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古村落--奉化棠岙

棠岙,旧称连山.唐光启2年,江姓先民自诸暨漾沙坑迁入连山苕霅后,在连山棠岙生息繁衍.山中的日子,民以垦辟为事,凡山巅水湄有可耕者,累石堑土,不以为劳......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00436
  • 开博时间:2006-02-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青砖缸、酒埕子

二水居士: 2007-4-25 15:29
常说“光阴如箭”,而那缕从天窗倒进来的光阴,却依然点亮着满挂的蛛丝,仿佛具有静态的美感,且其在墙弄里的造型,又显得如此的宁谧,二水儿时就常在那种氛围里,听着墙根苍蝇老虎爬行的声响,阅读着天水缸里车水虫的浮生日记,此时此境,即便偶有红头苍蝇的飞扬掠影,也是一种美。
酒坛子,乡人呼作酒禽,二水喜欢写作酒覃,也不知究竟的。
二水家的酒覃里,似乎是用来浸放年糕的。冬日里,尤其是到了年糕快见底时,捋起袖口,一手下探,伸着食中两指,作钳子状,一条一条的夹钳起来,且也不能心浮气躁的,不但要冻其肌肤,还考验人的意志力的。

有风自南:2007-4-26 7:39
记得以前家里的年糕是放在敞口的水缸里,这种缸好像叫“青砖缸”,想不出跟青砖有何干系。说起来还有个年代久远的困惑:水缸既是家家户户必备之物,想必有专门的工厂在烧制,而一口口大肚朝天置于空地晾干的场面想必也是非常地壮观。可事实上这样的工厂从来没见过,(不像公路边烟囱高得能捅破天幕的,必是砖头厂无疑),也不曾听闻谁家买水缸的, 似乎每户人家的水缸都是天生就在那里,也用不坏。

家住西江:2007-4-26 12:15
遥想当年,一千多乡人制作竹纸的场面,光浸竹纸的大缸就相当壮观了。记得早些时候,还有很多大缸废弃在路边,估计原本就是用来浸竹子的。还有就用来做厕所了。乡里应该不产此种大缸,当初的运输想必比较艰辛。

二水居士:2007-4-26 16:11
缸窑制作工艺,奉化县境内,数畸山为第一。乾隆间,畸山人即以制陶卖缸为业,佘家窑远近闻名。公私合营后,国营奉化畸山陶器厂,就象原设文明桥头的“国营奉化造纸厂”一样的出名。畸山烧制的缸窑,多为青枯色。习惯上称为“青砖陶质”。这类“青砖陶质”的缸,俗呼“青砖缸”。
乡里大凡成家立业,家家必备大小不等的几口“青砖缸”。水缸第一,用来担盛井水,饮用为主。大家庭的水缸极其壮观的,或有挑十来担水还不见满溢的。舅舅家的水缸就具这等雄壮相。他家的水缸里还居然养着“红鳃老鼠”,漂着浮石,对好奇俱盛的孩提时代,那是充满惊奇的地方。“红鳃老鼠”是生长在溪水里的石斑鱼,传说是蜥蜴变的,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来证实这种可能性。浮石大凡是火山石,漂浮在水缸上的,不象“红鳃老鼠”活络,所以还是有机会看过究竟的,石体周身布满小孔,感觉不象石头,象是木质的,但比木头硬。
除了水缸,一般人家的屋檐下还有天水缸。是用来盛无根水的。一般用来洗涤或防备火作的。天水缸因为常年的不太更换,时有孑孓出没,时浮时沉的,身形极其灵便。最能吸引眼球的是叫“车水虫”的浮生生灵,四只长长的脚,轻轻的贴浮在水面,前前后后的前行后退,象是长龙车水车的装置。
此外值得说道的是咸齑缸或浸年糕的青砖缸。小时侯赤脚站在缸里踏咸齑菜。而我家的年糕缸改用酒覃装的,说是大缸怕变酸。与咸齑缸或浸年糕的青砖缸一起记忆着的是正月十四的响夹板声和“喔趋!喔趋!”的去水坑抱石头。
每家必备的还有灰缸。灰缸里煨的粥、灰缸匾上隔烘的山芋干等,都是儿时的乐子。
屙坑架子下的屙缸了。也是家家必备的。“崩腾相排拶,龙凤交橫飞”也是一种美。

