真正的抑制,在给默默的书评中,我写到:在这种抒写的快感之下,抒写者忽略了叙述本身的特定所指,只是沉浸在概念或虚构的迷

分类:感况述心:随笔杂文 | 评论:0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词语的静思

  词语的静思
  
  ◎马
  马是一种流动的物质。月光下的马群是河流的另一种状态。在大地之上奔涌的马匹,从干涸的河床到一望无际的沙漠,水只是它们的一个梦想。而马群在流动,穿过贫瘠的大地,为了寻求理想的生存把泪水藏入马腹。
  万马跑动,1993年初夏的一个午夜,当马群映入初生的满月时,一种破碎的痛感传遍了沉默的河床,梦见的大水汹涌而至。
  
  ◎蝴蝶
  蝴蝶是庄周的传世之作。在经历了几千年的沉重飞翔之后,厌倦了在世的方式,栖息于黑暗之中,阳光不能到达的地方,感觉另一种腾飞的姿态。
  蝴蝶无形,我只能听到翅膀扑空的声音,尖锐的撞击仿佛从战场上传来。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但我感觉到搏斗的情景:血流满地。蝴蝶将是最后的胜者。
  
  ◎水
  水在缓慢地移动,水在聚拢,四面八方的水象人间散失的白银,无声无息地聚拢。好象一切没有障碍,一种召唤使它们走向一地,一种虚幻的力推动着它们真实地流动。
  作为水,它们不安于水的命
分类:感况述心:随笔杂文 | 评论:0 | 浏览:4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之二

   马的飞奔渐渐深入到本质
   闪耀的马眼,来自灵魂深处的灯盏
   穿透了黑夜,光辉象脱鞘而出的剑刃
   从抽象到具体,从模糊到清晰
   仿佛一场大梦的再现
   剑光凛冽,把万物劈落于众目睽睽之下
   显示出它们最深处的景致
   也暴露出自己伤痕累累的白色肋骨
  
   暴露出血,这间或轮回的内在伤口
   偶而在孤独中轻轻一闪
   渗透到骨骼里极其细碎的阴暗之处
   流遍肢体,而泪水和花朵已经沉落到底
   一团液态的火焰进入了马肺
   马在燃烧的欲望中一次次加速,迅捷如光
   此时马的血液滚烫,在高温中无比鲜艳
   如大花开动,彤红的花瓣不可比拟
  
   马头朝向高空,放荡不羁的鬃毛乱草般飘拂
   它顶住逆向而行的大风
   以奔跑和喘息忘记身外之物,极尽自我
   张合的嘴里风声四起,使空气猛烈抖
分类:缘情绮靡:诗歌散文 | 评论:2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