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440
  • 开博时间:2006-02-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流浪汉与我的大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街小雨润如酥

  城里城外,被雨淋湿,发暗,又在光线里发亮。
  汽车过去了,光线像铁轨一样长。
  年轻真美好。可以在雨里长时间行走,感受。
  嗅和看,都是清新的,时间透明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事的勇气

为了说服一个正在困境中的朋友,使他振作起来重新面对生活,焕发出积极向上的青春活力与斗志,这几天,我抽空读了不少励志的书籍,对其中有一则十分简单的小故事记忆深刻。
故事十分简单,它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之重,命运之轻——《鸽群掠过靶场》

      ——读 长河饮马 《鸽群掠过靶场》
  
  
  人都是岁月里的受害者。
  人在时间里受到的伤害是平等的,这是人间惟一平等的物事,可是,为什么岁月里的人会有不同的命运呢?
  是人在无法掌握的外部世界里的际遇吗?
  有一种说法是——这既非昆德拉的,也不博尔赫斯的——人的命运其实就是人生在岁月里的速度。在命运通达者那里,时光如流水,一去千里;命运在更多的时候,呈现出一种阻梗,以一种非我所愿的面貌,反复给命运中的人物以昭示。
  甚至或者没有昭示,而仅仅使更多的人生暗自沉落,像库切说的那样:他们的人生没有通过考验。
  在 长河饮马《鸽群掠过靶场》一文里,有一处写到黑木耳,这种从倒下的木棒上生长的鲜物,确乎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典范,“活活欲动,仿佛停着一大片扇动着翅膀的黑蝴蝶”的木耳,正是受阻的人生,在时间的长河里得到的昭示。
  人终其一生,从“仿佛一匹初次套上鞍鞯的小马”到“身上老朽得如一张弓,”无不是一直处在这种时间的阻梗当中;而一个青年,一个继承了父亲的优异秉赋的农村兵,因为一次失误导致了他在民兵训练里第二名的射击名次,也从此与八一体工队擦肩而过,却因此为他应征入伍铺平了道路。
  命运的得失在这里,体现得尤为明显:在一个地方失去的,也许会从另一个地方得到。
  但这个青年到部队后的第一次满分——50环——的射击成绩,却因此让他在一个孤独的靶场有了“七年或者八年”的孤守。
  在这“七年或者八年”里,几千个日日夜夜里,一个人,一支枪,一间哨所,再也没有别的。
  一个技艺精湛的年轻士兵,独自坐在那样的韶光月下,这情形,应该是动人的。
  我在 《鸽群掠过靶场》的另一个版本 《远近天籁》里,读到了长河饮马对于这篇文章反复修改,反复造句的过程,或许这个过程,已经从那个时候开始了。
  他所面对的时间如何呢?和哨所一样,“当啾啾的弹啸逐渐稀落最终归于死寂,那些肩枪的射手们,呐喊着队列歌曲越走越远之后,高处的靶场,才又展开了自己日子的顺序。辽远的靶场,日升月沉时便霞霭蒸腾,日月经天时却云开雾朗,整日价吼风。红砖墙起垒的古堡般的靶场旁边,孤树的冠篷如一朵绿云,在风中千万次地反复压扁或者拉长。靶场更多的时间,处在回味与等待之中。”
  这种日子是孤寂的,孤寂到了另一个人悄悄造访过靶场之后,他“发现靶场砖墙外的红土坎上,有一串40码黄胶鞋的脚印。这久违的人的踪迹使我惊奇不已,立即滚爬着跑回哨所小屋,拿来脸盆珍惜地盖住它,”对于生命中孤独的体验,对于时间在这个人身上流逝的速度之慢,这或许是一个极致。
  然而这一切,枪,射击,命运的黑幽默施用于一个年轻士兵的身上的作用,到底什么用意呢?是让他像前任老兵一样操练出一手“绝活儿,”而从此远离了靶场的孤守吗?或者如一棵倒下的树干,于腐朽的身躯里长出鲜活的黑蝴蝶一样的木耳?
  他从父辈那里接过命运接力棒的年轻人,也继续着父辈的命运。我想到了庄子关于弯树和贾平凹关于丑石的哲理表述,一个年青人身上的秉赋,或者正是这个人的命运受到阻梗的原因。一个人身上的光芒,往往将自己置于“遮蔽”当中(“遮蔽”这个词,是长河饮马的习惯用语),时间在他那里一直延迟,在一个促狭的处境里重复了又重复,倒是那些弯树或者丑石,天生我才,物尽其用。
  他似乎什么也没有做,他唯有等待。一个年轻士兵对于射击的渴望是强烈的,何况是一个射击冠军,竟然被命运抛弃于人们都已经忘记的角落,让他置于时间之外。
  在他得知了即将离开靶场的时候,命运开得玩笑的才完成了它的使命:把一个人在七年或者八年之后,重新让他回到原地,让他看年老的父亲,那个昔日的英雄,却已经老得如一张弓,而作为他的奖品的搪瓷盆,也已经在岁月的磨砺中穿漏。昔日英雄手塑料纸的熔滴,却怎么也对不准盆底的穿孔。
  于是,他在反复反复的等待之后,终于有一天将那支七年或者八年的老枪,对准了一只老鹰。
  这唯一一次激发,或者更加加速了时间了的流速——他将更快地离开此地。这时候,他的耳朵里响起了一种天籁之声。比腐朽的树木上生长的黑木耳更珍贵的,是这些无处不在的声音,会伴他走过今后的人生。尽管命运总是一味地错位和反串,一个人能在命运里听到了这样的声音,才是命运在时间里获得的最珍贵的昭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