二水居士:2007-6-22 10:50
"酒坛子,乡人呼作酒禽,二水喜欢写作酒覃,也不知究竟的。"
重新晾晒的一则回复,今早看来,脸辣辣的,酒坛子呼作“酒埕”,还是典出有名的。汤显祖《牡丹亭》第八出《劝农》有:
〔老旦、丑〕:便是这酒埕子漏了,则怕酒少,烦老官儿遮盖些。
〔生、末〕:不妨。旦抬过一边,村务里嗑酒去。
更早一些的有元杂剧《同乐院燕青博鱼》。第二折,戏一开场,净扮店小二上,诗云:隔壁三家醉,开埕十里香。可知多主顾,称咱活杜康。之后便是自报家门,紧接着角儿一一登场,插科打诨。开了开埕,自然是好戏连台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

有风自南 2007-5-7 7:48
小木匠那张最神气,个人英雄:-)
会点手艺真不错,小时候看爷爷闲暇补家里的搪瓷盆、搪瓷碗也有意思。先用砂皮擦干净电烙铁头,要补的地方也需用砂皮打平,然后电烙铁通电加热,烙铁头好像要先沾点松香,再挂锡、补洞。
记得八九十年代交那会儿,还流行过一种篮子,叫“藤葛篮”,买菜用。篮子实际上并非由藤条制成,而是用那种给纸板箱打包的塑料包装带做的。爷爷编过几个家里用。这种篮子的缺点是自重有点重,若能有轻型结实的材料替代,拎了去买菜确实比东一个塑料袋西一个塑料袋方便,且就环保和节约而言,也是具有倡导意义的。

有风自南 2007-5-9 4:30
在藤葛篮出现以前,很多人家买菜都用杭州篮。竹制,圆筒状,下收上放,挺能装东西的,用久了变成熟黄色,或者熟竹色。与之相呼应的是高高吊着的竹制饭筲箕,大肚能容,用来装冷饭娘,挂于通风处,以防其馊。

二水居士 2007-5-9 15:39
藤葛篮大凡是根据杭州小篮的模式制作的。杭州小篮,乡人呼作“许家小篮”,概以棠溪许家村人善编此类篮子而名。此篮圆口方脚,柄以提梁。提梁上或刻“XX用”、“XX房”之类,以防误认错提。
饭筲箕,又叫冷饭筲箕,浅腰大圆口的,确实是一副大肚能容的模样,特别是大人家,吃饭人多,更要积多一些“冷饭娘”。上顿的冷饭和以下顿的米,烧制的饭,吃口软糯一些,适合老年人下饭,更为主要的是能节省一些粮食。“以饭生饭”,故称饭娘,酒酿作酒,称作酒娘,同理。那个年代,家里吃上一顿纯米饭,那是很奢侈的了。即便是和了“冷饭娘”的饭,也是半饥饱的。每次放学回家,头等事便是偷吃“冷饭团”,搬个小凳,踮起脚,双手托起冷饭筲箕大大的圆篮底,因为有了“偷吃”的意味在其中,也就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甚至胆战心惊。小心翼翼是为了防止篮子打翻,胆战心惊是因为曾见过邻居的小孩因打翻了冷饭筲箕,而被他母亲用虎啸丝抽打的情形。即便是虎啸丝有加,放学后偷冷饭团依常。往昔读论语,孔老夫子赞叹他的学生颜回,说:“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二水总想起那个为了“一箪食”也遭受虎啸丝抽打的邻家孩童,那真的是够的上“不改其乐”的。
  
