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346
  • 开博时间:2010-12-2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张五常博士论文《佃农理论》数据造假的考证

 

 

摘要:在《佃农理论》中,张五常有关台湾土地改革的实证研究,完全是基于一个虚假的基础——三七五减租所限制的是实际产量而非标准产量。为了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张五常更是极力歪曲事实以误导读者:一方面,对于诸多不利的证据,他完全视而不见;另一方面,他还使用“移花接木”的伎俩,进行数据造假。

关键词: 张五常;佃农理论;台湾土地改革;数据造假;歪曲事实

 

张五常认为:统计学的巨大进步也带来了一种危机,即“为‘让事实说话’提供了某种巧妙的和表面上有说服力的方式。”在《<佃农理论>的前因后果》[1]中更是感叹:“数之不尽的统计低手,舞数弄计,但求表演技巧,把简单不过的验证搞得一塌糊涂”;甚至指责“以电脑算出来的数字规律作结论……是以事实解释事实……鲁莽而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经济学之(四十二)张五常VS张培刚

  

 

把已经驾鹤西去的张培刚老先生扯进这个扯淡经济学系列,实在是抱歉。之所以把老先生扯进,是因为看了张五常为张培刚先生的《农业与工业化》作的序——《经济发展的真谛——再为大哥序》,差点笑破肚皮,这哪里是为别人作序,分明是在为自家的《佃农理论》作自序嘛。

据张五常说,他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经济学之(四十三)张五常与进化论

  

  

我看,张五常是很打算要改写进化论的历史。

在《佃农理论与南京大学》一文中,张五常云:“达尔文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经济学之张五常亲自拆了经济学的大厦

  大家知道,在《需求定律的争议》一文中,张五常从逻辑上否决了嘉芬物品:“然而,后来我发现,逻辑上嘉芬物品只可能在鲁宾逊的一人世界存在,在多人的社会中这种物品不可能在市场成交,不可以用作走后门或其它形式的交换或交易。价愈高我愈愿意买,而你则愈不愿意卖,交换或买卖不会有均衡点。”
  但是,按照推理天下无敌的张五常的逻辑,我们不难推出:“价愈低我愈愿意买,而你则愈不愿意卖,交换或买卖不会有均衡点。”所以,张五常从逻辑上否决了嘉芬物品的同时,也从逻辑上否决了需求定律!张五常还曾说:任何一个有分量的经济学家都不得不承认,没有需求定律,整个经济学的大厦就会要垮掉。
  呵呵。现在可好,他自己把经济学的大厦给拆了。不过,不当这劳什子的破经济学教授,张五常也不会失业,我看去城管拆迁队蛮合适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经济学之分饼问题(修订)

  【有网友指出两处把A错弄成B的地方,我看了下,又另外发现一处,实在不好意思。这里把错误都改正了,并且加了个尾巴——附记。再重新贴一次。】
  两个人要分一个饼吃,怎样切才公平?这就是分饼问题。网上更生动的说法是,“两个贪心饿鬼要分一个饼吃。而这俩都不是省油的灯,谁要怀疑他少分了一丁点都跟你没完。你说他们应该怎样切才公平? 很多人会想,这还不简单。从正中二一添做五,平均主义。因为这世界不患寡而患不均。行不行?可你忘了,这两人拿到自己那一半时,眼睛还会盯着另一半。心想他那半拉子里夹的是花旗参,我这半里一定是萝卜干。我非干他不可!”据说,“这个简单而深刻的问题有着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答案:分权制衡! 两人只要说清楚,一个动刀子切,另一个动手先挑。”
  这个问题很天才,对于网上的那种说法,答案也基本正确。然而很遗憾,我们往往忽略了一些重要的东西:那个生动的说法和“两个人要分一个饼吃,怎样切才公平?”其实是不同的。不同就在于,那个生动的说法中,是有限制条件的,我大概可以抽象出这样两条:(1)这两个人如果要打上一架的话,谁都不会讨到便宜,结果是两败俱伤;(2)这两个人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经济学之需求定律

   张五常认为济济学最基本的原理就两条:其一是自私,即理性人追求利益最大化;其二是需求定律,即需求曲线向右下倾斜,也就是其它条件不变,物品的价格下降,其需求量上升。经济学家就是在此基础上研究约束条件,进而作出经济解释。而且据说,经济学已经“科学”到媲美牛顿力学的程度了。
  那么,什么是科学呢?一般的说,现代的科学,采取的都是欧几里德几何这种形式的公理体系,根据一些前提假设(也就是什么原理,公理,公设,都一个意思)进行演绎推理。希尔伯特曾对公理体系提出三个逻辑标准:相容性、独立性、完备性。所谓相容性,就是要求体系的前提假设不能相互矛盾;独立性,则要求体系中的每一个前提假设都是必要的,不可能由其它前提假设推出;完备性,就是说体系中的前提假设对于所研究的领域是足够的,不可能再添加新的独立前提假设。其中相容性是最重要的,这是逻辑基础;独立性比较复杂,像非欧几何就是数学家们在证明欧几里德平行公设的独立性时构建的;完备性可能不重要,科学总是慢慢发展完善的(而且,对于某些体系,完备性也许是不可能的)。
  照张五常的说法,经济学基本也是采取的这种体系。其最基础的一个原理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经济学之自由贸易主义