有风自南 2007-5-11 5:12
“虎啸丝”原来是这样写的。总有些口语里的词想不出该怎么写,等看到它变成文字了,又觉得贴切得很。竹丝抽起来呼呼有声,的确像风隐约送来的深山虎啸。
说到偷冷饭团,想起个怪人“冷饭司令”。我家附近有口井,紧挨着孔圣殿的外墙,名师古井,不过我们都依其形状,管它叫它方井。方井边有间破旧小屋(小ong?),低矮墨黑,里头住着个人,中等个子,干瘦,微偻着背,大家都叫他“冷饭司令”。特别是顽童,尤其起劲,每每见着他,不齐声喊几声不罢休。他便佯作要打人的样子,追过来赶,小孩们就如鸡鸭般一哄而散。有年,冷饭司令还添了装备,得了把塑料喷水枪,对顽童对击,一时间水深火热。平时除了打自卫反击战外,冷饭司令大部分时间都在他的屋子外墙上写粉笔字,笔迹工整细致,内容不外乎颂语口号。
小时候上学途中路过他家,总要对那房子多看几眼,带着满肚子疑问。冷饭司令为什么叫冷饭司令?他大名叫什么?几岁了?每天吃什么?靠什么维生?写字的粉笔从哪里来的?回家问奶奶,奶奶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搬到那里的时候冷饭司令就已经住在井边小屋了。当时有说是他当兵当疯了,去偷司令员家的冷饭团。这种说法听起来实在匪夷所思。如今方便了,百度一下冷饭司令,也能找出一些关于他的街头巷议。拼凑起来,估计是当年他当兵当疯了,退伍回乡,为肚子所迫,三番五次深夜去偷邻里屋檐下饭筲箕里的冷饭,被抓住吃了几顿生活。后来政府就将其安置在井边小屋,发放点生活费。
最后一次见到冷饭司令是03年,我去方井边拍照片,他从小屋出来,立在不远处,隔壁一墙工整细致的粉笔字。偷偷把镜头偏向他,心想,这个人,我还没上幼儿园时他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二十多年过去还是这个样子,都不见老,即便年复一年地被新一拨的顽童轻侮,也不焦忧。
现在据说他已经去敬老院了。
  
家住西江 2007-5-11 11:34
奉城怪人录之二——冷饭司令
http://bbs.efh.cn/a/a2.asp?B=220&ID=2151475

有风自南 2007-5-12 7:33
地方小,以前人员流动也不频繁,方圆一带的人都知道他。
算是对“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的另一种注解。
另,订正:对顽童对击--〉与顽童对击。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端粽:棠溪箬壳粽、嘉兴大肉粽、湖州小脚粽

  
  
  家住西江 2007-6-19 21:29
  感觉老家的粽子好奇怪,用笋壳包粽子,里面放碱水跟糯米,最多再加点赤豆。吃时粘白糖,味道单一,碱水味偏重。但做粽子时最有味道,一家老小围在一起,看谁做的又快又好,出锅时爆壳的总是我的杰作,惭愧。以前听老一辈说,新媳妇进门时,会出个考题一起包粽子,不会包那就……,不过也有聪明的,趁着围围裙的时光,偷看几眼人家是怎么做的,依样画葫芦,也就会了。第一次见到其他品种的粽子是在湖州,用竹叶做成一件件外衣,四四方方绿油油的极漂亮,惊讶的是里面还放肉,七分瘦三分肥,原来粽子也能做的如此美味。后来因为粽子特地跑了趟嘉兴的五芳斋总店,好像在瓶山边上,二水应该比较熟,果然是总店,很挤,只能胡乱吃一点,打包带一点。打包带回来的放了几天,发现粽子里放了大量的焦糖,都渗到外面来了,一个粽子五分之一是焦糖,只能扔掉了。不过新鲜的味道的确好,怀念。今天没吃到粽子,有点小遗憾。祝大家粽子节快乐。
  
  有风自南 2007-6-20 5:33
  不知道是不是记岔了,我印象里乡人呼端午为“东五”,端午担也有叫“东五吊篮”的,至于长什么样,从来没见过。
  记得第一次在嘉兴见到肉粽,也是满心惊叹,后来连超市都有五芳斋了,多少让人审美疲劳。泉州的烧肉粽更加生猛,里头除了五花肉外,还有虾干、栗子、香菇等,扣在碗里,酱汪汪一摊。按《白马啸西风》里李文秀的话讲就是:“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时过境迁,想来想去最好的还是小时候家里用笋壳包的豆粽,那股子结在记忆里的清香常常绊住爬地图的脚步,犹疑起此行的目的。
  
  二水居士 2007-6-20 16:25
  有风自南的记忆没错,乡人的发端五的端音,略有"东"音转"端"的.这是发音习惯.而在乡音里午与五,是截然不同的两音.
  家住西江和有风自南对嘉兴粽子印象颇深,下次来嘉兴,二水就用粽子招待你们,保你们温饱有余:))
  在二水的概念里,粽子与荷叶包、竹筒饭等,属于同一层面的食品。只是外在的包装方式不同罢了。不同的包装方式取决于当地出产的特色包装材料。粽子的包装材料采用箬壳、箬叶、竹叶等。家住西江奇怪的“笋壳包粽子”,其实并非所有的笋壳都用来包粽子的。记忆中乡里用来包粽子的箬壳,采用的是苦竹箬壳。比大竹箬壳厚一些,比毛竹箬壳光洁,且外层无毛竹箬壳的毫毛。久煮清香四溢。乡里的白米粽,用碱水掏洗的,煮后略成碱黄,有碱香,助消化的。当然过量的碱水,就失去了碱香,所谓“过犹不及”,世间事,难以把握的就是这法度。
  原先的嘉兴粽子,也是以白米粽、赤豆粽为主的,最多也搀杂一些豆沙、蜜枣等。酱香五花肉与米饭的结合,不属于嘉兴的风味,应该具有新安文化的余韵。徽派文化对江南的影响力,是潜在的,就象驰名中外的嘉兴粽子和得快伟人朵颐的武昌鱼一样。而今,嘉兴粽子,依然采用徽州的伏箬作为包装材料,取材之道地可见一斑。
  湖州的粽子,包裹得严实,象是小脚老太裹脚一般的,俗呼“小脚粽”,可与嘉兴的大肉粽媲美。一大家闺秀,一小家碧玉,各具丰韵。“小脚粽”里,虽然也有酱肉风味的粽子,但味道不及嘉兴粽子,其豆沙粽,却胜嘉兴粽子,尤适合冷食。公私合营之后,嘉兴粽子沿用原先借用的上海“五芳斋酒家”的招牌,以五芳斋粽子名杨天下,而湖州的小家碧玉,取的名字显得很本土-“褚老大”,所以经营也一直没有突破本土的市场。
  五芳斋总店,从原先的张家弄到后来的勤俭路,乃至到瓶山脚下的建国路,而今又一路迁徙,到了中山西路、常秀路口了。从店址的迁徙也可见嘉兴从小镇到县城到而今中等城市这样一条城市化的进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端鱼:红鳃老鼠、鲶鱼、黄颡、稻鲋鱼与青砖鱼、马鲛鱼

  二水居士 2007-5-26 14:16
  乡人俗称的四脚蛇,通常闪赚于田埂山野间,颜色鲜艳,身法极为灵敏,尾巴细长,能断尾求生。 小时侯棠溪溪中有色彩斑斓的小石斑鱼,俗称“红鳃老鼠”,听大人说,这种颜色鲜艳的四脚蛇,就是由“红鳃老鼠”变的。舅舅家的大水缸里,就养着好几条“红鳃老鼠”,我常翻开水缸板,去关注“红鳃老鼠”的动静。大概是对孙悟空72变的好奇吧,儿时总想去看个究竟。后来发现,这两者除了艳丽的颜色与敏捷的身形想象之外,一直没看到它们的演变。
  