  只要了解一点比较优势理论,就会知道,自由贸易真是个好东西。可惜的是,贸易保护主义——这个自由贸易的障碍——现在依然泛滥;这是个事实,就连美国这个自由市场的典范都不能例外。提到美国的贸易保护,自由贸易主义者张五常不屑或者不耐烦的说:利益集团罢了,不管他,我们单方面开放。
  说利益集团,那也就是说自私了。很好很好,还没忘记自私假设。那么,为了实现自由贸易主义,就要消灭贸易保护主义这个障碍了;要消灭贸易保护主义这个障碍,就要铲除利益集团了;要铲除利益集团,就要把自私这个根给拔掉了。且慢且慢,你这自由贸易主义是要给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做开路先锋么?那么,马克思说共产主义孕育于资本主义也不是无厘头的扯淡了?
  从李嘉图提出比较优势理论算起,自由贸易主义的历史,比起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来,也算是比较的更悠久了。在这个贸易保护主义依然泛滥的真实世界里,自由贸易主义当然还没有实现,但也没有被证伪,因为自由贸易主义者有的是耐心等。不过据说,孕育于自由贸易主义的胎儿——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这个短命鬼,却已经被证伪了。这个世界真的很无常啊:妈妈还没成形,胎儿却千真万确的胎死腹中了!莫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经济学之科斯定理的神话(之补丁)

  因为看了《高鸿业:私有制、科斯定理和产权明晰化》,就多说点。高鸿业先生文中,主要讨论的是有关污染的例子,人们讨论科斯定理时,似乎更常举这个例子。按照我们前面的讨论,应该很自然的得出这样的推论:在交易费用为零的情况下,一定会达成新的协议“没有污染排放权,污染了就要赔偿”。那么会不会这样?
  
  高先生说,即使交易费用为零,在把污染排放权界定给厂商时,住户之间由于搭便车等策略性行为也会导致不效率。策略性行为当然是理性人的一个必然,不过我认为,既然假定了交易费用为零,策略性行为就不会得逞(这和不考虑策略性行为是两回事),协议必然要达成(达不成的话,交易费用一定不为零)。但是,这个协议并不是高先生说的协议。我们要明白,把污染排放权界定给厂商,其真正的意思是:污染排放权是界定给每一个人的,只要你成为厂商,你就可以执行该权利。那么,在这种界定下,成为厂商就是一种策略性行为,又因为交易费用为零,它不可能得逞,而新的协议只能是:没有污染排放权,污染了就要赔偿。有人说,即使交易费用为零,成为厂商也是需要成本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承担得起。我承认,成为厂商是需要成本,但是,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经济学之垄断死角损失(修订)

  【感谢网友scotthy专门发信和我讨论“垄断死角损失”的问题,我又看了看我的那篇短文,认为确实有说的不太清楚的地方,所以修改补充了一下,再重贴一次。】
  经济学的一个基础是稀缺性,也就是资源是有限的。可是,经济学家们往往忘记了,人也是有限的。
  大家知道,经济学教材里有个“垄断死角损失”,也就是垄断是不效率的。为了消除这个“垄断死角损失”,经济学家们只好求助于产品多样性,以及价格歧视。
  有些人就说:“真实世界里的垄断行为,其实不会带来死角损失,这是因为只有垄断者向所有的买方收取唯一的相同价格时,那所谓的死角损失才会出现。但真实世界里的垄断者其实是会采取各式各样的定价行为,以便能最大限度地把那所谓的死角损失拿回来,变成自己的生产者盈余,这些行为统称为榨取消费者盈余。这样做垄断者是有利可图的,因此他一定会这样做,而不会向消费者收取唯一的相同价格而导致所谓的死角损失,否则这就违背了理性经济人(自私)这一经济学最根本的假设。”好像有道理,可是价格歧视也是有限度的吧?而且到底也承认了收取唯一的相同价格可以导致所谓的死角损失。我想说的是:即使收取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扯淡经济学之分饼问题

  两个人要分一个饼吃,怎样切才公平?这就是分饼问题。网上更生动的说法是,“两个贪心饿鬼要分一个饼吃。而这俩都不是省油的灯,谁要怀疑他少分了一丁点都跟你没完。你说他们应该怎样切才公平? 很多人会想,这还不简单。从正中二一添做五,平均主义。因为这世界不患寡而患不均。行不行?可你忘了,这两人拿到自己那一半时,眼睛还会盯着另一半。心想他那半拉子里夹的是花旗参,我这半里一定是萝卜干。我非干他不可!”据说,“这个简单而深刻的问题有着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答案:分权制衡! 两人只要说清楚,一个动刀子切,另一个动手先挑。”
  这个问题很天才,对于网上的那种说法,答案也基本正确。然而很遗憾,我们往往忽略了一些重要的东西:那个生动的说法和“两个人要分一个饼吃,怎样切才公平?”其实是不同的。不同就在于,那个生动的说法中,是有限制条件的,我大概可以抽象出这样两条:(1)这两个人如果要打上一架的话,谁都不会讨到便宜,结果是两败俱伤;(2)这两个人关于这个饼的信息是对称的。有人说,文明人为什么要打架?那么,请你看看古今中外的战争史。有人说,只要切的人不先挑,饼的信息是否对称无所谓。那么,我们就改变下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0

流丽年华昧

2018-10-31

jfsvwn1746..

2018-10-24

深海悬崖

2018-10-24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