  有风自南 2007-5-28 3:44
  “红鳃老鼠”没见过,小时候在溪口剡溪游泳,黑亮亮的小昂桑鱼不少,应该就是小鲶鱼吧,胡须挺长的。其它就没什么了,蝌蚪到处都有,拿塑料袋套了来,回家养在敞口瓶里,隔几天,怕它突然变成青蛙,想想又回去了。口口相传里,有种病叫“田鸡手”,据说是接触到烂蛤蟆的尿液导致手表皮肤溃烂,听起来怪吓人的。
  
  二水居士 2007-5-28 14:04
  “红鳃老鼠”,儿时也叫石斑鱼,之后在海鲜酒楼见到生猛海鲜的石斑鱼,再也不敢叫“红鳃老鼠”为石斑鱼了。原本是淳朴乡土气息的,一旦沾粘上了与之同名的名门贵族, 生怕被人误解是穷小子高攀了显尊远亲。查淡水鱼属科目类知识,才知道,这“红鳃老鼠”有叫“山溪石斑鱼”的,另有呼作火烧鲮的,大名叫做“虹彩光唇鱼”。
  小昂桑鱼,不应该是黑亮亮的。身形黑亮亮的,胡须长长的,有可能是野生的小鲶鱼,也称鲶胡子的。小昂桑鱼,正规的学名叫做黄颡鱼,俗名黄腊丁,嘉兴人呼作“昂丁头”,嘉兴一带“黄”念“昂”音。“田鸡手”类似鸡眼胼胝 一类的皮肤疾病。皮肤不会溃烂,而是硬化,而且可以拔丝的,象是长了根。买鸡眼膏一贴就好的。家父有一秘方的,用荸荠捣烂敷贴即可。
  与鲶胡子、黄颡比较接近的一种鱼,乡人呼作“稻鲋鱼”,长得也是黑不溜鳅的,长相比不上黄颡俊俏,也没有野生鲶胡子的油光黑亮,却当得上《洛神赋》之“弱骨丰肌”的赞誉。
  “稻鲋鱼”之美比洛神,应该还可以进一步探究其家族史的。嘉兴的“稻鲋鱼”叫“鲈鲤鱼”,或简作“鲈鱼”。这“鲈鱼”在今人听来,却常附会于海鲜楼里的加洲“鲈鱼”,其实就是“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之“松江鲈鱼”。此鲈鲤肉质细嫩,无腥膻,嘉兴一带,或用以蒸蛋花汤,烹来亲臣,亦“柔滑如脂”的:))
  这么说,似有亵渎洛神的意味。其实,年少时的审美情趣与中年人迥异的,年少的骨骼美,主要来源于眼睛的享受,而中年人的审美更倾向于口感的满足。无论是“弱骨丰肌”还是“柔滑如脂”,不会是少年曹子建审美情趣。
  
  有风自南 2007-5-31 7:22
  “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的后两句是“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由于是收在小时候的课文里,被挥舞的教鞭灌输过所谓的意义,所以印象深刻,直到成年后,仍不能很自如地吃鲈鱼。现在知道吃的是加州鲈鱼,总算可以宽心了:-)
  之所以将鲶鱼、黄颡混淆在一起,大概是因为家里总是调咸齑汁蒸它们,上了桌子,看上去大差不差:-) 记忆中还有种鱼叫青砖鱼,瘦长,背纹乌青亮白相间,似乎总是与咸齑同煎,印象中该鱼肉柴多刺,并不可口(也许记岔了)。现在想起来,青砖鱼应该就是马鲛鱼吧,马鲛鱼这一名称与其英文名mackerel非常接近,常驻当地超市的鱼柜,我因为心怀“肉柴多刺”的偏见,所以从不曾光顾。
  还有一种鱼,名字古怪的很,叫剥皮鱼,又叫橡皮鱼。早年挺多见的,价也贱,后面有段时间少起来,据母亲讲是被收去做鱼干鱼片了。此说法有待考证。之所以记着这鱼是因为小时候看西洋童话,说有个人生来胆大,从不知发抖为何物,于是出门学习发抖,沿途发生了一些事情,后来因其无畏无惧,入魔宫成功地解救了公主,最后黄金与公主双收。这些都是俗套,“不俗”的是这人结婚后仍闷闷不乐,公主问缘由,他说他从不知发抖为何物,公主听后马上做橡皮鱼给他吃,吃完竟然真的发抖了,于是他成了最幸福的人。这后面的情节实在剽悍,跟恐怖片似的,那时候死活想不明白为什么吃了橡皮鱼会发抖。现在看来,估计是翻译的问题。要么翻译不爱吃橡皮鱼,要么跟菜场卖橡皮鱼的有仇:-)
    
  二水居士 2007-5-31 23:40
  青砖鱼,肉质坚硬,一个“柴”字,十分贴切传神。此物小时侯很少见有上桌的。近年有见对此情有独钟者,大凡喜欢其骨刺简单,不容易被刺着吧。红烧后,筷子一剃,连头带中间的骨头一抽去,只剩两爿厚厚的肉,虽然肉“柴”到出渣,权作补充动物纤维了。有作弄人的笑话,说是人梗了鱼刺,找猫唾液消解。我女儿生怕真的将猫唾液进她的嘴,所以很少吃骨刺复杂的鱼,而对青砖鱼却了无畏惧之心,概其骨刺简单故也。
  马鲛鱼是青砖鱼的近亲,肉质极其鲜嫩。此鱼上岸后三四小时,即烂穿肚子的,所以一般很难吃到真正鲜嫩的马鲛鱼。宁波一带菜场上,有见开背切片暴腌在盐水里的马鲛鱼片,蒸来吃,不失其鲜美。福建沿海一带,多用此制作鱼丸的。二水曾在石狮某海边鱼村吃过此鱼丸,鲜美自不赘言,余味至今记忆犹新。
  青砖鱼学名鲐鱼,马鲛鱼学名鲅鱼。这么说来,两者估计是堂兄弟关系吧,长相或有遗传,性情脾气却各有千秋:))
  
  家住西江 2007-6-5 23:05
  不象国内,这里的青砖鱼烤着吃,最是美味,而且价格比米饭便宜,没钱的时候可以当饭吃,也不会营养不良。青花鱼,黄花鱼以前最为普遍,自从黄花鱼被赶尽杀绝后,只留青花鱼苦苦支撑。
  在网上找到一个烤青砖鱼的做法,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学学。
  http://food.poco.cn/foodiaryDetail.php?id=277763
  
  有风自南 2007-6-6 5:29
  小苑子这个烤青砖鱼不及她的开屏武昌鱼惊艳。以前请客依样画葫芦做过,很撑场面。不过场面菜终究是场面菜,若以此过日子,肯定上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4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水斜阳太有情(二)



袁家岙人的桥。桥里开小店。



清朝的奉化县城图,大概比光绪年早些。前些时在帖子里提及的十字路口,大致是喷红墨的位置,不很确定。 地图里的“鲁班殿”,记得小时候听过有人如此称呼那一带;现实中,大殿小庙的早没了。还有家门口的弄堂,故纸堆里见老友,亲切别种。



溪口上中街的老房子拆剩不多了。这是以前的老公社。我在门口探头探脑,一老头从里头走出来,当是游客,跟我讲普通话。



常能看到墙缝插香。印象里,只有七月三十地藏王菩萨过生日,街头巷尾才会大规模地插地香。不知这墙缝香跟地香有何关联?



宝石花最好养了,摘片花瓣下来,都不用埋,直接搁土上,慢慢长起来就是一株。以前家里有两三盆,后来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


先头讲过黄泥墙。后来问父母,父母说我并没有住黄泥墙的经历。那么记忆里的可能就是这堵墙了,每次去外公家,弄堂进进出出,总要路过。



冷饭司令,我小时候见他就是这个样子,二十多年过去还是这个样子,都不见老,即便年复一年地被新一拨的顽童轻侮,也不焦忧。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屋子外墙,或是电线杆子上写粉笔字,工整细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0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2页/1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